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六十九章 身陷死局

    初尝女人滋味的林焰绕了大段路,避开了幽冥门的人,朝着悬崖边自己的临时住所走去。

    林焰心中有些乱。

    他对秦海梦并没有爱慕之意,两人之间也并不真的存在爱情,但当和秦海梦的事情发生后,他没有选择逃避,他所说会对秦海梦负责并不是一句空话,他是的的确确做好了承担责任的准备,尽管,当秦海梦直接而生硬拒绝了他时,他也会涌起一股如释重负的感觉。

    林焰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秦海梦说过的话:如果秦海梦成了他的妻子,那梅绛雪怎么办?

    并不是说林焰自大到认为梅绛雪一定爱自己爱得深陷不可自拔、非自己不嫁,而是站在他的立场去怎么看待梅绛雪的问题。

    他从没有直接询问或者试图间接询问过梅绛雪对自己有怎样的感受,不管梅绛雪给出哪种结果,他都很难去面对。

    他可以像给秦海梦一样给梅绛雪一个承诺,但他知道给不了梅绛雪幸福,起码目前如此。

    所以,尽管他喜欢梅绛雪,却不敢说出来,他要等到他自觉拥有了能够为自己女人带去幸福和安全的能力后,才敢理直气壮地说出来。

    回到住所时,天色已经黯淡,星星都开始在夜幕下调皮地眨眼睛了。

    林焰罕见看到了石龟居然趴在自己洞口,见到自己回来,从龟壳中探出头,绿豆大小的眼睛看了自己几眼后,慢腾腾转身往对面的小青松走去。

    林焰不知道石龟是何意,但与这个特别的邻居住久了,也变得熟悉了,当下就抱起石龟,将它放到了它的住所中。

    夜渐渐深了,天空明朗,星星显得很清晰,一轮月亮发出光辉,将悬崖边照得白亮,加上一直不停吹拂的微风,秋老虎即使再厉害,到了此刻也难再发挥它的威力,人站在空地上会觉得很舒服。

    林焰吃了一点东西后,便开始在空地上散步,觉得神清气爽,很享受此刻恬静祥和的气氛。

    “呱呱。”

    突然,下方的森林中传出了乌鸦的叫声,凄厉而急促,打破了原本的平静。

    林焰抽出战剑,背靠悬崖,冷眼盯着对面两个黑衣人。

    两个黑衣人一般高度,蒙着脸,露在外面的眼睛寒芒闪闪,充满了不加掩饰的杀意,手上一把四尺长的利剑同样发出寒光,仿佛一下就让空地上的温度下降到了零点,空气都凝固起来。

    “林焰,寻了你好几天,总算将你找到了,现在你可以受死了。”其中一人冷冷说道。

    即使找到了目标,这两人仍没得意忘形,已经表明肯定不是一般的寻仇之人,而是做惯了这种杀人之事的武者。

    林焰在盘算着这两人到底什么来历,发现并不能确定,甚至于,抛开外界不谈,龙岛上除梅绛雪和独孤剑魔外,其他人都有可能会杀自己。

    所以,林焰干脆不急于反击,而是问道:“既然来杀我,总得告诉我你们的身份吧?”

    两人明显一愣,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直没说话的那人反问道:“难道你就不怕知道了反而更难过?还不如直接让我们杀了,少带点遗憾和愤怒去阴间投胎的好。”

    这人表情一直没有变化,就像在用心劝导林焰一样。

    可林焰仍站着没动,固执地说道:“我需要知道杀我的人是谁,用你的话说,就是如果我不知道只怕死了都不会瞑目。”

    那人哈哈一笑,旁边同伴似乎也觉得有趣,问道:“咱们兄弟俩也杀了不少人了,可从来没有看到过像你这样淡定从容的,你难道就真的一点不怕死?”

    黑衣人根本没考虑过自己会失手,毕竟,从上龙岛的时候起,一切就都在他们的计划控制内,现在悬崖边只有林焰一人,就算林焰能飞,他们都能够用手上长剑将林焰射下来。

    林焰摇摇头,认真说道:“我当然怕死,不过看样子今晚是必须死在你们手上了,索性,那就不妨死得大气一点,不要那么怂就好。倒是你们两位,一点都不干脆。”

    被林焰拿话一激,两人却一点也不动气,眼神依旧寒冷,时刻透着杀意。

    林焰心中再次一凛,知道面前的两人果真非一般武者。

    正当林焰准备迎接对方的攻击时,一人说话了。

    “其实我们是准备在你临死前告诉你真相的,但你实在特别,那好,索性我就先将真相告诉你,再杀死你。我们两人都是青武门的人,由青绝掌门一手秘密培养,平常替老人家做些他不方便出面做的事情。”

    林焰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青绝要杀我,为什么?那老匹夫还真是够心狠手辣的!”

