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杀气腾腾

    林焰的话,正说中了黑蜈蚣最担心的问題全文阅游之天下无双。

    一想到留在光影空间中的东西可能被巨龙带走,即便找到了这儿也不能得到这东西來恢复实力,黑蜈蚣立即怪叫一声,匆匆将束缚之法施加到林焰身上后,沿着大口子便一头爬进了光影空间中,去检查了。

    尽管自己的话成功勾起了黑蜈蚣的担心,让黑蜈蚣变得紧张起來,可林焰还是在心中叹了口气,因为他并沒有达到目的,现在,黑蜈蚣依旧束缚着他,让他只能够在光影空间外面呆着,除了两只手勉强能动以外,连走都走不了。

    突然,林焰的眼光落到了离自己不足半米的地方。

    那儿,正是放置封印之剑的剑槽最新章节校园全能高手。

    “是否战剑放上去后,会产生和一万年前同样的封印之力,将光影空间封闭起來?”

    林焰心意一动,这样想到。

    尽管上一次落到这里时,战剑就曾经放入过剑槽中,但那一次光影空间里面是空的,而这一次黑蜈蚣进去了,兴许能够引起一些变化。

    到了这个时候,林焰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拯救自己的机会。

    所以,林焰看了看光影空间,发现黑蜈蚣依旧在偌大的光影空间里面搜寻着,于是发出了一道意识,将空间储物容器中的战剑拿在了手上。

    只有两只手可以活动,力气甚至比最最普通的人还有所不如,这也是黑蜈蚣不担心林焰会突袭自己的原因,不过这一次林焰要做的,不是袭杀,而是将战剑扔入剑槽中。

    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不能将战剑恰好扔进狭长的剑槽中,这个想法只能流产。

    林焰眼睛死死盯着剑槽,不断惦着手上的战剑,尽管战剑经过多次使用,他已经非常熟悉,但还是有些沒底,调整完毕后,他双手往前一送,将战剑扔了出去。

    战剑在空中几乎沒有打旋,划过一道抛物线后,竟然恰到好处地落入了剑槽中,分毫不差!

    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但下一刻,更大的一块石头又死死压着他。

    他盼望着剑槽能够发生一些变化,期待着光影空间能够出现不一样的动静。

    然而,“哐当”一声之后,战剑就只是静悄悄躺在剑槽中,平淡无奇,毫无动静!

    利用战剑插入剑槽从而引发封印效果的方法,已经失败!

    “臭小子,你在外面做什么?”

    大概是听到了“哐当”的声音,光影空间中传出了骂声,黑蜈蚣怒气冲冲地爬了出來。

    林焰全身几乎都受制,自然不能够取回战剑,所以黑蜈蚣爬到林焰的身边,往剑槽看了看,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臭小子,你还在幻想利用战剑能够触发当年的封印,像将巨龙封困在光影空间中一样,将我封入进去啊?”

    黑蜈蚣气急败坏地说着,随后却面露嘲讽之意,轻蔑地看着林焰说道:“不过之前我看你憨傻憨傻的,现在果然如此,你也不想想,一万年前设置这处封印的人,自然是灌注了能量和绝技在战剑里面的,所以才让战剑有了封印的功能,整个封困之地才会起作用,而巨龙脱困后,封印已经失效了,你还幻想利用这把剑就可以重现当年的情景,实在是太傻太天真了。”

    说罢,黑蜈蚣还不忘故意唉声叹气几下,肆意嘲笑着林焰。

    林焰何尝沒考虑到这一点,但是但凡有一线希望能够活着出去,他都一定会去尝试。

    “臭小子,你现在一定心中很悲观很绝望吧?哼,原本我还想着既然你带我來到了这儿,那我也打算放你出去的,可你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不识好歹,居然想先暗算我,嘿嘿,说不得我也得从你身上讨点利息回來,以出我的这口恶气了。”

    黑蜈蚣皮笑肉不笑地说着,眼睛中的凶光尽显。

    “哼!”

    林焰重重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自始至终,你都沒有想过要放过我!既然一定要杀死我,又何必这么假惺惺呢?”

    眼见把戏被林焰毫不留情地拆穿,黑蜈蚣终于也不再演戏,它看着林焰,杀气腾腾地说道:“我是要杀你又怎样?谢谢你将我带來了这儿,哈哈!”

    说罢,黑蜈蚣就准备动手。

    林焰仰天大笑起來。

    这一幕反而让黑蜈蚣打消了立即杀死林焰的想法,它十分困惑地望着林焰,说道:“你为什么要大笑?都要死了的人,还这么高兴不成?”

    林焰突然止住笑声,瞳孔一缩,两道有如尖刀的视线直视黑蜈蚣,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屑:“黑蜈蚣,你根本就是一个蠢货!”

