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九十五章 家的味道

    法正住持答应出面,想办法和林修平取得联系,让林焰十分感激网游之天下无双。

    尽管知道法正住持多半是看在自己曾经替大音寺追回了珍贵的孤本《万象般若经》,但林焰明白,法正住持对自己所做的,已经超过了自己归还经书一事。

    一个星期后,法正住持终于得到了和林修平单独见面的机会。

    事情说來凑巧。

    林家一位辈分还算高的长辈,前阵子在雪幻高原探查武界守护者遗留的宝物时,被一群实力极强的凶兽袭击,导致林家人将他救回后,这人已经伤痕累累,危在旦夕,沒过多久,就魂归西天。

    林家作为天帝城三大世家之一,每逢遇到家族辈分高的长辈身故时,都会邀请大音寺的和尚來操办法事。

    而这一次,法正住持亲自下山,无疑给了林家非常大的面子。

    当然,尽管法正住持另有目的。

    一天之后,在大音寺等待消息的林焰,终于在禅房中,见到了从林家回來的法正住持。

    法正住持先归还了林焰的银色小剑,然后郑重说道:“林少侠,令尊确实有不得已的苦衷。”

    这话是从德高望重的法正住持口中说出來的,由不得林焰不相信。

    听到十三年前的流血夜还有另外的真相,林焰这一刻是百感交集。

    因为这样,改变了他对林修平的印象!

    沒有人愿意和自己的亲身父亲断绝关系,他当然也不例外最新章节校园全能高手。

    于是林焰急急追问道:“法正住持,林修平,不,我父亲到底有什么隐情不能够明说的?”

    法正住持将秘密见到林修平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在林家,两人见面的时间还算长,有十多分钟,但真正涉及林修平父子的,只有区区不到五秒钟。

    首先,法正住持和林修平两人在一个房间单独见面,周围沒有其他人,林修平起初并不清楚法正住持的打算,还以为这位大师來见自己,是要像十多年前那样,和自己论述佛法。

    可法正住持却从一个巧妙的角度拿出了银色小剑,在林修平的眼前一晃,然后这样说道:“林施主已经十三年沒有來大音寺了,是否这当中有什么隐情?老衲和林施主是好友,乐意为林施主排忧解难。”

    林修平何等聪明之人,在看到银色小剑认出它正是自己赠送给儿子林焰的生日礼物后,一听这话,自然知道法正住持是在变相地代替儿子林焰向他询问十三年前的真相。

    林修平先是以极快的速度做了一个动作,示意自己现在不能说出真相,然后马上说话:“谢谢大师的好意,只是林某一直被一些事情缠着脱不开身罢了,所以迟迟沒來大音寺,还请大师见谅。”

    关于真相一事,两人各说了一句话,便算结束了。

    法正住持并沒有再询问,只是和林修平讨论了十多分钟的佛法,然后翩然离开。

    法正住持不知道在自己的家中,而且是在单独见面的情况下,林修平为什么还不肯说出真相,但他却知道,林修平确实有隐情,以至于让林焰误会了。

    听完法正住持的话后,林焰仔细回忆了一下那晚他和父亲见面的情景。

    可那晚的事情像画面一样慢慢闪过时,林焰并沒有找出林修平那时候的任何异常之处。

    但是,林焰很快明白了。

    既然法正住持单独和父亲见面,父亲都沒有透露真相,只是以非常隐蔽的手段示意事情另有隐情,那就说明在林家大宅中,父亲一直在被监视着!

    “法正住持,我想我父亲十三年以來都沒有上大音寺,不是他不想去,而是他去不了。”

    法正住持点点头,说道:“林少侠说的是,林施主哪怕是在自己房中,在沒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行事尚且都万分小心,老衲也认为林施主受到了严密的监视。”

    ……

    离开大音寺前,林焰恭恭敬敬朝法正住持鞠了一躬,感谢法正住持对他的帮助。

    如果这一次不是法正住持再三坚持并且主动帮忙的话,他肯定还会将林修平当做一个抛妻杀子的混蛋。

    走在路上,林焰的心,出现了极大的波澜。

    法正住持说的“你所看到的事实,不一定是事实”,真的在他身上应验了,联想到父亲是真的有隐情而不能够对自己说,他就感到无比的惭愧。

    他沒有忘记那晚和父亲见面时,他对父亲的斥责、怨恨甚至是扬言要永远断绝父子联系。

    可他哪里知道,父亲是受到了别人的严密监视,根本就不能够说出十三年前的真相!

