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三十五章 匿气法门

    从被八个虚影围困到现在,其实过去的时间很短最新章节鼎道焚天。

    但在这短暂的时间中,海云天却从最初的嚣张和不屑,变为了现在的紧张和不安。

    他感觉到了死神的威胁。

    他的内心相当震惊和惶恐。

    生活了二十八年,这还是他第一次遭遇这样心中沒底的事情。

    所以,直到现在他还在急切地想要逃出去,而丝毫沒想到要捏碎储物空间中存放的晶片,來向海家其他人求救。

    每一个來雪幻高原的海家族人,无论实力高低,都有着一块晶片随身带着,以便危险降临时,召唤家族长辈前來相助,海大柱身上有,海云天身上同样也有。

    这件事,林焰也是在用神通“八方虚影”戏弄海云天时,突然想到的。

    想到这一茬之后,林焰不禁暗道侥幸,毕竟,海云天只是一味穷于闪躲,而沒有捏碎晶片。

    同时,林焰也知道自己再不能抱着戏弄的心态了,必须趁早杀死海云天,才能防止海家其他人的到來。

    是的,是杀死,而不是教训一通。

    在雪幻高原这样弱肉强食的世界,别人与自己的关系从來就只有两种,朋友和敌人,既然海云天肯定不是朋友,那就只有当做敌人一样杀掉,以绝后患。

    “海云天,是时候让爷爷我送你上路了!”

    林焰大笑着说道,一句话,就让海云天原本纷乱的心彻底崩溃起來。

    海云天于是不顾三七二十一,咬着牙将所有的本领都施展出來。

    然而,他的攻击,却都落了空。

    他就像一只暴躁的老虎,却因为找不到对方而怒吼连连你若盛开。

    八个身影不断被他的迅猛攻击击碎,然而沒有一个能够击中本体。

    林焰就盯着他,在他一波攻击即将击中自己时,马上选择遁走,反正处于其中一个位置,可以随时向另外七个位置随意移动,根本就不受任何束缚!

    所以,当海云天将全部神通都施展了一遍时,身上,已经中了三处剑伤。

    最后一剑,由后背贯入,直插心脏。

    八个人影随即消散,林焰缓缓落地,到了海云天身边。

    “你……”

    海云天瞪着林焰,用尽了最后一口力气说道:“海家的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林焰轻蔑一笑,伸出一个手指头,轻轻点在了海云天的额头上,笑道:“省省吧,这事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想想到了阴曹地府该如何向阎罗王报到吧!”

    海云天眼珠子鼓了出來,活像死鱼眼睛凸起來的样子,眼睛中最后一抹光亮消失,终于黯淡下來。

    “啪。”

    仅仅是一个手指头的轻轻一点,海云天就朝后倒在了雪地上,再也站不起來了。

    至死,海云天都沒有搞懂为什么看不出林焰本体所在,相反,看到的,八个都是虚影。

    独孤剑魔走了过來,沒有说话。

    他也搞不懂看到的这一幕。

    但他活着,所以还能够想事情,他想到的,就是三个月以前还落后自己一筹的林焰,此刻,毫无疑问,却已经比自己要强大了。

    因为,海云天可以杀死自己,却反过來被林焰杀死了。

    “你很强。”

    一会儿后,独孤剑魔薄薄的嘴唇中才吐出了这么几个字。

    林焰抬起头,朝独孤剑魔笑笑,然后继续往海云天怀中摸索着。

    杀死了一个人,自然要看看这个人怀中有什么宝贝,不像杀人夺宝,但却已经成为了林焰下意识会去做的事情之一。

    “不过,我以后会超过你。”

    独孤剑魔很认真地说完了这句话。

    “好啊,超过了我,记得请我吃饭。”林焰十分无厘头地说了一句。

    独孤剑魔笑了一下,迈开了脚步,走了约莫十米远之后,独孤剑魔停住,回过头,十分罕见地说道:“谢谢你。”

    能够让冰凉得就跟一铁块似的的独孤剑魔说出“谢谢”二字,殊为不易,也足见独孤剑魔是真的发自内心在感谢林焰助他解围。

    “不用客气,顺便说一句,海云天身上的东西,就归我了。”

    林焰从海云天怀中摸出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朝独孤剑魔扬了扬。

    独孤剑魔点点头,继续往前疾走,很快消失在了白色的飞雪中。

    林焰只取了那小册子,并沒有动海云天身上的储物容器,因为他担心这样的东西会被海家的人循着什么蛛丝马迹找到,从而也找到自己,于是,他将海云天的尸体埋进了一个雪坑中。

    带着那本小册子,林焰选择了一个和独孤剑魔不一样的方向,飞快离开。

    毕竟,海云天的尸体就在附近,原本充当临时的家,也就是开在悬崖峭壁上的石洞,自然也不能够再住下去。

    一个小时后,林焰重新找到了一个石洞,也在峭壁上,十分隐蔽。

    而远在百里之外的空旷雪地上,有着一座帐篷,帐篷内生着火,一个中年男人赤条条的,带着粗重的喘息,停止了耸动,从一具雪白的**上移开。

    “小娘们搞起來就是爽,哈哈。”

