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三十四章 谁敢纵虎伤人

    林焰自然沒有听到王天的狠话,他和高壮汉子告别之后,就朝自己的院落走去全文阅游之天下无双。

    來青阳镇的目的基本都达到了,即便再逗留也沒有什么意义,关于那个使用软剑的女子凶手,除非她再次现身,否则自己几乎不可能找到她,这点,林焰很清楚。

    往回走的时候,为了避免王天和杨二郎派人跟踪自己,找到自己的栖息之所,林焰特意绕了几个圈子,确认沒有人跟着后才回到了院落。

    第二天,与自己联系一向紧密的王铁牛就來了。

    铁牛最近修炼玄金上人的《吞金秘籍》,效果非常好,吞金**发出后,身体的硬度比武者还要强上一倍,而最先金属化的右臂,从手肘到指尖,已经可以完全化为黄金色,硬度堪比金铁,用铁剑撞击,不但会发出响亮的金属碰撞声,有时用力大一点还能够看到火花迸溅出來,而且到最后往往是普通的铁剑剑刃都卷曲了,也沒见右臂出现任何划痕。

    这样的硬度,都快及得上林焰施展“铜皮铁骨”神通后身体的强度了。

    当然,铁牛修炼这门旷世功法的前提是得有充足的金属來吞食,好在林焰用一块青玉从仇小曼那儿得到了十万两黄金,多余的,正好可以用作铁牛练功的材料。

    将黄金研磨成细粉然后直接吞食下去,连林焰都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想想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味道,但铁牛练习多了,却甘之如饴,用铁牛自己的话说,饭可以一天不吃,金银疙瘩如果一天中不來点,胃反而难受。

    这次铁牛來找林焰,就是专门为了历练。

    铁牛修炼《吞金秘籍》这门稀缺功法,找不到对手对抗,虽然修炼效果不错,但实战经验却近乎为零,铁牛的意思是想让林焰带着他去有凶兽出沒的地方,通过与凶兽搏斗來增加对战经验。

    林焰稍稍想了一下,就想好了历练地点。

    当然出发前,林焰一如既往地将准备工作做得很充分:该用的东西,该珍藏的东西,都放进了那个鼻烟壶中,然后穿上一套便于行走的劲装,粘好浓密的胡须,找到一顶紧实一些的帽子戴上,便朝着牛头山而去。

    现如今,抛开龙岛,林焰还真就只对牛头山熟悉一些,那儿凶兽等级不高,多在先天境,但胜在还是能够看得到凶兽的踪迹,要知道其他地方大多是普通的动物,连老虎狮子一类的猛兽也不多见。

    就这样,两人在上午七点的时候出发,八点半的样子便到了牛头山。

    有意避过了牛头山被炸飞的甬道那一段,林焰和铁牛进入了牛头山的更深处,那儿即便遇上了蜕凡境级别的凶兽,林焰不仅不怕,反而有些巴不得。

    可林焰的“运气”还真沒这么好,并沒有遇上一只能够作对手的合适凶兽,反倒是铁牛有福,行进沒多久就遇上了一只狂狒狒,而且还沒有成年,实力大概在先天境四重天左右。

    尽管还沒成年,但狂狒狒的名号可不是白白得來的,狂暴的脾气使得它在发现了铁牛之后,立即将铁牛当做了食物,直接无视林焰,狠狠一爪就凶猛地朝铁牛当头抓下!

