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五十六章 当面质问

    梅降雪瞧了林焰一眼,勉强坐了下來,只是,脸上依旧有着寒霜网游之天下无双。

    “林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梅降雪重复这个问題时,美丽的眼睛直直看着林焰,仿佛要将林焰所有的心思都看透。

    可让梅降雪沒有想到的是,根本就不用她去看,因为林焰非常坦诚,并沒有躲躲闪闪、左顾而言他。

    “你是说我杀死青绝的事情?”林焰直接说道。

    而这件事,正是梅降雪怒气冲冲跑來想质问清楚的事情。

    今天早晨,有樵夫在潇水城东南角砍柴时,无意中撞见了一具被吊起的尸体,于是马上通知了官府。

    自然,官府飞快便转告了青武门,不多时,青武门的人飞快赶來,而梅降雪也在其中。

    梅降雪当然清楚青绝师叔是在褪去死气的过程中突遭暗算,可沒想到尸体竟然被放到了血杀门曾经的大本营,立即意识到是凶手故意这样做的。

    就在门内其他人纷纷猜测是不是血杀门的余孽杀死了掌门时,梅降雪却沒來由地将凶手与林焰联系在了一块。

    因为梅降雪记得清楚,林焰从龙岛出來后一直沒现身,包括要阻止自己和青风师兄的婚事,林焰都只是在暗中进行,并沒有暴露身形,似乎对青武门有所忌惮,而之后,当自己询问原因时,林焰又搪塞了过去。

    所以,梅降雪相信林焰故意不在潇水城露面,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方便他在暗中行动,而这次青绝掌门的神秘死亡,也许就是他做的。

    所以,梅降雪來了,想当面问清楚。

    可听到林焰的回答,梅降雪却一下愣住了。

    梅降雪沒有想到,林焰竟然直接就承认了!

    看着对面那个平静的男人,梅降雪这一刻只觉得即便两人同坐一桌,却显得那么的陌生,关系是那样的冰冷。

    “林焰,为什么你是凶手!”

    梅降雪遮掩在白裙下的曼妙娇躯都在微微发抖,手指死死按着石桌,极力在忍受着。

    梅降雪是多么不愿意相信这件事会和林焰扯上关系啊。來之前,她不止百遍的对自己说,林焰绝对和这件事无关,好几次,她都决定要半途而回,即便最后面带寒霜冲进了院落,可也沒有认定林焰就是凶手。

    可沒想到,林焰居然就这么承认了。

    “林焰,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死青绝师叔?”

    不给林焰任何解释的机会,梅降雪突然站了起來,双手用力按在石桌上,死死盯着林焰,再次质问道:“你从龙岛回來却一直不露面,为的,就是在暗中寻找机会,要不顾一切地杀死青绝师叔?”

    石桌上的两杯茶在剧烈晃动,不少茶水溅了出來,落在桌面上升腾起一股氤氲之气,弥漫在两人中间,好像一层薄纱,将两人分隔开來。

    林焰知道自己必须解释,否则,和梅降雪的关系必将出现裂缝,甚至以后形如路人都有可能。

    林焰于是轻轻将两杯茶放到了地上,说道:“绛雪姑娘,你冷静一些,听我解释。”

    可哪知道,梅降雪冰山身躯中的那颗心,也有沸腾的时候,尤其是她的青绝师叔被杀,凶手却是林焰,所以,林焰的这句话,只能适得其反。

    梅降雪反而站得更直,娇躯一个劲颤抖:“你要我冷静,我怎么冷静?你杀了我的师叔,杀了我青武门的掌门校园全能高手!”

    林焰这才意识到,即便梅降雪在青武门中绝对算是一个异类,但这并不妨碍梅降雪对门派的忠诚,换言之,他还是低估了梅降雪对青武门的独特感情,他沒想到青绝的死,会在梅降雪的心中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正当他想说出龙岛上发生的事情时,已经十分气愤的梅降雪又大声说道:“我生平最痛恨别人骗我,可你偏偏这么做了!”

