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五十八章 无脑挑衅

    下山后,林焰匆匆吃过午饭,便飞快朝潇水河码头上走去最新章节网游之天下无双。

    明天就是全城比试了,他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铁牛。

    到码头后,林焰将铁牛拉到了僻静处,郑重说道:“铁牛,明天的比试你要去看热闹可以,但千万不要在其他人面前说你认识我。”

    铁牛一愣,摸着大脑袋不解地说道:“为啥子呢?我巴不得让全潇水城的人都知道俺铁牛有幸结识林兄弟哩,而且,俺还准备拉上码头的兄弟去现场为你加油呐喊呢。”

    林焰一听这个,心中就庆幸自己來找铁牛是找对了。

    “铁牛,具体原因我不说了,反正你不能在外人面前说你认识我,更不能拉着你的兄弟去为我助威。”林焰严肃说道。

    “可是……”铁牛挠着脑袋,很不理解林焰为什么要特意吩咐自己这样做。

    “铁牛,你只需要记住,有外人在场的时候,你根本就不认识我,别的,别再问了。”林焰打断了铁牛的话。

    这样做,林焰是在替铁牛着想,也是在为自己摆脱可能的麻烦。因为目前肯定还有一些人想通过自己得到龙岛的秘密,一旦铁牛在外人面前提及认识自己,很容易就会被有心人拿铁牛作要挟來逼自己就范。

    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无疑等于是被别人死死拿住了短处。

    但这话又不能明着和铁牛说,以免给铁牛造成心理负担,所以林焰只好用上了强硬的语气,生硬地让铁牛直接答应下來。

    好在铁牛从來沒有怀疑过林焰对他的用心。

    “知道了,既然林兄弟特意跟俺说明了,俺肯定遵守。”铁牛认真地答道校园全能高手。

    林焰放心下來。铁牛这个憨直的汉子,总是会将承诺看得特别重,自己沒必要去担心铁牛这边会出现什么问題。

    只是,林焰仍顺带提及了另外一件事:“铁牛,还有你暗中练习吞金**修炼金刚不坏之身,以及练习混铁棍法的事情,也切记不要走漏了风声。”

    “林兄弟放心,俺一直都在自家院子中练习,沒有惊动其他人。”

    铁牛再憨直,也知道自己修炼的功法肯定都是十分珍贵的,不能在外面卖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当然清楚。

    林焰随后又闲聊了几句,趁工人们沒注意,悄悄离开了码头。

    其实林焰也觉得最近要顾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除开铁牛这边,还要担心仇厉和秦海梦是否会将自己杀死青绝的真相抖露出來,要提防天玄这只老狐狸会不会从自己身上看出什么端倪,要祈祷梅降雪会帮着自己一直将秘密保密下去。

    但这是肯定会出现的局面,自从青绝被自己杀死之后,林焰就知道自己会面临这样的情况。

    但林焰沒有办法,只有在青绝发现自己活着之前就干掉对方,才能够生存下來。

    “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干掉了青绝老匹夫,只希望能够在比试中得到应有的回报才好。只要我随着其他人进入了天帝城,潇水城的很多事情就可以都抛开了。”林焰在心中默默说道。

    第二天很快來临。

    上午九点,潇水城中心的广场上,将在搭建好的六个大擂台同时举行六个小组的比试。

    七点钟,林焰出了院落。

    因为目前还只是小组阶段的循环赛,只要取得小组前两名就可以进入下一轮,因此林焰并沒有动用全部实力的打算,幽冥软甲和战剑都放入了鼻烟壶中,不准备这么早就动用。

    七点半,林焰进入了潇水城大街,街上行人挺多,估计都应该是去瞧热闹的。

    “哟,沒想到在这儿能够碰到堂堂的林焰呢。”

    一道很刺耳的声音在林焰沒走几步时,传了过來。

    两个人拦住了林焰的去路。

    一个仆人打扮的汉子,一脸的贼头鼠脑,细小的眼睛看着林焰,射出鄙夷的目光。

    而仆人的主子,一个长相还算可以的年轻男子却摆出一张冷脸,嘴角现出一丝冷笑,一双眼睛不时打量林焰几下,眼神中充满了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林焰微微皱眉,心中颇为烦躁,心想又是哪一个心比天高的自大家伙却这么不识相地拦住了自己的路,口中不禁轻蔑的哼了一声,冷冷道:“你们两个是凑巧碰到了我呢,还是特意选在这儿等我?可我好像不认识你们啊,要巴结我的话,至少也得礼貌一点。好了,大爷我还有事,别在这拦着了啊。”

    碰上了明显是找自己麻烦的人,林焰可懒得和他们客客气气地说道理,先撂下几句狠话再说,如果这一主一仆不识趣还想继续纠缠的话,那就用拳头说话了。

    可明显对面那个公子哥是锦衣玉食的生活过惯了,被林焰几句话就立即勾起了一团火,马上气急败坏地骂道:“林焰,你给老子将嘴巴放干净一点。”

    主子狂妄自大,仆人也跟着蛮横无知。

    见主子被林焰挤兑得怒火三丈高,仆人也开始叫嚣起來:“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仗着有梅降雪欣赏所以才得到了一个被举荐的名额而已,居然还敢挤兑我家少爷,你找死啊!”

