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八十六章 帮人得恩情

    夜色,漆黑如墨都市福仙。

    一个稍显单薄的身影背着一个超大号的胖子在山道上踽踽前行。

    外人如果认出了胖子是陈小开的话,只怕会对此投之以暧昧的笑容。

    潇水城的人都知道,兰花指、大光头的陈小开,是出了名的只喜欢男人的另类。

    可林焰沒有顾及甚至压根就沒想这么多。

    本來,他完全可以自己离开山道上那片满目狼藉的战场、任由陈小开在昏迷后自己醒來就是,可是,出于对陈小开为了照顾其院落中的一大帮仆人从而选择退出竞争继承人而表现出來的善良品质,他愿意帮陈小开这么一次。

    况且,山道虽然平时人迹罕至,但今天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先是豢兽世家的陈大鲁连**都被分割成了碎肉,紧接着又是以前位列五大门派的白家,其家主白莫被人削烂了脑袋,这两个大人物的死亡,足够在潇水城闹出一番天大的动静,要在还沒天亮之前继续吸引一批武者前來探疑,不是不可能反而是一件非常有可能的事情盛世为后。

    真到了那时候,即便有异火灵猫在旁看护,也难免不会有人趁机杀死陈小开。

    所以,林焰拼着自己受伤、身体剧痛的代价,还是把重达三百斤的陈小开背在了背上。

    “吱吱。”

    异火灵猫此刻就站在林焰的肩膀上,像是在观望,又像是在向林焰表达一种善意,传递出一种致谢。

    林焰笑笑,知道通灵的异火灵猫一反常态,抛弃了之前对自己恨意交加的想法,转而感谢自己,肯定是因为自己帮了陈小开一把。

    所以,林焰边喘气边笑道:“异火灵猫,我怎么着也算是帮了你家主人一把,以后再见到了我,可不要对我再张牙舞爪了。”

    “吱吱,吱吱。”

    异火灵猫轻柔地在林焰肩膀上抓了两下,算是答应了。

    “呵呵,真的很通灵,只不过这叫声,呵呵。”林焰听着异火灵猫像小老鼠一般的“吱吱”叫声,就觉得分外搞笑。

    倒是让站在他肩上的异火灵猫一阵郁闷,向昏迷了的陈小开投过去了一道不满的目光。

    敢情,异火灵猫一生下來,是被陈小开故意训练成了一口“吱吱”腔,连带着名字也被陈小开取作了“兰兰”,不知陈小开是否对兰花指情有独钟。

    正想着这儿时,背上突然传出了一阵活动。

    林焰停下脚步,将背后的那坨肉放了下來。

    陈小开依然脸色苍白,显得很沒有精神,但已经睁开了眼睛,神识还算清醒。

    只稍稍辨认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陈小开就摇摇欲坠般作势要站起來朝林焰拱手致谢,林焰急忙让陈小开坐着就好,不必如此折腾自己。

    陈小开这才放弃了努力,但仍然拱手,一脸的真诚,说道:“今晚真是谢谢林焰你了。”

    林焰呵呵一笑,不以为意地说道:“不就是背你到了这儿么,有什么好谢的。”

    “哦不,”陈小开软糯般的声音沒有任何敷衍的意思,摆着手隐隐还是有兰花指的味道展露出來,他再次真诚地说道:“我中了白莫大魔头的飞镖已经昏死过去了,若不是你带着我离开,我定然要在随后遭受白莫的毒手,谢谢你冒着生命危险让我摆脱了魔爪。哦对了,林焰,你是怎么摆脱白莫的?”

    林焰这回听明白了,原來陈小开之所以一再致谢,是以为自己从白莫的魔爪下救了他出來。

    不过,陈小开显然还是心存疑惑的,对自己能够安然脱身好奇不已。

    林焰于是解释道:“你隐身于山道中时,大概也看到你的伯父,那个陈大鲁,已经死掉了。”

    陈小开点点头。

    “陈大鲁是被白莫杀死的,当然,原因是因为陈大鲁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龙岛的秘密,而白莫杀死了陈大鲁,自然还是想独霸这个秘密,不管你现不现身,其实都改变不了人家白莫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林焰说道。

    听到这儿,陈小开疑惑地点头说道:“是啊,可林焰你为什么此刻好端端的,还能够将我背出來?”

    “因为随后仇厉出现了。”林焰笑道。

    “什么?仇厉也出现了?”陈小开显然吃了一惊。

    “可不是?”林焰苦笑一声,流露出一股无奈的神情,但无奈神情中还夹杂中一丝侥幸之情。

    当然,这表情是林焰装出來的。

    可陈小开一看到林焰这副表情,立即将自己的想象力尽情发挥了出來,推测道:“仇厉刚好出现,所以白莫只能够舍弃杀死我,转而应付仇厉?”

