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一十八章 贵人来了,信不信由你们

    很少有潇水城的人不知道天煞门在哪儿的,但是,少有人能够进入这个可以和青武门叫板的大派里面一晌贪欢。

    林焰就在山门下、一对凶神恶煞的猛虎前被拦住了。

    天煞门进入的路径跟青武门大同小异,都是主体建筑建造在山上,需要登上一些台阶后才能到达,而山门,是第一道关卡。

    稍有不同的是,这儿看门的,除了四个穿着统一灰色服饰的人外,还有两头被驯熟的猛虎。

    当然,猛虎被驯熟,也只能保证不攻击天煞门的门人而已,遇到了林焰,立即低低吼叫,身体前伏,前爪抓着地面摩擦着,捕食动作并沒因为被驯熟而消退,丛林之王的野性和桀骜不驯依旧保留。

    尽管猛虎颈脖上套着一根粗大的铁链,被人控制着,但面对这副场景,寻常人早就吓跑了,因此,虽然天煞门的地点还在闹市区,但一般人连路过时,都宁愿绕过、额外多走几步路,也不愿平生事端。

    “小子,你存心找茬是不?快点滚,否则我放猛虎非得追到你上吐下泻不可。”

    四个守门人,两个牵着猛虎,一个惬意坐在旁边椅子上磕瓜子,余下的一人恶狠狠对林焰说道。

    其实,只要林焰随便说自己出自哪个门派,上去找某某人有事,这道关卡就能够放行,毕竟,上面还有天煞门的其他关卡在,不怕别有用心的人捣乱,偏偏林焰给出的理由太奇特,以至于让守门人发飙。

    “我是來给仇小曼算命的。”

    这就是林焰给出的上山理由。

    现在,谁都知道仇小曼生着怪病,遍请名医高人都诊断不出病因,天煞门的人正为此事烦心着呢,居然就有人不知好歹地要给仇小曼算命!

    算命,算什么命?难道是算仇小曼还能活多久?

    这不是在诅咒大小姐、不是來看笑话、不是幸灾乐祸,又是什么?

    “小子,你耳朵聋了还是腿残了?快点滚太后不侍寝!”

    见林焰站着沒动,说话的那人已经拿过了同伴手中的铁链,就准备纵虎伤人。

    “慢着。”这时,旁边磕瓜子的年轻人慢腾腾站起來,手一摆,示意道。

    “是,王天师兄。”准备放虎的那人立即将铁链拉住,说话表情很恭敬,很显然,吃瓜子的英俊年轻人身份不一般。

    林焰看见他将手上瓜子往袋子中一放,朝自己走來,立即明白这人肯定不是看门人,否则,也不会在其他三人敬业值守时,却独自享受特权。

    “执法长老之前说过,凡是上山目的涉及到大小姐的,都要询问清楚,以免得罪了有真本事的高人,耽误了大小姐的病情,万一出了纰漏,我们可是罪人呐。”

    名叫王天的年轻人阴阳怪气地说着,看似准备遵照执法长老的命令行事,但实际上这句话是看着林焰说完的,语气中充满了深深的不屑和轻蔑,分明就沒认为“高人”等字眼会与眼前这个三十多岁、胡子拉杂、毫无特点的人扯上边。

    走近后,王天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林焰,一字一顿说道:“你觉得算命,能够治好我们大小姐的病吗?”

    “当然。”林焰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王天脸上的冷笑逐渐消失,面容开始扭曲。

    “这么说,我应该放你这样一个算命先生过去,上山去为大小姐治病了?”

    寒意开始从王天身上散发出來,谁都知道王天的怒火已经隐藏在刺骨的寒意下,随时都会爆发,就连低低吼叫的两头猛虎都噤若寒蝉,很不适应现在的气氛。

    可林焰像是真的听不懂王天的话外之意,竟然十分认真地答道:“嗯,确实应该,早点见到仇大小姐,就能够早点让她恢复健康。”林焰边说边点头,说罢还往前跨出一步,似乎准备就此上山。

    王天已经接近发飙的边缘了,但对方面对自己竟然这般从容,多少让他心中有些沒底,所剩不多的理智让他问出了一个问題:“你是不是不能表露身份,所以才用算命先生來作掩护,实际上,你是秘密來为大小姐治病的?”

    三个看门人暗暗佩服王天师兄的心智,若是换成他们,遇到一个來捣乱、來看本门笑话的家伙,早就放虎咬人了,而王天师兄这一说,相当于为自己一方留了余地,万一这个算命的家伙真如王天师兄所说,是隐藏了身份故意装作算命先生的高人,那他们也算沒有彻底得罪此人,当然,如果这人不是,就更有理由好好将其狠狠教训一通了。

    “脾气虽然傲慢了些,看不起人,性格也很阴郁,但也不是一个眼高于顶的十足蠢人,不过,我就是要戏弄戏弄你。”

    林焰心中这样想到。王天的傲慢,让他很不爽。

    “我的确是來为你们大小姐治病的,不过,我也沒有隐瞒身份,我真的是一个算命先生,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先为你算一算,看灵不灵啊。”

    说罢,林焰很认真地看着王天,掐了掐手指,一副老神棍的模样,嘴中煞有介事故弄玄虚地说道:“我观你阴气太重,恐将阳气压抑住了,且导致身体机能紊乱,肾很亏虚,想必阁下行房时,多有不举的毛病吧?这种事,通常女方也是极度不爽的……”

    这话就很伤人了,对一个男人而言,命根子是否质量过硬、底气充足,是男人最看重的,林焰说的这话,无疑丝毫不给王天面子。

    可林焰就愿意这样做,乐得王天吃瘪。

    旁边三人已经傻眼了,浑然沒想到來捣乱的这人胆子这么大,居然如此戏弄王天师兄!

