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击败幽冷

    观战的人听到幽冷愤怒中带着惊惧的声音,以及看到幽冷手腕上两个骨环已经出现了裂缝,不由得对林焰施展出來的神奇短音再次涌出了强烈的好奇心偷心契约:首席的七日情人。

    稍稍知晓情况的人,在用羡慕的眼神看林焰时,纷纷在心中揣测,到底是哪个高人在龙岛上指点了林焰?这个高人是不是随林焰一起出了龙岛?林焰每次比试之后都匆匆消失、沒有人知道他住在哪儿、是不是就和这个高人有关?

    一时之间,很多人对林焰的关注程度甚至都超过了这场比试本身。

    可谁又能想到,“牛魔四音”仅仅是林焰学会的其中一项绝技而已!

    两道短音连发,摧毁了幽冷的太阴魑魅环,林焰表情平静,依旧让心绪保持平稳状态。

    而以心思细密著称的幽冷则多少出现了情绪上的波动,换成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会如此,自己依赖的武器一上來就被对手破坏,谁都会心里不舒服。

    “林焰,我定要击败你。”

    幽冷有些恼怒地将手腕上的太阴魑魅环摘下扔掉,紧握住了幽冥血刀,摆出了正面的进攻姿势,朝林焰冷冷说道。

    阴煞气息在幽冷身体周围盘旋,似乎形成了一把已经出鞘的鬼刀,想迫不及待地砍掉对手的脑袋。

    “你,來!”

    林焰朝幽冷挥挥手,很是霸气和自信地说了两个字。

    “好,继续开打吧!”一听台上两人有了一较高下的火气,围观众人岂不兴奋?因此纷纷在旁边鼓噪,急切想看到两人狠狠厮杀到一块。

    “狠狠打!”一些饱受幽冷的阴煞气息所扰的观众则对着林焰大声鼓励道,巴不得林焰将对面那个玩弄鬼物的家伙打到擂台下。

    “幽冷,似乎你不怎么招人待见啊。”林焰牢牢把握了场下动静,出言嘲讽幽冷。

    “哼。”幽冷不屑地回应了一声,脚步快速移动,迅速上前一刀狠狠劈出,尖锐的破风声伴随着一道弯曲的红色刀刃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迅猛袭向了林焰。

    “呜呜呜。”

    幽冥血刀发出凄厉的鬼号声,仿佛有无数鬼物融进了刀风中,一同扑向了林焰。

    台底下顿时就有人破口大骂。

    而一些胆子比较小的观众,则感到后背脊梁骨冷汗直冒,只得再次退避,但望向幽冷时,也沒有了什么好脸色。

    “林焰,狠狠打败幽冷!”不知是哪一个看不惯幽冷的人高呼了一声,很快,如同潮水般的声音就响起了,怒斥声像洪水猛兽扑向了台上的幽冷。

    “待我赢了,你们就沒有这么多废话了。”幽冷冷冷说了一句,身形并不为情势所困,继续使用幽冥血刀劈出刀刃攻击林焰。

    “九重剑。”

    林焰的声音清晰而洪亮,挥舞着长剑径直迎了上去。

    九重剑,是林焰从《玄天剑诀》上名为“千层雪”的剑招中经过自己揣摩后新近创造的,利用了剑的快,将多层元气攻击融合进了里面,威力很大,是林焰第一次在对战中使用。

    飞快,林焰的身前出现了排山倒海般的剑气!

    九重剑,一剑快过一剑,满场几乎都是纵横的凌厉剑气,仿佛能粉碎一片空间。

    “幽冥血刀,千刀斩!”

    对面幽冷不甘示弱,一把幽冥血刀被舞得看不见运行轨迹,数不清的锋利刀风融合了凄厉的鬼号,却将一片空间染成了血红色,仿佛修罗地狱一般!

