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六十五章 各自的苦(一)

    林焰内心本來就气愤,这次來也是为了质问林修平,所以沒有注意到林修平不同寻常的变化最新章节校园全能高手。

    林焰开门见山地说道:“这次还真是要向你道喜啊,恭喜你找了一个如意夫人呢。”

    林焰嘴上说着恭喜,可神情无比的冷漠。

    毕竟,幻想父子俩见面的情景,林焰的脑海中从來就沒有温馨的场景出现过,要怪,也只能怪林修平十三年前的所作所为实在伤透了他的心。

    尽管那时候他年龄还小,可也牢牢记住了流血夜那一晚的恐怖。

    眼下,他就是要当面质问林修平,为自己、为母亲、为惨死的辛管家讨回公道。

    听到林焰冷淡的话语,林修平的内心狠狠抽搐了一下,有很多的话想对这个十三年未曾见面的儿子说,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

    至少,眼下不能。

    “焰儿,你还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林修平威武高大的身躯,此刻压根就沒了往日的威严,倒像是在向林焰连连赔罪一样。

    “你用不着在我面前假惺惺的,当年下令追杀我的人就是你,你巴不得我死呢,怎么还会记得你还有儿子?”

    林焰毫不客气地用话顶撞着这个以前在他眼中是正义和英雄化身的父亲,只是,现在的林修平,无论扮演出什么样的角色,林焰都不会为所动了,因为,这十三年以來,他几乎每一天都活在被亲情背叛所带來的巨大痛苦中。

    谁也不知道他的内心,到底存在着多么大的压力,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林修平十三年前亲自向他,向他的母亲,下达了追杀令!

    林修平清晰感觉到了林焰态度的冷淡,轻声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年的事先不要提,告诉父亲,你这将近十三年來过的怎么样?”

    林焰听后,脑海中立即浮现出自己在夏府做十年杂役的悲苦生活,不由对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更加讨厌起來,倔强的他,根本就沒有提及任何他以往生活的艰辛,只是冷笑着反问道:“不提当年的事,那还提什么?哦对了,是不是还得提您的新婚喜事啊?”

    “焰儿,你不能这样对你的父亲!”林修平终于有些恼怒了,平日里的威严也在无形中散发出來。

    只是,在林焰的眼中,林修平已经不是他的父亲了。

    “林修平,你沒资格要求我!正是你,才让母亲蒙受不白之冤,至今都生死不明,是你背弃了母亲!”林焰直视着林修平,愤怒地说道。

    “焰儿,你怎么可以和我这样说话!”

    林修平似乎也怒了,之前见到林焰的欣喜和激动已经被残酷的现实打败,他不得不承认,父子俩十三年后的再次见面,味道已经完全不同了。

    林焰对此丝毫不介意,无论林修平怎么看他都沒有关系,因为在他的心中,早就沒有了这个父亲!

    所以,林焰继续迎着林修平发火的目光,毫不退让,质问道:“我只问你,到底是不是你在三大世家的人面前,指认母亲为杀人凶手?到底是不是你派出了冷血骑兵,一路追杀我和辛管家?”

    林修平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沒有说出來,只是走到了圆桌旁,倒下了一杯茶水,一口喝下。

    瞬间,浓茶的苦味就弥漫了整张嘴,一如他此刻苦味的心情。

    “都十多年了,你还不敢承认么?”

    林焰嗤笑一声,然后说道:“如果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你大可以说出來,我也想知道我认识的林修平,不是这样一个六亲不认的冷血恶魔!”

    林修平看着林焰,手指轻微颤抖了一下,终于还是像下定了决心一样,从喉咙中低低挤出几个字:“是,我承认。”

    短短的几个字,落入林焰的耳中,却让林焰感觉掉进了冰窟中,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被冰冻了。

    “林修平,我原以为十三年前的流血夜,或许会有一个曲折的真相,可是,你却亲口告诉我,是你害母亲蒙冤,是你下令追杀我和辛管家,你觉得在我的心中,你还配当父亲么?”

    “林修平,我來这儿就是想知道真相。告诉我,你为什么如此凶残和狠心,要将母亲和我往火坑中推,难道母亲得到的那半部无名秘籍真的对你这么重要,让你竟然这么做?”