    中年男人满足地看了一眼白净无暇的玉体,伸手在一对丰满玉兔上狠狠抓了两把,走到了火堆旁。

    披上衣服后,中年男人抓住了一丝不挂的女子的身体,将她直接扔出了帐篷。

    这名女子,也是來雪幻高原历练的年轻武者,落单后遭遇了毒手,被中年男人擒获,并失去了贞操,可这还不算,承受了数个小时的折磨和**之后,中年男人心狠手辣地扭断了她的脖子。

    美人,就此香消玉损,魂归西天。

    中年男子抛尸之后,坐在火堆旁,想拿出酒來滋补滋补身体,往储物空间中探入神念,准备拿酒出來时,他却发现其中一块晶片上的亮点消失了。

    这同样代表有人死了。

    如果是死的这人捏碎了晶片,那他马上会通过与对方事先建立好的神识发现,可这一次死的人沒有捏碎晶片,那他第一时间也不可能知道,而只有通过查看与之对应的晶片,才能知道。

    一看是这块晶片沒有了亮点,中年男人再沒有了纵欲之后舒畅的心情,他恼怒地大吼道:“啊!到底是谁,居然杀死了我的弟弟?”

    中年男人在帐篷内暴躁起來,怒骂着杀死他弟弟的人。

    他的弟弟,名叫海云天。

    而他,叫做海巨富。

    倘若林焰知道了这层关系,恐怕会高兴地大叫一声,以此纾解连日來心中的郁闷,毕竟,海巨富还在追杀他,而他,现在不但干掉了海巨富的一个侄子,也弄死了海巨富的一个弟弟,心情自然舒爽多了。

    隐蔽的石洞内,林焰也生起了一团火,坐在火堆旁,正看着摊开在双膝上的一本书。

    正是得自海云天身上的那本薄薄的小册子。

    小册子只有仅仅三页纸,记载的是一门功法,名为《匿气法门》,用处,自然是隐匿自身的气息。

    几页纸的内容很少,也足以说明这类隐匿气息的功法并不复杂。

    但是,无意中得到它,林焰却显得非常高兴。

    因为在他的了解中,除非一些超大门派和超级家族,才能拥有这种并不难修炼的功法。

    虽然不难修炼,但因为可以成功隐匿气息的独特功能,却让它具备了很高的价值。

    有了它,可以在比自己实力高出一到五个小境界的对方面前,将自己的气息掩盖掉,从而在不被对方看见的前提下,对方即便通过神识查探,也发现不了自己的行踪。

    林焰拥有御空境二重天的实力,也就是说,在哪怕是御空境七重天的武者面前,一旦施展此功法,也能够将气息尽数掩盖掉,即便躲在对方眼皮子底下,对方也发现不了!

    虽然现在看起來似乎沒什么用,但说不定什么时候,例如要接近敌人展开偷袭的情况下,却能够发挥出极大的作用,正是因为明白了这一点,林焰才高兴。

    《匿气法门》并不难学,简直可以说十分好学,一天的时间,林焰就已经能够运用自如了。

    学会了之后,林焰将小册子烧毁,然后继续在石洞内修炼。

    时间匆匆而过,眨眼间,又过去了一个月。

    这一天,林焰才吃完午饭,突然听到天空中响起了一个洪亮而威严的声音。

    这声音,仿佛充斥在天空的每一处,导致雪幻高原上似乎每一个角落都能够清楚听得到,并非针对某一块区域或者某一个武者。

    “來雪幻高原历练的外城翘楚们,由于事情有变,历练到此结束,尔等速速返回入口位置,防护大阵将连续七天开启,七天一过,即将关闭!”

    声音充满了不容人抗拒的威严,虽然苍老,但中气十足,十分雄浑,林焰一听,内心大震。

    能够将声音覆盖这么广阔的面积,哪怕这人身在雪幻高原中,也绝对不简单,很可能达到了真武境,才能做到音波传送万里也不会损失分毫的地步!

    所以,这人很有可能是天帝城三大世家中的某一个元老级别的绝顶强者。

    只是,武界百大城的年轻翘楚进入雪幻高原历练仅仅四个月而已,为什么天帝城的人就下令突然结束历练?

    这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促使天帝城的人会这么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