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八十一章 恶霸抢人

    在林焰沒有先睡的时候,叶熙儿不敢睡网游之天下无双。

    尽管通过之前的交往,她心中清楚林焰不是那样的人,但是,如果在一个男人面前先睡着了,她总觉得会有些心绪不宁。

    聊完天,林焰抬头看到叶熙儿有些疲惫的面容,这才想起自己太粗心大意了,忙抱歉地说道:“叶姑娘,硬拉着你陪我聊天,我都忘了你需要休息了。”

    随即,林焰将自己平时御寒用的一床棉被铺在了地上,说道:“一半垫在身下,一边盖着,就着这些火,应该不会寒冷。”

    叶熙儿深知棉被肯定只有一床,林焰却毫不犹豫让给了她,这让她心中闪过一丝感动。

    可是,让她当着林焰的面睡下吗?

    她虽然已经二十九岁了,还是少妇,但总过不去心中的坎。

    “叶姑娘,莫非你担心林某会趁你睡着,对你非礼么?”林焰打趣道。

    叶熙儿俏脸通红,连连摆手道:“不是的,不是的,林少侠莫要误会。”

    叶熙儿知道林焰不会做出那种事。

    “放心吧,叶姑娘,虽然同处一室,你肯定会不习惯,但现实情况就是这样,你不必太让那些东西束缚了自己。”林焰提醒道。

    叶熙儿只好讷讷说道:“那林少侠能不能暂时回避一下?”

    林焰看了看叶熙儿穿在身上还算厚的衣裳,明白过來,马上朝石洞外走去,边走边说道:“叶姑娘,靠着这堆火睡,才会感到暖和。”

    叶熙儿的声音细若蚊呐:“知道了,谢谢林少侠的提醒。”

    见林焰离开了石洞,叶熙儿赶紧躺在了棉被上面,将另一半卷起,死死裹住了身体。

    当然,叶熙儿沒有脱任何衣服。

    棉被裹着,还就着温暖的火,叶熙儿感觉身上立即暖和了不少,可身体仍然紧绷着,沒有放松下來。

    毕竟,这是八年以來她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而且是才认识的男人共处一室,紧张,也在情理之中。

    大概五分钟后,考虑叶熙儿应该睡下了,林焰才重新进入了石洞。

    只稍稍瞟了一眼棉被下窈窕有致的身材,林焰立即就离开了视线。

    叶熙儿只是脱下了一双靴子,林焰自然看出來了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

    林焰有些头痛。

    因为为了不让叶熙儿感到窘迫,他还得小心翼翼注意着自己的行为,例如现在坐火堆旁的哪个位置,就成为了困扰他的难題。

    睡火堆旁任何一个位置,要么正对着叶熙儿,要么距离叶熙儿的身体太近,估计他这样坐下去,叶熙儿即便不好意思出言反对,但叶熙儿肯定一夜都会睡不好。

    “哎,伦理这东西,有的时候还是害人不浅啊。”林焰心中感叹了一句。

    可林焰又知道叶熙儿就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自己肯定改变不了她。

    叶熙儿这时候从棉被中探出了脑袋,对林焰说道:“林少侠,你还不睡么?”

    其实叶熙儿也想让林焰靠着火堆睡下,可是她又实在说不出口。

    “等一会吧,我到外面走动走动,免得凶兽闯进來。”

    林焰不想让叶熙儿感觉尴尬,匆匆朝洞外走去。

    “林少侠,其实,其实你睡在旁边就是。”

    叶熙儿不忍林焰在外受冻,终于鼓足了勇气,小声说道。

    林焰笑笑,说道:“我先去外面看看。”

    内丹燃烧产生的温度很高,加上有棉被裹身,叶熙儿觉得身体越來越温暖,困意涌出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叶熙儿一大早就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发觉小腿上正压着一件东西。

    叶熙儿坐了起來,发现林焰身体躺在地面上,脑袋则隔着棉被枕着她的小腿在睡。

    叶熙儿顿时尴尬起來。

    她知道林焰沒有不良的想法,可小腿被林焰当了枕头,她想抽出小腿,又担心惊醒了林焰,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幸亏林焰这时也醒了过來。

    看到自己的脑袋搁在叶熙儿的小腿上,林焰倒沒有觉得这有多尴尬,很自然地站了起來,然后问道:“叶姑娘,昨晚睡得怎么样?”

    叶熙儿笑了笑,点点头,说道:“嗯,睡得很好。”

    叶熙儿这才感觉气氛不再尴尬。

    吃过早饭后,两人继续赶路。

    两天之后,两人终于走出了雪幻高原。

    见已经将叶熙儿平安送回了天帝城,林焰放心下來,准备和叶熙儿告辞,先去将经书还给大音寺和静航斋。

    叶熙儿却说道:“林少侠,你救了我的命,而且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和我婆婆沒有什么可以报答,如果你不嫌弃,是否可以去一趟刘家,我和我婆婆也好略尽地主之谊。”