    “这大户人家的人,怎么一点修身养性的本事都沒学到,反而一个比一个不懂礼貌,眼睛都长天上去了?”

    林焰冷冷说了一句,紧接着却满脸笑容地对那个仆人说道:“我是不是东西还轮不到你來评价,不过现在我可要将你打成连你妈都不认识的东西了!”

    虽然满脸带笑,但这句话却透露着阴森的意味。

    而沒等那个仆人再说出半个字,林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张手就是一记大耳光。

    “啪!”

    声音比街头爆炸玉米花的还要响亮。

    林焰收回右手,若无其事一般。

    而仆人的身体却飞上了半空,重重砸到了十米外的臭水沟中。

    “好你个林焰,居然敢当街打人,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训你一顿!”

    主子显然沒有料到自己的仆人会被林焰突然打飞,大怒之下,已经在卷袖子准备动手了。

    “主子,您一定要为小的做主啊!”

    仆人跌跌撞撞从臭水沟中爬起來,捂着半边肿的跟包子一样的脸,肿成了一条细缝的眼睛射出狠毒的光,使劲瞪着林焰,向自家主子哭诉道。

    “沒骨气的家伙!”

    林焰在心中鄙夷地说了一句,就懒得再看两人,伸腿准备走人。

    “慢着!”

    年轻男子不依不饶地伸开双臂拦住了去路,“打了人就想走啊?”

    林焰停了下來,笑眯眯望着这个大概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年轻人,充满恶趣味地说道:“喂,你是小时候奶水沒吃足还是怎么的,脑子似乎不够用啊。你应该知道我在潇水城的名号吧,就不怕我将你也揍一顿?”

    “哼,你不过就是攀上了梅降雪这棵大树而已,又有什么实力能够参加全城比试?我不服,今天倒要看看你林焰究竟有几斤几两,要将你一张臭嘴撕得稀巴烂!”

    年轻人说完后,右拳突然爆发出一团白光,朝着林焰狠狠一拳砸了过去。

    “原來是不服气我能参加比试啊,这公子哥,大概也是梅降雪的追求者,居然因嫉生恨,跑大街上堵我來了。”

    心中这样想着,林焰却像是沒发现年轻男子的拳头,竟然不闪不躲。

    “给我躺下!”

    见林焰站着不动,年轻男子嘴角浮现出得意的笑容,手上再次加力,拳头上包裹的白色元气更见气势,意在一拳击倒林焰。

    “未必。”

    林焰轻轻松松说出了两个字,身体依旧纹丝不动。

    “砰”的一声闷响后,紧接着响起了“唉哟”声。

    年轻男子捂着右掌在一旁痛得脸部直抽搐。

    “你……你!啊!我要打死你!”

    年轻男子气急败坏地大叫,看向林焰时眼睛中带着不可思议之色,却因为愤怒和羞辱而丧失了最后的理智,居然又抡圆了左臂,左拳再次朝林焰胸口狠狠砸去。

    “哎。”林焰摇头叹息。

    年轻男子的左拳再次结结实实砸中了他。

    但是,接下來的惨叫依然是年轻男子发出來的。

    看着年轻男子两只手蜷缩着的痛苦模样,林焰毫不留情地打击道:“就凭你蜕凡境二重天的实力,我就是站着不动让你拿一根铁棍打,都能够将你累趴下。小子,别再顶着一颗看起來英俊但却很沒脑子的脑袋來大街上找我麻烦了,告诉你一句,你和我,根本就不是一个级数的。”

    林焰确实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这不知是哪门哪派的富贵公子哥,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妄想以蜕凡境二重天的实力就想单枪匹马地撂翻自己,教训自己一顿,未免也太天真了一些。

    对于这种不动脑子、不知进退的年轻人,林焰当然不便痛下杀手,但却不介意教训其一顿。

    可笑的是,年轻男子听闻了这些刻薄之语后,居然沒有再动怒,而仍然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林焰,嘴中喃喃自语:“怎么可能?几个月前不是连蜕凡境都沒达到、还只是一个先天境的武者么,为什么现在这么强了,居然能够站着不动让我打?”

    林焰不由冷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你就是以为我实力弱所以才想挑衅我?嘿嘿,不过让你失望了,我确实有这么强。”

    林焰也不怕在众多围观群众面前展露自己的骄态,本來这次全城比试,他就是抱着夺第一的高调心态來参加的,自然不介意比试前就先证明一番自己的实力。

    被林焰接连羞辱,年轻男子气得心中吐血,正用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林焰时,人群中却突然响起了一道骄纵的声音:“让开,都给老子让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