    可想而知,在见到原本以为早死了的自己的时候,父亲尽管心中无比激动,可想说又不能说,这种滋味是多么的痛苦,而自己,居然还将父亲当做了恶人,这该让父亲再次承受多大的痛苦!

    这简直就是在父亲十三年以來一直都沒有愈合的伤口上,再狠狠撒了一把盐!

    “父亲,十三年以來,为了等待我和母亲的消息,您一定是在日思夜想,心身备受煎熬吧?”

    “父亲,在见到我的那晚,您心中一定很高兴吧?为了我的安全,您宁愿装出冷漠的样子,也不愿说出真相,那时候您的心一定非常痛吧?”

    “父亲,孩儿错怪你了,父亲您一直都是孩儿心中的大英雄,真男人。”

    林焰久久被压抑的心,终于畅快了不少。

    尽管还不知道十三年前流血夜的具体真相,但毫无疑问,父亲以前说出的真相,绝对不是真实的真相,所以,父亲压根就不是那个自己认为的抛妻杀子的恶人!

    只要父亲还是以前的好父亲,这就比什么都重要!

    十三年以來积攒在心中的对林修平的不满和怨恨,终于在这天烟消云散,让林焰解开了心中最大的心结。

    林焰非常清楚,父亲选择不说出真相,一个原因肯定是因为有人在监视,另一个原因则是担心自己知道真相后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毕竟,能够监视父亲的人,肯定出自林家,所以,十三年前流血夜的幕后黑手,肯定也是林家自家的人。

    但无论是谁,能够在林家将作为林家族长的父亲监视起來,而让父亲十三年以來失去了人身自由,连去一趟大音寺都不能够,那这人的能量可怕程度,林焰稍稍想了一下,都感到可怕。

    所以,父亲不说出真相,不让自己做出不理智的事情,肯定是因为自己目前根本无法战胜那个人。

    林焰想到这儿,不自觉地将拳头握紧,使劲捏着,连指节都被捏白了。

    “哼,不管你是谁,辈分有多高,甚至不管你是我的什么人,只要你伤害了父亲,伤害了母亲,伤害了辛管家,我林焰在此对天发誓,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

    林焰沒有急着潜入林家大宅,去向父亲询问真相。

    林焰清楚,眼下自己不能贸然行动,否则,不但自己会面临被杀的危险,连带着父亲也会遭遇危险。

    毕竟,父亲在林家大宅孤立无援,已经相当于是被囚禁了。

    这一点,从父亲只担任了族长十五年然后匆匆退位,就可以看出來。

    而另外一个可以看出來的阴谋,便是父亲新娶的妻子谢思,肯定是用來监视父亲的其中一人。

    父亲既然从头到尾都沒有改变,那自然对母亲的爱也从來沒变过,不可能另结新欢。

    退位,以及再婚,都是有人想利用这两件事來逼母亲和自己现身。

    当然,既然那人连着两次都沒有达到目的,多半会以为自己和母亲死了。

    这反而给自己创造了一些有利条件。

    只要自己隐藏好身份,那么除了父亲之外,现在的林家大宅,还沒有另外的人知道自己还活着。

    林焰于是决定要想办法打入林家的内部。

    这和夜里潜入林家大宅,完全是两码事。

    只有成功打入了林家内部,才有机会在不让父亲受到生命威胁的情况下,通过那个叫谢思的女人,找出十三年前流血夜的幕后黑手。

    可是,想法虽好,真正操作起來,林焰才发现难度非常大。

    因为他发现自己无论扮成何种身份,都不能够打入到林家内部。

    做仆人,林家原本的仆人下人就够多了,听说每年都还要辞退一批人。

    做技术工,例如修剪花木,种植蔬菜,也不行,这种事情堂堂林家大宅自然有人帮着做得井井有条。

    做护卫,听说林家大宅负责守卫的武者,只会从林家族人中选取,一概不接纳外人。

    明白在沒有合适的机会來到前,进入不了林家内部后,林焰果断放弃了这个念头,决定暂时不去考虑此事。

    一边修炼,一边等待机会才是最好的办法。

    林焰就在天帝城住了下來。

    和叶熙儿住在一起。

    平常林焰多是修炼,但一直在紧密关注着林家的动静,作为天帝城三大世家之一,林家发生的很多消息,想瞒都瞒不住,要打探不是难事。

    而叶熙儿则十分满意目前的生活。

    家中重新有了男人后,就相当于有了主心骨,更何况,她是真的爱着林焰。

    她感觉八年以來,这个家,总算有了真正属于家的味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