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一十二章 危局

    眨眼的工夫,林焰就被长了翅膀般的黑色软甲一路拽着,飞退了两千多米,来到距离恶魔不足十米处时,林焰感到黑色软甲变换了一个方向,将他的身体转过,使他正面对着恶魔校园全能高手。

    到了这个时候,林焰已经猜到了不少的事情。

    他身体被黑色软甲禁锢着,活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悬浮在半空中,和恶魔相对。“黑色软甲是你的?”

    林焰并没有听到之前恶魔说出的话,但黑色软甲突然被恶魔操控,不用说,唯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得通。

    恶魔眼见幽冥软甲仍归自己所用,轻易制伏了对方,且看起来对方再没有其他手段能够和自己抗衡,愤怒的情绪多少缓解了一些,甚至还从黑乎乎的口中得意地吐出了一句话:“哈哈,这回你就算再能跑,也逃不脱我的掌心了。”

    刚好,恶魔也有疑问需要向对方问清楚,于是在听到林焰的话后,很干脆地答道:“不错,软甲就是我的,它名为幽冥软甲,只听从我一人的召唤。”

    林焰脑海中飞快在想着应对之策,但表情却表现得很平静,像是在拉家常一般,对恶魔说道:“怪不得之前我得到它时,曾经试图滴血认主,但失败了,原来,幽冥软甲的主人还没死。”

    恶魔咧嘴,像是在笑,颇为自豪地说着:“我炼制出来的宝物,当然非同一般,嘿嘿,刚才我还在疑惑为什么你承受了我一拍却浑然没事,原来,竟然是从玄金老东西那儿得到了幽冥软甲。这老匹夫,他怎么没来?”

    林焰心意一动,接话道:“他老人家在龙岛上闭关修炼,也许见到我还没有回去,肯定会提前出关,来找你麻烦了,呵呵,当年你应该是他老人家的手下败将吧,要不,连自己的贴身宝物怎么都会被他老人家夺走?”

    恶魔对林焰话语中的嘲讽之意没有了最初那般在意,只是喃喃自语了一句:“玄金老匹夫没死?”

    但仅仅片刻工夫后,恶魔突然换了一种语气,瞪着林焰恶狠狠说道:“小子,你太不老实了!老子差点就被你蒙住了!如果你真的和玄金那老杂毛有很深交情的话,又岂会不知道我的名号,还敢凭借一只小小的神龙伏兽角就妄想将我毁灭?哼,玄金那老杂毛应该是死翘翘了吧?”

    “虽然当骷髅当得久了些,脑袋有些不灵光了,但你总算还不太蠢。”

    林焰故意再次激怒对方,为的,就是希望恶魔心神激荡之下能够暂时放松对幽冥软甲的控制,从而让自己有逃脱的机会,但遗憾的是,恶魔虽然真的再次愤怒了,但是,却始终死死掌控着幽冥软甲,将自己牢牢禁锢在半空中。

    恶魔的确气得不轻,但听到玄金上人身死的消息,竟然让他觉得十分解恨,忍不住狂笑了几声:“哈哈,玄金你个老匹夫,你也有今天,居然死在了我的前头!”

    “你跟玄金上人到底有怎样的仇恨?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是幽冥恶魔吧?”一招不灵后,林焰赶紧将话题扯开,以此争取更多的时间来思索。

    “哼,反正你也是必死之人,不妨告诉你一点,让你死得明白一些,也让我憋了这么久的恶气能够吐出来,找到一个人来听我的英雄事迹。”

    林焰恶寒了一个,没想到幽冥恶魔是个自恋狂,这点,倒是和玄金上人十分相像。

    “小子,你也只是从玄金那儿知道我外号叫做幽冥恶魔而已,可惜,到如今,真正知道我名号的人恐怕没有了,人走茶凉,老夫被困在这个该死的地方这么多年,武界中大概很多人都将我遗忘了吧。”恶魔以一具骷髅之身在悲春伤秋,但也有不胜唏嘘之感散发出来。

    “三千年前,提起幽冥上人,不但潇水城,就连整个武界,不知道的人又有多少?当年我凭借幽冥玄功震慑四方,纵横江湖,让敌人胆寒不已,哼,这样的壮举,你小子岂能体会得到?”幽冥恶魔似乎沉浸在了往日的丰功伟绩之中。

    可恨的是,他依旧牢牢掌控着幽冥软甲,让林焰无法脱身。

    林焰没有顺着幽冥恶魔的意思接话,反而问道:“你来自幽冥门?”

    林焰一听对方自称幽冥上人,再听到幽冥玄功四个字时,立马想到幽冥门几人在青风狼尸体旁谈话的场景,秦海梦想从自己身上找到隔空摄取精气的心法,似乎就是为了完善那并不完整的幽冥玄功。

    “嗯,没错,你小子总算有些见识。”大概是见到终于有人认出了自己的身份,幽冥上人竟然点点头,显得颇为欣慰。

    “我是幽冥门第十代掌门,自创幽冥玄功,被誉为派中万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非但如此,在我的打造下,幽冥门是何等的辉煌,足以与武界任何大派抗衡,想那时,掌门信物一出,幽冥门人无不听从,那等万人臣服所带来的快感,哈哈,何其爽哉!”

