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九十四章 第六个女子

    林焰不愿身背千万斤压力去冒险。于是干脆用战剑在地面上一顿搅和。挖下一块青石地砖。试探着往下扔去。

    林焰沒有抱什么希望。甚至都沒仔细看。只是竖起耳朵。准备听那一声在他认为肯定会响起的爆裂声。

    第五十级的台阶。压力何等巨大。肯定会将这块不足一寸厚的青石地砖直接压裂成齑粉。

    然而。林焰听到的。却是一连串的“啪啪”声。

    青石地砖竟然连着蹦跳了好几次。落到了第四十五台阶上。而且。居然还好端端的。

    “难道压力都消失了不成。”

    林焰两只脚前后踏在了第五十级台阶上。接着是第四十九级。第四十八级。

    “哈哈。真的沒事。”

    林焰兴奋的叫了一声。随后干脆一跳跃过三四级台阶。眨眼间。上來时曾经害得他绞尽脑汁的五十级台阶就已经到了第三级上面。

    想都沒想。林焰直接最后一跳。稳稳落到了地面上。

    大房间中依旧是原样。墙壁上镶嵌的明珠将明亮的光辉投射到地面上。一切显得很静谧。唯一的不同。便是那道石门已经紧紧闭合了。

    林焰径直走到了石门前。

    最起码。这儿是现如今他唯一知道的、这房间的出口。

    首先。林焰将石门周围的墙壁都瞧了个仔细。并沒有发现什么转盘、也沒有找到机关和暗格之类的东西。连墙壁上的明珠都查探过了。最后只有放弃。

    这些地方并沒有开启石门的机关。

    林焰能想得通。玄金上人费尽心力才设置好了这座法阵。且在法阵内还安排了美女幻境、恐怖台阶等。就是为了不让别人进入这儿。自然也算到了退路问題。会将进入到了这儿的人困死。

    面对这种境地。林焰还是有些后悔。原以为法阵经自然之威彻底破坏后。里面就是一处等着自己轻松去探险、去发现秘密的地方了。不想最后还是发生了意外。

    摸了摸穿身上的黑色软甲以及放在怀中的《吞金秘籍》。林焰感慨了一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过手上动作却沒停止。

    试着运足力气后往一侧推了推。石门纹丝不动。气沉丹田后猛喝一声。手上力道几乎达到了最大。这一推的力量少说也有千斤。然而。石门真的像生了根一般。毫无动静。

    虽然早想到了会是这种情况。但现在真的眼见了。却仍然充满了不甘心。因为这扇石门的外面。就是另一个世界。

    他离重新恢复自由只有短短的几十公分的距离。

    所以。林焰换了一个姿势。开始从正面直接撞击石门。首先用双掌。接着双脚也用上了。每一次掌撞。每一次脚踹。力道至少也到了三千斤。就是一扇铁制大门都早应该被撞烂了。可这道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石门。居然沒有任何反应。

    以至于到最后林焰甚至动用了战剑狂劈猛斩。也只在石门上留下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凿印。

    不得已。林焰只有放弃。转而开始观察空荡荡的房间來。

    踩过、摸过。最终林焰只得告诉自己必须得接受一个现实:这处地方不存在任何出去的机关。

    已经处在了被困死的局面中。可这时候偏偏肚子还闹起了别扭。

    饥饿侵袭着他。连带着口渴的感觉也随之而來。

    生命已经受到了威胁。似乎。被饿死很快就会來到。可这时候林焰的求生意志反而比最初还要强烈。

    原因很简单。他不想死。

    坐在地上。林焰强行将这些感觉压下。开始仔细回忆从进入这里后发生的一切事情。

    林焰把石门、台阶、石棺、明珠、地板、墙壁都挨个想了一遍。沒有发现自己遗漏了哪儿。也觉得沒有哪个地方是自己沒有查探过的。

    “这玄金上人实在古怪。先是在石门外面写上‘初哥莫入’四个字。接着又在棺材中放进了敌人的一件软甲。这人的思维。恐怕不能从常人的角度來揣度。越是看起來沒有出口浑然一体的房间。就越是有可能存在出口。只是我还沒有发现而已。”

    林焰躺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想着。

    “会是哪块地方被我遗漏了呢。”

    林焰干脆又从石棺处开始回忆。接着往下。是五十级台阶。然后才是地面。

    “等等。”

    突然。林焰的脑海中闪现出了一丝亮光。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刚才错过的地方。

    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林焰径直走到了第一级台阶前。

    是的。从台阶上面下來时。他直接从第三级蹦到了地面上。并沒有踏过这一级台阶。而这第一级台阶。却是五十级台阶中最与众不同的一级。站在上面。会出现美女幻境。

    林焰决定再次进入这个幻境中。

    踏上第一级台阶后。眼前景物陡然转换。林焰很快进入了那间铺有厚厚红地毯的房间中。

    林焰依旧站在了房间的最中间。周围有六个穿着杏黄色薄纱的娇媚女子春光外泄。不停地朝他搔首弄姿。而房间最里面两个角落。则各自站着两名绿衣女子。古筝、琵琶、洞箫、竹笛四种乐器构成了一曲淫-靡之乐。

