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三十二章 给我滚开

    第二天,林焰戴上一顶帽子,还特意在嘴唇上方粘了一排茂密的胡须,样子看起來和充当“算命先生”时有些像,算是将真实容貌掩盖住,然后出了院落,朝青阳镇走去网游之天下无双。

    到达夏府时,出乎意料的是,那儿哀乐阵阵,送葬队伍正准备抬棺上山。

    问过后,林焰才知道,虽然夏府被灭门将近一个星期了,但官府为了破案,不得不先将死者带去仵作房查验,等到官府这边的流程走完,尸体再被运回夏府时,已经过去了四天,而在夏府操办丧事又花去了两天,所以直到第七天才出葬,现在戴着白花穿着丧服的夏家亲戚正准备将死者埋在夏家老屋那边的山上。

    夏家虽然势大,但也只是在青阳镇上而言,事实上,夏家基业基本都在青阳镇,而因为一桩灭门惨案,家族精英几乎全部死去,活着的,都是夏家在青阳镇外的一些亲戚,好在夏家在青阳镇口碑不错,自愿來了许多人帮忙,这才将这场丧事搞得热热闹闹。

    夏安之的表哥,一个身高体长的大汉负责这次丧事,听到林焰说要送死者一程,和善地笑笑就答应下來。

    林焰走在送葬队伍的中间,随着唢呐声、鞭炮声和死者亲属的哀恸声,心情沉重地走着。

    不去计较夏天龙、夏平对自己做的,光说现任夏家家主夏安之,就是一个本分的读书人,待人友善,乐善好施,在青阳镇的口碑犹自比夏天龙还要好,可也惨死了,不由得让林焰唏嘘不已校园全能高手。

    夏家老屋不远,只需要走过这一条大概一千米的土路,上坡就到了,很短的路程。

    然而,走了一大半快要上山时,林焰发现前面的队伍停住了,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正有争吵声传來。

    走到队伍最前面,林焰发现夏安之的表哥,那个高壮大汉面有愠色地正和对方理论。

    对方也是一列送葬队伍,双方是在为谁让路的问題而争吵。

    可林焰很快明白为什么自己这边的人,脸上都露出愤懑之色了。

    因为对方十几号人虽然也穿着丧服,但一不放鞭炮,二不撒纸钱,个个嘴角挂着冷笑,眼睛中流露出挑衅的神色,沒有半分死者死后的哀伤之情。

    这还不算,四个精壮汉子抬着的那口棺材,在双方僵持时非但沒有暂时放下,汉子们非但不休息一会喘口气,反而继续抬着棺材,神情轻松,甚至还吹着口哨,不怀好意地看着这边。

    傻子都知道,那口小小的薄皮木棺,里面肯定什么都沒有,就是一口空棺,这群人,分明就是來捣乱的。

    已经有了解情况的民众将真相对夏安之的表哥说了,林焰在一旁也听到了。

    原來对方就是夏家在青阳镇的死对头,杨家的人。

    林焰以前在夏家时,就知道杨家和夏家一直彼此看不顺眼。夏家认为杨家鱼肉乡里、横行霸道,而杨家则认为夏家是满口仁义道德骨子里却虚伪至极的的伪君子,双方明争暗斗,大矛盾很少,小摩擦却一直不断。

    眼下,就是杨家的杨二郎,这个无良混混,带着一群混子來故意堵路了。

    按照习俗,将死者从家中送到山上坟墓安葬,必须顺利到达,忌讳中途停住,更忌讳后退!

    可这一条土路本就不宽敞,夏家这边四个大汉抬着青石棺材前进,更是将一条路占据了绝大部分,杨家的混混说要夏家让路,无非就是让夏家的人抬着棺材往回走!

    “这位兄弟,你看吧,死去的人正等着入土安息呢,这你让我们让路,就是让我们往回走啊,这坏了风俗不说,也是对死者的不敬啊。”

    夏安之的表哥明白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自己一方送葬的人大多还是自发來帮助的村民,面对这群混混,先不能将脸皮彻底撕破,便努力压抑住心中的怒火,好言劝说。

    哪知对方最前面的杨二郎竟“呸”一下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浓痰,恶言恶语地说道:“嘿,那你不让路,难道让我们让啊?我们退回去了,还不一样坏了习俗,也是对死者的不敬啊。少说废话,赶紧给我们让路!”

    这时候林焰听到了旁边已经有村民在窃窃私语了。

    “杨二郎这是在故意找茬呢。杨夏两家虽然不和,可我沒想到杨二郎这么不是东西,居然在夏家发生这样的惨祸后,还來落井下石,这不分明就是想给夏家难看么?”

    “是啊,你可能还不知道,以前杨二郎看中了夏天龙夏家主的三女儿,上门求亲,却被夏天龙生硬拒绝了,还说杨二郎太横行霸道,为恶一方,这本也是事实,可杨二郎却怀恨上了,今天居然搞了一口假棺材來闹事。”

    “嘘,小心些,不能让他听到了,不然我们会被他报复的。”

    夏安之的表哥也是个血性气十足的汉子,听到杨二郎如此蛮不讲理,再无法控制情绪,便恼怒地提高了声音:“你当我傻子啊,你们抬着一口空棺材压根就不是在送葬!”

