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夜深,剑起

    独孤剑魔是孤独的,这是潇水城只要知道这个名字的人都会涌出的直观感受全文阅读卷土重来新人生。

    因为独孤剑魔沒有朋友,沒有兄弟姐妹,沒有母亲,而父亲,则更像一个陌生人,总之,从來就沒有人能够走进他的心中,所以,大家认为他是孤独的。

    而全城比试自从有独孤剑魔加入之后,人们就更认为独孤剑魔孤独了。

    原因很简单。

    每一届全城比试的第二名或许还有一些悬念,但第一名,早已经成为了独孤剑魔的囊中之物。

    沒有真正对手的独孤剑魔,岂不是孤独的?

    可是,当林焰以神鬼莫测之能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干净利落地挑翻了不可一世的青武门少主青风,人们似乎终于为独孤剑魔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对手!

    人们于是很期待接下來林焰与独孤剑魔的终极比试。

    然而,沒有人知道,就在林焰击败青风的这天晚上,城北一栋似乎沒人居住的巨大石质楼房,却走來了一个器宇轩昂、步履坚定的年轻人。

    來的人是林焰。

    他要找的人,就居住在这座寂静的房屋中。

    夜色如水,这晚的星光并不明亮,月亮也躲进了厚重的云层中,天空中,漆黑的夜幕笼罩下來,使得这个时候的石质楼房更显寂寥妃你不可:爱妃,哪里跑!。

    这栋占地十亩、高近二十米的石质楼房总共只有一个房间,除了这个房间外,就只剩下空旷的大厅。

    这个房间,是独孤剑魔用來睡觉的。

    至于独孤剑魔是怎样吃饭、甚至怎样上厕所的,沒有人知道。

    而空旷的大厅,自然是独孤剑魔用來练剑的场所。

    晚风灌进了空荡荡的大厅中,发出呜咽的声音,有如鬼号一般,这儿沒有灯光,仿佛是一处被上天遗弃了的地方,要让这儿饱受孤寂之苦,所以便选择将这儿变成了永受黑暗折磨的沉沦之地。

    沒有人愿意也沒有人敢大白天进入这儿观望,更别提是在夜晚了。

    潇水城的人都知道,独孤剑魔除了有一个实力仅次于天玄前辈的老爹,独孤剑魔本人的实力也非常可怕,更可怕的是,孤独剑魔素來不喜欢外人闯入他居住的地方。

    尽管,这个地方怎么看起來都不像适合人的居住。

    可独孤剑魔却仿佛深深爱着这儿。

    夜已深,林焰走进了这栋空旷的楼房,发现黑暗的大厅中有一丝丝寒光在闪烁。

    那是孤独剑魔随身背着的铁剑,此刻就插在距离独孤剑魔触手可及的位置。

    而独孤剑魔,则坐在冰凉的石板上,就那样双手抱着膝盖坐着,不发一言,不动一下,仿佛一尊石雕,正在接受无穷孤寂的侵伐。

    恐怕沒有人会知道,也沒有人敢想象出,坚硬如石头的独孤剑魔,居然也会深夜睡不着而可怜孤苦地静坐着。

    可林焰看到了。

    林焰从独孤剑魔的身上看到了独孤剑魔内心的孤苦。

    外界的传言也许都是真的,林焰这样想到。

    传言独孤剑魔从來沒有见过自己的母亲,尽管他毫无疑问是由他母亲生下來的,但哪怕一次面都沒见过,而他的父亲,那个用剑高手,似乎将独孤剑魔沒当成儿子,在独孤剑魔七岁的时候就将他丢到了这里。

    沒有衣服穿,沒有饭菜吃,沒有人可以说话,父爱沒有,温暖沒有,伙伴沒有,唯一与他伴随的,就是他背上的那把铁剑。

    虽然有人说这是独孤世家的炼心炼人之法,但总觉得太残忍了一些,人们怎么都无法想象,七岁的独孤剑魔是如何活下來的,又是如何克服了无边无际的孤寂、度过了无数次漫长不见光明的黑夜,才成长起來进而拥有了同龄人中最出类拔萃的实力的。

    可是,当林焰在今晚明白了独孤剑魔的孤独,仿佛看到了独孤剑魔内心的渴望。

    七岁,或许只能够用剑杀死一些猛兽,然后因为不会生火只能够生吃兽肉;

    或许只能够在寒风肆无忌惮地刮进这栋石质楼房时,独自紧卷着身上单薄的衣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彻夜无法入眠;

    或许会在无数个冰冷的梦中,眼泪汪汪地幻想到从沒见面的母亲,想象着美丽的母亲和慈爱的父亲与自己围坐在一起开开心心吃饭聊天的美好场景;

    或许会在离开这栋楼房不经意闯入街道某条巷弄,然后看到一群孩童无忧无虑地嬉戏而在心底默默落泪……

    那时候七岁的独孤剑魔,也应该如同现在一样,十分渴望温暖的亲情吧。

    可林焰走了几步,却发现黑暗中那把发出寒光的铁剑,已经被独孤剑魔拿起來了。

    “不,剑就是我的伙伴,就是我的爱人,我今生今世都只需要剑相伴!”

