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四十章 怕血的牛魔王

    “仙子啊,又是一天來了,可你在哪儿呢,老牛好想你啊一武惊天。”

    林焰徐徐睁开了眼睛,听到了这句由粗重嗓门温柔说出來的话,视线自然落到了说话者的身上。

    一片青翠欲滴的草地上有着一个宽厚雄壮的背影,在早晨阳光的照耀下,在地面上拖曳出一大团影子,这副体形,倒是和粗重嗓门般配。

    可惜林焰只能看到背影,但从对方硕大脑袋上顶着的两只弯形大角來看,林焰觉得十分纳闷:你说好端端一个大男人,沒事一大早顶着两只牛角在说什么情话呢。

    “等等!”

    可林焰马上心神俱震,骤然想到自己不是被李清愁一路逼迫到悬崖边,随后便纵身跃入了悬崖中吗?那这又是哪儿?

    身上各个位置都有火辣辣的痛感传來,说明自己应该还活着啊,可为什么会來到一片有草地、有树木、有阳光还有一个痴情猛男的地方?

    主动坠崖之前,自己明明观望了一下的,整个悬崖至少千米深,从头到顶,既沒树又沒洞的,完全是怪石突出的绝壁,自己要坠落也肯定坠落到了悬崖底部吧,可悬崖底部背山,按理说阳光直射不到啊?然而现在自己却正面躺着正接受着大好阳光的沐浴驯服花心校草。

    脑海中转过了许多念头,产生了许多的想法,但是林焰还是沒有弄清楚自己现在究竟在哪儿。

    于是,林焰将求助的目光重新落到了距离他十米远的那个强壮背影上。

    顺畅呼吸了几口气,压制住体内的痛感后,林焰咽下一口唾沫润湿了一下喉咙,依然是嘶哑的声音发了出來:“喂,大块头,这是哪儿?”

    “你醒啦?”那个背影发出的粗重声音响起,随即站起,然后转过身來。

    这一转,差点沒将林焰吓晕过去。

    林焰这一刻只觉得自己恐怕真的來到了地狱了,要不,为什么会见到这样一个怪物?

    顶在那个大脑袋上的不是什么装饰品,而是货真价实的一对牛角!

    而大脑袋分明就是一个巨大的牛头!

    牛的眼睛,牛的鼻子,牛的嘴唇,总之,面容上完全跟牛一个样,只不过鼻子上穿着一个黄澄澄的小吊环、嘴中咬着一根草茎而已。

    而牛头以下的部分,则又完全跟人类一个样,两只粗壮而毛茸茸的手臂,两只大脚板,只是比人类要高,算上牛头的话,能有三米左右。

    “不要怕,呵呵,我不是妖怪。”

    嚼着草茎的大嘴咧开,这个怪物憨厚地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仿佛白雪般洁白的牙齿,并沒有任何妖异气息释放出來,反而给人一种温厚无害的感觉。

    听到对方这样一说,林焰多少让一颗“砰砰”直跳的心安静了不少,传闻地狱中的怪物无不獠牙大张,面目可憎,凶残至极,地狱又黑暗一片,冰冷无比,怎么也不是现在这样的环境。

    林焰至少能够确定这儿不是地狱,怪兽也不是什么妖怪,但林焰震惊的同时还是很纳闷:对方分明长有人类的身体和体型,还能够口齿清楚的说出人类的语言,可为什么却生有一个货真价实的恐怖牛头?

    可林焰同时知道对方应该对自己沒有恶意,否则自己昏迷后就不可能再醒來,直接就被害了。

    “我昏迷多久了?”林焰决定先换一个话題,沒有直接询问牛头人身之事,因为他自己还沒有从震惊中消化这个惊人的事实。

    “你睡了三天半了。”对方咬着草茎很认真地掰着黑而大的手指数了一遍,得出答案后,继续咬着草茎含糊不清地答道,奇怪的是,并沒有朝林焰上前。

    “三天半,这么久?”林焰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三天半很久么?我等紫霞仙子都等了十万年了。”顶着一个牛头姑且能称之为男人的人沒有理会林焰听到这句话后的错愕之情,煞有介事地碎碎念起來:“一年十二个月,一个月三十天,所以一年是三百六十天,十年就是三千六百天,十万年嘛,嗯?不怎么好算,反正比你的三天半要久许多,我说的沒错吧?”

    结束了碎碎念后,这个怪异而无比强壮的男人看着林焰,反问道。

    林焰艰难地一笑,点了点头,却怎么都不能够将心中的惊讶压下。十万年啊,这个神秘的男人居然活了十万年?

    随即林焰像是抓到了一些什么,猛地豁然开朗,急忙说道:“你不是人,哦不,我的意思是你的本体不是人类,而是跟牛有关的凶兽?只是经过多年修炼后才化为了人形?”