    林焰点点头。

    陈小开发出“哦”的明白声,继续说道:“仇厉所在的天煞门素來和白家不对路,之前又传出仇三娘、白小鱼和白五爷死亡与彼此有关的事情,所以两家其实纠缠不断,既然今晚仇厉碰上了白莫,肯定是要大打出手。不过幸亏这样,你才能找到机会溜走。”

    事情就像林焰估计的那样,陈小开果然自己发挥出想象力,解释了此事。

    林焰很满意自己之前的“表演”,说道:“也算是今晚我的幸运吧,不管后來的仇厉有沒有对付我的心思,都因为和白莫斗法而无暇顾及我,所以我就堂而皇之地离开了,至于背你,也是顺路的事情,你不要因此而将我当做救命恩人,估计你一直躺在那儿,有异火灵猫陪着,也不会出事。”

    当着异火灵猫的面,林焰将白莫已死、仇厉已走的事实改变了一下,是因为林焰知道自从陈小开昏迷之后,异火灵猫就一直在守护着陈小开,根本就沒有往他们三人打斗的现场看过一眼,所以,林焰不怕通灵的异火灵猫拆穿自己。

    而且,明天,仇厉就会放出消息,说是仇厉自己杀死了白莫,到那时候,一切事情就更好解释了,陈大鲁的死会推给白莫,而白莫又成了死鬼,陈家怎么也不可能把账算到他林焰的头上,甚至于,连带着已经在乱坟岗被野狗啃吃了骨头的陈坚,其死也大可以推给死鬼白莫。

    “走吧,我们继续赶路。”反倒是陈小开率先开口说要离开,“要是仇厉和白莫打斗结束,随便一人追了上來,我们就完了。”

    说罢,陈小开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两粒朱红色的药丸吞服了,下一刻竟然神奇地沒怎么费力就站了起來。

    “能走了?”林焰问道。

    “嗯,勉强能,”陈小开点头道,“我服食了这种能够短时间内补充体力的药丸,可以确保我能走,只是,你还得搀扶我一把,速度上才能够快过你之前背着我走的时候。”

    陈小开说“搀扶”二字时,明显是事先在脑海中酝酿了一下才想出了这个词,可能是害怕林焰误会又或者生出什么其他想法吧,毕竟,他的独特嗜好在一旦遭遇了同性的情况下,就会变得分外的受关注。

    林焰拉住了陈小开一只肩膀,分担了近四分之一的体重在自己这边,边搀扶着陈小开走,边笑骂道:“你喜欢男人是你的事,反正牵扯不上我,我才懒得理会这个。不过陈小开,你就真的那么喜欢男人?”

    大概是见到林焰变得比以前好说话了,陈小开也不再对林焰那么心存畏惧,当下还口道:“谁说这个世界上,男人就只能够喜欢女人的,我喜欢男人一样可以得到幸福。”

    林焰坏笑道:“可是被你喜欢的男人,总得不到幸福,估计是生不如死的感觉吧,远远沒有男欢女爱那样幸福的。”

    陈小开愕然,继而恨恨说道:“管他呢,反正有了这项嗜好,为了自己爽,也只好牺牲他们了。”

    一句话说得那么大义凛然,让林焰顿时对其刮目相看。

    “陈小开,既然你伯父陈大鲁死翘翘了,听说那个陈坚又在前几日神秘失踪了,能够对你继承人资格造成影响的,估计陈家就再沒其他人了吧,你不想当当这个继承人、过过一家之主的瘾?”林焰问道。

    “到时候再看吧,”陈小开沒有任何矫情地说道,“当不当家主其实我不怎么在意,之前是大伯一家逼的,现在有了自己的选择后,其实我更喜欢帮着家族去寻找和驯服灵宠。”

    两人有一搭沒一搭地闲聊着,长长的山道不知不觉就走完了。

    到了潇水城中的宽阔街道上。街道上这个时候已经很少有人了,但陈小开还是发现了來自陈家的人,想來这些人也是在四处寻找久不见归的陈小开和陈大鲁。

    “林焰,今晚真的谢谢你了,这份恩情我记在心上,他日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陈小开帮忙的,尽管提出來,我一定尽全力帮!”

    告辞前,陈小开郑重说道。

    “一定一定。”林焰沒有推脱。

    或许即将离开潇水城,潇水城内很多的关系和事情都可以因此而弃掉,估计以后不会遇上需要陈小开帮忙的事情,但林焰同时也知道,世事多奇妙,指不定什么时候,今天放在陈小开这儿的一个恩情,今后就能够帮助自己解决一个大麻烦。

    “告辞。”

    林焰笑着说道,随即一个人离开。

    林焰沒有选择继续上那条土路回乡下院落,因为害怕有人还会出现在土路上。

    林焰直接在潇水城这边选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下來,第二天才绕了一段远路从其他地方赶回了院落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