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五十四章 得到七彩异火鼎

    林焰的话,有如从冰窖中出來的一样网游之天下无双。

    林文一看这架势,心中犹疑不定。

    林焰也懒得废话,战剑直接一挥,将旁边海巨风的一条手臂直接斩断,然后对林文说道:“最好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我的耐心有限,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

    鲜血“嘀嗒嘀嗒”地从战剑身上流下來,声音就如同一面面重鼓在林文的心间敲响。

    林文再一次觉得林焰不好应付,如果自己当真什么都不说,肯定会遭受极大的痛苦。

    偏偏这时候林焰还补充道:“冰精兽吸食你的生命精元时,你也不像一个铁人,一样会害怕,所以,如果你不想再活受罪的话,就将我问的问題都说出來,我最后会给你一个痛快!”

    林文心理防线被瓦解,瞬间败下阵來,牙一咬,终于认输:“好,我说。”

    林焰于是将有关母亲的下落、十几年前流血夜发生的原因,以及最近林家的动态都问了出來。

    不过让林焰失望的是,林文并沒有听说过自己母亲回到林家的消息,而对于那晚流血夜的原因,林文自然也是不知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

    不过,通过林文,林焰还是对现在的林家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和以前一样,林家家主行使表面权力,负责管理和维持整个家族的日常运转,但是在家主之上,还有长老,有老祖宗,这些人才真正把握着家族的命脉,而现任林家家主,依然是他的父亲。

    不过,根据林文所说,再过不到一年的工夫,那个男人就会主动选择退出家主的宝座!

    这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消息。

    因为根据林焰的了解,家主之位每过十五年就算一届,但除非家主在任上出了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故,否则,家主可以一直连任下去,而现在那个男人即将做满十五年,却主动提出退位,这其中一定有着其他原因。

    林焰隐隐感觉到,促使那个男人退位的原因,或许就跟十三年前的流血夜有关。

    “那个男人如果退位,我反而更有机会接近他,这也算一个好消息了。”林焰这样想到。

    换做小时候,如果自己引以为傲的父亲要退出家主之位,林焰一定会很伤心,可现在,林焰完全沒有了这种想法,父亲,在他的认知中,已经是敌人了,毕竟,十三年前,他曾经亲耳听到,就是父亲命令冷血骑兵追杀自己和辛管家,亲眼看到,就是父亲联合其他家族的高手,对母亲展开了迫害!

    所以,眼下他只是想着要如何通过这个男人找到母亲,弄清楚流血夜的真相。

    如果这个男人真的害死了母亲,他甚至都会亲手举起复仇的利剑,将这个男人杀死!

    不为别的,就因为此刻的这个男人,已经不配他再称之为“父亲”!

    “林文,该问的我都问了,现在,我送你上路。”

    林焰的右手悄无声息按在了林文的胸膛上,传出的强大元气直接震碎了林文的心脏。

    林文死后,林焰开始真正有时间环顾四周,观察周围的动静。

    冰精兽一死,池子中的冰水也都干涸了,寒气消失,这个一百平方米左右的圆形深洞,也停止了在雪山下方的行进,现在如果想出去,只需要将深洞上方的积雪都清除,自然能够出现一条比较大的通道。

    所以,至少生命不会再受到威胁。

    确认这一点后,林焰开始仔细观察这个池子。

    因为当冰精兽还在大坑中吞食那一千多名御空境八、九重天高手的生命精元时,每吞食完一名高手,冰精兽就会将这人的尸体直接扔进深洞中,而池子连通着深洞,按理來说,这些数量庞大的尸体,应该都聚集在池子中才是。

    可是,他却发现这个深度在十米左右的池子里面只有一些冰渣,却沒有任何的尸体,连骨头都沒一块!

    “这些尸体都被冰精兽弄去哪儿了?”

    林焰很是疑惑。

    他想要看到这些尸体,当然是为了能够从尸体上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毕竟,像这种御空境八、九重天的高手,通常都会有空间储物容器,而拥有这类容器,也意味着拥有一些物品,兴许就能够从中找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

    但目光落到池子底部那些冰渣上后,林焰忽然明白过來。

    看來,那些尸体一旦落入冰水中,已经消融了个七七八八,最多也就只是留下了一点冰渣儿。

    至于什么空间储物容器,压根就消融得沒影了。

    林焰于是将目光落到了海巨风和林文的身上。

    在海巨风的身上摸索了一番,林焰只找到了一块枣红色的令牌,再沒发现其他东西。

    不过,这块刻有一个“海”字的令牌,对林焰來说也相当重要,毕竟,天帝城的人要出入都得依靠它來作凭证,有了它,就代表自己以后可以随时进出天帝城,反正通过这块令牌只能够看出他來自于海家,而不能断定具体的身份。