    林焰是从一些古老传说中大胆猜测出这个想法的,据那些传说说,凶兽得日月精华、享自然之福,如果经历过考验而且自身实力足够强大,便有可能会拥有人类的智慧和人类的容貌。

    牛头男人点了点大脑袋,呵呵笑道:“我的本体的确是魔牛,凶兽的一种,经过修炼后能够化为人形,只是我习惯了牛的面容,所以脑袋一直是牛头。”

    林焰松了口气,逐渐熟悉了眼前这一幕后,他能够从对方身上和言语中找到越來越多和人类相通的地方,所以最初的震惊也消减了许多。

    最起码现在,他能够将对方当做一个很有特点的人类來相看。

    “谢谢你,救了我。”

    林焰恢复平静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站起來拱手对牛头男人道谢,可坠崖后磕碰在身体各处造成的伤依旧很痛,他挣扎了几下沒能够站起來。

    “快不要谢我,你的伤还沒好透呢,不能轻易移动。”牛头男人急忙摆手制止林焰,奇怪的是,牛头男人一直沒有再向前移动半步,就隔着十米远和林焰面对面站着。

    “我叫林焰。尽管你不愿我谢你,那口头上的谢谢我就不说了,但你的救命之恩我林焰将会铭记于心。”林焰随即郑重说道。

    “哦,那个什么谢谢真的不用了。对了,我叫牛魔王。”牛头男人憨厚地介绍着自己。

    听到牛魔王三个字后,说真的,林焰很难将眼前的人和牛魔王这个名字联系到一块,光听牛魔王这个名字,林焰总会觉得那是一个性格凶残、实力高强的魔王,而不是眼前这个极好说话的男人。

    但既然对方是这个名字,而且对方可是活了十万年的恐怖人物,自己即便对牛魔王这个名字有些儿不适应,也不可能逼着对方改回去,只能自己适应。

    “牛魔王,我能这样称呼你吧?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來,速度这么快,你怎么接住的我?”林焰急于想弄懂自己在三天半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从那么高的地方坠崖,林焰其实自己都沒想着能够活下去,尽管一开始自己就在利用幽冥软甲,希望幽冥软甲能够帮着卸掉部分撞击之力,但后來经过和无数尖锐巨石的激烈碰撞后,自己已经伤痕累累而且昏迷,在昏迷状态下坠地,肯定九死而无一生,而自己现在还活着,肯定是被牛魔王接住了。

    “能,你当然能称呼我为牛魔王,呵呵,不过好久沒人叫过我的名字了,”牛魔王笑道,“但是我沒有接住你,是你掉进來的。”

    林焰马上迷惑了,掉进去的?难道是自己掉到了这儿?

    林焰飞快询问道:“难道这儿不是悬崖底部?”

    牛魔王摇摇头,很肯定地说道:“不是,这儿是我放置在悬崖半空中的一个独立空间,大概一亩面积吧,我自己开辟出來的,你从上面坠落后撞入了这个空间,我发觉后就将你安置在这里了。”

    看着附近生机盎然的绿草、随着微风吹拂而惬意摇曳的树木以及从天空中倾洒下來的醉人阳光,林焰愈发觉得难以置信起來,这样分明就跟外部世界沒有二致的世界,真的只是一个独立存在的空间?

    仿佛看出了林焰内心的疑惑,牛魔王释疑道:“这个占地一亩的空间里面本來是沒有生命的,我开辟出來后,栽种了树木和草的种子,又捉了一些小动物小鸟什么的放在了里面,至于阳光,则是借助了外界的阳光,可能你不太懂,但你只要知道这是我牛魔王的家就行了,你就当自己住进了一个朋友的家中。”

    林焰愣了愣,对牛魔王如此温厚和善良还是有些不太适应,不是林焰怀疑什么,而是一个拥有十万年修炼经验的恐怖人物居然如此平等甚至亲切和自己对话,让他不适应。

    但对方从救下自己开始,不就表明对方即便样子吓人一些,不还是拥有一颗善良的心么?

    想到这儿,林焰对牛魔王的好感大增,也有意识地不去考虑牛魔王活的岁数以及强大的实力,开始询问一个他很感兴趣的问題:“牛魔王,你一直一个人住在这儿,就是为了等你口中说的紫霞仙子?”

    “是啊,”牛魔王很自然地点头,反而有些奇怪林焰为什么会这么问,“我十万年都是在这里等紫霞仙子啊,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林焰呵呵一笑,很想听听牛魔王和紫霞仙子的故事,也想更多的知道牛魔王的故事,于是赶紧说道:“沒有什么不对,呵呵,牛魔王,那你过來到我这儿,我们好好聊聊。”

    哪知牛魔王却拼命摇头,两只大牛角晃來晃去,迟迟沒有挪动脚步。

    “怎么了?”林焰不解地问道。

    “你衣服上还有血呢,我怕血,宁愿离远一些。”牛魔王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粗重声音小了许多。

    林焰哑然失笑,暗道这牛魔王还真是有特点,长得五大三粗不说,还是绝对的强者,怎么会怕血,何况衣服上的这些血还早干透了呢?

    ps:第一次在文中求票,不求贵宾,那要钱,但pk票大家如果有的话,还请投一张给俺,现在pk票为“0”很难看啊,另求鲜花,俺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