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六十七章 重新振作

    “因为,他们母子不现身,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他们真的全死了,所以现在都成了骷髅了,怎么可能现身?而另一种可能,则是他们即便活着,也十分痛恨你,对你完全沒有感情,所以就算你被迫退位,就算你移情别恋又再婚,他们也不放在心上了全文阅读都市修行记!你知道吗,其实在他们心中,你已经完全是一个陌生人了,哈哈。”

    “我想,一个人都能够被自己的女人和儿子痛恨了,那这人,做人得是多大的失败啊,哈哈。”

    谢思极力嘲讽着。

    林修平沒再说话,默默地将烈酒灌入了喉咙中。

    但林修平的心中,却生出了庆幸感。

    因为之前他退位以及再婚,其实就是两个幌子,就是谢思口中所说的那位大人想出的毒辣计策,逼迫他这么做的,想以此让王雪和林焰现身。

    他原本以为王雪和林焰都死了,可沒想到的是,至少林焰,他的儿子还活着,而且进入了天帝城,并且來找他了!

    幸运的是,林焰來的时候,这个叫谢思的女人刚好洗澡去了,所以才沒有被发现,要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林修平,你怎么不说话了?伤心了?觉得做人失败了?”

    谢思干脆就在林修平的对面坐下,抱定主意要彻底打击林修平一番。

    “其实,你还有更失败的事情呢。现在,全天帝城的人都知道我谢思嫁给了你,可真实情况却是,我是大人派出來监视你的,而你,尽管痛恨我,却不能对我有任何不敬,呵呵,这种当窝囊废的感觉,应该也是失败感觉的一种吧?”

    “而且呢,告诉你哦,其实你最好祈祷王雪还有你的儿子沒有死,因为那样的话,大人才有得到秘籍的可能,而只要大人得到了半部秘籍,或许还可以放过你们,但如果他们真的死了的话,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沒有了利用价值,大人很可能会杀死你撒旦夺情:女人,你休想逃!。”

    “呵呵,你还真是悲哀啊,表面风光无限,贵为林家的家主,但实际上,连生存的权力都被别人死死掌握着,连自杀的权力都沒有,真是生不如死吧?”

    谢思将这些说完,然后得意地等待着林修平陷入苦闷中。

    可林修平冷冷看着谢思,有如在看一个小丑。

    见林修平久久不说话,谢思却以为林修平十分痛苦,于是非常满意地离开,心想,如果不是你当年的阻拦,说不定半部秘籍早被大人得到了,所以,你现在所受的苦难,都是自找的。

    谢思走后,林修平重新躺在了床上,脑海中却尽是刚才与林焰见面的情景。

    林焰会有如此反应,虽然他这个做父亲的,看到后十分痛苦,然而,他也明白,由于林焰并不了解十三年前事情的真相,所以才会极度痛恨他。

    “焰儿,你埋怨父亲、怨恨父亲都沒关系,父亲不会怪你,父亲只是希望,你母亲还活在这个世上,你能够找到你母亲就好了,还有,我希望你就一直这么记恨着父亲,千万不要再來林家大宅。”

    林修平喃喃自语,虽然语气充满了无奈,但脸上却挂着笑容。

    如果这一幕被其他人看到了,只怕会百思不得其解,无论如何恐怕也不能够理解林修平的想法。

    可是,林修平却觉得自己必须这么做。

    因为十三年前,他不是真的为了家族利益而狠心下追杀令,而是被人以府上无辜下人的性命作要挟,而只能那样做,而且,即便他那样做了,也在暗中给予了王雪和辛管家许多帮助,否则,王雪不可能在天帝城众位高手的围追堵截下消失,而辛管家也不可能光凭一己之力就真的能够摆脱训练有素的一百名冷血骑兵的追杀。

    只是,这些真相,他是万万不能说的,最起码目前不能。

    因为他一旦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就会在林焰的心中埋下复仇的种子,以林焰刚强的性子,只怕很有可能会寻找机会去对付谢思口中的那个“大人”。

    而那个人,林修平自己都觉得沒有任何机可以扳倒,更何况是年纪轻轻的林焰。

    毫无疑问,如果林焰真的找上了那人,哪怕使用偷袭的手段,也不可能杀死那人,反而会被那人所杀。

    为了林焰的平安,所以他宁愿选择让林焰來误会他,來怨恨他,也不愿将真相说出來。

    现在,他相信经过自己的那番“所谓真相”之后,林焰只会认为十三年前流血夜的责任,是他造成的,而不会去深挖,自然不会知道这一切其实都只是那人在捣鬼,也就避免了和那人的过早遭遇。

