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八十三章 暗剑伤人

    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个儒雅中年男子,林焰头痛得紧最新章节网游之天下无双。

    來了一个和陈大鲁“抢食”的人,林焰觉得自己的命运并沒有改变,依旧是别人眼中“煮熟了的鸭子”,而且,陷入的死局反而更深了。

    因为,面前这个摇着折扇、似乎在附庸风雅的中年男子,实力更加可怕,林焰能够凭借直觉感受得到,肯定又是一个自己应付不了的角色。

    林焰的心思飞快动作着,知道此刻自己不能逃走,若不然,面前的两人肯定会直接杀死自己,倒不如直接站在这儿,先设法让两人争斗一番再说。

    隐隐地,林焰还是觉得这个白面长须的男子有些眼熟,直到陈大鲁叫出了此人的名字,林焰才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

    “白莫,难道你白家还想和我作对么?”

    陈大鲁的脸上沒有了最初的志得意满,显得有些谨慎,显然,这个叫白莫的中年男子带给了他极大的威胁,让他感受到了危险校园全能高手。

    可陈大鲁明显不会白白放弃到手的肥肉,摆明了今晚要带走林焰。

    林焰的视线落在了白莫身上,终于明白这人原來就是白莫。

    白莫,白家现任家主,也是白小鱼的父亲,擅长使用暗器,实力传言已经逼近长生境,是潇水城中有数的高手之一。

    林焰沒有任何动作,就面对着两大高手,准备看他们两人如何做。

    听到陈大鲁的话后,白莫猛地一收折扇,两道刀子似的的眼神扫向了陈大鲁,随即冷冷说道:“怎么?你陈大鲁是不是认为我白家已经不复当年之辉煌,破败到让你这样的货色也能够蹦跶出來嘲讽一声的地步了?”

    面对白莫咄咄逼人的话语,陈大鲁果然沒有动气,依旧负手而立:“你心中清楚便是,你白家与我陈家相比,现在相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何必要我说出个究竟?”

    换成以前,陈大鲁这个还沒处在陈家权力核心层的边缘人士,是断然不敢当着堂堂白家家主的面这样说话的,但所谓“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自从陈家家主以及家主的大儿子死了之后,陈大鲁本人隐隐成为了代表陈家在外界说话的代言人,权力大得很,眼界自然也高了许多,由此看不起很多以前不敢看不起的人,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仅仅依靠自己的权力提升了,陈大鲁还是不敢和白莫这样级别的大鳄叫板,可最近白家诸事不顺,先是白莫唯一的宝贝儿子白小鱼神秘被杀,现在连尸体都还沒找到,然后又是白莫的五弟,鼎鼎大名的白五爷在青阳镇的山上被杀,这还不算,由于这两人的死亡都和天煞门扯上了联系,导致白家也干脆和天煞门对上眼了。

    于是,最近白家和天煞门间隙不断,冲突和摩擦更是每天都有,在天煞门强大实力的打压下,白家的实力大大被削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陈大鲁才敢和实力大不如以前的白家叫板。

    可陈大鲁沒有想到的是,白莫很狂妄,也很贪婪,压根就沒打算退出今晚的行动。

    只听白莫再次打开折扇,不紧不慢地摇着,口中却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即便是现在,你陈家在我的眼中,依旧狗屁都不是,就只会养养灵宠罢了,哪有什么真本事?更何况现在你只是一个人站在这儿,陈大鲁,你该不会自大到认为你一个人还能够打败我、将林焰这个香饽饽带走吧?”

    白莫说完后,有意无意转头瞟了一眼林焰,摆明了出现在这儿,就是想生擒林焰,从林焰身上获得一系列的秘密,而不是甘愿和陈大鲁分一杯羹。

    陈大鲁眼珠一个劲地转动,心思飞快动作着,在心里衡量着得失。

    白莫不紧不慢地摇晃着折扇,似乎并不着急,万分确信陈大鲁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一样。

    虽然白莫看似沒有将心神系在自己的身上,可林焰却十分清楚,只要自己有任何的异动,白莫肯定会在一瞬间就能够发现。

    于是,林焰只是将战剑拿在手上,身体依旧沒动,似乎也在等待着陈大鲁做出决定,尽管情况看起來很明显,不管是陈大鲁准备和白莫争斗一番还是选择退走,充其量,也只是换一个人來杀死自己而已。

    林焰可沒真傻到认为自己将龙岛上的秘密以及所怀武技都告诉给陈大鲁,陈大鲁还会放过自己。

    这边,陈大鲁默默计算着得失,最终,他还是像忍痛下决定一般,抬起了头对白莫冷冷说道:“白莫,算你狠!”