    杨二郎再次吐了一口痰,回头指着那口薄木棺材冷笑道:“你他妈怎么知道那就是空棺材,要不你揭开棺材盖到里面去躺躺啊?”

    “你怎么说话的呢!要闹事是吧,我也不怕你,唢呐,给我吹起來,我们继续上路,就不信你们敢这样霸道!”

    “我看谁敢动!”杨二郎突然怒叫一声,随即虎着脸,眼睛中放出寒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大伙很多可都是咱青阳镇的人啊,我心中有数的。以前呢,是夏天龙、夏安之这些个死鬼护着你们,现在不同了,青阳镇可是咱老杨家说了算。如何做,大伙儿先在心里掂量掂量,免得到时候弄得我不好做人,你们也难堪。”

    从这番阴阳怪气的话中,谁都听出了赤-裸-裸的威胁之意。

    自发來送葬的村民顿时脸色大变,不但唢呐声沒有响起,许多人还萌生了退意,根本不愿凑到这件事中來,以免得罪了杨二郎。

    哪知夏安之的表哥脾气很是火爆,眼见杨二郎就想闹事,气得双眼圆瞪,一双大手猛地揪住了杨二郎的衣领,将杨二郎直接提了起來,怒视着对方说道:“你倒是让不让?”

    “我操!”

    杨二郎身后的十几个混子眼见老大这样了,大骂着纷纷围了上來,就要殴打夏安之的表哥。

    “让,我让你老母!”杨二郎恶狠狠咒骂了一句,随即发出白光的一拳直接砸在了夏安之表哥的胸膛上!

    夏安之的表哥怪叫一声,被这一拳直接砸倒在地,面如金纸。

    “还敢和我叫板?自不量力的东西!最后告诉你一声,今天你不带着人给老子退回去,老子就守在这儿不走,看你怎么让夏安之那个死鬼入土!”

    “你……你!”夏安之的表哥怒极之后,吐出了一口血。

    不是武者,显然很难和身为武者的杨二郎对抗。

    林焰沒想到事情一下恶化,夏安之的表哥性情这么爆裂,自己都沒來得及出手相助。

    但现在站出來,也不晚。

    “你们杨家死了谁了,怎么鞭炮都不放一个?”林焰站到了杨二郎的面前,冷冷说道。

    “混账,竟敢诅咒我老杨家,你找死啊?”杨二郎见还有人敢跳出來和自己作对,不由大怒。

    “你才找死!”林焰怒喝一声,“再不给我滚开,我真叫你躺棺材中去!”

    “我干!”

    杨二郎气得跳了起來,蒲扇般的手带起一股劲风,朝着林焰的脸就是狠狠一掌拍去!

    旁边有村民忍不住惊呼起來,很担心这个三十多岁的儒雅男子会被杨二郎一巴掌拍飞。

    而杨二郎那边的混子则个个摩拳擦掌,吹着尖锐的口哨,在一旁等着看好戏。

    可下一瞬间,许多人都傻眼了。

    只见杨二郎的巴掌硬是落不下去,他的手腕被戴着帽子的这个儒雅男子牢牢捏住,丝毫动弹不得!

    紧接着,他们就听到了一声“咔嚓”声。

    “啊!”杨二郎杀猪般惨叫起來。

    众人不禁心中发寒,浑然沒想到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儒雅男子一出手竟然这么干脆,直接就扭断了杨二郎的手腕。

    “我也最后告诉你一声,再不给我滚开,真的打死了你,就让你老爹來给你收尸!”

    林焰冷哼一声,松开杨二郎手腕的同时,左手顺势一巴掌打在了杨二郎的脸上,直接将他打飞!

    “砰!”

    杨二郎一路惨叫着,高高飞起后,重重砸在了他自己带來的那口薄木棺材上,直接就将棺材砸了个粉碎。

    灰尘四溅,杨二郎痛苦地在地上翻滚,再爬不起來。

    如此霸道的一巴掌,不但让众人震撼,也吓坏了杨二郎那边的十几个混子。

    “滚!”

    林焰舌战春雷,突然暴喝一声,强烈的杀意从体内释放出來!

    混子们吓得面无人色,双腿发抖,慌慌张张扶起杨二郎就朝杨家而去。

    “好,打得好!”

    看到杨二郎一伙灰溜溜滚远了,众人忍不住为林焰叫好!

    “多谢壮士仗义相助。”夏安之的表哥拱手作揖,十分客气地感谢林焰。

    “举手之劳而已,”林焰摆摆手道,“继续走吧。”

    夏安之的表哥面色一喜,指挥着众人:“唢呐吹起來,走!”

    闹出了这个风波后,送葬队伍得以继续前进,走完土路,上了坡,到了坟墓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