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零七章 美人有难

    只是,尽管红衣女子脾气火爆,嘴上不肯饶人,但打斗情形上,则明显落在了下风,被两个不怀好意的男子围攻,显得手忙脚乱倾城妖娆之若雪纷飞。

    “你们两个混蛋,姑奶奶非用皮鞭将你们抽成两截不可!”

    又是一声怒斥,红衣女子卷起手上长鞭,长鞭如同一条黑蛇迅速朝一名男子的脸部抽去。

    只是,连在陨石后面观战的林焰都轻易看出來了,红衣女子力有不逮,皮鞭抽出后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因为自身体力的急剧消耗而大打折扣。

    自然,一心想制服红衣女子好行不轨之事的两人也看出來了,还是那个贼眉鼠眼的小个子男子阴阴笑了一下,用吴钩轻松将乌黑的鞭子荡开,嘴上肆无忌惮地说道:“哎哟喂,还有抽死我们哥俩呢,嘿嘿,待会我和你寻欢作乐时,倒是可以考虑往你的背上抽打两鞭子,顺便还滴几滴蜡烛油,让你真真切切地爽一爽、乖乖听我们兄弟俩的驯服如何?”

    面对这么不堪入耳的无耻之语,林焰作为一个旁人,听得都气愤不已,甚至动了杀心。但是,换在平时,林焰早就现身去帮别人了,但今天面对的这名红衣女子,却让林焰暂时收起了这份心思。

    林焰就是想看看这刁蛮而又老喜欢和自己抬杠的大小姐,到底会如何來应对两个无耻之徒。

    抱着一丝看戏的心态,林焰按兵不动,但实际上眼睛还是紧紧盯着场上的形势,如果仇小曼真的有危险了,他肯定会第一时间现身相救。

    挥舞着长鞭的仇小曼再次听到对面男子比之前还难听的话,不由勃然大怒,寒霜遍布一张俏脸,大声怒骂道:“两个狗贼,臭不要脸的东西,居然敢这样和姑奶奶说话,看姑奶奶不活活劈碎了你们!”

    仇小曼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当真是愤怒到了极点,从小就在仇煞的格外溺爱下成长,平常时候身边又有着天煞门无数门人的奉承和呵护,她几时受到过这样的轻薄和侮辱?

    性格嫉恶如仇的她,再也无法咽下胸中恶气,虽然也知道如今形势对自己不利,但火气正旺,早就将什么暂避风头、先逃跑保命的想法抛到了九霄云外,手上长鞭再次发力,发出“呼呼”厉啸声,在空中生成一大片乌黑的光影,当头朝两名猥琐男子罩去!

    “若是我,早跑了,还要和对方分出个高低,到时候不将命搭进去才怪。”林焰在陨石后面努努嘴,嘀咕了一句。

    很自然地,仇小曼的再次攻击被对方又轻松化解了,而且对方还趁此机会,一柄吴钩一把剑上下动作,逼迫仇小曼连退了好几步,形势变得岌岌可危起來。

    “看样子仇大小姐是不准备跑了。”林焰又嘀咕了一句,却也沒有讽刺仇小曼愚蠢的意思,毕竟,林焰也清楚,像仇小曼这种含着金钥匙长大、可谓金枝玉叶的大小姐,娇生惯养倒是其次,关键是心比天高,遇到在她面前敢说这样混账话的家伙,灵智早就被满腔怒火取代,此刻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才好,根本就不可能想到保命要紧的道理。

    果然,仇小曼被逼得几乎陷入了绝境之后,却仍然怒火万丈高,后撤一步,手上长鞭以一个极其怪异的角度抽出,施展的正是神通“束神缚魔”。

    “束神缚魔”神通,林焰曾经在青阳镇山洞内和仇小曼对抗白五爷时,见仇小曼施展过,对此印象颇为深刻。

    只见天空上乌黑的鞭影就像池塘中游动着的水蛇,一条条在撕裂空气,发出“嘶嘶”的破空声,不下一千条这样的“水蛇”一起攻击,将方圆近一百平方米尽数覆盖到了,显得气势惊人。

    看起來,比起在山洞中的那时候,现在的仇小曼实力上升了不少,即便是林焰自己估算后,也发觉要想破解这招“束神缚魔”,不动用星芒阵图根本就办不到。

    但仇小曼面对的,可是两个实力都在蜕凡境八重天的武者,单独一个,和仇小曼不分上下,甚至还要隐隐占据一些优势,更别提是眼下两人一起围困了。

    “嘿嘿,小娘们脾气倒是火爆,跟火爆的身材一样,不过碰到了哥俩,你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等待着我们给你快乐品尝才是正道,否则,再打下去,弄伤了你的漂亮脸蛋,非但我们哥俩于心不忍,也毁了你这么有性格的大美人不是?”拿吴钩的那人再次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可是,他和被他成为哥们的那使剑之人,却配合很是默契,一道钩影和一堵剑墙,分下和上两个方位将所有的空间都封死,一番动作后,竟使得仇小曼的“束神缚魔”无功而返。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可恨,该杀!”仇小曼的身形飞快往后旋转,带起一袭红色衣裳,有如开放在冰天雪地中的一株红莲,迅速躲过了对方的反扑。

    只是,林焰看得真切,发现仇小曼寒霜遍布的脸上,也罕见地多了一丝担忧,动作也有些凌乱,肯定是心神受到了影响。

    “狗贼,拿命來!”

