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七十章 石龟相助

    老二的拳头挟着呼呼风声,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直接轰向林焰胸膛。

    “砰!”

    结结实实的撞击声发出,老二的这一拳,砸到了实处!

    可林焰却发现自己的胸膛并没有被轰烂,他还活着!

    一个脸盆大小的黑乎乎东西被老二一拳砸飞,帮助他挡下了这一拳。

    “咦?”

    老二的手臂还伸在空中,眼睛看着那个在空中滴溜溜转动的黑影,不由发出一声惊奇,随即将视线投到了林焰身上。

    “原来你还有宝物可以抵挡我的攻击,那好,将它轰飞了后我看你还有什么宝物,都使出来吧!”

    老二已经将突然出现的黑影当做林焰刚才释放出来的宝物,此刻见宝物被轰飞了,便再次扬起拳头朝林焰胸膛砸去。

    林焰看着那个不断转动眼看就要撞上石壁的黑影,认出了那正是石龟,他一方面担心石龟是否还活着,一方面又在期盼奇迹出现:石龟无恙,能够再次帮助自己。

    “呼!”

    石龟飞旋着,在即将撞上石壁的瞬间,竟然“呼”一下升高,随即转了一道弯,又滴溜溜转动着,迎向了老二的拳头。

    “啊!”

    老二捂着右手手腕惨叫一声,扭曲着脸不可思议般看着天空中的那个飞来之物。

    他认出了这正是被自己轰飞的行似石头的物体,怎么它又飞回了?

    直到看清楚石龟的真实面目,他才惊疑地说道:“乌龟?”

    然后他忍痛挥出左手,展开神通,左手猛然化成一只磨盘大的黑色手爪,发出“嘶嘶”声,急速朝“乌龟”抓去。

    石龟不慌不忙地从口中吐出一道白色气体,就跟每天两次在悬崖边摄取盐鳝一般,白色气体绕过黑色手爪,准确卷中了老二左手手臂,然后顺势一带,老二整个人顿时被一股无形大力卷着,狠狠朝石壁砸去!

    “不!”

    老二惊恐地大叫,用尽全身力气抵抗着、攻击着,然而,石龟只是将脑袋往侧边一摆,白色气体便骤然往前加速,老二甚至来不及再做出任何反应,只觉得张大的眼睛中那面黝黑黑的石壁突然变大,接着便觉得自己碰到了上面!

    老二死了,被撞死的。

    石龟的突然出现,将他像扔沙包一样扔到了石壁上,不但骨头寸寸尽断,连皮肉都被撞成了一团血泥,落到地上时,一团脏乎乎的碎肉混着猩红的鲜血从石壁上流下,滴到了地面上的尸体上。

    老二仰面躺着,头骨崩裂,脑浆不但流了一地,还涂了一脸,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林焰吃惊地看着石龟,纵使他早就暗暗估计过石龟有很强的实力,但也没想到石龟仅仅轻松地吐出一口气,就能够将拥有至少蜕凡境八重天实力的老二摔成一团烂泥!

    “石龟,谢谢你了。”

    林焰强忍着胸口剧痛站起来,对石龟恭敬一拱手,说道。

    石龟此刻已经落到了地上,就跟普通乌龟一样伸长脖子,绿豆大的眼睛看了林焰一眼,没有任何表示,接着顺着林焰的眼光调转脖子,又看了一眼不远处已经站起来的另一个黑衣人,依旧没有多余动作。

    林焰讷讷一笑,厚着脸皮说道:“石龟,就帮帮忙嘛!解决了第一个就不能解决第二个了?顺便嘛!没了你,我就死翘翘了,只要石龟你稍稍将实力发挥出一部分,就能救我一命,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指不定救了我以后你就成了仙龟。”

    林焰倒不是故意嬉皮笑脸地和石龟套近乎,而是真的担心那黑衣人朝自己杀来时,石龟会袖手旁观。说到底,石龟并非他豢养的宠物,一人一龟之间也谈不上什么交情,再加上石龟不可捉摸的脾性,他还真就不敢拍着胸脯打赌说,当黑衣人杀向自己时石龟会再次相助。

    黑衣人的面巾还戴在脸上,看不出此刻的表情,但露在外面的眼睛却不再有寒光射出,而只是惊疑不定地看着石龟,将这次刺杀的目标林焰完全丢在了一边。

    “没想到我们没有大意,但还是没能完成这次简单至极的任务。”黑衣人举着长剑无奈说道。

    林焰以为接下来黑衣人会不顾一切朝自己冲来,但黑衣人只是将长剑一收,竟然往悬崖处亡命跑去!

    “石龟,快抓住他,他要跑!”