    不忍落了叶熙儿的面子,林焰点点头,答应下來。

    路过“顺丰”钱庄时,林焰出面,用一张银票先兑换了五百两黄金,又将余下的九千五百两换成了五百面额一张的小银票,然后去药店买了一些治疗肺痨的药材,才朝刘家走去。

    为了不让叶熙儿尴尬,免得被闲人说些风言风语,林焰特意装作护卫,离叶熙儿始终有五六米的距离。

    叶熙儿很是感动。

    离家越來越近时,这种感动就越深。

    因为林焰真心替她考虑了。

    她是一个寡妇,害怕人前人后的闲言碎语,也不想让婆婆受气,所以在和陌生男子交往上,她一直非常小心。

    很快,一座估计只有三四间房的建筑映入了林焰的眼帘。

    自从五年前叶熙儿的公公做生意失败后,刘家家境急剧跌落,加之叶熙儿婆婆患的肺痨,治疗起來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花费了许多钱,到如今,即便是在民房聚集的一般居民区,居住的这套房屋也是租來的。

    可想而知,家道中落后,叶熙儿要维持生计,付出了多少努力。

    “林少侠,我家有些寒酸,还请不用介意。”叶熙儿边说,边加快了脚步,显然是想她婆婆了。

    不料,当她和林焰一先一后跨进屋后,却看见狭窄的院落中站着好几人。

    一见叶熙儿走进來,那几人中为首的一个男子马上就笑了,并对对面一个干瘦的老人说道:“刘老太太,现在你媳妇都回來了,你沒话说了吧,我是否可以要求你履行承诺了?”

    说罢,这个长有鹰钩鼻浓胡须的中年男子扬了扬手上一张写满了黑色字迹的白纸。

    “熙儿,你不该回來的啊!”

    干瘦的老人显然就是叶熙儿的婆婆,只是,她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让人觉得很奇怪。

    叶熙儿厌恶地看了看前面不怀好意的几人,急忙跑到干瘦老人身边,慌忙说道:“婆婆,发生什么事情了?”

    鹰钩鼻男子抢先说道:“叶熙儿,我问你,你们家是否已经欠了四个月的房租了?”

    “嗯。不过我答应会很快还清的,你们上门來为难我婆婆,是不是太过分了?”叶熙儿面有愠色,显然婆婆受到了欺负,让她心中十分不舒服。

    鹰钩鼻男子得意的笑笑,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不是我们过分,而是欠账还钱本來就天经地义。”

    叶熙儿厌恶地瞪着鹰钩鼻男子,随即掏出了买药后剩下的黄金,说道:“四个月,每个月十两黄金,总共四十两,给你。”

    哪知鹰钩鼻男子却不接,先看了看叶熙儿拿出的钱袋子,察觉那里面最多也不过四百两黄金后,便冷笑道:“不是四十两,而是一千四百两。”

    旁边的刘母愤怒了,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张大狂,你昧着良心,竟然这么,这么陷害我们!”

    刘母情绪激动,剧烈咳嗽着,显然肺痨的毛病很严重。

    一旁的叶熙儿急忙拍打着婆婆的背,帮助婆婆顺气。

    “你们别欺人太甚,房租明明是四十两,为什么现在成了一千四百两?”

    叶熙儿质问着张大狂。

    张大狂再次扬了扬手上的纸,得意洋洋地说道:“这上面可是写得清清楚楚,从欠房租的第二月开始,如果沒有按期缴纳租金的话,欠的钱会成倍增加,所以从第二月开始,到现在,按照约定的利息,租金确实达到了一千四百两。”

    “不过,这上面还写明了,如果第四个月后你们还不能将所有房租一次性付清的话,叶熙儿自愿入我张府做我张大狂的贴身丫鬟,一切听命于张大狂,永不反抗,永不反悔。”

    张大狂说完后,不忘对叶熙儿说道:“你不妨好好看看,这纸上面可是有你婆婆的手印,由不得你不认账!”

    “这分明就是你们假造的!”

    叶熙儿气得浑身颤抖。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张大狂会这么无耻,居然在自己拖欠的房租上大做文章,最后还将自己变作了一件商品,让她给张大狂做什么丫鬟!

    张大狂嘿嘿笑着,指着纸上面最后落款的地方说道:“叶熙儿,你可看清楚了,这可是你婆婆按的手印!有这份协议在,我走哪儿都有说理的地方,还怕你们不认账?”

    “今天如果你交不出一千四百两黄金,那我只好将你领走了!”

    张大狂和张大狂身后的三人都得意地笑了起來,因为他们笃定了叶熙儿不可能付清一千四百两黄金。

    “张大狂,你好无耻,这是你昨天硬抓着我的手按下的手印!”

    刘母的一句话,算是揭开了张大狂的狼子野心。

    可张大狂分明只是借这个借口來闹事的,所以他大大咧咧地说道:“刘老太太,说话可得注意,什么叫我逼着你按手印了?你有什么证据?反倒是我,有这张纸在,就不怕你们抵赖!叶熙儿,白纸黑字,句句写得清清楚楚,你交不齐钱,那我只好拿你來抵债了。”

    “來人,将叶熙儿带走!”

    张大狂朝身后挥了挥手。

    三个牛高马大凶神恶煞的汉子立即将叶熙儿围在了中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