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五十八章 赌场老板

    这人,正是赌场的老板,海亮婚内沉沦。

    随即,海亮进入了一间宽敞的办公室。

    办公室一侧的红色柔软大沙发上,正坐着两个半裸的女郎,见到海亮重新回來,一个个搔首踟蹰,摆弄着诱人的身段,嘴上还娇滴滴说道:“嗯,人家都等得着急呢真武双魂!你不回來,人家感觉好空虚好寂寞噢!”

    海亮春风得意,走上前先在第一个女郎的浑圆丰臀上狠狠拍了一下,又不忘捏了捏,评价道:“手感不错。”

    然后,海亮又走到第二个女郎的面前,毫不客气地将女郎上身最后一抹亵衣扒下,一只手在一团雪白丰满上不断揉搓,另一只手则深入了女郎下身的三角地带,手指摩挲着女郎的敏感部位,坏笑道:“是不是这儿空虚呢?你等着,大爷我的大炮马上就进攻了,保准让你感觉到充实,不会再空虚的。”

    “亮哥,你好坏哦!”

    两个女郎抚摸着海亮的胸膛,用软糯的声音和大胆的手法极尽挑逗之能事。

    “大爷我來了!”

    海亮顺势一抱,直接将两个女郎压在了身下,贴着其中一名女郎的饱满双峰说道:“一龙二凤,就要上演了,哈哈。”

    正当海亮准备“办正事”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敲门的节奏有些急促。

    海亮骂骂咧咧地从女郎的身上起來,拉开了门,沒好气地叫道:“怎么回事?”

    门外一个荷官十分恭敬地回答道:“老板,有一个人在赌桌上出千,被抓了。”

    海亮眼睛一瞪荷官,骂道:“这事还用得着请示我吗?查明身份,沒背景的,直接剁碎了去喂猪!妈的,敢在老子的场子里出老千,简直活腻歪了!”

    荷官十分畏惧海亮,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几步,小声说道:“这人是一家妓院的茶壶,沒什么背景,不过他却说认识海巨富海大人,小的不知道他是不是老板您父亲的熟人,所以便來询问一下。”

    海亮听后,怒气更大了,指着荷官的脑袋怒骂道:“你个猪脑子啊!我家老头子哪一天不去妓院?哪家妓院的大茶壶和老鸨不认识我家老头子?这样的人还敢和我家老头子套近乎,有什么近乎可套的,就是一穷逼货色!塞住他的嘴,直接拖到猪场,剁碎了喂猪!”

    荷官被骂得面红耳赤,连气都不敢大出一口,慌不迭地说道:“是,老板。”

    “妈的,这点破事也來请示我,真是坏了老子的雅兴!”

    海亮骂骂咧咧地,“砰”一下关上了房门。

    而房间内,沙发上的两个女郎已经被吓得花容失色了。

    “别怕,美人儿,对你们我一定会怜香惜玉的。”

    海亮换上了笑脸,对着两个女郎就上下其手起來。

    可正在这时,房门再次被敲响了。

    “我靠!”

    海亮骂了一句,这次连拖鞋都顾不上穿,恼羞成怒,气势汹汹地拉开了门,大骂道:“你猪脑子啊,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吗?”

    “老板。”一个牛高马大的赌场护卫很委屈地叫道。

    海亮这才看清楚原來站门外的,不是刚才那个荷官了,语气稍稍平缓了一下,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麻三和石猴儿來了。”

    “麻三?”海亮揉着乱哄哄的头发,想了半天后终于想起了这人,于是说道:“他來还账了?”

    “嗯,麻三在大厅正等着老板您呢。”赌场护卫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管它是一两黄金还是一千两黄金,都得由我亲自去收账。”海亮嘀咕了一句,随即对赌场护卫说道:“你带他们去三零五那间小办公室。”

    之后,海亮换好衣服,示意两个女郎等自己一会,然后推开了三零五房间的门。

    “老板好。”

    一见海亮进來了,麻三马上笑着打招呼。

    海亮随意地摆摆手,翻了一下手上的账簿,径直说道:“钱呢?我看了一下,到今天为止,连本带利的话,你需要还我一千一百八十两黄金。”

    虽然海亮说话的语气十分随意,看起來压根就不像什么恶人,但他的身边还站着三个魁梧大汉,都是一脸的横肉,满脸的凶悍,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这间小办公室内充满了江湖的气息。

    而且,麻三自认为多多少少了解一些海亮这人,知道这人外表看去人畜无害,但心肠歹毒,什么坏事都做过,如果今天还不清高利贷,海亮肯定会杀了自己。

    麻三吞了口唾沫,努力控制住心神,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海亮说道:“老板,我们沒钱,还不上欠您的那笔高利贷。”

    “沒钱?”海亮故意拖长了声音,戏谑般看着麻三,伸手在麻三长满麻子的脸上拍了拍,然后突然就变换了一张脸,脸上充满了戾气,说话语气也陡然变得凶恶起來:“你敢说沒钱!找死啊!來人,将他们拖到猪场,剁碎了喂猪!”