    王天的脸上已经通红无比,身体急剧颤抖,手上青筋毕露,达到了暴走的地步。

    “你给我住嘴!”

    “你这混帐王八蛋!”

    “居然敢这样嘲讽我,我要杀了你!”

    “铿锵”一声,王天已经拔出了明晃晃的利剑,“我先废了你裤裆中的那玩意再说!”说罢,利剑前伸,就要朝林焰的下盘猛刺。

    “先慢动手。”

    正在这时,后方传來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一个灰色身影顺着台阶轻飘飘下移,飞快來到了众人身前。

    “见过苏长老。”

    王天急忙将剑一收,恭敬说道,另外三人也是俯首帖耳,神情极为庄重。

    苏姓长老侧身,有意无意站在林焰和门人中间,这样,余光可以轻易监视林焰,眼睛却看向王天,说道:“王天,你是内门核心弟子,平时看你行事机敏,才让你守在山下,以防别有用心之人趁着我天煞门忙于大小姐病情之时,趁机捣乱,但我可沒让你拿出兵器行凶。”

    林焰心中冷哼一声。看样子这老的也爱拿话挤兑人,这番话,表面是在责备王天冲动出手违反了规矩,但又岂不是在侧面敲打自己?而且,这人说话时心神一直在自己身上,分明不让自己走脱,自己岂会沒看出來?

    可林焰又不是一个怕事的主,自己好心好意上天煞门为仇小曼治病,反倒受到这种待遇,当下冷哼一声。

    “你完了,敢这样哼苏长老,我不教训你,都有苏长老替我教训。”听到林焰的冷哼声,王天心中恨恨想到。

    “这位壮士可是为治疗大小姐病情而來?”

    苏姓长老毕竟阅历要丰富些,实力也和王天不是一个级别的,之前就看出了林焰拥有的实力恐怕在蜕凡境四重天以上,三十多岁的年纪达到这个地步,虽然称不上出类拔萃,也至少是一名优秀的武者,应该不是一个籍籍无名之辈,兴许真能够为大小姐治病。但王天先前却对这人出手,又不排除这人真的是來捣乱的,故此,他才客气相问。

    “正是。”林焰神情轻松,点头说道。

    苏姓长老暗暗皱眉,却仍客气问道:“敢问壮士是否和我们大小姐认识?”

    王天不可思议般看着长老,暗想长老怎么这么小心和客气,这人胡子拉杂的,丝毫不出彩,岂会与高贵的大小姐相识?退一步讲,如果这人真的认识大小姐,那为什么最开始就不直接表露身份?

    可随后林焰的回答几乎让他有种将此人脑袋拍烂的冲动。

    “认识。”林焰一本正经地回答。

    果然,苏姓长老马上回过头,瞪了一眼王天。

    王天欲哭无泪,心想这他妈又关我什么事啊,对方信口胡说,长老您应该找他算账才是啊!

    苏姓长老回头向林焰说道:“哦?那还烦请壮士告知老夫姓名、來历。”

    “这老头,做事倒是滴水不漏,算了,不再闹了。”林焰在心中悄悄说道。

    于是林焰呵呵一笑,摇头固执说道:“我的姓名和來历不方便透露,苏长老如果信得过在下,只需要上山见到仇小曼,就说她的贵人來了。”

    林焰沒认为他这还是在闹,因为他说的话是真的,至于信不信,就由他们自己判断吧!

    可包括苏姓长老在内的五个人,却都不相信。

    “可恶,你分明就是來捣乱的,居然还敢把自己说成是我们大小姐的贵人,放肆!”王天气恼不已,大声骂道。

    苏姓长老心中也有了脾气,但如果对方真的是來捣乱的,区区一个蜕凡境未免太小瞧天煞门了,而且连自己都出现了,对方就算再嚣张,也不会愚蠢到还敢大放厥词的地步吧?一时之间,他心中也沒底,好在旋即想到了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

    “好的,那我马上将此事告诉大小姐。”苏姓长老说,随即回头,“王天,你们几个给我老实点,不能怠慢了这位壮士。”

    王天会意,阴阴一笑,拱手道:“知道了,长老。”

    苏姓长老点点头,王天加上其他三个实力也不弱的门人,应该能应付得了对方,他放心下來,立即健步如飞上山去了。

    王天拔出的利剑一直拿在手上,眼睛片刻都不离开林焰。

    “混蛋,事情很快就有结果了,你一再戏弄我,到时候你被戳破,第一个要你死得难看的人,就是我!”王天心中恶狠狠想着,嘴角不禁有了笑意。

    林焰像是感受不到被人监视,竟然直接走到了椅子旁,抓起袋子中的瓜子就嗑起來,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事情沒有结果之前,王天不愿犯险现在就朝对方动手,反正要出气可以再等一会儿,于是只好任由林焰优哉游哉地嗑瓜子,自己在一旁还得提起精神认真监视着。

    不一会儿,一个灰色身影从台阶上方翩然而下。

    正是拿到了消息的苏长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