    不过,他还是心存希望,希望林焰实力强大后,能够报仇。

    因为半部无名秘籍就在他的儿子手上。

    因为他的儿子,已经解除了体内的元气吸收锁阵。

    因为他的儿子,已经达到了御空境二重天,这样的年龄就达到这样的实力,他的儿子其实修炼速度非常不错。

    所以,他存有希望,认为他的儿子,或许不用太久就可以打败那人,为死去的辛管家,以及为生死不知的王雪,还有被那人胁迫的人,报仇。

    “焰儿,你好好努力,要好好活下去。”

    林修平喃喃自语着,对林焰充满了企盼。

    被那人变相囚禁在林家大宅中,连外出都会遭到监视,林修平明白,自己或许这辈子都很难再见到林焰了。

    他唯有祝福自己的儿子能够好好生活下去。

    可是,此刻的林焰,却无比颓丧。

    即便是在夏府当杂役,受尽管家以及夏石虎的百般欺凌,过的生活是那样的灰暗,他也从來沒有如此颓丧过。

    林焰将旅馆下面小酒馆的酒买走了整整六瓶,捧着到了自己的房间后,便坐在桌子前开始狂喝起來。

    除了酒,他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够麻痹感觉的东西了。

    甚至,他都想借助豪饮,來逃避此时苦闷的心情。

    “我以后要怎么做?”

    这是林焰询问自己最多的一个问題。

    亲耳听到林修平的解释之后,他觉得那个支撑他十三年中一直走下去的目标,忽然动摇了,然后“砰”一声,崩碎了,让他现在感觉无所适从。

    十三年來,他盼望着重回天帝城,向林家讨回公道,可现在真的做到了这一点,他忽然发现一旦真相揭开后,盲目四顾下却看不到他该怎么办了。

    报仇?

    林修平终究是他的父亲,他不可能杀死林修平。

    刻苦修炼?

    可刻苦修炼,不断提升实力,对他又有什么用?他从來就沒想过要一心钻研武道,成为人上人,他想做的,就是守护好自己在意的人,与他们快乐生活下去。

    寻找母亲?

    可现在他连母亲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武界又那么大,茫茫人海中,他应该到哪里去寻找已经十三年沒有见面的母亲?

    所以,他真的有种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人生的彷徨感觉。

    而用酒來麻醉,或许才能从苦闷中解脱出來。

    整整一夜,他将六大瓶烈酒喝得精光,然后醉得不省人事,直接趴桌子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整整一天,他都坐在房中发呆,什么都不想做,甚至都不想动一下。

    第三天,他依然沒有修炼,整个人的心是麻木的,就好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这几天,他感觉天空是灰色的,他看不到任何色彩。

    遭遇了这一次的打击,直接让他的信念都接近崩溃的边缘。

    幸好,他还是有事情放不下,需要继续他的人生路。

    这件事,就是寻找母亲。

    所以第四天,他从无比的失落中恢复了一些精神,开始在天帝城中走动,打探任何有关母亲的消息。

    而渐渐地,他苦闷的心情也终于好了起來。

    到第六天时,他又开始按时修炼,又恢复了往日的精神。

    “呵呵,我终于从阴影中走出來了。”

    林焰在第六天时,轻轻说了这句话。

    然而,这句话说是容易,可也只有林焰本人知道,要做到,他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无助、彷徨、苦闷。

    那种突然遭受打击然后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了、感觉自己在这个世界活不活下去都一样的颓废感受,就像蚕丝层层缠绕,将他完全包裹在了蚕茧中,使得他看不到任何希望,提不起对生活的任何兴趣。

    那几天,他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

    好在他终于走出來了!

    遭遇的打击,还是沒有打倒他,反而让他更成熟。

    “就算亲眼证实了林修平是罪人,就算从此以后再也不认这个父亲了,可我也不能再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如果因为林修平我就丧失了对生活的希望,那我岂不是有愧辛管家,有愧母亲?当年辛管家不惜牺牲自己,就是为了让我好好地活下去,我不能辜负了他临终时的期望。”

    “我还要寻找母亲,我还要想办法重新进入龙岛,找出那座湖泊中巨龙光影的秘密,我还要找到剩余的战剑,我还要重新回到潇水城,去找梅降雪,去看看铁牛的儿子,去牛魔王那儿看紫霞仙子是否已经回來了……”

    越來越多的期望,使得林焰终于将最后的颓丧也抛到了一边。

    重新振作后的他,心志比以前要更加坚定。

    第七天,林焰精神饱满,一个人,一把战剑,独自走进了茫茫的雪幻高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