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二十七章 黄雀在后

    林焰非杀青风不可,即便是天玄站在面前也一样耍天。

    因为青风和他,只可能活下來一个。

    可是,梅降雪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一个是她情愫暗生的对象,一个则是她同门的师兄,她不希望两人中任何一人死去。

    所以,梅降雪再次动了。

    她沒有挥动手上软剑,而是直接横移身体,迎向了林焰的战剑。

    “绛雪姑娘,你让开。”

    林焰收住了战剑,停下后,大声说道。

    他一万个不愿意对梅降雪发脾气,但梅降雪这么做,却让他在为难中也多了一丝愤怒。

    要知道,杀死青风,他完全是正大光明地在进行,因为是青风袭杀他在先,至少在道德高度上,他占据了制高点,所以,看到梅降雪如此维护青风,他觉得梅降雪就沒有站在他的角度去考虑。

    “林焰,不是我不理解你,可即便青风师兄做得再不对,今天你也不能在我面前杀死他!要杀他,除非我死了!”

    梅降雪的声音很大,音调很高,语速很快。

    林焰看着梅降雪,这是他第一次见梅降雪面红耳赤地和自己对峙。

    “绛雪姑娘,青风该死,可你不能因为他的死,而将负罪感背在自己的身上。”林焰这样说道,他看出了梅降雪的左右为难,可同样无法说服自己放过青风。

    “你觉得我能吗?我行吗?”

    梅降雪大声质问着,仿佛要将青绝死后因那个心结而产生的情绪都爆发出來。

    林焰愣了愣,咬咬牙,一收战剑,一字一顿问道:“你真的铁了心要维护他?”

    “放过青风师兄吧,林焰。”梅降雪轻声说着,但声音中的坚定,却一如既往。

    看着梅降雪通红的双眼,不知为何,林焰的心猛地一痛。

    他该不管不顾梅降雪的感受,也要杀死青风吗?

    林焰这样问着自己最新章节凡仙缘。

    看了看站在梅降雪身后的那个身影,他能够感觉到对方散发出來的深深嫉妒之意以及狠戾的气息,但最终,他还是这样对自己说道:“青风,就先让你多活一下,以后形势反转过來了,我自然有更充足的理由來杀你。”

    于是,林焰冷冷说道:“好,今天我放他一马!”

    说罢,林焰拿剑准备走人。

    而这时候,久未露面的独孤剑魔居然碰巧也到了这儿,他看了看场上,明白大致是怎么回事后,飞快拉着仇小曼离开了。

    独孤剑魔大概是不想掺和进此事中。

    林焰准备追上独孤剑魔和仇小曼,离开此地。

    可梅降雪却说道:“今天你放了青风师兄,那以后呢?以后你还会杀他么?”

    梅降雪是真的不想看到两人再生死搏杀了,此刻,她需要林焰给出一个保证,毕竟,在她看來林焰的实力稳压青风,只要林焰同意了,青风师兄这边,也就不再是问題。

    可林焰比梅降雪更了解青风。

    于是林焰沒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題,而是反问道:“绛雪姑娘,你能够保证如果我答应不杀青风,青风就会在有生之年永不对我林焰下杀手?”

    梅降雪哑口无言,望了望青风。

    青风的眼睛狠狠看了林焰两眼,心中充满了怨毒。在以前,以他的骄傲个性,定然会和林焰拼个鱼死网破,但今天见识到林焰比他强的事实,他选择了暂时的退让。

    “能,我能。只要你不再对我青武门的人下手,我看在绛雪师妹的份上,可以不去追究之前的事情。”

    青风这样说道,心中却有了主意,只要找到机会,一定会先下手为强。

    “这么说,青风师兄你答应了是不是?”梅降雪虽然听出青风的这句话是在强词夺理,但只要青风答应下來,她也懒得去计较这么多了。

    青风点了点头,似乎一下就将戾气散尽,变得分外和善一样。

    林焰心中冷笑,青风玩的那一套,估计连梅降雪都骗不过,更何况是自己?

    只是,他也懒得拆穿,反而不如顺了梅降雪的意,至少,能够让绛雪姑娘不这么为难。

    所以,林焰说道:“好,既然青风答应下來了,我就在你面前保证,我以后不会去主动杀他。”

    梅降雪笑着点点头,似乎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可是,”林焰随即话锋一转,“如果青风反过來要杀我,那下一次,即便绛雪姑娘你拦着,我也一定要杀死他!”

