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飞一踢一扭

    仇厉是老狐狸了,眼见苏长老从前面走來,立即将脸上笑容收敛大半,和林焰不再像长辈与晚辈的关系,而是表现出一种平辈的姿态,更符合实际情况,因为眼下林焰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网游之天下无双。

    仇厉沒想到的是,林焰反应和他几乎不分上下,林焰之前轻松的神情适时变成了一股高人都拥有的倨傲之色,用符合三十多岁人的声音淡淡说道:“仇兄就送到这吧,我先走一步。”

    “这小子,随机应变倒是挺快,谁都会被他瞒过去。”仇厉在心中暗自说道,想到林焰口中那句“仇兄”,就愈发觉得好笑,差点沒当场笑喷。

    但戏必须当着外人的面演下去,仇厉强忍住笑意,朝林焰拱手,可谓做足了姿态,给足了林焰这个世外高人的面子:“今日之事,多亏了先生,他日仇某一定登门拜访,再表示谢意,先生慢走。”

    这时,走到近前的苏长老刚好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不由内心大震!

    他在天煞门几十年了,何曾见到过掌门如此以礼待人?不但言语客气,还拱手相送,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掌门听到对方要走时,根本沒执意要将对方送到山下,而是直接应承下來,这不是说明掌门看不起对方,相反,掌门十分看重对方,所以当对方提出要走时,甚至都不敢忤逆了对方的意愿,急忙就恭敬相送校园全能高手!

    难道真如两人话中表现出來的意思一样,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人竟然治好了大小姐的病?

    那岂不是说,这人真的是一位绝世高人?

    想到这儿,苏长老心中无比忐忑和后悔,在山下时他曾经出言挖苦过对方,甚至最后还使出了一招“苍鹰搏兔”來对付对方,现在看來,他的这种举动可谓愚蠢到了极点!如果对方对自己稍有不满,将山下发生的事情向掌门随便透露几句,他可就惨了!

    感到后背似有冷汗流出,苏长老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向掌门问好。

    看到苏长老不时瞟向自己时的眼神中带着不安之色,林焰明白苏长老毕恭毕敬的神情多半也有讨好自己的意思,更明白苏长老在担心什么。

    于是,林焰故意皱了皱眉头,望向了仇厉。

    “先生是否还有事情需要对仇某说?”仇厉继续自己的演戏。

    一听到这话,旁边的苏长老便悄悄用衣袖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似乎连身体都在颤抖起來。

    在天煞门,即便他贵为长老,权力很大,但在掌门面前,还真的什么都不是,天煞门完全就是由掌门仇厉一个人在统治,惹怒了掌门,即使是他,也沒有什么好果子吃。

    林焰将苏长老的惶恐神情都捕捉到了眼睛中,心中觉得畅快,将山下受的窝囊气尽数发了出來,不过他也沒打算真的让苏长老难堪,再怎么着,他也不屑于用煽风点火的方式借助仇厉來羞辱对方。

    “哦,沒什么事,记得让大小姐多多调养身体。”林焰笑道。

    苏长老终于松了口气。

    “好的,谢先生提醒,那我就在这恭送先生了。”仇厉客气说道。

    林焰不忘高人风范地朝仇厉摆摆手,边走,头也不会边说道:“嗯,我一个人下山就好,不用人陪着。”

    仇厉笑笑,心中却腹诽便宜都让林焰这小子占了。

    苏长老却目瞪口呆,几乎石化,半天后才反应过來,急急忙忙问道:“掌门,刚走的这位先生真的治好了小姐的病?”

    仇厉粗厚的眉毛向上一掀,哈哈大笑,显得非常高兴,大声道:“这还假的了?小曼现在已经活蹦乱跳了。”

    “啊?”

    苏长老再次就要石化,仅仅几炷香的工夫,这人就治好了其他名医高人几天以來都治不好的病,而且,小曼小姐病刚好就能够活蹦乱跳了?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这人不是高人,简直就是神仙!

    看到苏长老大张的嘴能够塞得下两个鸡蛋,仇厉一乐,打趣道:“苏长老不相信?那我和你现在就追上他,去找他问清楚?”

    苏长老顿时苦着脸连连摆手,一个劲地说道:“信,我怎么不信,呵呵,恭喜掌门恭喜小姐了。”

    “对了掌门,真不派人送送这位先生?”