    “从龙岛回來后,你一方面现身和我见面,另一方面却在暗中筹划对付青绝师叔,可笑的是,我还帮着你在掌门、在天玄师叔祖面前隐瞒你的消息,可到头來,你却还是背着我杀死了青绝师叔!”

    梅降雪似乎是第一次生这么大的气,反正林焰是第一次见到。

    可林焰不知道的是,要让梅降雪生气的人,都是梅降雪特别在意的人。

    “我沒有欺骗你。关于杀青绝一事,我心有顾忌,不愿你知道,所以才刻意隐瞒下來。”林焰解释道。

    “是么?”梅降雪冷笑一声。

    “是,”林焰回答得很干脆,“如果我不隐瞒此事,你会眼看着我杀死青绝么?”

    “我当然不会,”梅降雪摇摇头,声音却陡然提高起來:“可你和青绝师叔到底有什么仇恨,需要杀死他才能化解?”

    林焰看着梅降雪,心中也有了一丝火气,从一开始,梅降雪就笃定自己杀青绝是怎么样都不值得原谅的行为,却沒有给自己解释的机会,这让自己很不是滋味,所以,林焰终于也“嚯”地一下站了起來,几乎是咆哮着对着梅降雪吼道:“我和青绝老匹夫结下的是死仇!如果今天他沒有死,你看到的只会是我的尸体!”

    大概也是第一次见到林焰冲自己发火,梅降雪愣了一下,尽管还是认为林焰杀死青绝师叔是一万个不应该,但林焰的话,却让她觉得事情有隐情,她至少应该给林焰一个解释的机会。

    “理由,林焰,你给我一个理由,”梅降雪发泄过后终于平静了一些,但说话声音仍然冷冰冰的,“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死青绝师叔?”

    林焰也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这样激动,坐下后,用尽可能平稳的语气,将青绝派出两名黑衣杀手上龙岛暗杀自己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连石龟帮忙都沒有隐瞒。

    梅降雪沒有打断林焰的任何话,一直静静地听完,最后才说道:“可即便是这样,你就认为必须用杀人的方式才能解决事情?”

    “当然。”林焰毫不迟疑地点头,“如果不杀他,一旦我露面,就会被他杀第二次,第三次,你认为以我的实力,能够躲得过么?”

    梅降雪一时沉默不语。

    林焰却看出了梅降雪心中的纠结。

    林焰知道,说到底梅降雪仍然因为死的人是青绝,是她的师叔,是青武门的掌门,而对自己心有不满。如果死的不是青绝而是一个跟她关系并不亲密的人,梅降雪会认为自己做得沒有什么不对,毕竟,自己要生存,唯有杀死对方才能够生存。

    可就是因为青绝和梅降雪存在不一样的关系,才让梅降雪左右为难。

    即便梅降雪不追究此事,放下了此事,但梅降雪的心里面,就未必能够真的放下。也许以后再见到自己,梅降雪总会下意识地就想到自己是凶手。这会给梅降雪背上心理包袱,也会让两人原本彼此信任的关系大打折扣,说不定从此以后,两人的关系会渐渐疏远。

    林焰当然不想这样。

    所以林焰需要梅降雪降低对青绝的感情。

    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让梅降雪对青绝产生抵触。

    于是,在梅降雪的心陷入纠结之时,林焰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递给了梅降雪。

    “你自己看看吧。”林焰说道。

    梅降雪接过了瓷瓶,很容易就看到了瓷瓶表面标签上的那三个字。

    “这是我从青绝身上发现的。”林焰补充道。

    梅降雪的眉头渐渐蹙了起來,终于带着不可置信的语气说道:“我失忆就是因为它?”

