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六十六章 各自的苦(二)

    林修平并沒有因为林焰的暴怒而生气,但依然反驳道:“你沒有在家族中生活太久,不知道家族利益的重要性,在大的问題上,个人的小问題确实只有让步,要不然,家族如何维系下去?”

    “好,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是到最后,为什么你在海家和玄家污蔑母亲为杀人凶手、妖妇的情况下,会站出來指认母亲,害母亲蒙冤?而且,你还要下令追杀我,连我都不肯放过?难道母亲和我都必须死,才算是维护了你所谓的家族利益?”

    林焰说话语速极快,内心十分激动暝之夏。

    “这其中当然发生了变故,否则,我怎么可能这样做?”

    “就在我不同意离开林家后,你母亲突然带着你,还有辛管家,趁着夜黑,离开了家中。”

    “以你母亲的性格,不会屈服于家族长辈的威压下,所以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可是,如果我知道的话,我是不会让你母亲这样做的。”

    “但是,你母亲毕竟还是消失了,所以,事情的性质就变了。家族绝对不允许在家族面临危险的情况下,个人还在为自己的小事考虑,更何况,你母亲这种未经商量就离开的做法,彻底激怒了家族长辈。”

    “家族长辈在一时找不到人而且又面临海家、玄家施压的情况下,只得同意了海家和玄家的安排。”

    听到这儿,林焰已经猜到了事情接下來的发展,于是冷笑道:“海家和玄家不想自己蛮横夺宝的面目被揭穿,但又不甘心放弃半部秘籍,于是便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让林家主动承认母亲是杀人凶手,这样一來,他们也就有了追杀母亲的借口,是不是?”

    林修平点点头。

    “所以,又是在家族长辈的要求下,而且,也是为了替家族的利益考虑,你站了出來,指认母亲为杀人凶手,为蛊惑人心的妖妇?”

    林修平又点点头。

    林焰看着林修平,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林焰的声音变得悲伤起來:“林修平,我曾经以为你是多么珍爱母亲,可是我错了,就为了家族利益,而且还是蛮横不讲理的家族利益,你却选择了屈服,选择了背弃母亲!你知道吗,对家族那些长辈的安排,我固然不满,但我更痛恨的是你非但不保护母亲,反而去污蔑母亲!你不要和我说什么被形势所逼、或者是什么站在家族利益的大局上考虑问題之类的废话,我只知道,为了守护自己在意的人,即便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愿意!可你呢?你沒有!”

    林修平听到那句“为了守护自己在意的人,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愿意”时,心中剧烈激荡了一下,而且,看到自己儿子伤心的模样,内心就像被阵扎了一样难受,可是他依旧只能伪装下去,将真相埋在心中,而宁愿自己当一个负心汉,当一个在儿子眼中什么都不是、被儿子永远唾弃的对象。

    所以,林修平强行压制住内心的痛苦,冷漠的说道:“如果你的母亲不那么任性,只需要交出秘籍,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而到了后來,你母亲带着秘籍消失了,等于是沒有为家族利益着想,家族自然也不必为她考虑,所以,之后的指认以及追杀令,虽然残酷无情了些,但也是必然会发生的。在家族利益下,任何个人都必须要有自觉为家族做出牺牲的觉悟,我这样做,你可以骂我,可以称我为负心汉,可是,我并沒有做错。反正在我心中,家族,才永远是最大的,沒有了家族,什么儿女情长都是虚的。”

    林焰一直冷笑着,看着林修平将这段话说完,他已经完全对这个男人陌生了,最后的父子之情也终于被斩断。

    “林修平,辛管家已经死了,母亲也不知生死,而这和你脱不了关系!我不会对你怎样,但从此以后,我鄙视你,痛恨你!你和我再沒有任何关系!”

    林焰愤怒说着,在知道了十三年流血夜的真相之后,他发现自己尽管痛恨林修平,但不可能杀了林修平为辛管家报仇,只能够在心中无尽地唾弃林修平。

    “林修平,虽然你赢得了家族长辈的器重,但你却失去了儿子,而且,我希望你永远记住,有一个人,永远在痛恨着你!”

