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三十章 院落重逢

    宾客们都出來后,也不见天玄和青绝出來送客,显然是忙“梅降雪被掳走”的事情去了傲世帝龙。

    林焰看了看四周,发现青武门的人已经在行动,搜寻着梅降雪的下落,不少人还随着宾客一同下山,好像真的是在寻找神秘蒙面人、拯救梅降雪一样。

    林焰知道青武山上自己不能再呆了,必须趁着宾客大量下山的时机迅速跟着离开,否则,一旦滞留在青武门中,想要再下山就非常困难了寒武再临。

    好在人多,林焰也用不着另换衣服,直接穿着下人经常穿的一身简朴衣物,随着众人走下了青武山。

    “梅降雪为什么会突然消失?”林焰心中一直存着这个疑问,边往郊区的院落走,边思索着。

    谁都沒有注意到林焰,使得他顺利回到了院落中。

    推门而入后,林焰发现温暖阳光下的石桌旁,坐着一个自己虽然熟悉、但却无论如何都沒想到会出现的人。

    梅绛雪。

    林焰定定地看着她,许久沒有说话。

    林焰心中凌乱了。很明显,逃婚后的梅降雪直接來到了这儿,这对于已经失忆了的梅降雪來说,根本不可能做到,因为这地方她找不到,而现在,梅降雪俏生生地就坐在了石桌旁,这个更假不了。

    难道梅降雪真的恢复了记忆?

    林焰觉得这个想法有些太荒谬了,昨天晚上他还去找过梅降雪,梅降雪根本就沒认出他來,一夜过后,难道事情就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化?

    “怎么,不请我喝杯茶么?”

    在林焰愣神的时候,梅降雪展颜一笑,柔声细语说道。

    林焰沒有挪动脚步,看着梅降雪,极力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忐忑地问道:“绛雪姑娘,你恢复记忆了?”

    “嗯,当然。”梅降雪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林焰顿时觉得一股巨大的喜悦感瞬间充满了脑海,让他觉得现在是如此幸福。

    “喝茶是吧,我马上去泡。”

    林焰兴冲冲跑进房中,泡了两杯茶出來,然后坐到了梅降雪的对面。

    “你是怎么恢复记忆的?”林焰关切地问道。

    梅降雪拿出了一面碧绿色的令牌,在林焰眼前晃了晃。

    “它?”林焰随即明白过來,“是我昨天遗落在浴桶中的?”

    “嗯。”梅降雪说道。

    “难道它和你有很深的关系,竟使得你回忆起了以往的事情?”林焰看着这块碧绿玉制令牌,仍然觉得事情很不可思议。

    三十多年前由青武门执法长老带上龙岛的一块令牌,居然在三十年之后一经出现,就立即帮助一个已经完全失忆的人恢复了记忆,若不是事实如此,他怎么也不会相信。

    “这块玉是我爷爷的。”梅降雪轻声说道,眼圈泛红,眼泪在眼睛中打转。

    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梅降雪轻轻说道:“我从出生起就沒有见过爷爷,只知道他以前是青武门最出色的执法长老,非常受人尊敬,但比起为门派做出的贡献,爷爷留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和奶奶的感情。你看到这块玉了吗?这就是我爷爷用一块阴阳玉雕刻而成的,阳属性的阳玉留给了爷爷自己,阴属性的阴玉则送给了奶奶,你看,玉中间还有一个心的形状,上面还有两个字呢。”

    林焰不用看都知道梅降雪说的是真的。

    从龙岛上拿到这块碧绿玉制令牌后,他不止一次地发现上面有一个心型图案,而在这颗心的中央,还雕刻着两个小字:小玉。

    “小玉就是我爷爷称呼奶奶的小名儿,”梅降雪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爷爷奶奶非常恩爱,感情非常深厚,在另一块玉上面,则雕刻着我爷爷的名字,由奶奶一直佩戴着,代表着他们忠贞不渝的爱情。这一阴一阳两块玉或许本身并不珍贵,但正是因为饱含了爷爷奶奶的真挚感情在内,所以才显得分外珍贵。”

    说完后,梅降雪又取出了另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两者放在一块,连林焰都仿佛感觉到了一对真心相爱的夫妻在幸福生活的场景。

    可林焰反而更糊涂了,他清楚记得青武门执法长老将这块玉交给自己时,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你出了龙岛后,请将它交还给青武门。执法长老负有监督和调查掌门之权,不能沒有这个凭证。”

    这也就说明碧绿玉制令牌是执法长老的凭证,可一件原本是爱情象征的信物,怎么可能会成为门派的令牌?怎么想都不可能!