    林焰再次恶寒一个。

    但争取来这么多时间后,却无法想出一个合适的办法来摆脱幽冥软甲的控制,没办法,他只好继续争取时间。

    “幽冥玄功是完整的?还有,你该不会是用掌门之身份来强行压服众人吧?,这样说来,似乎万人臣服也不是心甘情愿的臣服吧?”

    其实,幽冥上人尽管变成了一具骷髅,但说话时,仍有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无形中散发出来,林焰已经相信了他的话,但他必须找出更多的问题来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幽冥上人大概容不得别人小瞧了他,哪怕这人已经是必死之人也不行,他轻蔑地一笑,说道:“或许你知道我的徒子徒孙们没有办法将幽冥玄功修炼到第九重,那是另有原因,但我自创幽冥玄功,肯定已将其完善到了大成的地步,光凭这一项,门人莫不服我,我还用得着摆谱?对了,顺便问一句,老夫的幽冥门现在怎样了?”

    关于这个问题,林焰实话实说:“很好很强大,也很暴力。”

    “哈哈,果真有我幽冥上人的风范,只可惜,他们没有完整的幽冥玄功心法,估计天赋也赶不上我,恐怕无法将幽冥玄功修炼到第九重。”

    林焰没再嘲讽对方,毕竟,能够自创一门被形容为镇派之宝的心法的人,莫不是天资绝艳之辈。

    “小子,你在龙岛什么地方碰到了玄金那个老死鬼?”幽冥上人转而说道。

    幽冥上人左一个“老匹夫”,右一个“老杂毛”,看得出来对玄金上人的仇恨还不是一般的重。

    “在一座破败的法阵内。”林焰简短答道。

    “哼,那个老杂毛,实在该死,若不是当初与他打斗在先,被他的吞金**重伤肉身,我也不会被那条该死的巨龙利用机会将我镇压在此,沦落到现在的地步。哼,他死得好,待我脱困后一定还要将这老匹夫的尸体搬出来,挫骨扬灰,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幽冥上人继续摩擦着两排牙齿,从牙缝间将字一个个挤出来,如果玄金上人真的在身边,幽冥上人一定会冲上前去撕咬对方了。

    林焰这才明白幽冥上人为何对玄金上人这么仇恨,但又想想,玄金上人早已经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实力异常恐怖,却被幽冥上人杀死,那幽冥上人的实力,岂不是达到了一种极度可怕的地步?

    仿佛是看穿了林焰心中的震惊,幽冥上人不无自豪地说道:“我早说过,有我在的幽冥门,名闻整个武界,三千年前,我以真武境四重天的实力,横扫整个潇水城,武界之大,能够当我对手的人,又有几个?”

    林焰心中再次一惊,幽冥上人竟然达到了真武境?要知道,现在潇水城内公认的第一高手,青武门的天玄前辈,也不过才长生境七重天的实力,可以想象三千年前的幽冥上人,确确实实可以在潇水城横着走了。

    可没等林焰回过神来,幽冥上人大概是觉得该问清楚的事情都问清楚了,决定解决对方:“好了,你小子有幸能够和我说话,也算是你的福运了,至少,死也没有遗憾了。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兑现,既然说要让你骨骼尽断再受幽冥火焰折磨至死,就不会改变。”

    眨眼间,幽冥上人就将之前睥睨天下的气势尽数收回,一下又恢复了最初时的凶狠,与骷髅身体显得很契合。

    “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你是在拖延时间,想要从幽冥软甲中挣脱出去,但你死了这条心吧,不妨告诉你,我刚才和你谈话只是在我意识清醒的时候,现在,我即将陷入半清醒半模糊状态,你要承受的,可将是被困龙岛骨山三千年后心性大变的我的极端惩罚。”

    林焰耸然一惊,顿时便想起幽冥恶魔确实没有完全苏醒,至少青武门执法长老告诉自己时就是这样,看来,他说的没有完全苏醒,就是指幽冥恶魔经常在意识清醒和混乱两个状态中来回。

    紧接着,林焰就看到幽冥恶魔两个空洞的眼眶中,那两团黑色火焰再次熊熊燃烧起来,而束缚住自己身体的幽冥软甲,也在一寸一寸离开,要不了多久,幽冥软甲就会完全从身体上移开,而到那时,幽冥恶魔就可以使出“幽冥鬼爪”神通,隔着这么近的距离,自己完全无法逃脱,只能承受被鬼爪狠拍而骨骼寸断的无尽痛苦!

    急中生智下,林焰想也没想,就猛然断喝了一句:“星芒阵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