    狂狒狒,不擅长速度,倚重的是力量攻击,且主要依靠一双前肢來展开进攻。

    铁牛与它对上,倒显得很合适,两者凭借的,都是力量。

    果然,在铁牛施展吞金**让右臂化为黄金色格开了狂狒狒一抓之后,一人一兽马上就近距离地厮杀起來最新章节校园全能高手。

    场面有些难看,反正林焰是这样认为的。

    狂狒狒自不必说,反正仗着一身蛮横力量,只知道横冲直闯。

    而铁牛由于实在缺乏对战经验,每一下攻击都不成招式,用的都是蛮劲,好在力量够大,吞金**作用后,身体较之蜕凡境武者还要强硬,才能在与狂狒狒的搏斗中不落下风。

    于是林焰在一旁细心指导起铁牛來,如何挥拳,如何掌控力道,如何变招,说的都是自己经历生死战斗之后得來的感悟。

    起先铁牛自然领会得很慢,但拼着被狂狒狒接连攻击之后,铁牛也渐渐掌握了一些要领,出手不再那么生硬,慢慢多了一些灵气。

    这也就是在真正的实战之中才能获得这样明显的效果,如果是两人在沒有任何危险的情况下私下交流,铁牛的进步绝对沒有现在这么大。

    狂暴的性格让狂狒狒誓要杀死铁牛才罢休,因此一直沒有离开,这给了铁牛足够的时间用來慢慢进步,二十分钟之后,虽然铁牛挂彩的地方非常多,但渐渐占了上风;半个小时后,铁牛已经将局势牢牢掌控。

    再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铁牛运用从林焰那儿得來的“无耻奸诈术”,虚晃一枪后觅得空当,一记勾拳直接击打在狂狒狒的下颌,硬是将五六百斤重的狂狒狒打飞五六米,而且,从下颌开始直到半个脑袋的地方,骨头全碎了,狂狒狒落地后就再沒有动弹过一下。

    林焰其实也很惊讶,铁牛走的是至刚至猛的路子,看似直來直往,但如果糅合进一些灵巧的元素在内后,爆发出來的威力确实强大,而且这种狂暴的打法,让他看得很过瘾,甚至有一种热血澎湃的感觉。

    可想而知,当年的玄金上人利用金刚不坏之身攻击对手时,场面的震撼会达到何种地步!

    看着憨憨直乐的铁牛,林焰产生了一个想法:当初自己只是为圆铁牛武者之梦而选择将《吞金秘籍》赠予铁牛,却很可能真的会因此而产生玄金上人的一位合格接班人。

    铁牛成为下一个玄金上人,纵横武界?林焰笑笑,为什么不可能呢?从接触武学到现在才几个月?铁牛已经生生打死了一只先天境四重天的狂狒狒了!

    “铁牛,好好练,以后进步会更大,走,我们继续寻找对手。”

    “好。”铁牛呵呵一笑,大步朝前走去,身上挂彩的地方看起來丝毫不影响行动。

    沒过多久,两人在一片草地上发现了一只狂血鬣狮,大概是今天还沒进食所以很饥饿的原因,一见两人后狂血鬣狮立即猛扑过來。

    别看狂血鬣狮名字凶狠,但实际上就跟普通狮子一般大,实力约莫在先天境五重天,用來作为铁牛历练的对象,其实很合适。

    而且,狂血鬣狮的血是不可多得的补品,这点,铁牛无疑知道。

    所以,当狂血鬣狮凶狠扑上來时,铁牛不退反进,哈哈大笑:“來得好,宰了你刚好拿点血,为俺媳妇滋补身体。”

    林焰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心想王铁牛,果真人如其名,猛人也。

    “砰!”

    铁牛砸出的一拳击打在狂血鬣狮的颈脖处,直接将对方击退近五米,而自己也被狂血鬣狮一抓划破了胸前衣服,在胸膛上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但铁牛明显不拿这点小伤当回事,狂吼一声,扬起拳头再次冲了上去!

    “咦,狂血鬣狮?可是少见啊,鲜血大补呢,黑虎,上!”

    同一时间,草地后方的森林中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紧接着一道黑影突然蹿出森林,高高跃起,从后面一下猛扑到狂血鬣狮的身上,且一扑之势极大,一路向前,竟带着狂血鬣狮凶猛地朝冲上前的铁牛砸來!

    幸亏铁牛反应还算快,卸力的同时身体赶紧蹲下,几个狼狈打滚后才堪堪避过了那团黑影和狂血鬣狮。

    等到铁牛爬起來时,狂血鬣狮身上已经被抓出了两个血洞,趴在地上只有出气沒有进气,眼看是活不成了,而那团黑影停在狂血鬣狮旁边,是一只先天境六重天实力的凶兽赤瞳虎,处在幼兽时期,虽明显被人驯熟了,但仍然有着一股凶戾之气散发出來。

    “这是我的猎物,走开!”

    眼见准备用來给妻子滋补身体的猎物突然被别人豢养的凶兽霸占了,而且如果不是自己躲得快,可能还会被撞伤,铁牛顿时就來了气,一拳朝赤瞳虎挥去,想要将其吓退,取回自己的猎物。

    哪知才从树林间露面的那个男子阴阴一笑,说道:“你的?谁看见了?黑虎,上!”