    虽然知道这是幻境。但林焰也知道自己现在处在幻境中。房间里面的一切自然也是真实的。可面对六个国色天香的女子的挑逗。林焰却再沒了上次时的冲动和**。

    因为他又渴又饿。已经沒有心思去享受灵欲快感。也沒有心思去欣赏女子薄纱下若隐若现的美丽**。

    直接从六个舞女中间走出去。林焰在一旁冷冷观察着。

    如果这房间中隐藏着出去的秘密。那么。他必须保持心神的稳定。而那一股股接踵而來的饥饿感。却恰好帮了他的大忙。现在他虽然饥肠辘辘。但脑袋还是一如既往的清醒。

    林焰发现自己离开中心位置后。六个女子并沒有围上來。而依然在原地舞动薄纱。似乎。对着空气也能够将空气挑逗得火热一样。

    “幻境就是幻境。里面的物体永远不会拥有自己的意识。”

    林焰嘀咕了一句。随后将目光投到了墙壁上的画上。

    墙壁上总共挂着十幅画。画面无一不是青春靓丽的女子。而且各自摆出了撩人心弦的姿势。诱惑着男人。挑逗着男人最原始的**。

    上一次。林焰就发现画面上的女子和六个跳舞的女子面貌相像。这次。林焰更是有机会不紧不慢地欣赏起來。

    当然。欣赏只是为了发现问題。而并非为了满足**。

    十幅画。两道墙壁各自挂着五幅。右边墙壁上的五幅。林焰逐一观察。很快就将画上的女子与正在热舞的五个女子对应起來。

    随后林焰走到了左边的墙壁。将五幅画比较完后。却讶然发现画面上画着的。依旧是之前的那五个女子。

    第六个跳舞的女子。始终沒有在画上出现过。

    林焰不认为这是巧合。因为十幅画完全可以画出跳舞的六个女子。甚至还刚好能够将正在演奏乐器的四个绿衣女子也画进去。却单独遗漏了第六个。

    林焰径直朝这个沒有在画面上出现的女子走去。

    这女子的打扮和其他五名女子一模一样。包括跳舞的姿势、行进的轨迹也是一样。至少单从表面看去。看不出任何异样。

    林焰朝她走去时。她也还是在跳舞。沒有其他情况发生。

    可当林焰猛然拉住这名女子的手臂时。林焰却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啊”的一声。

    这名女子的手臂竟然坚硬无比。像是金属一样。

    脑海中出现了金属人三个字。林焰沒有再迟疑。迅速将手拂上了女子的发髻。

    果然。发髻散开的同时飞了起來。

    居然是假发。

    即使嘴唇上方沒有胡须。眉毛也被化妆得很细。但去掉那头假发后。林焰还是一眼认出了这是一个男人。

    而且。赫然是玄金上人。

    林焰下意识地就急忙松掉还握在“女子”手臂上的手。咂舌了一番。觉得这实在是太荒谬了。一个原本是男人的人。却化妆成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來挑逗另一个正常的男人。

    “我勒了个去。”

    林焰苦恼地一拍脑袋。心中很是庆幸自己不是“初哥”。沒有犯下那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错误。

    而这时候。林焰一松手。那名“女子”马上从原地消失。房间中其他九名女子也同时消失。丝竹乐器声也一并停止。

    林焰的前方。赫然出现了一张红木大椅。

    椅子上。正惬意坐着一个老者。

    不是玄金上人又是谁。

    “玄金上人。你搞的什么鬼东西。你到底是男是女。”

    下意识地。林焰就怒气冲冲朝前走去。边走边指着玄金上人的鼻子一顿怒吼。

    可玄金上人依旧一副惬意的样子。

    林焰这才恍然。玄金上人早死了。这里是幻境。即使玄金上人能表现出一个活人的样子。也沒了活人的思维。

    可林焰还是要说。

    “你搞这么一出是要干什么。还有。房间的出口在哪儿。”

    可沒想到这次。玄金上人却说话了。

    “恭喜你通过了我的测试。见到了我的真容。这儿是我开辟出來的独立空间。欢迎你。”

    林焰顿了顿。发现玄金上人沒有动口。声音应该是早就留在了这儿。只是因为现在自己通过了他的什么测试才响起。当然。这又不像那位高人留在战剑空间中的灵识一样拥有一定的智慧、可以和人交谈。这只是一道声音。沒有智慧。是早就设置好了的。

    不过。林焰还是仔细听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