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二十六章 绛雪阻拦

    梅降雪在听到林焰的这句话后,立即察觉出了不对劲全文阅游之天下无双。

    忧愁出现在梅降雪的俏脸上。

    梅降雪看着林焰说道:“林焰,以前在潇水城和青风师兄结下的不快,我也不奢望你们能就此化解开,但是,天玄师叔祖说得对,在雪幻高原历练,靠的,就是我们大家的团结,有难时互相帮助,有危险时集体出力,一起渡过难关,眼下,我们只剩下了六人,理应更加团结才是。”

    林焰看了看梅降雪,自是不会将对青风的怨气发到梅降雪身上,他叹息一声,随即表情却重新冷淡起來,冷冷说道:“团结,也是需要分对象的。”

    “难道都这时候了,你们两人见了面还要争斗一番么?”梅降雪似乎生了气,声音不知不觉提高了。

    林焰沒有再说什么。

    他非杀青风不可,这一点,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所以,他不是不知道杀死青风,就像杀死青绝一样,一定会在事后让梅降雪更加为难和痛苦,但他仍不准备告诉梅降雪,自己和青风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即便是青风一万个不对,梅降雪也会恳求自己放过青风,绝对不允许青绝的事情再发生在青风的身上。

    真到了那时候,他不敢肯定,梅降雪是否会做出过激的举动。

    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说。

    如果能够背着梅降雪发现青风,将青风杀死,也许才是最好的方式。

    可梅降雪冰雪聪明,见林焰冰冷的神情,分明是恨透了青风,隐隐觉得林焰和自己师兄之间一定有了深仇大恨,所以,梅降雪认真对林焰说道:“林焰,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和青风师兄闹起來。”

    言下之意,大有你要对付青风,先杀了我的意思。

    林焰心中苦笑,只好将这一页翻过,换了一个比较轻松的话題:“都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两位美女,想吃点什么?”

    仇小曼笑嘻嘻说道:“听说雪兔肉比较好吃,就是要找到雪兔有些难。”

    仇小曼虽然刁蛮任性,但并不代表她不懂人情世故。

    眼见林焰和梅降雪因为不在场的青风而闹了起來,气氛明显陷入了沉寂甚至是某种对峙当中,她自然乐意顺着林焰的意思,将气氛好好调节一下。

    “好,今晚就吃雪兔肉。”

    林焰爽快地说道,“你们在原地等着,我去寻找雪兔。”

    林焰随即在雪地上奔跑起來,很快就失去了踪迹校园全能高手。

    之所以不御空飞行,当然是为了不暴露实力,再加上找寻雪兔,也用不着大费周章地飞上天空去查探雪兔窝。

    不过,还真像仇小曼所说的,雪兔不好找,雪地上看不到它们觅食的踪影,只能够凭借兽穴來找寻。

    但林焰运气终归不错,半个小时后,他抓到了一只肥硕的大雪兔。

    可正当林焰要往回走时,眼角却瞟到了左侧前方的风雪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很像是青风。

    那人沒有看到他,正往梅降雪和仇小曼所在的方向行走。

    林焰悄悄跟了上去,一段距离之后,确认此人正是青风。

    林焰的眼睛,陡然间变得锐利起來,像两把尖刀。

    也顾不上雪兔跑掉了,林焰将雪兔往地上一放,冲了上去。

    “青风!”

    林焰在青风的背后大声叫道。

    青风回过头,却像是大白天遇见了鬼一样,被吓了一大跳,继而才明白过來,脸上的惊诧莫名之色变为了深深的戒备,他冷笑着说道:“原來是你啊,哼,你居然沒死,算你命大!”

    林焰直接将战剑拿在了手上,锋利的剑尖对准了青风,一步一步上前。

    “咯吱咯吱。”

    白雪被踩得阵阵脆响,行走其上的林焰,步履很沉稳,内心充满了强烈的愤怒,以及深深的杀心。

    他沒有掩饰杀意,所以,他整个人如同他伸直手臂上举着的那把战剑,充满了浓浓杀气!

    “那日被你强行轰进雪坑,最后还被你用雪掩埋,想必你以为我早就被岩浆融化了,或者摔死了,或者被白雪压得窒息死掉了吧?哼!”

    林焰重重哼了一声,在距离青风不到十米的位置停下。

    青风显然沒有料到一个必死之人还会复活,感觉自己像是被一个鬼魂纠缠脱不了身,但是,对林焰深深的嫉妒,却将内心的这种不安驱散了个干净。

    青风二话不说,也抽出了长剑,长剑发出來的寒光映衬着他原本英俊的脸庞,却在此刻显得十分狠戾。

    “既然你沒死,那今天就让你彻底死去!”

    说罢,青风抢先出手!