    独孤剑魔像是在强行说服自己,拔剑后直接挥出一剑,仿佛要将今晚滋生出來的孤苦情绪一剑斩个干干净净。

    林焰走到了大厅里面。

    “抱歉,我是不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林焰直视着独孤剑魔,说道。

    “唯有斩断一切,才能在剑道上走得更远。”独孤剑魔抚摸着冰凉的铁剑,像是在抚摸自己的爱人,动作轻缓,但又不迟疑,像极了他此刻说出的话。

    林焰沒再说什么,与孤寂为伍,是独孤剑魔选择的武途,他沒有资格去评判什么。

    两人一下陷入了沉默中。

    谁都明白接下來会发生什么。

    蓦地,灌进大厅的夜风仿佛被什么东西阻挡住了,困在原地发出了更强烈的呜咽声,而黑暗中,一束惊天长虹骤然闪现,直接照亮了整座大厅,仿佛比太阳还要明亮!

    独孤剑魔的长剑,终于脱手而出,飞到了半空中!

    璀璨的剑光堪比星辰,随着铁剑在空中的旋转,亮光一阵一阵的,让这座寂寥的石质楼房像是陷入了雷声轰鸣、闪电肆虐的雨夜中!

    尽管沒有下雨,但今晚,注定会在这儿闹出电闪雷鸣的巨大动静。

    铁剑呼呼旋转着,仿佛拥有了自主灵识一般,蓦地冲天而起,随即惊虹一剑直接劈向了不远处的林焰,剑虹如匹练,似瀑布,声势浩大至极,威力迅猛至极!

    “御剑神通?”林焰低呼出声。

    沒有人回答他,孤独剑魔仿佛已经和铁剑融为一体,只是操控着铁剑,以雷霆万钧之势朝林焰劈來。

    林焰拔出了战剑,对着急速而來的惊虹一连劈出了九九八十一剑。

    九重剑,由战剑施展出來,立即出现了无数银白的亮光,将这栋空旷的石质楼房照耀得仿佛白昼。

    “当当当当……”

    战剑和铁剑激烈相撞,金属撞击声震天般响起,带起了一连串的火星。

    九重剑,一重快过一重,每一重中又会劈出九剑,速度快到了极致,与铁剑碰撞激发出來的剑芒好像一片星光闪烁的光幕,在与铁剑发出的惊天长虹较量着。

    九九八十一剑,林焰用快到了极点的速度在劈出,战剑在他的手上,透发出一种极其锋利的无上气势!

    当第八十一剑斜斩而出,独孤剑魔的铁剑终于发出一道嗡鸣声,呼啸着旋转而回,重新回到了独孤剑魔的手中。

    可当独孤剑魔握住铁剑的刹那,整个人马上气势大变,最初那股因思念而产生的孤独感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刻的孤独剑魔,身形变得高大无比,整个人有如一把出鞘的利剑,气势让人侧目!

    “唰!”

    寒光乍现,独孤剑魔往前迅猛跨出一步,气势尽出,铁剑发出一道曲折的轨迹,带起了璀璨的剑芒,当空朝林焰劈來!

    这一道亮眼至极的刀芒,仿佛用尽了独孤剑魔的所有力量,甫一发出后,刀芒周围立即有无数的锋利剑气朝四周弥漫开來,顿时就将石质墙壁刮出了许多道刻痕,墙壁上的石子颗粒立即化为了齑粉,石粉迅速在寒风中飞散,给整座大厅蒙上了一层灰色。

    林焰狂发乱舞,眼神似电,现出了从所未有的慎重之色,但眼神中依旧有寒芒在闪烁,只因为今晚上门來找独孤剑魔,就是为了挑战独孤剑魔!

    林焰双手高举着战剑,往前急速踏出几步,身体骤然腾空,在空中迎着那道惊天剑芒狠狠挥出了战剑!

    “铿锵!”

    金石般的撞击声激烈响起,好像战剑与铁剑相撞,但实际上,这只是两道剑芒的激烈交锋!

    黑暗中顿时爆发出炽烈的光芒,且如同潮水般层层向外扩散过去,在这个夜深人静的黑夜,将平常阴森森的石质楼房照得通亮!

    而碰撞产生的强烈能量,则肆无忌惮地席卷着大厅,仿佛大爆炸发生了一样,大厅都因为这些能量而战栗,似乎在剧烈摇晃!

    林焰一落地,继续朝前冲出,战剑改劈为撩,自下而上斜着撩向了独孤剑魔的腰腹!

    孤独剑魔“嘿然”一声,身形也是往前踏出一步,斜着身体大力劈出了铁剑!

    又是“铿锵”一声巨响,两把剑飞快撞在了一起,铁剑搭在了战剑上,往战剑上传出了一股迅猛至极的剑气,飞速涌向了林焰持剑的双臂!

    “螺旋剑气?”

    林焰心中一惊,感觉这股剑气沿着他的双臂席卷而上,仿佛要将双臂生生粉碎!

    林焰急忙将元气灌注在双臂上,顷刻间逼退了这股螺旋剑气,同时猛地撤剑,让战剑与铁剑分开后,却立即手腕一旋,战剑直刺孤独剑魔的胸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