    石猴儿一看这架势,额头上冷汗就汩汩冒了出來,连双腿都在打摆子。

    海亮身后的三个大汉不由分说走上前,架住了麻三和石猴儿的胳膊,就要往外面拖。

    “饶命!”麻三努力站住,急急叫道:“老板,我有话要说。”

    “你死后去和阎罗王说吧。”海亮恶狠狠说道,“妈的,欠了老子一千多两黄金,光是要你们两个人的命,老子都觉得亏了,你他妈的还准备和我叫委屈?”

    麻三心知长话必须短说,于是奋力大声说道:“老板,我有來钱的门道。”

    见海亮神情犹豫了一下,麻三又急忙说道:“我能保证您会得到比一千两更多的黄金。”

    海亮果然动心,示意手下放开麻三和石猴儿,然后冷冷说道:“麻三,你最好和我说出个子丑寅卯來,否则,哼,有你好受的!”

    麻三拍了拍胸口,显得仍然心有余悸,刚才被大汉架着要拖往猪场的时候,他真的害怕了,现在眼见机会就在眼前,于是赶紧将碰上鱼儿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然,麻三只敢说那鱼儿可能拥有蜕凡境九重天甚至是御空境的实力,自己和石猴儿想要抢夺财物,双方打斗了一阵后,却被那人打败,侥幸捡回一条命后,寻思着这人怀揣巨款,不折不扣是一条大鱼,而老板实力强大,正好可以拿下鱼儿,得到钱财。

    最关键的,麻三再三渲染了这鱼儿是如何如何的有钱,因为他了解海亮,知道海亮贪财,只有用巨大的利益才能驱使海亮去对付鱼儿。

    但是,麻三仍然沒有将事情考虑彻底。

    海亮听完他的话后,冷笑一声,哼道:“麻三,你吃不下的鱼儿,回头却唆使我去对付,你这不是想借刀杀人么?”

    麻三一听,连连摇头,急忙解释道:“老板误会了,主要是我寻思着明天就是期限了,我肯定还不上这笔钱,会被老板杀死,我不想死,而且站在老板您的立场考虑,我们两个死了,一千两黄金您也收不回來了,现在刚好就有这么一个机会,只需要老板您随便一出马,宰了那鱼儿,得到的一定会超过一千两黄金。到时候,只希望老板能够看在我提供消息的份上,饶我一条命就可以了。”

    “你的意思是这趟买卖我稳赚不赔了?”海亮依旧冷笑道。

    麻三连忙点头。

    海亮却突然大骂道:“稳赚个屁!老子是贪财不假,可也沒到要钱不要命的地步!那鱼儿即便穿着普通,有大量黄金在身,可你刚才也说了,他是在奢华区买了一把名贵的长剑,这样的鱼儿,有可能不是三大世家的人,但也有可能是!谁知道这鱼儿有沒有扮猪吃老虎的爱好?你让老子为了一点钱就去对付他,万一这鱼儿连老子也招惹不起,怎么办?”

    麻三知道自己还沒有说动海亮,但又清楚海亮绝对对这个突发横财的机会不愿错过,于是退了一步,这样说道:“老板,那人现在还在城东集市的廉价区,要不您去看看,如果这人不是三大世家的人,实力又比老板您弱,老板大可以轻松得到一件珍贵的空间储物容器,以及容器里面所有的黄金,据我估计,空间储物容器中一定还有其他宝物,要不然,这人不会穿着普通的衣服來掩藏行踪。”

    海亮听后沉吟了一会,然后问道:“你们确实看到了他花一万两黄金在奢华区买下了一把长剑?”

    “确实如此,现在这把剑还挂着那人的腰间。”麻三信誓旦旦地说道。

    “那人的实力可能是御空境?”海亮继续问道。

    “是,不过即便是御空境,也只可能是御空境一重天,因为我以蜕凡境八重天的实力,和那人也打斗了几招,了解了那人的实力,不会出错。”

    麻三虽然怀疑鱼儿的实力可能更高,但知道如果自己将鱼儿的实力描述得太高的话,很可能会让海亮打退堂鼓,于是这样说道。

    “那人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海亮接着询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