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五十九章 死亡之组

    围观人群被蛮横地挤开了一条大道,一个身如铁塔的黑脸大汉不顾众人惊愕的眼神,迈着大步朝前走來,停在了林焰身前网游之天下无双。

    黑脸大汉将肩上扛着的雕花黑板斧重重往地上一砸,瞪着铜铃大的牛眼死死盯着林焰。

    “铿锵!”

    雕花黑板斧与青石地板剧烈碰撞在一起,激起了阵阵火星,发出一声响亮而清脆的撞击声。

    “林焰!”

    黑脸大汉怒声大喊,声音如响雷。

    围观的人不禁捂住了耳朵,不堪这洪亮声音所扰。

    而自己将自己两条手臂弄伤了的年轻公子哥则马上眼睛一亮,喜上眉梢:“饶逵师兄!”

    至于年轻公子哥的仆人,那个贼头鼠脑的汉子,却是重新找到了可以哭诉的对象,立即飞跑到黑脸大汉的面前,指着林焰开始声声控诉起來,弄得好像是林焰将他和他的主子强-暴了一样。

    林焰当然懒得去理会这两人,却是对这个叫饶逵的黑脸大汉留了个心眼,不为别的,只因为林焰看出了这人应该达到了蜕凡境六重天,实力很不错,至少和参加全城比试的选手不分上下,或许就是二十四个选手中的一个。

    不过,林焰同时很不爽最新章节校园全能高手。

    因为饶逵拿着大板斧在质问自己。

    于是林焰露出了一口洁白牙齿,笑眯眯地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看到林焰这副表情,旁边的仆人沒來由地一阵心颤。刚才他就是被林焰在谈笑风生中一巴掌扫出了十米远,直到现在肿着的半边脸上,眼睛都睁不开,痛得厉害。

    名叫饶逵的黑脸大汉指着旁边,瓮声瓮气地说道:“他们两人可是你下手打伤的?”

    “他们一个玩自-虐,一个自己沒长眼睛掉进了臭水沟中,可是和我半点关系都沒有。”林焰气定神闲地说着。

    “放屁!”年轻公子哥不敢用正疼的手臂指林焰,却仗着來了同门师兄,心中顿时有了底气,大声骂道:“你敢欺负青武门的人,简直活腻歪了!”

    林焰马上明白了年轻公子哥故意在大街上堵自己的原因。

    一來自己一个外人,却从青武门的梅降雪手中得到了一个被举荐的珍贵名额,这让青武门中迷恋梅降雪的年轻公子哥很不服气,心生嫉妒;

    二來也因为推荐名额少去了一个,一干青武门门人虽然因天玄和青绝在上面压着而不敢出言反对,但心里肯定对自己不满,对自己恨之入骨。

    只不过可笑的是,这个怨恨自己的年轻公子哥,本以为仗着蜕凡境二重天的实力可以在比试之前先给自己來一个下马威,却不料自己今非昔比,反倒让年轻公子哥又受痛又受辱。

    不用说,吃了大亏的年轻公子哥见饶逵到來,就想借师兄之力替自己挽回面子。

    听到年轻公子哥又恢复了底气,林焰也不动手,直接眼睛狠狠一瞪,朝对方射出了两道逼人心魄的寒光。

    年轻公子哥的心一颤,本來还想再怒斥几句,却因为害怕而将话咽了回去。

    “哪來的滚哪儿去。”

    林焰轻蔑地瞟了这个公子哥一眼,随即看向黑脸大汉:“你是准备替青武门的人讨回公道么?如果是,那就快点动手,我也好将你早点打趴下,省得你们围在这浪费我的时间。”

    狂妄,露骨的狂妄!

    看到年轻公子哥和那仆人涨得跟猪肝一样的脸,林焰微微一笑,达到了蜕凡境八重天以后,自己沒去招惹人反倒被一些人來找麻烦,如果再不给点颜色让这帮人瞧瞧,还真以为自己只是仗着有梅降雪青睐而获得比试资格的一只沒用“花瓶”。

    “砰!”

    黑脸大汉饶逵再次将雕花黑板斧往地上重重一砸,硬是震碎了至少有半尺厚的青砖,随即牛眼一瞪:“林焰小儿,你莫要太猖狂,当心吃我逵爷一斧头!”

    塔一般的身躯,加上声如洪钟,这饶逵气势倒是挺足,只是浑身上下沒透出半点豪爽的英雄气概,反倒充满了爆裂和嚣张。

    “好,饶逵师兄,一板斧直接拍死他,就是他让我们青武门失去了一个比试选手的名额,这口恶气,今天就报了!”年轻公子哥在一旁帮腔。

    “那來吧,反正还有时间多,我先料理了你,再去广场也不迟。”林焰本來就因为被堵一事而心生火气,现在又见对方还想继续纠缠,无名之火不禁更盛,倒是想先发泄一顿再说。

    可饶逵却摆摆手,不屑地说道:“这么着急想吃你逵爷的板斧啊,可我现在还真不和你打!”

    林焰心意一动,明白过來,脱口而出:“你也是比试者?”

    黑脸大汉饶逵得意洋洋的大笑,道:“不仅如此,而且我和你还分在了同一个小组。”

    不等林焰说话,饶逵马上又说道:“不但你我是同一个小组,而且今天小组的第一战,也在你我之间举行。林焰,你就等着在擂台上当着万人的面被我狠狠羞辱吧!”

