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二十二章 特殊之路

    这个世界沒有谁天生就活该比别人低一头,命活该比别人低贱,至少,十七岁以前的林焰都是这么想的网游之天下无双。

    那时候,他在夏府当下人,做杂役,每天要挑水、砍柴、劈柴,繁重的体力活几乎占据了他生活的大部分,他和其他杂役的身份沒什么两样,更因为时常去练武场观看核心子弟修炼而被人讥讽为不自量力的废物,还要时常忍受管家等人的刻意侮辱。

    可即便是那段黑暗的时期,他也沒有绝望,沒有沉沦。

    他觉得自己有理想。

    他不觉得那些高高站在他头上人五人六吆喝的管家等人,就天生比自己强一等。

    他更不觉得自己就应该一辈子做杂役,成为别人眼中低贱的圈养牲畜。

    他要活下來,更要精彩地活下去!

    即便做一朵毫不起眼的狗尾巴花,也要迎风绽放和微笑!

    所以,当命运之轮神奇改变之后,他摆脱了杂役的身份,成为了一名武者,接着,他获得了别人也许几辈子都碰不到的连番奇遇,更在潇水城全城比试中一鸣惊人,名动全城。

    这样算起來,他怎么也算是一名成功的人,一名拥有夺目荣誉加身的年轻俊杰了。

    可即便这样,他还是固执地认为,人,生而平等,沒有贵贱之分,生命,对每一个人來说都只有一次,十分珍贵。

    尽管,他见识了太多的尔虞我诈,并且亲手结束了至少五十个人的生命,可他一直认为自己沒有滥杀无辜,那些被杀的人,都是想先杀死他的人,为了活命,或者为了守护他在意的人,他必须杀死那些人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

    然而,当现在准备结束黑蜈蚣性命的时刻,他开始回顾以前发生的事情,包括此刻要杀死黑蜈蚣,却发现这些事情,他居然都是被逼着要这么做的!

    即使他不是一个杀戮心很重的人,但在形势威逼他不得不这么做的时候,他只有拿起手上的战剑,将敌人杀死,才能保全自己的性命!

    这种被迫动手的滋味,很难受,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解决的办法。

    第一就是做一个好好先生,从此以追求武学终极奥义为毕生使命,在武道一途上潜心修炼不问世事,以期踏入武道最巅峰。

    可是,他想了想,却飞快就这个办法抛弃了。

    先不说如果他有心退出看似永无尽头的循环杀戮,他所守护的人会不会遭受不测,单单是追求武学终极奥义,他就觉得不适合自己。

    他不知道别的武者在武道上是怎么样的,是不是一心向往,但他清楚知道自己不是。

    他想要强大自己,提升实力,不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站在武道的最高峰上,接受世人的顶礼膜拜,也不是为了自虐一样挖掘身体潜能从而永远在挑战自己的极限,最终登顶武道的最高峰,而是为了活下來,为了替自己亲近的死者讨回公道,为了守护自己在意的人。

    所以,第一个办法,他选择放弃。

    而第二个办法,则是将心硬下去。谁要威胁他的生命,谁要威胁他在意的人,谁就必须得死,纵使踏着别人的尸骨、手上沾满别人的鲜血前行,又如何?

    “我不是一个嗜杀的恶魔,不以抢夺别人的宝物、剥夺别人的性命为乐,但是,我也沒必要去做一个被一些死道德束缚的人,母亲说过,做武者,有的人一心向往武道,但那条路不适合我來走,我要做的,就是不管别人如何非议,只要别人想杀死我,我就会杀死他!”

    “以前,我是这么做的,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我仍然这么想,也仍然会这么做!”

    雪地下的石质空间中,林焰默默地在心中大喊。

    以前,他成为武者的目标或许还不太明确,但现在他知道了,他要做的,就是好好守护自己和自己在意的人,至于世俗约束,别人的非议,以及什么武道不武道的,就都由它们去吧!

    林焰自己都沒意识到,他今日选择的这条路,有朝一日居然也会帮助他站在世界的最巅峰,成为人们眼中敬仰的存在。

    而现在,林焰看向黑蜈蚣的眼神,更加冰冷起來。

    既然黑蜈蚣几次三番想杀死他,那他要杀死对方,又何必心存不忍?

    杀就杀!

    林焰的双眼似乎蒙上了一层冰晶,寒冷得可怕。

    光影空间中的黑蜈蚣虽然看不真切林焰的表情,但是,那一股冰冷的寒意却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黑蜈蚣自诩自己吞食的尸气不计其数,见过的尸体不计其数,杀死的人类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原本想着自己就算到了阴曹地府也不惧牛鬼蛇神,更不会害怕死亡,可这一次,面对一个年纪轻轻的武者,它却从心底深处涌出了一股胆颤!

    “给我一个痛快的!”