    林焰边说边拾起地上的战剑,运力后狠狠往黑衣人掷去。

    好在石龟终于有了反应,再次吐出一股白色气体,卷了上去。

    “留活口!”

    林焰忍不住开口提醒。尽管知道两人是由青绝派来,但两人与青风是否有联系却还不知道,他需要将内情了解地更透彻。

    石龟似乎有些恼怒于林焰用带命令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不满地转过头瞥了一眼林焰。

    “石龟,注意方向,那人要跳下悬崖从湖中跑了。”

    林焰嘿嘿一笑,又马上提醒石龟。

    石龟仍然看着林焰,根本就不去关注抓黑衣人的事情,似乎真的对林焰生气了。

    林焰正想着对石龟说几句好话,耳朵突然听到悬崖边传出了一声惊恐的大叫,余光接着瞄到一个人影被白色气体卷着,从半空狠狠砸落下来。

    “砰!”

    林焰的面前响起重重的一道闷响,石屑纷飞,同时骨裂的声音也响起!

    正是黑衣人摔在了地面上,已经昏厥,不过胸膛仍有起伏,显然石龟还是听见了他的话,没有将唯一的活口杀死。

    不过,石龟仍然冷冷瞧着他。

    林焰只得郑重说道:“石龟,我错了,刚才不应该那样和你说话,不过我潜意识可是一直都在用请求的语气,现在,我请求你原谅我。”

    林焰只能够像小孩像大人认错一样说着,对于实力深不可测、来历又很神秘的石龟,林焰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失尊严。

    石龟听后总算满意了,不再盯着林焰,口中吐出一道精气度入到黑衣人体内,眨眼间,昏厥过去的黑衣人就醒了。

    “林焰,没想到我兄弟二人竟会栽在一只乌龟上,不过,你不杀我又是为何?”黑衣人坐不起来,躺地上说道。

    林焰蹲下身子,眼睛直视着对方,说道:“你们怎么登岛的?是潜水过来还是本身实力达到了御空境,飞过来的?”

    “我不会再说什么,你放心,只要你还在龙岛,就一定会有人能够轻易避开其他门派的监督而登上龙岛并将你杀死。”

    黑衣人咳嗽一声,鲜血顺着嘴角流出来,不过他并没有皱眉头,似乎已经视死如归了。

    “你已经将最重要的信息透露给我了,其实不说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无关紧要。再问你一个问题,青绝留给你们杀死我的时间有几天?”

    黑衣人冷哼一声,别过脸去,不再看林焰。

    林焰也不恼,继续说道:“那好,最后的问题,青风是否知道他老子的安排?你们登岛后是否和他联系过?”

    因为大船来时,林焰曾经看到青绝背着梅绛雪等一干人,特意将青风叫到一边谈论了近五分钟,林焰怀疑青绝已经将计划告诉了青风,青风知道青绝会派人来杀自己。而如果青风知道黑衣人的行踪,说不定也会知道自己的行踪,到时,即使两个黑衣人都死了,一旁也还会有青风在虎视眈眈。

    可黑衣人依旧不发一言。

    林焰想了想,拿过自己的战剑说道:“你知道的,战剑有内部空间,可以用来关人,只要有我的意识控制,关进去后,你根本就别想出来,也不能自杀。”

    “那又怎样?”

    这人不怕死,但听到林焰这样一说,还是心一颤,忍不住就急忙开口反驳。

    林焰心中一笑,知道拿战剑一事来吓唬吓唬此人应该行得通,所以继续冷冷说道:“如果我每天都进入战剑中痛苦折磨你一次,你也许能撑十天、一个月,但你能保证你撑得了半年、一年?不妨直接告诉你,得不到问题的答案,我宁愿在龙岛躲避追杀也要将你每天狠狠折磨一次。”

    “折磨我?我什么苦痛没吃过?你不相信大可以试试。”

    黑衣人白了一眼林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狠戾模样。

    “不要逼我这么做。”林焰忽然凑到黑衣人的耳畔,一字一顿说道:“你应该知道,让你痛不欲生的折磨法子这世间有很多,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善茬,不要怀疑我做不出这事。”

    黑衣人神情明显一滞,却仍咬牙说道:“即使我说了,不一样还是要死?”

    林焰忽然呵呵一笑,拍了拍黑衣人的肩膀。

    看似轻缓的拍动,却想起了一道清脆的骨头碎裂声!

    黑衣人痛哼一声,豆大的汗珠开始不断滴落。

    “死也分不同的死法,像这样死会受很多痛苦。但如果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我自然能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况且,我问的几个问题并非很重要,既然你连这件事的幕后主谋都告诉我了,你认为还有必要隐瞒其他旁枝末节么?”

    林焰开始软硬兼施。

    黑衣人终于动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