    饶逵很是得意,自然是因为第一战就能够将众位师兄弟集体怨恨的“眼中钉肉中刺”给拔了。

    “噢,原來你真的也是比试者,”林焰作恍然大悟状,拱手,“失敬失敬了,不过我真的记不起和我同一组的人都有谁了,你见谅一个啊。”林焰笑眯眯说道,露出一口洁白牙齿,是多么的人畜无害。

    林焰哪里知道六个小组的具体分配,上次可爱红衣小萝莉还沒有将二十四个小圆球分好,自己就遁走了,随后半个月都在牛头山上潜心修炼,就连去青武门和天煞门也沒有找人了解分组情况,所以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和自己分在同一组的其他三人都是谁。

    不过,眼下倒是提前知道了一个。

    听到林焰话语中赤-裸-裸流露出的不屑,黑脸大汉饶逵气得哇哇大叫,指着竖地上的雕花黑板斧大声叫道:“林焰,你等着,今天我‘板斧小霸王’一定要一板斧将你打下擂台!”

    林焰知道两人之间本來沒有任何仇恨,但自从成为了梅降雪举荐的人选之后,自己俨然已经成了青武门所有年轻人眼中的公敌,这份仇怨,是平白无故得來的,却已经挥之不去,除非自己能够在擂台上将所有敢向自己挑衅的青武门年轻门人都打败。

    偏偏林焰原本就有这样的想法,达到了蜕凡境八重天以后,如果不直接占据今年潇水城新一届年轻十大高手的头一名,林焰都觉得对不住自己。

    于是,林焰潇洒一笑,流露出万分轻松:“那待会儿你我擂台上分出个高低就是。”

    说罢,林焰施施然朝前走去。

    “饶逵师兄。”年轻公子哥恨恨看着林焰离开的身影,在一旁咬牙切齿。

    黑脸大汉饶逵提起雕花黑板斧,很自负地粗声说道:“放心,他是煮熟了的鸭子----插翅难飞,我会让梅降雪和师叔师祖们知道,他们选择的这个林焰,就是一个小瘪三,不堪一击。”

    “我们也走。”说罢,饶逵先迈开了脚步。

    “是,我们就在一旁等着饶逵师兄大发神威,将林焰这瘪三打下擂台。”年轻公子哥跟了上去,一脸解气的模样。

    ……

    潇水城中心的广场正中间,六个圆形的凸出大擂台摆在那儿,成为了前來观战的数万人眼睛停留最久的地方,再过不到半个小时,今年这一届的全城比试就将开始第一天的角逐。

    尽管只是小组赛,而且不是一战定胜负的比赛,但是,六个小组同时比赛,本身就提供了六种选择,再加上这些比赛中不乏一些吸引人眼球的对决,引來了如此多观众的关注,也在情理之中。

    毫无疑问,今年的这一届,因为比试人数的增加以及和神秘无比的天帝城扯上了联系,而成为了最盛况空前的一届。

    林焰已经和另外二十三名选手坐在了选手区中,今天,全部选手都将亮相。

    比试大会的开幕仪式当然由天玄主持。

    尽管青武门在比试前失去了掌门青绝,但就是靠着这位潇水城公认的第一人在青武山坐镇,一些青武门的敌对势力根本不敢蠢蠢欲动,也让青武门在经历了重大损失后,重新稳定下來,接替青绝担任掌门的是一位年龄在五十岁左右的矮胖男人,听说还是青绝的师兄,常年与其他门派打交道,处事经验丰富而不失圆滑,加上本身实力也不俗,因此很快掌控了局面。

    比试规则就是由这位叶掌门宣布的。

    比试时,兵器不限,法宝不限,甚至还允许自身豢养的灵宠随主人一起出战,虽然规则极力强调这只是和平的比试,不是人杀人的生死斗,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在完全开放式的较量背景下,出现误伤或者死伤的概率还是有的。

    好在这个情况出现时,处于不利局面的那一方可以及时开口认输,从而能最大限度地规避流血事故的发生,再加上一些实力至少是御空境级别的强者在一旁坐镇,借机寻仇、痛下死手的情况却也不大可能发生。

    规矩由叶掌门宣读完毕后,现场气氛顿时达到了**。

    因为接下來就是六个小组在六个擂台上展开第一轮角逐的时候了。

    今天总共进行的十二场比赛,非常有看点。

    公认的潇水城大美女梅降雪和仇小曼被分在了同一组,而且马上就会出场较量。

    青风和幽冥门的幽冷,也就是秦海梦的大师兄,在另一小组,两人之间的对抗也很是吸引眼球。

    而让观众更呼过瘾的是,年轻高手中的第一人,独孤剑魔,居然和林焰分在了同一组!

    在这个组中,除了这两人,还有青武门中号称“板斧小霸王”的饶逵,以及一位出自豢兽世家陈家的强者陈小开,除开新参加比试的林焰,独孤剑魔、饶逵和陈小开都是在潇水城赫赫有名的人物,同时位列上一届十大年轻高手的名单中,因此众人在称呼这一组为“死亡之组”的同时,也在纷纷揣测林焰到底能不能击败一干强手,从中突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