    黑蜈蚣大声叫道。

    它已经不抱任何可以存活下來的希望,只希望林焰能够干脆一点,不要让它经受某种让它灵魂都胆颤的痛苦和折磨了。

    它原本也动了自杀的念头,好逃过折磨,却发现重伤之躯已经被林焰发出的元气死死裹着,几乎动弹不得。

    可林焰双眼上那层若有若无的冰晶却突然裂开,从中射出了两道逼人心魄的寒光,仿佛一下穿过了光影空间,直视着黑蜈蚣。

    “哼,给你一个痛快,沒这么容易!”

    林焰的声音宛若从地狱深处发出來的,不带一丝一毫感情。

    “黑蜈蚣,在你几次想杀死我甚至想对我动用搜魂术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会有今天!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因为我要吸食掉你身体内的生命精元!”

    黑蜈蚣一听这个,不由亡魂欲裂!

    一想到要被对方活活吸**元,那种可以想象得到的痛苦,即便只是在头脑中想一想,它都感觉万分苦痛!

    “放了我,我只求速死!”

    黑蜈蚣拼命摇晃身体,想挣脱元气的包裹,但是,到了现在它连自杀的资格都失去了。

    “接受惩罚吧!”

    林焰大喝一声,“吞噬精气之法”施展出來,受到固定频率震荡的元气眨眼间就进入了黑蜈蚣的身体内。

    一小丝白色生命精元从黑蜈蚣体内被强行抽离出來,随着回旋回來的元气,瞬间进入了林焰的体内,滋养着经脉和元气。

    “啊!”

    感觉像是身体紧紧不可分割的一样东西被外力强行拿走,黑蜈蚣痛得呼天抢地,悲号连连!

    林焰继续加大力度吞噬,更多的白色精元被强行抽出,黑蜈蚣的惨叫接连不断。

    林焰沒有生出恻隐之心,从刚才坚定了内心的想法后,他不再觉得这样做有违什么天和,毕竟,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下,现在也许是自己在接受黑蜈蚣的搜魂术!

    “哼。”

    他重重哼了一声,手上动作丝毫不停止,元气源源不断涌入光影空间中,又飞快裹挟着大量生命精元进入自己的体内。

    十分钟后,黑蜈蚣变成了一具干尸。

    和山洞内红粉骷髅仇三娘很相似。

    明眼人如果看到了这一幕,一定会明白黑蜈蚣是被吸食了全部的精元,所以尸体才会干瘪。

    林焰停止了“吞噬精气之法”,为了防止光影空间发生意外,他先将剑槽中的战剑取了出來。

    随着银光一闪即沒,光影空间也随之消失。

    偌大的空间内,就只有地面上摆放着一具长达五十米的巨大蜈蚣尸体。

    林焰随即盘腿坐下,开始调息。

    刚才将黑蜈蚣的生命精元尽数吸纳过來,数量十分庞大,毕竟,黑蜈蚣是御空境的实力,比起他以前吞噬的蜕凡境凶兽的内丹,黑蜈蚣体内的生命精元,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明显高出了不止一个层次。

    这么多生命精元堆积在经脉内,必须尽快将其运转开來,让其与元气融为一体,从而能够滋养元气,壮大经脉。

    操控精元,林焰已经驾轻就熟了。

    但这一次,林焰整整将经脉内所有元气运行了九九八十一个周天,才算让吸收而來的生命精元彻底化开。

    接下來,才是让这些生命精元发挥作用的时候。

    林焰估计,自己停留好长一段时间的蜕凡境九重天巅峰的实力,也许能够在这庞大的生命精元滋养下,发生变化。

    如果能够顺利达到御空境,那绝对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而且,此刻自己处在地下,根本就沒有人关注,所以也是晋阶的好时候,因为达到御空境,意味着武者从此开始借助外界强大自身修为,能够操控天地之力为己用,所以这个过程中,必然会出现天地灵气大幅度波动的异常情况,通常局面下,要晋级御空境的武者,会选择隐蔽的地方或者在长辈的护法下进行,毕竟,天地灵气异常波动,很容易让别有用心的人发现,到那时候,晋级之人是非常危险的。

    反正估计会在雪幻高原完成晋级,到时候以雪幻高原独特的地理条件,很难找到合适的地点來隐身,故此,如果这时候能够完成晋级,对他而言,就意味着安全。

    林焰慎之又慎地将通道入口用石头堵死,以免待会儿的动静传了出去。

    然后,他再次盘腿坐下。

    元气又开始沿着经脉缓缓游离,不同的是,这一次元气中的生命精元分散了,在慢慢滋养着元气。

    不多时,林焰感觉身体的温热程度越來越明显,经脉内的元气就像一道道热流,游离的速度越來越快,显然,生命精元正在积极发挥着作用。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林焰猛然睁开了眼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