    言下之意,自然是在白莫强大实力的威慑下,陈大鲁选择了退让,打算退出今晚的争夺了。

    “呵呵,彼此彼此。”白莫一收折扇,拱手一礼,朝陈大鲁笑道。

    陈大鲁面有不甘之色,嘴上忿忿说道:“不过白莫你也不要太得意了,他日我一定会将这场子找回來。”

    说罢,陈大鲁就准备转身离开。

    “不送。”

    白莫得意洋洋地说着,身体也准备转动,面向林焰。

    显然,白莫也好,退走的陈大鲁也罢,都不准备再大动干戈了。

    两人同时转身,谁都沒有想到场上还会有人动手。

    就在陈大鲁怀着憋屈的心情忿忿转身之时,林焰突然朝前跨出几步,扬起战剑朝前狠狠掷去!

    战剑挟着呼呼风声飞过微微有些错愕的白莫身边,继续朝着陈大鲁的后背飞行。

    白莫眼睛中陡然闪现出一抹狠戾之色,竟然急忙回头,手上推出一股元气,附加到战剑上,使得战剑行进的速度再次加快!

    仅仅只是电光火石间的事情而已。

    战剑就像一道将空气灼烧得熊熊燃烧的流星,以肉眼根本不可见的速度射出,准确地插进了陈大鲁的后背中。

    陈大鲁即便有防备,应变也來不及这么快,因为战剑在飞行时还被白莫加了力道。

    “噗嗤”一声闷响,长一米五的战剑至少有三分之二的部分沒入了陈大鲁的身体中,立即激起了一股老高的血箭!

    “你……”

    陈大鲁嘴中喷着血沫,勉强转过身子说了一个“你”字后,带着身前穿透的半截明晃晃剑尖,“噗通”一下栽倒在地,随即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此一命呜呼。

    自始至终,陈大鲁口中说的“你”,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是对突然袭击他的林焰说的,还是对中途痛下杀手的白莫说的,这个问題,对于林焰來说,都变得不再重要。

    “想不到你清秀的面孔下,还隐藏着一颗狼犊子的心。”

    白莫这样评价着林焰,对陈大鲁的死,沒有任何吃惊。

    “你这是要干什么?”

    直到看到林焰突然朝自己走來,白莫才收起懒洋洋的样子,直视着林焰。

    “怎么?你害怕我会袭杀了你?”

    林焰话中戏谑的意味十分明显。

    看到白莫明显绷紧了的身体,林焰轻蔑地一笑,说道:“我只是去拿回我的战剑。”

    说罢,林焰走到陈大鲁尸体旁边,用力拔出了战剑,重新拿在了手上。

    白莫此刻也恢复了一方枭雄的本色,对林焰说道:“即便你拿了武器又能怎样,在御空境的武者面前,蜕凡境永远只是一个笑话。你,逃不过我的手心的。”

    白莫将空出的左手捏成了拳状,指节发出了“嘎嘣”的脆响,动作与语言配合得很有默契。

    只是,林焰不会被这种场景威慑到,依旧将战剑紧紧握着,摆出了一副进攻的姿势。

    白莫好笑般看着林焰,轻松之极地说道:“林焰,你该不会还想死战吧?我白莫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说话向來算数,今晚只要你将进出龙岛的方法以及你在龙岛上学到的神秘步法和阵图教给我,我保证放你离开,以后还能保证你在潇水城的生命安全。”

    “保证?”林焰冷笑一声,嗤笑道:“白莫,你都自身难保了,还妄想在我面前夸下海口说要保证我的安全,你以为我会相信么?”

    白莫嘴角的笑意耷拉下來,迅速消失不见,面容渐渐扭曲到了一起。

    白莫突然厉声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你只有死!”

    林焰仿佛沒有听到这句话,反而问道:“白莫,你难道就不怕死?”

    白莫仿佛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最颠覆常识的笑话一样,仰天几声长笑之后,突然看向林焰喝道:“死?现在谁又能够杀死我?”

    “你?在我眼中就跟一只蝼蚁差不多!”

    回答白莫的,是林焰冷冷的一句话:“也许你在这儿收拾我的时候,仇厉正在你白家的大本营扫荡你的家产呢!”

    白莫自信地一笑,道:“这就恐怕会让你失望了,仇厉正在青武门和一些人商量十大年轻高手怎么进入天帝城历练的问題呢,沒有时间去对付我白家。”

    林焰一听这个,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原本以为白莫既然能够來到这儿,那么视白莫为杀死自己亲妹妹仇三娘帮凶的仇厉,自然也会关注白莫的动静,理应很快就会赶到这儿才是,所以他才寻思着要拖延一段时间。

    可眼下,似乎仇厉是來不了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