    “杀!”林焰身上衣衫随风狂舞。

    “杀全文阅读逆踏漩神!”幽冷头上长发如同修罗地狱中鬼怪的触手,疯狂乱舞。

    一股让人窒息的气势瞬间席卷了整个擂台!

    两人都在前进,要针尖对麦芒地硬撼一次!

    擂台中心的上空,凌厉剑气与霸道刀气交织纠缠在一起,互相粉碎又极力想往前突破,动静最大,也最受人关注。

    谁都知道,如果有一方不支,剑气或者刀气肯定会汹涌地扑上來,所以,这时候的观众早已经忘记了呐喊和呼吸,聚精会神地都在盯着看。

    很快,林焰停止了冲击,九重剑全部发完,而对手幽冷则还在疯狂前进,可林焰只是很自信地说了一个字:破!

    刹那间,九重剑最后的威力展现出來,无穷的剑气前行的速度骤然加快了十倍!

    幽冷只得将身形强行停住,前面刀剑交织已经形成了漩涡,再不能轻易硬闯。

    “轰”地一声巨响在碰撞中心响起,刀剑之气尽数消散,两人的正面碰撞呈平等之势!

    可两人第一时间又都冲了上去,近战在了一块。

    林焰双手紧握的长剑迅速贴在了幽冥血刀的上面,阻止着幽冷继续前进。

    幽冷眼神中闪现一抹狠戾之色,手腕骤然朝里一撤,拉开和长剑的距离之后,却又自下而上撩了出去,想趁机将林焰的长剑砍断。

    可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林焰竟然舍弃了对幽冥血刀的封困,长剑居然不再对其阻拦,任由它撩上自己的胸膛!

    沒有人相信林焰是在犯傻,可同样沒有人清楚林焰为什么敢这么大胆地露出空门、任由幽冷攻击!

    幽冷眼中的狠戾之色再次加深,握紧的幽冥血刀撩起了一片血色光幕,最终狠狠劈中了林焰的前胸!

    “啊!”已经有人吓得不敢再看,害怕血肉横飞的场景出现。

    擂台边上的高手即便知晓情况危急,可也來不及救援。

    眼看林焰就将被幽冥血刀划成两半!

    可擂台上,只是传出了幽冷惊恐的一声大叫:“什么!”

    紧接着,就看到幽冷慌忙往后暴退!

    而林焰空出來的长剑则像一条毒蛇冲了上去,若不是幽冷见机得快,这一剑势必会刺进幽冷的身体!

    “你穿着什么护甲?”

    侥幸沒有受伤的幽冷脸色阴晴不定,质问着林焰。被林焰一剑划破的右臂衣袖已经变成了千丝万缕,在随风飘荡,窘样大显。

    这时,人们才知道林焰穿着很坚硬的护甲,所以才能抵挡幽冥血刀的往上一撩!

    “很好的护甲。”林焰轻描淡写地回答了一句。

    “你!”幽冷被噎了一下,幽冥血刀指着林焰,狠狠说道:“再好的护甲也会被我的刀划烂。”

    林焰微微一笑,道:“那你可要小心一些,损坏了祖师爷的珍贵护甲,你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幽冷自然会错了意,冷笑道:“你少自大。”

    林焰笑而不语,他其实沒有说大话,幽冥软甲可是归幽冥上人所有,而幽冥上人,不正是幽冥门的祖师爷爷么?

    幽冷不再和林焰磨嘴皮子,幽冥血刀一挥,复又冲了上來,只是刀刀攻击的,却都是林焰的下盘!

    林焰先利用灵巧身形闪躲了一阵,随即却突然施展出真正的“灭世五步”第一步!

    林焰在空中急速变换方位,在幽冷劈出的刀风中惬意游走,而地面上,则不断有轰隆声传出。

    等到步法施展完毕,幽冷也被迫得灰头土脸地后退,而地面上则留下了一个差不多半间房那么大的坑!

    这才是真正“灭世五步”第一步的威力!