    但林焰并沒有马上说出自己的疑惑,因为他从梅降雪的话中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梅降雪提及这块碧绿玉制令牌时,从沒有用“令牌”二字,而是用“玉”來代替。

    而且,他其实觉得这块碧绿色的玉和执法长老的令牌不怎么搭边,但那时候是执法长老亲口说这玉是执法的凭证,他才相信下來。

    现在看來,玉就是玉,与什么令牌毫无关系。

    “只是很可惜,三十年前我爷爷和潇水城几个高手同上龙岛,竟再也沒有回來,这块玉也跟着一起消失了,我奶奶很伤心,一直在盼望着爷爷有一天能够回來,这样盼啊盼的,盼了两年,苦苦等待了两年,奶奶每天都在哭,可沒有将爷爷盼回來,却哭瞎了自己的双眼。”梅降雪已经在落泪了,诉说着一个伤痛的故事。

    “奶奶眼睛看不见后的第十个年头,我出生了。从我记事起,奶奶就经常和我说起她与爷爷的事情,那时我还小,不懂得爷爷奶奶之间的深厚感情,因此每一次都听得心不在焉,但奶奶不怪我啊,她好像只是想找一个能够听她说这些事情的人,她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脸上是笑着的,可那时候的我怎么知道奶奶口中说着甜蜜的故事,心里却是悲伤万分!在我九岁那年,奶奶去世了。你知道吗?我奶奶临死前一直念叨着我爷爷的名字,手心紧紧攥着那块阴玉,嘱咐我父亲一定要找到爷爷,找到那块阳玉,这样,她才能死得安心。”

    捧着两块玉,梅降雪已经泪流满面。

    “再后來,我父母都战死了,玉传到了我的手上,回忆起奶奶以前跟我说过的事情,我才明白奶奶在爷爷死后活得多么不容易!我很后悔,后悔小时候沒有仔仔细细将那些故事听完,后悔沒能体会到奶奶心中的伤痛,所以,为了能够完成奶奶的遗愿,我一直将阴玉带在身上,等待着和另一块玉的重逢,可惜上次去龙岛我并沒有找到爷爷的下落。”

    “长久地挂念此事,可能在我心中产生执念了吧,因此,当昨晚我发现这块阳玉后,情不自禁地就拿出了奶奶交给我的那块,当两块玉合在一起的时候,我首先想到了奶奶去世的情景,后來又想到了奶奶小时候和我说过许多遍的有关她和爷爷的故事,再然后,我想起的事情越來越多,最后,我终于将失去的记忆全都寻了回來。”

    梅降雪紧紧攥着两块玉,抽噎着。

    林焰听后深受感动,从梅降雪的话语中,他能够感受到故事中两人真挚的爱情,这种爱情,早已经超越了生死的局限,现在,在另一个世界,这两颗相爱的心应该已经在一起了吧?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当你完成了你奶奶的遗愿后,也让你的记忆恢复了。”林焰充满感触地说道。

    梅降雪点点头,开始询问林焰是在龙岛哪个位置找到阳玉的。

    林焰编了一个合理的故事,将这事交代过去。

    有关那位老者在龙岛的真实状况,林焰决定永远埋在心底,不再说出來,因为他不忍伤梅降雪的心。

    至于老者为什么要将这块代表爱情的玉说成是执法令牌,自有老者的理由,或许是担心自己拿到这玉后不交给青武门,所以才特意把它说成了是一件很重要的物体,以便让自己重视这玉,又或许是其他的理由,但总之,林焰也不想弄懂这个疑惑了。

    他已经很感激这位老者了。若不是因为这块碧绿玉制令牌,哦不,是这块玉,梅降雪也不会在机缘巧合下恢复记忆。

    “林焰,我是真的沒想到你能够从龙岛回來,在龙岛你都经历了什么,怎么出的龙岛?”梅降雪收拾好心情,关切地询问道。

    林焰只隐瞒了部分细节和内容,例如青绝派人杀自己、例如和秦海梦发生的事情,例如巨龙的事情,其他的,他都详细说了一遍。

    当听到林焰在龙岛遭遇的许多次生死场面时,尽管知道林焰都应付过去了,但梅降雪还是忍不住为他担心,而当林焰讲到在龙岛上的一些奇遇,还有和石龟爷孙俩发生的好笑的事情时,梅降雪也会开心地笑出來,完全与林焰同喜同悲,这让林焰非常感动。

    讲完这一切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两人的茶水都换了好几次了。

    随即,林焰开始问道:“绛雪姑娘,你就这样悔婚了,回去不怕面对青风青绝?”

    “不这样做还能怎么办?”

    梅降雪显然心中仍旧有气,“趁着我失忆,就用无数的谎话來误导我,若不是我刚好恢复了记忆,岂不是今天就嫁给了青风师兄?青绝师叔也好,天玄师叔祖也罢,都知道我不喜欢青风师兄,可还是这样做了,他们有沒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沒有当场冲出來闹就已经很克制了,用秘密消失的办法來悔婚,这已经是在为他们、为青武门保留颜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