    “我只知道,堂堂一派掌门却随身带着这样的物品,如果不是这件物品太过重要的话,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原因。而且,失忆散青绝随身就带着,也就意味着他随时能够让你第二次失忆。”林焰以最大恶意在梅降雪面前剖析着青绝内心的阴暗。

    可梅降雪显然很难接受、也很不愿意接受这样荒诞而残忍的事情。

    “不,”梅降雪拼命摇头,像是自言自语一般:“青绝师叔不会这么对我的。自从我父母战死之后,青绝师叔一直视我为亲生女儿,他怎么可能会害我。”

    为了让梅降雪击碎对青绝美好形象的幻想,林焰只有继续下猛药:“你我都认为青绝如果暗中对你使用了失忆散,是青绝在害你,可问題是,青绝不是这样想的。在你失忆的那段时间,我只发现青绝父子比平常时候还要高兴。为什么?就是因为你失忆了,只记得青风了,所以青风就能够轻松娶到你了。对于青绝父子來说,失忆后的你才是他们最愿意见到的,说直接一些,就是你失忆了,就更方便他们对你的控制。”

    “降雪姑娘,你可以拿着失忆散去质问青风,我敢保证,青风也一定知道此事。”

    一席话让梅降雪的心狠狠抽搐了起來。

    看着面前这瓶“失忆散”,她不得不相信林焰的话是真的。

    “绛雪姑娘,直到现在,我林焰都沒有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也根本不想为自己开脱什么,因为我和青绝之间,不是谁该被杀谁不该被杀的问題,而是必须有一个人要死,所以你不能站在道义或者感情的角度來看待这事,认为我杀了你的青绝师叔就是我的错。”

    “我告诉你失忆的真正原因,也是为了让你看到青绝的真实面目。青绝或许确实将你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看待,但你知道他对别人是怎样的?他要杀我,仅仅是因为我会威胁到他儿子!就为了这么一个破理由,他派出了两个蜕凡境的高手來杀我这个那时候才先天境的武者,如果不是石龟帮忙,我肯定早死了!”

    “换成是你,如果有人要置你于死地,你难道还会找他去讲道理?”

    “另外,将青绝尸体放在当年血杀门的门口,虽然有为了掩饰自己的原因,但更多的,则还是因为青绝在六年前杀死了血杀门那些手无寸铁的人,那些人中,就有一个相当于我的亲人。我这么做,不是去侮辱青绝,而只是想给那些无辜惨死的人一个说法。”

    林焰一口气将话说完,然后静静等着梅降雪的反应。

    林焰相信梅降雪至少不会再像最初那样,将自己当做杀人凶手。

    梅降雪沉默了一会,像是很疲惫的样子,抿着嘴唇缓缓道:“林焰,站在你的立场我能够理解你,可不管怎样,青绝师叔终归是被你杀了,只要一想到这事,我心中总会有一个心结。”

    林焰点点头,很理解梅降雪的左右为难。毕竟,即便青绝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梅降雪对其也会有不一样的感情,而感情,总是很能影响一个人的心的。

    可林焰总归还是希望梅降雪能够解开这个心结。

    于是林焰说道:“总之,青绝与我最后肯定只能活下一人,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很简单的事实。你也不要认为你的青绝师叔是无辜死的,其实青绝和我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人,都会玩虚伪和阴狠的一套,不同的是,我不滥杀无辜,也不会利用自己身边亲近的人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这样说,是为了减少我的负罪感么?”梅降雪突然这样说道。

    “为什么这样说?”林焰迷惑了。

    “我如果当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总觉得对不住青绝师叔。”梅降雪解释道。

    林焰知道梅降雪心中的结肯定不会这么快就解开,但他的一番话,的确就是想激起梅降雪对青绝的抵触,虽然效果不怎么样,但总不能当着梅降雪的面承认下來,于是他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林焰,以后我们尽量少见面吧。”梅降雪说道。

    林焰点点头,明白梅降雪的心情。站在梅降雪的角度,要她面对自己确实挺为难,还不如先让时间來解开心结再说。

    “给我一点时间,我也不想我们之间的关系会受到影响而变成陌生人。”梅降雪的脸红了一下。

    林焰还能够说什么呢,一番争吵后能够达到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了。

    “你放心,至少在其他人面前我不会说出此事。我先走了。”

    说罢,梅降雪起身离开,并且带走了那瓶“失忆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