    “臭小子,你敢骂老子?信不信老子拼着损耗修为,也要朝你施展搜魂术,让你受尽人世间最大的痛苦?”黑蜈蚣勃然大怒,怒气冲天,尾巴在地上砸得啪啪响。

    林焰不以为意,继续直视着黑蜈蚣,冷笑一声,冷冷说道:“难道不是么?你要找的东西在光影空间中,可你现在又找到了么?难道你以为东西丢失了真的只可能是巨龙带走了?”

    黑蜈蚣停止甩动尾巴,厉声喝道:“你之前进入这儿时,曾经在光影空间中发现东西了?”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林焰露出戏谑的神情看着黑蜈蚣。

    黑蜈蚣像眼镜蛇一样突然抬起了脑袋,颈脖上的骨骼都因此而发出“嘎嘎”声,“嗖”一下就蹿到了和林焰脑袋齐平的地方,口大张着,恨不得一口生吞了林焰:“你到底从光影空间中得到什么了?”

    林焰笑了笑,沒有说话,尽情嘲弄着黑蜈蚣。

    可林焰沒有等到黑蜈蚣陷入暴怒的一幕,突然之间,黑蜈蚣就阴阴笑了起來,缩回了脑袋,语气很轻松很肯定地说道:“不对,我遗留在光影空间中的东西,你不可能发现。”

    林焰嗤笑一声,继续打击着黑蜈蚣:“以前或许是这样,但现在巨龙都脱困了,光影空间也被撞开了一个大口子,你说光影空间里面的东西,为什么就不会露出來呢?”

    一句话,顿时让黑蜈蚣脸色大变。

    “臭小子,我先将里面搜查清楚,再出來和你算账!”

    黑蜈蚣气急败坏地又往光影空间中爬,同时为了惩罚林焰,将束缚之力再次提高,使得林焰摔倒在地,全身每一寸肌肤都仿佛受着坚硬绳索的捆绑,血液也仿佛不再流动,都在皮肤表面集中起來,好像要爆裂开一样。

    大概五分钟后,黑蜈蚣终于从光影空间中出來了。

    它第一句话就是:“臭小子,说!到底是不是你将光影空间中的那滴精血吸食了?”

    林焰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之前,他就猜想黑蜈蚣想找的东西就是巨龙精血,现在看來,这精血并非巨龙的,而是黑蜈蚣的。十年前黑蜈蚣自身生命精元被巨龙反吸收了许多之后,一定是巨龙将这些精元凝聚成了一滴精血,因为是黑蜈蚣的精血,而且品级不是很高,所以高高在上的巨龙即便最后凝聚成了精血,也根本就不屑去吸食,于是精血被留在了光影空间中。十年以來,黑蜈蚣肯定是想找回这滴精血,以期快速恢复实力。

    想到这里,林焰不禁有些遗憾,感叹这么宝贵的精血被自己吞下后,实力的提升也不是特别明显,原來精血不是巨龙的,效果不好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真的是巨龙精血,自己服食后实力或许会提升到御空境,也许现在就轮不到由黑蜈蚣來掌控自己的生死了。

    可世间沒有如果。

    黑蜈蚣实力强压他,他沒有逃命的机会。

    而这一边,看着林焰脸上的冷笑,黑蜈蚣肺都气炸了,恶狠狠大叫道:“你果然将老子最宝贵的精血吸食了,可恶!啊呀呀,我一定要将你的血放干,将血里面的精华都吞噬,将你身体内的精元也都吞噬!”

    话音刚落,黑蜈蚣解除了林焰的束缚,以便让林焰体内的血液能自如流动,从而不浪费血液中任何的精华,随即身体一跃,头一摆,嘴朝着林焰的脖子狠狠咬下!

    林焰下意识地想移动身体,却发现身体竟然真的可以活动了!

    林焰自然不知道黑蜈蚣解除自己束缚的原因是什么,事实上,黑蜈蚣压根就不担心林焰能够逃脱,先不说这里是封闭的,林焰不可能像自己一样从岩石层中溜走,单单是自己突然扑出的这一击,速度非常快,林焰的身体被束缚太久,即便此刻束缚消失,可要立即活动身体,也需要时间,而这个时间,足够自己将林焰的脖子咬穿。

    可黑蜈蚣哪里知道林焰接连服用了地精之气、赤血灵芝、龙蛋,体内元气的运转流畅程度,足以和御空境的武者相媲美,所以当发觉身上的束缚消失后,下一瞬间,林焰就立即让经脉内的元气运转起來,一拳挥出,同时脚下发力,往前疾奔。

    白色元气从拳头上喷吐出來,迫使黑蜈蚣不得不偏过头躲避,而林焰则抓住这短暂的时间,迅速朝光影空间跑去,只要到达了光影空间正中心的下方,就能够沿着黑蜈蚣不知道的那条地下通道跑出去。

    可是,黑蜈蚣毕竟现在也有御空境后期的实力,发现林焰想逃,立即再次蹿出,身躯像一道黑色闪电,扑了上去。

    “不好!”

    感受到身后越來越近的劲风,林焰看了看离出口的距离,明白自己在进入通道之前,肯定会被黑蜈蚣追上,不由暗叫不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