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六十章 下身不举的货

    自从雪幻高原那天突然有一道苍老声音响起,提醒说雪幻高原将会有异变,让所有外城历练者都退走后,独孤剑魔就离开了雪幻高原,不过沒有回去,而是在天帝城附近逗留,期待着雪幻高原异变之后,能够再次进入里面历练太极第一人。

    而今天上街准备买吃的时候,独孤剑魔看到了海亮家的管家正在大街上调戏一个可怜的女子,仗着是海家的人,这个管家带着三个家丁肆无忌惮地对这个女子又摸又扯,并且不断说出难听和露骨的话。

    独孤剑魔虽然不喜欢管人闲事,但这名受辱的女子却无意瞥见了身背大铁剑的他,于是将他当做了救命稻草,朝他拼命呼喊求救。

    独孤剑魔再被人称为铁疙瘩,见此情景,也不会坐视不管,当下就将管家等几人推开,并用强大的武力优势拦住了这几人,确保那可怜的女子才有机会逃走。

    但是,独孤剑魔由此惹上了麻烦。

    海亮家的那管家不是善茬,眼看明着不是独孤剑魔的对手,居然在独孤剑魔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拔剑,想要在背后刺死独孤剑魔。

    当然最终的结果还是独孤剑魔只用了一剑,直截了当地就杀死了管家。

    杀人,无论何时何地,独孤剑魔向來不惧。

    杀死管家之后,独孤剑魔离开了普通区,并且向廉价区的一家餐馆走去,不料在餐馆中见到了林焰。

    由于担心管家那边的人会找麻烦,独孤剑魔沒有在餐馆中逗留太久,便和林焰出來,现在则想离开天帝城。

    因为在天帝城活动的他家族的人,转告了一条消息,让他现在就回潇水城,结束在天帝城的历练。

    此刻,听到林焰的问題,独孤剑魔平静说道:“刚才进餐馆之前,曾经杀死了海家的一个管家,现在在人家的地盘,我担心惹上太多的麻烦,所以将显眼的铁剑干脆绑在了衣服里面,沒有再背着了全文阅读重生之一世风云。”

    “又是海家的人?”林焰眼睛眯了眯。

    独孤剑魔自然也想到了当时在雪幻高原被海云天追杀的事情,不由说道:“还真是这样,之前惹了一个海云天,现在又惹上海家的其他人了。”

    林焰沒再多说,其实,他才是真正惹上海家了。

    海大柱、海云天、海巨风,都是被他杀死的!

    忽然,林焰灵台警觉了一下,沒有回头观看,只是从后方急促的脚步声就判断出麻烦來了。

    “看來海家的人找到这了。”

    独孤剑魔听到林焰的话后,并不觉得惊讶,还刻意放慢了脚步,沉声道:“來得好,來一个杀一个,來一双杀一双。”

    随即,独孤剑魔看了看林焰。

    林焰明白独孤剑魔的意思,摇头,微笑着,露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我就不走了,因为我也惹上了海家的人,现在刚好可以抓一个海家的活口,从他口中找到那人的下落。”

    独孤剑魔沒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并且从衣服里面掏出了大铁剑。

    独孤剑魔天性冷漠,几乎和人从來沒有交流,自然与其自小不一样的成长环境有关,沒有母爱,缺少父爱,造就了他独特的性格,也使得他从來不习惯说什么客套话。

    尽管他也看出了林焰是想帮自己,就像上次在雪幻高原帮忙击杀海云天一样,可他只是将一份感激放在了心中,并沒有说出來。

    大铁剑嗡鸣一声,陡然出鞘。

    然而,当拿在独孤剑魔的手上时,这把看上去粗重的剑,却像是活了一般,突然就多出了一股凌厉的气息!

    配合着独孤剑魔的冷漠和寒冷,肃杀的气氛赫然形成!

    林焰感受着这一幕,心中隐隐佩服独孤剑魔在剑道上的修为。

    要形成这种肃杀之气,估计只有长期与剑为伴才能做到。

    而独孤剑魔,甚至是将剑当做了从小到大的朋友!独孤剑魔可以沒有母爱,可以缺少父爱,但唯独不能少了这把剑!

    而这把大铁剑,也同时造就了独孤剑魔非凡的实力!

    林焰轻松就判断出來了,独孤剑魔也达到了御空境二重天!

    林焰轻松一笑,转过身,准备迎战。

    可突然之间,林焰却发出了“咦”的声音。

    因为他认出了对面走过來的人中,有两人正是在普通区的一条偏僻巷弄中想要杀死自己抢夺财物的那两个蜕凡境武者!

    “沒想到给了他们一次活命的机会,他们不知足,反而叫上其他人,虽然是來对付独孤剑魔的,但估计也有顺便对付我的意思,只是他们沒有想到我会和杀死海家管家的独孤剑魔在一起,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那么好心了!”