    说完这句话后,林焰头也不回,径直拉开房门,冲了出去。

    林修平并沒有阻止,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味道,但紧接着,他却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林焰的背影说道:“焰儿,你一定要找到你的母亲。”

    林焰哼了一声,压根就懒得答话,沒有理会这个狠心的男人,继续往前走。

    林修平叹了口气,但一直紧张而仔细关注着周围的动静,直到看到林焰平安离开、一直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才放心下來。

    而林焰出了林家大宅后,就在冷冷清清的大街上漫无目的走着。

    十三年以來立志要弄清楚流血夜的真相,可是,当今晚知道了真相后,他却发现内心还是无法安宁下來,他可以从此以后和林家割断关系,和林修平断绝父子來往,甚至在心中无尽痛恨林修平,但,失去的,永远还是失去了。

    辛管家还是死了,母亲,也还是找不到。

    即便公道讨回,但这遗憾,总是永远的。

    不由自主地,他心中对林修平的恨,愈发深厚。

    “林修平,我恨你!”

    ……

    林家大宅,林修平的房间。

    “哟,林修平,怎么,还在生闷气啊?”

    一个带着香气、头发还湿漉漉、显然才洗完澡的女人路过林修平的房间,看到林修平坐在圆桌前喝闷酒,不由讥诮道。

    如果林家有人听到了这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在嘲讽林修平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林修平才娶进门的新娘,谢思!

    “谢思,你少來这一套。”林修平冷冷回应道。

    谢思却干脆迈进了房门,继续用讥诮的语气说道:“我怎么不能说了,我可是你的妻子呢,哈哈。”

    说到“妻子”时,谢思故意加重了声音。

    林修平将酒杯重重磕在桌上,显得十分不满:“谢思,你少來挖苦我!你不就是仗着那人,才能作威作福的么,有什么好神气的!”

    谢思沒有生气,娇笑一声,却还在嘲弄着林修平:“你也只是敢这样和我说说话罢了,在尊敬的大人面前,你压根什么都不是,不是吗?”

    林修平重重哼了一声,随即大叹了口气,又倒下一杯烈酒,一饮而尽。

    “你就算再生闷气也沒用,十三年前,你就已经不再是你了,而是只听命于大人的一个傀儡。”

    谢思似乎是想在林修平郁闷的时候,说些让林修平更觉痛苦的话,來刺激林修平。

    林修平再次将酒杯重重放在了圆桌上,直视着谢思,愤怒地说道:“哼,如果不是他使用了卑劣的手段,我又怎么可能被逼着做出那样的事情?”

    谢思娇笑一声,阴阳怪调地说道:“可别人不知道你是被逼的啊,如果你的妻子王雪,还有那个七岁的小孩还活着的话,肯定会对你怨恨不已,因为就是你对他们下了追杀令,呵呵,想必这十三年以來你一直觉得十分愧疚吧,可是呢,你的亲人却不知道啊,他们现在指不定有多痛恨你呢!”

    “痛恨就痛恨吧,总有一天,真相会被他们知道的。”林修平假装这样说道,可心却在滴血,因为就在刚才,他的儿子林焰就真的对他说,十分痛恨他,不认他这个父亲!

    “不,他们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谢思这样说道,“真相,你永远只能埋在心中。”

    林修平看着谢思,冷冷说道:“你和他一样,都那么地无耻。”

    谢思咯咯一笑,不以为意地说道:“无耻又怎样?你照样还不是得乖乖听我们的话?”

    “那是你们在用我府上数百无辜人的性命作要挟!否则,我林修平岂会被逼着指认我的妻子为杀人凶手,被逼着要派出冷血骑兵追杀我的儿子?”

    谢思拍了拍林修平的肩膀,说道:“你用不着生那么大的气,因为这就是现实。如果你不想跟随你多年的府上下人无辜惨死的话,只能够乖乖听从大人的命令,所以我才说,你任何时候都是一具傀儡而已。”

    林修平听后,冷笑一声,反击道:“就算我是傀儡,可你们的心思,不照样沒得逞吗?”

    这话一出,谢思脸色变得难看起來,但紧接着,她就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说道:“原以为将你从家主宝座上弄下來,消息传开后,王雪和你的儿子会现身才是,可惜沒有,然后,大人又要我出面,假装成你的恋人并与你结婚,希望这件事传开后能够刺激到王雪,逼迫王雪现身,可惜到现在也沒有。不过,你不要以为我们沒有成功,就是你的成功!”

    “王雪迟迟不肯现身,对我们而言,的确是一个失败,因为我们无法得到武界守护者留下的半部无名秘籍,可对于你而言,同样是一个失败,而且还是更大的失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