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杀死青绝

    青湖四周,因为今天第一道阳光的降临而披上了一层金色外衣,点点光芒反射在青翠欲滴的嫩叶上、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上,煞是美丽,也让众人心情愉悦网游之天下无双。

    然而,青武门一干人却几乎站立不动,在栈桥外集体关注着凉亭内的动静。

    尽管褪去死气是一个很简单和安全的过程,但一旦这个过程完毕,就意味着青绝掌门会成为如今门派内第二个长生境高手,因此意义非凡,大家自然很关注。

    此刻,大家看到的,就是一座金光闪闪的凉亭。

    越來越多的阳光在汇聚,而自古就存在的神秘天地法则也开始作用,将万千生气的力量发挥了出來。

    青绝早就卸掉了身上所有的防御,让死气慢慢从体内深处聚集然后激发到体外。深黑色的死气于是飘荡着在体外越聚越多,暴露在金黄色的阳光下后,马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吞噬。

    当然,湖岸边的众人看不到这一幕,因为万千道阳光早已经将凉亭包裹起來,形成了一个金色的球体。

    众人自然都明白,褪去死气的过程进行得很顺利。

    青风起先还有些紧张,但现在却平静多了,眼神中带着兴奋之色。

    一个惯于见风使舵的门人凑上前,谄笑道:“等掌门从凉亭回來,咱们青武门从此又多了一位绝顶高手,必定能称霸潇水城,扬名武界。恭喜掌门,恭喜少门主了。”

    “师弟真是会说话,”青风脸上的笑容更盛,并不掩饰自己的得意之情,“等我父亲结束了褪去死气,实力必将再上一个台阶,必定带领我们青武门走向更大的辉煌。”

    众人自然齐齐附和,看向金色凉亭的眼睛中充满了炽热,仿佛看到了青武门一统潇水城的盛事之景。

    青风余光瞟了一眼最边上表情平静、一袭白衣的梅降雪,更觉畅快起來,之前遭遇梅绛雪突然退婚时产生的绝望情绪消失得一干二净,“绛雪师妹,婚事,我还会再提的,相信父亲和天玄师叔祖都会同意。”

    青风在心中暗自说道。

    沒有人能够看清楚金光里面的情景,事实上,也沒有人认为掌门会发生什么意外。

    青湖四周,不见任何异变发生。

    一干门人,正笑逐颜开地等待着掌门威风凛凛地从凉亭归來。

    然而,此刻凉亭的基座上,却突然有一只湿漉漉的大手紧紧抓着,紧接着,一声细微的出水声发出,一个人影从水中突兀地冒出來。

    端坐蒲团上、卸掉了所有防御的青绝,正闭目入定,沒有察觉到这诡异一幕。

    穿着黑色衣服的这人动作丝毫不慌乱,将左手托着的一块黑色石头轻轻搁在了凉亭的地面上,然后略微用力,圆形石头便骨碌骨碌转动起來,朝中央位置的青绝滚去校园全能高手。

    紧接着,这人左手五指捏拳,朝着石头轰出了一道浑厚元气。

    “波”的一声闷响。

    正沉浸在褪去死气过程中的青绝终于听到了这道异样的声响,不自觉地睁开了眼睛,想要一看究竟。

    但此刻黑色石头已经裂开,大股大股的黑色气体涌了出來,迅速弥漫在青绝的身体前方,几乎要和死气融合到一块。

    正是和死气性质相似的幽冥玄气,而且还是万载幽冥玄气!

    刹那间,青绝身体前方一片漆黑如墨。

    但在外面无数道金色阳光的包裹下,湖岸边的人根本沒有发现凉亭中的异变。

    看到突然涌出的黑气,青绝眼睛蓦地一惊,明白自己遭袭击了。

    青绝反应迅速,急忙重新运转体内元气,想要切断自己与身前死气的联系。

    青绝知道,黑色气体分明充满了死气沉沉的氛围,与死气相似度极高,正作用在死气上的天地法则马上会调转过來,去对付这团黑气。而且,由于这团黑气数量庞大,天地法则不是分出一部分的力量,而是会将全部的力量都用在对付黑气上!

    这样一來,死气将不再会被万千生气的力量吞噬。

    接下來,失去束缚的死气就会涌回他的体内,他将面临死气反噬!

    可青绝沒有料到天地法则调转的速度是如此之快。

    万载幽冥玄气甫一现身,天地法则马上就将其视作头号大敌,转瞬间就对死气不管不顾,开始专心应付万载幽冥玄气。

    “该死!”

    青绝在心中大骂了一句,虽然已经运转了体内元气,改变了之前毫无防御的状态,但不受束缚的死气,却还是飞快从体外一丝丝地突入了他的体内!

    死气反噬还是发生了!