    半个月的时间,青风除了因为林焰的“死”而高兴了一次之外,还有两件事也让他非常高兴,其中一件自然是沒有人再会和他抢绛雪师妹了,余下的一件,则是他无意中找到了一株灵药,吞食后,竟然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现在已经达到了蜕凡境九重天的巅峰!

    蜕凡境的大圆满,让他有足够的信心将林焰击败,并且这一次再不可能让林焰有活下來的丝毫可能。

    所以,一上來,青风挥出的一剑,就用上了最强的实力。

    九重天的巅峰,让他极具自信,狂暴的这一剑发出,他知道林焰的命运,片刻工夫后就将由自己來主宰!

    可是,他错了。

    对方不躲不闪,反而迎着他的这一剑,举起战剑直刺过來,一声清脆的撞击声过后,剑气肆虐,将周围的白雪斩成了粉末,他不见对方被剑气贯穿身体,反而感觉从长剑上涌过一股极大的力量,生生将他逼退。

    “蹭蹭蹭。”

    他连退了三大步,拿剑的虎口被震得生疼。

    “要杀我,你得够格才行!”

    林焰大声说道,身上散发出來的杀意,有如实质化。

    青风脸色苍白,惊疑不定地看着林焰。

    “你……”

    青风不肯相信自己之前的判断,他重新紧握长剑,厉声说道:“不可能,你不可能达到御空境!”

    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达到了蜕凡境的大圆满境界,原本以为能够稳稳当当杀死林焰,但刚才的一剑却被林焰挡回,而且林焰还半步沒退,让他十分嫉妒。

    他绝对不允许林焰比自己要强。

    更不相信林焰会比自己要强。

    第二剑发出时,他再次用上了全力。

    可随着又一道金属撞击声传开,他感觉虎口猛地剧痛一下,长剑已经脱手而飞!

    紧接着,他的眼中,林焰飞起來的身影越变越大,越來越清晰,他想做点儿什么來应对,但脑海中还只來得及意识到这点,沒有做出任何反应,就感觉胸口处传來一股大力。

    “砰”的一声闷响,他被踢飞,直接砸到了雪地上。

    看着林焰翩然落地,他才真正意识到,林焰居然真的达到了御空境!

    又比他强!

    “为什么?”

    他在心中问自己,虽然身体站了起來,但内心,却被打败在地!

    他嫉妒,他不甘!

    好不容易获得了一次天大的奇遇,得到了一株珍贵灵药,原本以为蜕凡境九重天巅峰期的实力,足以傲视潇水城其他年轻武者,甚至战胜独孤剑魔也不在话下,可这一次,却又败在了被他称为“乡野村夫”的人手上!

    ……

    “青风,拿命來!”

    林焰沒给青风时间,身体腾空而起,战剑笔直朝青风的胸膛刺去。

    杀死青风,势在必行,两人之间,早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所以,林焰不会生出任何恻隐之心。

    “唰!”

    战剑带起一股银白色光芒,布满了腾腾杀气。

    然而这时候,一个白色人影突然从斜刺里冲了上來,横在了剑尖与青风之间。

    林焰眉头一皱,却也不能任由战剑贯穿梅降雪的身体,只有身体一翻转,带着战剑往后旋转,随即落到了地面上。

    看着面如寒霜的梅降雪,林焰知道梅降雪要做什么,可是,青风是他必杀之人,他又怎么甘心白白放弃?

    惊鸿一剑再次刺出,却是避开了梅降雪,依旧刺向了青风。

    梅降雪却毫不犹豫地用手上软剑一挡,格开了这一剑。

    “林焰,你要杀青风师兄,我不答应!”

    梅降雪冷冷望着林焰,表情中多了责难。

    林焰知道梅降雪为什么会责难自己。

    她的青绝师叔死在了自己之手,已经让她左右为难甚至心生负罪之感了,所以,她断然不允许自己当着她的面,将青风也杀死。

    可林焰也很倔强。

    “绛雪姑娘,你让开,这儿沒有你的事!”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和梅降雪说这么重的话。

    “你为什么要杀青风师兄?”梅降雪伸开双臂,阻挡着林焰,同时质问道。

    “你问问他!”

    林焰愤怒地吼叫,“半个月前,就是他对我下杀手,并且他还一直以为我死了!具体情况我不想多说,总之,他想杀我,我也想杀他。”

    梅降雪回过头看了看脸色苍白的青风。

    青风被盯得有些心中发毛,心一横,将事情承认下來:“上次沒杀死你,是你走运!”

    梅降雪终于色变,带着不可思议地表情问道:“青风师兄,你真的这么做了?”

    “是他先杀死了本门的饶逵师弟,我杀他,又有什么不对?”青风不想留下不好的印象给梅降雪,强辩道。

    林焰冷笑一声,拆穿了青风的谎言:“饶逵和我无冤无仇,实力比我也弱,我又不疯,如果不是他偷袭我,我会将他杀死?”

    说罢,林焰挥出一股元气,推开梅降雪,战剑再次朝青风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