    被轰得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幽冷还在剧烈喘息着,仿佛才从鬼门关上走回來。

    可不待他有任何时间思考对方这种步法的可怕,林焰提着长剑又冲了上來!

    “林焰,你欺人太甚,我誓要击败你,哪怕让我自己也受伤!”幽冷的心一横,狠戾的心性终于显露!

    “血刀现!”

    幽冷眼神中突然闪现出一抹毒辣之色,竟是直接咬破了手指,逼出了精血沾在了幽冥血刀上,随着自己暴喝一句后,一把扩大了至少几十倍的幽冥血刀凭空出现!

    “什么,大师兄竟然被逼着使出了血刀现?”幽冥门的几个门人惊呼出声,为幽冷所处的形势担忧的同时,更是对血刀现这个招式心有畏惧之意。

    几乎有一间房那么大的幽冥血刀,通体血色,而且真的还有鲜血在滴下,仿佛是屠戮了万千生灵的性命才形成的绝世凶刀,充满了狠戾和阴煞的气息!

    “杀!”

    脸色已经潮红的幽冷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喝道。

    空中,无尽的血红色笼罩而下,里面充斥着数不清的尖啸、嚎叫,仿佛正有无数鬼物在急切地想冲出來,为害一方。

    而最夺目的无疑还是那把巨大的幽冥血刀!

    它极力往前劈出,这一劈,像真的劈开了空间,刀气纵横之下,速度快得已经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无尽的血色中,已经再看不到林焰的身影。

    可是,却首先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嘎嘣”声!

    支持林焰的人心中一紧,判断那是长剑被劈断的声音。

    果不其然,自血红色中突然一左一右射出了两截断剑,“哐当”一声落在了边上。

    而被血色笼罩的林焰,还不见出來!

    “幽冷,你太狠了!”沒想到幽冷会如此狠戾地轰杀林焰,观众已经在强烈表达愤怒了。

    一把惊天狂刀横空劈下,凡胎**的林焰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幽冷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无尽的血色空间,眼神中带着狠辣!

    可是,事情并沒有如他预料的那样结束。

    “幽冷,尝尝我拳头的滋味。”

    一个身影突然冲出了血色空间,简简单单的一记“伏虎拳”,带着如山岳般沉重的气势,砸向了毫无准备的幽冷。

    “啊!”

    被砸到半空中的幽冷痛苦地大叫了一声。

    “给我下去!”

    林焰腾空而起,一脚揣中幽冷的屁股,将幽冷重重地揣到了擂台下!

    “啪”的一声闷响,幽冷狠狠砸到了地上,才明白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败了!

    “好!”眼见一直就不受人待见的幽冷被林焰揣中屁股而砸了个结实,有人就大声鼓掌起來。

    顿时,叫好声纷纷向林焰而來,沒有人再去关注犄角旮旯中的幽冷。

    “林焰……”

    幽冷狠狠一抓地面,脖子上青筋毕露,又羞又气。

    林焰整理了一下衣裳,发现穿在里面的幽冥软甲并沒有露出來,于是笑了笑。刚才面对幽冷的“血刀现”,他不得已只能动用星芒阵图护在身前來抵挡,好在幽冥血刀自身携带了无穷的血红色光幕,刚好将他施展星芒阵图的一幕遮住了。

    “这幽冷还真是狠戾,居然直接动用了精血來催动血刀现。”林焰心中说道。很明显,“血刀现”并非幽冷的常规招式,勉强使出來后幽冷本人反而因此暂时失去了战力,如果“血刀现”能够杀死自己还好,万一杀不死,幽冷就相当于站着不动任人打,自己能够用简单的“伏虎拳”就轰飞幽冷,正是这个原因。

    待裁判宣布结果后,林焰昂首下了台。

    这场比试后,外人会如何看自己林焰已经管不着了,反正随着比试的往后,自己的其他绝技终有展露的时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