    青绝顾不上去考虑和死气性质极其相似的黑色气体是怎么來的,也顾不上向湖岸边众人张口求救,只是急切地催动体内元气,想要在体表形成一道护罩,阻隔死气的反噬。

    可这个在平时飞速就能完成的动作,却因为突然的异变以及死气反噬的影响,让他的速度慢上了许多。

    可尽管速度比平时慢了许多,但只需要最多一秒钟的时间,青绝还是能够成功阻挡住死气的反噬。

    然而,林焰誓死要抓住的,也就是青绝失去防御能力的这短暂一秒钟。

    已经跃上了凉亭的林焰,像一只迅猛的猎豹冲了出去。

    目标,直指青绝!

    “噗嗤。”

    战剑准确而迅猛地洞开了青绝毫无防守能力的身体,锋利的剑尖径直插在了心脏上,从剑尖传出的恐怖元气瞬间就将跳动的心脏震裂成了一团碎末!

    握紧战剑再次往前一送,又是一声“噗嗤”后,带血的剑尖已经穿透了青绝的左背!

    “青绝,我來了。”

    林焰左手按在青绝肩膀上,握剑的右手松开后狠狠击中了青绝的丹田,带着一抹狠戾的笑,面容甚至都有些扭曲的林焰直视着青绝,无情说道。

    “是你?”

    青绝渐失色彩的双眼中混杂着震惊、不甘、怨毒等多种情绪,声音低沉而嘶哑。

    元气尚未激发出來,实力根本无法发挥分毫,青绝感受着体内生机在迅速流失,兀自强撑着一口气想狠狠咒骂一句,却不想还是因为气力不足,导致声音失去了能量,甚至只來得及说出两个字,就再也说不出话來。

    “就是我,我來取你性命來了,老匹夫。”

    林焰按住青绝肩膀,蓦地将战剑狠狠抽回。

    青绝的眼神渐渐涣散,身前的死气一股脑冲进了他的身体中,立即让他的皮肤表面布满了一层死灰色。

    而此时此刻,天地法则仍在利用万千生气的力量乐此不疲地吞噬着万载幽冥玄气,凉亭四周,依旧布满了一大层亮眼的金色。

    “到**了。”

    看到金光加深,青风面露喜色。

    一干门人也踮起了脚,伸长了脖子翘首以待。

    不多时,包裹着凉亭的金光开始减少,消散,渐渐可以看清楚凉亭内的动静。

    “掌门呢?”一个视力最好的门人看到空荡荡的凉亭,大感意外。

    “不好!”青风心中大骇,当先踏上了栈桥,急奔而去。

    众人终于醒悟过來,也纷纷冲了上去。

    此刻,青风只恨自己沒有达到御空境,不能够御空飞行。

    而由于青绝事先的安排,达到了御空境的强者都沒有來青湖。

    青绝原本是有意支开这些能够踏空飞行、能给自己轻易带去伤害的强者,不想反而适得其反。

    因为金光还笼罩着凉亭的时候,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中年男人就脚踩一块木板急速冲了过來,拉上林焰后,像大鹏一样,在湖面上轻点数下,眨眼间就上了岸,随后进入了附近的树林中。

    等到青风一行人发现情况不对劲时,两人已经离开了青湖。

    “快给我看!给我仔细瞧!”

    站在一滩还在流动的血的边上,青风状若疯癫地大喊大叫。

    整个凉亭,除了这摊血,就是一些散落的石块,以及一个带血的蒲团。

    可谁又能够看到凶手?

    “啊!”

    青风暴怒地挥舞着拳头,大声吼叫。

    一干门人的眼中,都带着深深的震惊和惊惧。

    “还愣着干嘛,去,都给我去找,一定要搜出凶手,找到我父亲!”

    青风咆哮着发布命令。

    众人匆匆离开凉亭,很快,整个青武门都被警醒,大量武者出动,四处搜寻。

    这一天早晨,青武门陷入了无比紧急的气氛中。

    ……

    “走这边。”

    林焰根据昨晚勘探后记住的退走路线,对旁边的仇厉说道。

    仇厉不慌不忙地在树林中飞奔,不时回过头望一下,此刻听到林焰的话,依言行动后,却不忘笑骂道:“你小子够狠啊,连青绝的尸体都不放过。”

    林焰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他的尸体,我还有些用处。”

    很快,仇厉便带着林焰出了青武山,到了一条空无一人的小道上。

    “谢谢仇掌门了。”林焰站定,拱手道。

    “谢什么,这是我答应你的第二个请求,自然得做到。”仇厉客气说道。

    林焰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洁白牙齿,“那下午见。”

    说完后,林焰选了一条蒿草及膝深的道路,飞快离开。

    仇厉想象着对方一口洁白牙齿配上一脸血迹的森然模样,不知为什么心中就蓦地一凛,感叹了一句“后生可畏”,却也在林焰背后提醒了一句:“喂,别忘了将脸上的血擦干净。”

    随后,仇厉自顾自嘀咕了一句:“下午见?下午不就是全城比试的抽签仪式么?”

    看着林焰离开的方向,仇厉“嘿嘿”笑道:“这小子,到底还是要现身去参加比试,这也算是大事一件了。”

    “看來即便是我的乖女儿对上了他,也必败无疑。”

    仇厉嘀咕着,笑着,随即身影在原地一闪而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