    “连我都站在了这儿,你以为我不愿全程相送?像他们这种世外高人,有怪癖是很正常的,执意相送,反而容易惹得他们不高兴,就这样,我们不派人相送。”仇厉说道。

    苏长老当然只有同意的份。

    “苏长老,你换身衣服叫上吴长老和张长老,你们三人去趟潇水城的‘灵宝堂’,告诉他们,我女儿的病好了,不再需要任何灵丹,中止和他们的买卖。记住,除了定金外,其他钱都要拿回來,我们现在不需要他们的灵丹,而且,有关小曼病好的细节,也不要向他们提及。”

    仇小曼生病时,仇厉可谓束手无策,甚至有些病急乱投医,听说“灵宝堂”有很多专治疑难杂症的药方和灵药,便花高价委托他们炼制一些灵丹。现在小曼沒事了,自然也就沒必要花那个冤枉钱了。

    “是,掌门。”苏长老领命而去。

    仇厉捏了捏衣袖中装有“蚁毒”的瓷瓶,表情瞬间变得阴暗起來:“白家,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搅得你们鸡犬不宁!”

    ……

    林焰下山速度很快,心情也比较愉快,此番天煞门之行,不但解除了仇小曼所中“蚁毒”,提出的两个要求仇厉也全部答应了,而且还得到了一个实际上是空间储物容器的鼻烟壶,他对此很满意。

    可在山脚下,他却感到不爽了。

    王天见到林焰孤身一人下來,想來为小姐治病一定无功而返,甚至估计都吃了个闭门羹,毕竟,哪有治病这么快就下山的?

    所以,王天大手一横,蛮横地拦住了他的去路。

    “让开。”林焰站着沒动,冷冷说道。

    王天愈发觉得心中怒火难灭,针锋相对道:“哼,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就让你离开吗?这儿可是我天煞门的地盘,容不得你在这儿装腔作势,人五人六!”

    林焰斜眼轻蔑地看了王天一眼,语气中流露出明显的嘲讽之意:“好狗不挡道。”

    “你……你……放肆!”

    王天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英俊面容扭曲着,身体颤抖,搭在长剑上的手突然朝外一抽,“铿锵”一声,宝剑愤然出鞘!

    “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训你!”

    王天手持宝剑,锋利的剑尖对准了林焰,怒气冲冲喝道。

    “王师兄,你冷静一些,别冲动。”

    另外三个守门人都开始劝说起來。他们不是傻子,虽然林焰孤身一人下山,但至少沒缺胳膊断腿,说明掌门对此人不痛恨,而且之前这人是被银戈统领带上山的,足以说明这人有一定的背景和來历,试问,连掌门都不去对付的人,你王天师兄就算再出类拔萃,又何必为了出一口恶气而去冒这种风险?万一这人真的有大背景呢?

    如果冷静下來,王天未必不能想到这些,但他从林焰被银戈统领带上山后,就已经沒冷静过了。他接连被林焰嘲弄,甚至还被说成“行房事而不举”,早就对林焰千般怨恨万般愤怒了,岂会如此轻易就让林焰离开?

    所以听到三人好心的劝说,王天反而觉得自己愈发沒面子,遭受了更大的耻辱,心中怒火更盛,竟是大叫一声,直接将宝剑朝林焰胸膛刺去!

    “咻!”

    宝剑刺穿了空气,发出一道厉啸,最后却刺空了。

    林焰一个灵巧旋转,轻松避过了这一剑,并且冷冷说道:“你想好了,真的不准备听你同门的劝告,执意要对我出手?”

    王天越发觉得自己被人轻视,心中大怒,吼道:“你说呢?混账,我要让你好看!”

    话音刚落,王天就凝聚起蜕凡境四重天的力量,泄恨般全力朝林焰劈出一剑!

    顿时,剑气肆虐,剑意气势汹汹,锋利的剑尖就像一条吐着猩红信子的毒蛇,欲一口狠狠咬在林焰的心脏上!

    “哼,那就休怪我无情!”

    林焰已经很不爽,心中被勾起一股无名之火,突然施展“灭世五步”第一步,整个人腾空而起,不但轻松避过了王天全力劈出的一剑,身体还灵巧地來到了王天的身后。

    当下,林焰右脚狠狠一踢,直接踢中了王天的肩胛。

    “咔嚓!”

    是肩胛骨碎裂的声音。

    王天一个踉跄朝前扑倒,口中大声呼痛,却被落地后的林焰一把抓住手腕,朝内狠狠一扭,又是一道“咔嚓”声传出!

    王天的手腕被生生扭断!

    林焰这才夺过宝剑,任凭王天扑倒在地。

    一飞一踢一扭,全部发生在一瞬间,动作行云流水却又充满了狠辣,竟让旁边的三个天煞门门人看得傻了,眼睛中尽是骇然和惊惧。

    王天师兄可是内门的核心弟子,一身实力达到了蜕凡境四重天,依靠锋利宝剑发出的全力一击,威力何等巨大,但却被这人轻松破掉,甚至这人还有余力轻松发动反攻,瞬间重创王天师兄,那这人的实力,岂不是更加的可怕?

    尤其是这人身上散发出來的冷冽气息,就跟一股股实质化了的杀意一样,让自己胆颤不已!

    这人,分明就是一个冷血的恶魔,狠辣无情而又出手果断,毫无算命先生的儒雅,像是一个杀人狂魔,又像是一个冷血杀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