    仇小曼贝齿紧咬薄薄的嘴唇,挥出长鞭再次攻击,一副要拼命的架势。仇小曼心中清楚,到这时候了,自己想要脱身逃跑,都变得很困难,但倔强的性格,让她宁愿选择和对方同归于尽,也不愿受到侮辱。

    “大哥,这小娘们不行了,咱们加把劲,将她生擒了,马上就能快活一番!”贼眉鼠眼的小个子阴阴说道。

    拿剑之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两眼爆发出两团色迷迷的光,在仇小曼窈窕有致的身躯上游离了几下,舔了舔干枯的嘴唇,干热的喉咙中咽下了一口吐沫,猥琐地笑道:“好,一起上,将事办了,爽上一次!他奶奶的,大爷都连着半个月沒开荤了,今天见到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又性格泼辣的美人,总算是苦日子熬到头了!”

    一柄吴钩,一把长剑,再次将仇小曼围困起來,仇小曼的皮鞭由于包围圈的缩小眼看威力大减,就那么几秒钟,左臂上的衣袖就被吴钩钩住扯了下來,尽管里面还穿着几件衣服御寒,但随着这片衣裳的脱落,却勾起了场上两个色-欲-熏心的男人的情绪。

    拿剑的男子双眼中色-光更盛,贪婪地看着仇小曼修长的手臂,“嘿嘿”淫-笑了几声,颇为得意地说道:“小娘们,别着急,再过不久,你就是一只脱光衣服的羔羊了,哈哈!”

    “嗷吼!”

    另一个拿吴钩的小个子男子,则仰头像狼一样长嚎一声,然后挥舞着吴钩又冲了上去。

    “狗贼,姑奶奶和你们拼了!”

    眼看就要被两人制住,仇小曼拼劲了力气,将长鞭舞得虎虎生风,存了以命换命的死志之心。

    可是,本就被两人围困而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再加之对手实力也不赖,一连串的凶狠攻击过后,仇小曼的疲态马上显露出來,被两人逼得有些手忙脚乱,眼看就要遭难!

    仇小曼的眼中一丝决然之色飞快闪过,心想既然再逃不出对方的魔爪,那也不能就这样被对方肆意**,所以,仇小曼已经做好了宁愿身死也不能让对方歪主意得逞的打算,想要在生命的最后关头,选择壮烈的死法來保全自己的清白之身。

    就在仇小曼悲愤欲绝、以为此生再也不能回到潇水城、回到父亲身旁时,却听到了大陨石后面传出了一个熟悉的男子的声音。

    “你们两个恬不知耻的混蛋,是要小爷亲自出手阉了你们,还是你们自己动手?”

    林焰直接将星芒阵图施展出來,从陨石后边冲了出去。

    原本以为好事即将來临、可以享受到**快乐的两人,浑然沒想到陨石后面还躲着有人,而看到林焰身前那星光熠熠的光团,感受到其中骇人的威势,两人更是亡魂欲裂!

    两人只好马上舍弃仇小曼,急忙回过头举起手上兵器拦截。

    但随着“砰砰”两道闷响,两人感觉有一股极大的力量从光团中冒出,竟然让他们连武器都差点脱手,身体更是不受控制地飞退,重重砸到了雪地上!

    “是你,林焰!”仇小曼先是欣喜万分,但马上又撅起了樱桃小嘴,兀自强硬地哼哼道:“哼,自大的家伙,谁让你帮忙了,沒你,姑奶奶也照样会将这两个狗贼杀死!”

    林焰苦笑一声,沒想到都这时候了,仇小曼还是嘴硬,非要和他抬杠不可。

    “仇大小姐,既然您亲自发话,那我恭敬不如从命,就在一旁欣赏仇大小姐大杀四方,送这两个混蛋上西天了。”

    说罢,林焰一收身形,干脆退到了仇小曼的旁边,不忘怂恿道:“仇大小姐,快让我见识见识您威风凛凛的样子吧。”

    “哼,上就上,本姑娘就让你见识见识!”仇小曼气鼓鼓地说道,心里却恨透了这个自大的家伙故意让自己难堪,却将林焰在情况万分危急下救自己一命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了。

    林焰立即作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即直直站到了一旁,就像真的要准备看戏。

    “那我,可就真的上……上去了啊,”仇小曼回过头看了一眼林焰,见林焰还是一动不动,终于急了,泄气道:“死林焰,还不上來帮忙!”

    林焰见好就收,笑道:“早等你这句话了,行,看我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