    林焰的心中,涌出了杀心。

    之前在巷弄中,若非有人出现,以及念着这两人苦苦求饶,他早已经痛下杀手了,不想饶过两人之后,两人还要对付自己,林焰很是愤怒,下定了决心,绝不会再留下这两人。

    而海亮那一边,见到独孤剑魔和林焰先后转过身,五五首先叫道:“主子,那黑衣男子就是杀死管家的人。”

    旁边的麻三看了一眼林焰,心中发毛,不敢再看,但随后想到自己这边有海亮和水四在场,所以又有了勇气,觉得杀死鱼儿大发横财的机会终于到了,急忙对海亮说道:“老板,就是那条鱼儿。”

    海亮点了点头,说道:“嗯,鱼儿腰间佩的那把剑不错。”

    麻三连连称是,并说道:“那把剑就是他从奢华区花费了一万金币买來的,而且,他还有一个像鼻烟壶形状的空间储物容器,藏的黄金,都在那个鼻烟壶中。”

    为了让海亮下定决心杀死鱼儿,麻三极力强调鱼儿有钱,反正他了解海亮,以海亮非常贪财的性格,一定不会放过唾手可得的肥鱼。

    “嗯,不错,你说得很仔细,这条鱼儿我吃下了。”

    海亮果然同意下來。

    麻三喜不自禁。

    “如果从鱼儿的空间储物容器中得到了一万两以上的黄金,你欠我的高利贷也不用还了。”

    海亮又说道。

    麻三情不自禁地挥了一下拳头,心中大喜过望。

    石猴儿也是一脸的高兴。

    可两人都沒有发现海亮伸出了右手,伸开的五指突然紧握成了拳头。

    下一刻,呆在海亮身后的水四嘴角浮现一抹冷笑,陡然拔刀!

    麻三和石猴儿还沉浸在不用还高利贷的喜悦中,突然就感觉胸口一凉,然后一股剧痛袭來!

    水四的长刀,从石猴儿的后背贯入,又从麻三的前胸透了出來,露在外面的一截一寸长的刀尖,不停地淌出鲜血,一滴一滴地,正落在地上。

    “嘀嗒,嘀嗒。”

    麻三和石猴儿都只能够听到这样的声音,感受到鲜血从体内抽空后生机逐渐在流失。

    死神的脚步,离两人越來越近。

    石猴儿艰难地吐出几个字:“老大,为什……”

    随即头一歪,眼睛圆鼓,死不瞑目。

    麻三拼命忍着剧痛,悲愤地对着海亮吼道:“为什么?”

    海亮回过头,视线从不断滴落的鲜血往上移,最后落到了麻三一张扭曲的大麻子脸上,狠狠啐了一口后,才说道:“欠我的钱既然还不上,我也沒有放人活命的习惯,而且,你小子还骗了老子,那把剑最多也就值个一百两黄金,你他妈却把老子当猴耍,以为老子看不出來啊!”

    麻三悲愤莫名,终于知道自己自从欠下了高利贷那一天起,命运就注定了,即便自己为海亮找來了一条大鱼也沒用。

    麻三将心中的愤怒化作了一声怒吼:“海亮,我草-你大爷!”

    海亮鼻孔中重重哼了一声,铁青着脸,突然抽出长剑,对着麻三的手臂狠狠就是一划!

    “啊!”

    麻三惨叫一声,左臂被齐肩削断,伤口中喷出的鲜血就像血红色的喷泉一般!

    凝聚起最后一口力气,麻三厉声骂道:“海亮,你和你老爹海巨富都一个货色,都是下身不举的货,哈哈!”

    “我让你嘴臭!”

    海亮恼羞成怒,手上长剑“唰唰”着不断在空中划动,直到将麻三庞大的身躯削成了一团碎肉才忿忿停手。

    “这人,太凶残。”独孤剑魔也看不下去了。

    林焰冷笑道:“而且应该是下身不举的货。”

    接着,林焰说道:“这人等下交给我。”

    因为,林焰听到了海巨富的名字。

    林焰沒有想到杀死了海巨富的一个儿子海云天之后,能够再见到海巨富的另一个儿子,所以,他要在杀死这人之前,逼问出海巨富的下落。

    既然海巨富找不到他,那他就主动出击,将海巨富杀死!

    突然,“啪啪啪”的拍掌声响起,海亮朝他走來,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你们一个是杀死我管家的凶手,另外一个则听说拥有空间储物容器,是个有钱的主,不想走到一起了,还真省得我一个一个地去找!”

    “就这样吧,这儿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的忌日!”

    海亮颇为不屑地看着林焰和独孤剑魔,料想以自己御空境三重天的实力,即便单独对付御空境二重天的这两人,都绰绰有余。

    更何况他还有水四在。

    就更加不用担心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