    林焰一口气说完了上面的话,然后看着林修平,等待着一个他早已经知道的答案,他只是想亲耳听到林修平说出这个答案。

    林修平怔怔看着林焰,心中五味杂陈,可又不敢有任何情绪流露出來,只好狠了狠心,强行将说出真相的冲动压下,冷冷说道:“好,既然我们父子俩都到了这步田地了,那我就解释给你听。”

    “十三年前,你母亲和玄家、海家五个高手,总共六人到达了雪幻高原,想要寻找武界守护者留下的宝物,武界守护者的宝物,其中就包括你现在所学的这半部无名秘籍,寻找宝物之事,在天帝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事实上,在你母亲等人这次探险之前,就有数不清的武者在雪幻高原上搜索过了。”

    “可能是你母亲的运气很好吧,走到朔风区域时,本來打算准备停下的,毕竟,朔风是能够让空间都出现裂缝的强烈风暴,可就在他们准备无功而返时,从朔风中突然飞出了这半部无名秘籍!”

    “而且,不偏不倚,刚好就飞到了你母亲旁边,立即被你母亲抓住了。可当其他人发现这残缺的小册子居然沒有在朔风的袭击下被毁,立即意识到这半部秘籍可能就是武界守护者留下的其中一份宝物,于是,玄家、海家的这五人开始对你母亲出手,想要抢夺秘籍。”

    “你母亲为了自保,艰难杀死了这五人,然后回到了家中。不想,这五人有一个海家的武者并沒有死,挣扎着回到海家后,居然将消息告诉了海家长辈,于是,海家立即对武界守护者留下的宝物起了觊觎之心,可又担心光凭一个家族搞不定我们林家,于是联合了玄家,两家打着各自有族人被你母亲杀死、向你母亲讨回公道的旗号,气势汹汹地杀到了我们林家的门口。”

    “事情很快被家族长辈知道,面对海家和玄家的來犯,家族长辈不想为了区区一本残缺秘籍而让家族遭遇危险,而且还想利用这本秘籍从海家和玄家那儿得到一些利益,借此扩大我林家的实力,于是提出让你母亲交出秘籍,将这半部秘籍与海家、玄家共享,这样一來,一则能够趁机获取不小的利益,二则因为秘籍是半部,谁学会了都沒多大用,关键还是得找到下半部分才行,所以共享秘籍其实对家族百利而无一害。”

    听到这儿,林焰冷冷一笑,说到底,林家长辈还是不愿为了某种意义上完全沒有价值的半部秘籍而得罪海家和玄家,所以便想要母亲做出牺牲。

    可是,林焰清楚自己母亲的性格,这半部秘籍是母亲得到的,而且其他五人的死,也是他们活该,所以母亲不会将自己的东西拱手让人,哪怕是家族用权威來逼母亲,也不行。

    “林修平,后面的情节是不是我母亲不愿意交出半部无名秘籍,而和家族长辈翻脸了?”林焰冷冷问道。

    林修平说道:“你母亲沒有和家族长辈闹翻,就在家族长辈提出让你母亲交出秘籍的那天晚上,你母亲要求我一起离开林家,远走高飞。”

    林焰听后,冷笑道:“可你留恋家族族长的宝座,沒有同意吧?”

    林修平并沒有露出后悔的神情,平静说道:“我不可能离开,这与我身在族长之位沒有多大关系,而是我觉得你母亲应该听从家族长辈的命令,交出秘籍。毕竟,为了家族,族人连性命都可以牺牲,更何况是一本秘籍?”

    林焰一听,顿时有了火气,针锋相对地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说,家族的利益永远要凌驾于个人的意志之上?在事关家族利益的大事面前,任何个人的事情都是小事,任何个人都要完全无条件的臣服?”

    林修平摇摇头,说道:“焰儿,你的说法太偏激了,但是并不完全偏颇,的确,在面临像你母亲那样的情况下,家族的利益永远是必须要放在第一位的!否则,一旦拒绝交出秘籍,海家和玄家非但不可能放过你的母亲,而且还会给我们林家带來祸患和危险,以一本秘籍,换得家族的平安,甚至还能够让家族借此更进一步,不是很合理吗?”

    “合理个屁!”

    林焰恼怒地骂道,“都十三年了,你还这么认为!秘籍本來就是母亲的,母亲凭什么交出去?就算事关家族安危,可当时的局面真的坏到了那种不交出秘籍就会引起家族开战的程度了吗?而且,我相信母亲不是不讲理的人,但是家族的那些长辈,却是命令母亲无条件地交出秘籍!这算什么?这算是将母亲当做一个活生生的人來对待吗?难道在家族利益面前,母亲连基本的人格都被剥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