    一声命令之后,赤瞳虎竟然龇牙咧嘴,狠狠朝铁牛扑去!

    这只赤瞳虎拥有先天境六重天的实力,本就比铁牛要强大,再加上铁牛的一拳只是想吓退对方,并沒有要攻击的意思,所以眼见赤瞳虎扑來,挥出去的拳头想再次收回护住身体已经來不及,铁牛只好再次蹲下,很狼狈地贴着地面打了两个滚才躲过这一扑,但后背的衣服还是被赤瞳虎的利爪撕破,并且留下了几道血痕。

    林焰也沒想到对方如此蛮不讲理,一上來二话不说就直接纵虎伤人,想救援但终究慢了一拍,不过眼见铁牛沒有大碍,林焰才放心下來,只不过展开的双手已经悄悄握成了拳头。

    “哈哈,就这点实力也敢和我抢?你连一只畜生都打不过,还是赶紧滚回去吧!”

    看着铁牛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爬起來的狼狈样子,赤瞳虎的主人,一个年轻男子仰起头肆无忌惮地大笑,笑声刺耳,充满了极大的嘲讽味道。

    “你怎么这么不讲理!这狂血鬣狮明明是俺先发现的,而且还准备杀死它呢,你怎么能抢夺,还放虎弄伤了俺?”

    无论从哪点看,对方都太欺人太甚了,现在是自己的猎物被对方抢了,对方不仅不占理,还分外嚣张,居然反过來放虎伤人,饶是铁牛这个憨憨的直爽男人也气不过了。

    “狂血鬣狮是黑虎咬死的,你好意思说是你的猎物,你眼睛瞎了啊,还是怎么地?”对面的年轻人咄咄逼人,蛮横而不讲理。

    铁牛口拙,不知道骂人,听到对方如此羞辱自己,急得面红耳赤起來:“猎物是我的,你走开!”

    对面年轻人眼睛中射出两道凶光,恶狠狠叫道:“再他妈废话,老子先让黑虎撕了你!”

    一旁的赤瞳虎流着口水凶狠地看着铁牛,跃跃欲试。

    “你纵虎伤人还有理了?”

    林焰也沒想到对方如此蛮横且心肠毒辣,还口出狂言,再无法忍受,几个跨步后走到了铁牛身边,冷冷向对面年轻人说道。

    对面年轻人自然早就看到了林焰,但浑然沒将林焰看在眼里,两个实力差劲身份低俗的乡野村夫而已,能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这个年轻人再次叫嚣:“谁他妈伤人了,你哪只眼睛看到黑虎伤人了?”

    “很好,”林焰冷冷一哼,“那你也沒看到这头畜生是如何死的。”

    对面年轻人还在错愕间,林焰已经凌空一掌切出,恐怖的元气在掌下化成一道锋利无比的风刃,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劈向了赤瞳虎。

    先天境的赤瞳虎,岂会是林焰的对手?

    一记元气斩后,赤瞳虎甚至都來不及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就迸裂出一股老高的血箭,脑袋立即掉落,滚到了一旁。

    轻轻松松杀死了赤瞳虎,林焰像个沒事人一般,还故作惊讶地说道:“呀,铁牛你也看看,这头虎怎么突然就死了?”

    对面的年轻人立即傻了眼。

    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赤瞳虎,他仍然沒搞明白:对方怎么能说杀就将自己好不容易驯熟成功的宠物给杀死了?

    可他似乎忘记了自己之前就是这么做的,而且还要过分。

    但他不会认为自己错了,不再傻眼后,他恶狠狠瞪着林焰,两只眼睛射出狠毒的两道光芒,咬牙切齿地叫道:“你敢杀了我的赤瞳虎,我要杀了你,让你陪葬!”

    林焰浑然不惧,反而有说有笑地对旁边铁牛说道:“这人,莫不是眼睛出毛病了吧,他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了赤瞳虎了?”

    “你……”

    对面年轻人一时气结,“铿锵”一声,已经狠狠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宝剑。

    “怎么回事,杨震?”这时候,后方森林中又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唐大哥,有人活得不耐烦,想让我们替他收尸呢。”被叫做杨震的年轻人拿着宝剑,嚣张地看着林焰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