    仔细收好枣红色令牌,林焰顺势用脚一踢,直接将海巨风的尸体踢到了池子底部。

    海巨风之前那样对他,林焰自然不会埋葬。

    随后,林焰又在林文身上找到了一张写有其名字的地图。

    这张地图,是整个天帝城的详细地图,虽然对天帝城还有不浅的印象,但毕竟离开了有十多年了,有些地方印象已经模糊,但经过辨认这张地图,林焰沒用多久时间,就将整个天帝城的布局完全弄清楚了。

    林焰将这张地图撕毁,然后又挖了一个坑,将林文埋好,算是让林家的这个族人有了一个好一点的安息之地。

    做好这些后,林焰才开始盘腿坐在地上,调息,休养。

    等到感觉精神状态恢复后,林焰才结束了调息,拿起战剑开始将深洞上方的积雪都绞碎。

    也不知道忙活了多久,林焰终于将近一千米深的积雪都绞碎了,深洞露出了本來面目。

    再沒费多大的工夫,林焰径直御空飞行,在经历了雪山深处惊魂般的一天多时间后,终于再次重见天日!

    雪幻高原依旧有飞雪在飘下,但显得格外安静。

    林焰知道这肯定和冰精兽之前大闹雪幻高原有关,沒有去关注这个,只是拿出了指南针,开始辨认方向,然后朝出口走去。

    可还沒走几步,陷入雪中的右脚就感觉踩到了一件硬硬的东西。

    “好硬啊,不过不像石头。”

    凭着脚底传來的感觉,林焰觉得这件东西有些圆弧,不像是石头,索性拨开了积雪。

    金色的一角露了出來,像是一个铁鼎的一足。

    当覆盖在身上的所有积雪都被清除后,林焰发觉这居然是一只脸盆大、全身刻满了金色纹饰的四足鼎!

    而且,除了大小不一样之外,这四足鼎,居然和七彩异火鼎一模一样!

    拿在手上仔细看了好几遍,林焰终于确认,这就是玄天明所拥有的那只七彩异火鼎!

    只是当被玄天明灌入大量元气后,七彩异火鼎能够旋转着飞上天空,化作一只体积格外巨大的巨鼎。

    “真的沒想到七彩异火鼎会被我发现。”

    林焰十分欣喜,对手上的七彩异火鼎爱不释手。

    之前他就偷偷在一旁听玄天明、海骆风等人谈论过这七彩异火鼎,知道它是一万年前异界强者留在武界的宝贝。

    七彩异火鼎,连玄天明都无法操控,只知道异界强者似乎可以用什么法术來控制,所以就将七彩异火鼎称作法宝。

    虽然也知道自己更加不可能摸索出七彩异火鼎的真正使用方法,但亲眼见到七彩异火鼎被灌入大量元气之后,能够激发出五彩异火甚至是七彩异火,林焰还是非常兴奋。

    因为,七彩异火能够焚毁空间,是真武境高手都要畏惧的火焰!

    而等级稍低的五彩异火,温度也高得吓人,即便隔着几百米远,都能够让自己浑身冒汗!

    如此宝贝,可是被海骆风等人评价为即便是在异界,它也能算得上是法宝中最顶级的存在,倘若有机会在以后派上用场,那绝对是一件十分有威慑力和攻击力的武器!

    况且,林焰知道既然玄天明无法操控它,那就说明七彩异火鼎还沒被玄天明认主,所以自己拿上它,只要不将它暴露出來,连玄天明这样的真武境绝世高手,也一定不知道他的法宝就在自己的手上。

    想到这儿,林焰愈发珍视七彩异火鼎,小心翼翼将其放入了空间储物容器中。

    然后,林焰继续迈开脚步,向着雪幻高原的出口行进。

    林焰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和冰精兽的大战,让七彩异火鼎失手跌落的话,玄天明是绝对不会将它丢失的,因为玄天明都认为七彩异火鼎异常神奇,是一件极其珍贵的宝贝。

    现在,玄天明还在为丢失了这件宝贝而心痛。

    但雪幻高原非常大,而且七彩异火鼎身上并沒有自己任何的神识烙印,玄天明在杀死了冰精兽并处理好了雪幻高原的事情后,也曾经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并且动用了玄家很大的人力來搜索,但一无所获,只有放弃。

    然而,沒有想到林焰从深洞中脱困后,立马就得到了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