    “不要问为什么,这是你和掌门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好了,真相已经告诉你了,我们该动手了。”

    说罢,两人一左一右斜举着利剑,身体前倾微微低头,迈动灵活步伐杀意腾腾朝林焰冲去,跑动时竟然连声音都没有发出,足见速度的可怕。

    林焰已经抽出战剑,猛然朝左侧移动,竟是直接奔向了对方。

    朝林焰靠近的那人猛然停住,干净利落地举起了利剑,精气神与利剑合一,稍稍停顿了一下便大力朝前劈出一剑!

    剑气纵横,划过空间时,光是撕裂空气带来的劲风,竟然刮破了石壁,带起了一大蓬石粉!

    林焰也急速停下,身体侧着扎下一个马步,战剑急速挥动,灌注全身力量朝前斩出一剑!

    “砰!”

    剑气相撞后,空气爆鸣,黑衣人发出的一剑在力道、速度、威力上都超过了林焰,瞬间就将林焰发出的剑气瓦解,并余势未消,仍以一种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准确斩向林焰。

    剑气未至,锋利的剑意已经到达,林焰脸上的肌肤已经被剑意割破,正在不断流出鲜血,但林焰根本顾不上去关注这点小伤,如果挡不住这道剑气,他知道自己会被一剑劈为两半!

    林焰保持马步姿势,将战剑举在自己面门前,于间不容发之际横挡住飞劈过来的剑气!

    “蹬蹬蹬。”

    林焰连着后退了好几步,用战剑拄地后才止住退势,勉强站定,然而,林焰的面色已经苍白,割裂的皮肤正流出道道血痕,而林焰手按在胸口上、弓着腰,突然嘴一张,喷出了一口鲜血!

    两个黑衣人飞快一前一后围住了他。

    “嗯,还不错,起码不是孬种。”一人看着受伤颇重的林焰,点头说道,并不担心已是强弩之末的林焰还能在自己剑下活命。

    “人不错,这把剑也不错。”攻击林焰的这人却将眼神投到了撑在地上的战剑上。

    “那你就再尝尝!”

    林焰猛地将身体朝后仰,使得身板立即变得挺拔笔直,抡圆了双手聚集了所有的元气再次朝面前这人劈出一剑!

    “有种!”

    先前攻击林焰的这人赞叹一句,手上动作却不闲着,脚步交错移动,几个飞速旋身后,人已经到了林焰面前,再将利剑由下往上一撩,便结结实实撩中了战剑。

    “咔嚓。”

    战剑全力劈下是何等的锋利,黑衣人手上的利剑虽也是不凡宝剑,但没有禁受住,一下断裂为两截,不过,实力至少也在蜕凡境八重天以上的黑衣人,还是利用强横的力量,经由这一撩,将战剑撩飞!

    林焰看也不看战剑飞往了何处,口中舌战春雷,暴喝一声,右手手掌爆发出一团白色光华,毫无花哨地直接印向了离自己不足一米的黑衣人的胸膛!

    “够狠!”

    黑衣人薄薄的嘴唇中再次吐出两字,右手看似缓慢朝前轻柔地推出一掌!

    “哇。”

    林焰却被一股浩大力量卷起,顿时整个人都斜着飞退,后背重重砸在了坚硬的石壁上,又喷出了一大口血。

    看着面如金纸的林焰,得到战剑的另一人淡然说道:“好了,你该上路了。”

    说罢,他拿着战剑,对准了林焰的心脏,狠戾而快速地刺了出去!

    林焰神情变得肃穆,像是在祈祷什么事情可以发生,随即心意一动,竟真的祈祷灵验了!他眨眼间就从月光照耀下的空地上消失!

    下一瞬间,黑衣人只觉得自己拿着战剑的右手手腕猛然被一双大手死死扣住,然后被用力一扭,直接像被扭麻花一样直接扭断!

    黑衣人吃痛后甚至还来不及惨叫,又感觉胸膛承受了一脚,人立即像只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重重砸在了地面上!

    “那剑有名堂!老二,做掉他!”

    黑衣人躺在地上,想爬却一时爬不起来,只得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

    老二神情明显一滞。

    “没想到这把剑竟然如此不凡,居然隐藏有内部空间,不过林焰,你的招数都已经用尽,死亡还是会降临,就让我来送你上路吧!”

    老二突然脚踩玄妙步法,由远及近眨眼就至,林焰只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便发觉胸口再次传来一阵剧痛,竟是被对方直接轰了一拳!

    林焰第三次吐血,身体痛苦地弯成了弓形,而战剑,也被老二夺走。

    “封锁。”

    老二快速喝出这两个字,一道黝黑光芒出现,瞬间就将战剑包裹。

    林焰试着动了好几次心意,却发现再无法与战剑建立任何联系,无法自动进入战剑空间中。

    “一切该结束了。”

    老二终于放心下来,扬起拳头朝林焰心脏部位轰去!

    林焰几乎动弹不得,面对老二气势汹汹的这拳,已经避无可避。

    死局,已经摆在了林焰面前!

    可惜,他根本没有办法能够破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