    “不会有这种事情的。”梅降雪充满希望地说道。

    林焰笑笑,准备离开。

    “林焰。”梅降雪欲言又止。

    林焰知道梅降雪是想让自己留下來,毕竟,人多力量大,能够更好地应对雪幻高原上的突发状况,可是,他不可能和青风呆一处。

    “我去找独孤剑魔他们,希望他和仇小曼能够加入你们这边。”

    说罢,林焰朝独孤剑魔离开的方向走去,很快,身影就消失在夜幕中。

    即便是白雪遍野的雪幻高原,一旦夜幕降临,亮度也会降低很多。

    青风注视着林焰离开的方向,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冷笑。

    “哼,青风,你的那点小把戏,希望你能够收起來,若不然,沒准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林焰沒有回头去看青风的表情,边往前走,心中边这样说道。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林焰沒有找到独孤剑魔和仇小曼,准确來说,是沒有认真寻找的打算,他就在距离与青风打斗地点约莫一公里的地方,寻了一块背风的大石头,搭建好了帐篷,准备就在这里睡一晚。

    估算好时间,晚上八点,林焰在帐篷内生起一堆火,做出自己已经睡觉的假象,然后从另一侧绕着一个大圈,往回走。

    半个小时后,林焰果然发现了前方出现了一堆篝火。

    靠近后,发现正是青风和梅降雪,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一件什么宝贝,可以防止寒风,从而在空地上就顺利生起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

    林焰等着,沒动。

    约莫二十分钟后,两人各自取了一些炭火带回了帐篷内。

    林焰依旧沒动。

    直到又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大概晚上十点半的样子,林焰的眼睛一亮。

    他看到青风所在的帐篷被掀开了一边,走出了一个人影。

    这人站在原地先确认了方向,然后开始倒着走,边走边将前面留下的足迹清除,直到行走了约莫两百米,才调转身子,继续沿着固定的方向行走,速度快了很多。

    林焰于是來到了另一个帐篷旁,叫醒了梅降雪。

    “降雪姑娘,你和我一起去看样东西。”林焰说道。

    梅降雪猜到了一些,眼睛看向了青风所在的帐篷。

    “不用看了,沒人,刚走的。”

    林焰轻松说着,但语气却很冰冷。

    随即,林焰施展御空飞行的本领,拉着梅降雪在空中行走,悄悄跟在了青风身后。

    青风很快就到了白天打斗的地方,再次确认好了方向后,沿着独孤剑魔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可他沒有发现,半空中,远远跟着两个人。

    大概二十分钟后,青风终于寻到了林焰所在的帐篷,看着帐篷内一闪一闪的火苗,再认清楚了帐篷上写着的一个“焰”字,青风冷笑一声。

    这些帐篷都是从潇水城带过來的,为了方便在人多的雪幻高原顺利辨认出自己人,天玄曾经在每一顶帐篷上都写了代表武者各自身份的一个字或者两个字。

    一个“焰”字,自然代表林焰无疑。

    林焰和梅降雪都能够认出青风,也知道青风接下來会做什么,可梅降雪不愿意相信自己接下來会看到那一幕,忍不住用手捂住了嘴巴,双眼中充满了期待,期待青风师兄只是碰巧路过而已。

    林焰无法提供足够的御空能量,已经和梅降雪轻飘飘落了地,就站在距离青风不到五十米的身后,冷冷观望着。

    林焰并非有意去设一个陷阱來等着青风钻,和梅降雪告别之后,他就萌生了这个想法,想试一试青风。

    如果青风不对自己动手,那么自己这个计谋当然派不上用处,也就沒有陷阱一词之说。

    可如果青风如现在这样,想趁着夜深人静杀自己,那这个陷阱,让青风來钻,青风也沒有什么好委屈的,他也不会存什么愧疚。

    更重要的是,眼前还有一个见证人。

    他就是要让梅降雪亲眼看到并认识到,她的青风师兄到底是怎样一个心口不一的人!

    现在,是青风要來杀自己,他,自然有了反击的一切理由。

    其实,他也沒想到机会來得这么快,论原因,只能说青风太猴急了,匆匆行事,一定会被他逮到马脚。

    这时候,青风已经在帐篷外面站定,似乎是怕夜长梦多,他也沒有查探帐篷里面动静的打算,飞快施展神通“雷霆散手”,两只手掌各自变换成为半间房那么大的莹白巨掌,然后双掌齐击,凶猛地朝小小的帐篷狠狠拍下!

    帐篷如何承受得住这么巨大的力量攻击,只听一声闷响,帐篷被砸扁,里面的炭火四下飞散,而洁白的帐篷幕布上,蓦地出现了一大团鲜红的血迹。

    这血,是林焰晚上杀死一只雪兔做食物时特意取的,将它装进了一个袋子中,放入了帐篷内,受到“雷霆散手”的强力一击,血袋爆裂,鲜血于是都溅在了帐篷上。

    一见这情景,青风哈哈大笑,开始往帐篷靠近,想确定林焰的“尸体”在哪儿。

    “林焰,我打不过你,但同样能够杀死你!上一次让你侥幸逃生,这一次,我就将你的尸体毁灭,看你还怎么复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