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六十七章 玩火

    踏水而走的血角马已经仓皇逃走了。

    林焰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盯着面前这具雪白、诱人、没有衣物遮挡的胴体。

    而女子第二道惊叫紧接着又响起。

    这一幕,看起来时间很长,似乎林焰要将女子的身体看个通透,得花去很长的时间一样,但其实,仅仅是一瞬间的工夫。

    女子的惊叫才将林焰从满脑子旖旎幻想中勉强挣脱出来,林焰站在齐膝深的湖水中,俊脸微红,一时间不敢去瞧对面女子的模样,反而双手有些手足无措地在身前晃动着,想要遮挡一些什么。

    林焰觉得自己的昂扬之处胀得难受,已经撑起了一座小帐篷,但毕竟林焰并非什么登徒浪子,控制力也较一般人要强,是以此刻牙关紧咬,默默运转元气,尝试着将体内邪火压下。

    “还不转过身去?”

    女子终于没有爆发出第三道惊叫,而是恼怒又冷冰地急促喝出了一句话。

    林焰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傻。

    先不说男女之礼,要求他无意撞见了这女子的裸-体后,就应该马上转身躲避,单说自己用手遮住裤裆处就很不明智,直接转过身不就完了么?还能避免尴尬。

    尽管,尴尬已经造成了。

    林焰依言开始用双脚搅动湖泥,朝后转去,不过潜意识还是用余光瞥了一眼女子,想要看到一些什么,却发现女子朝湖水深处移动了几下,湖水已经没到了颈根,再难看到胸部汹涌荡漾的春色,很自然地,余光便带着不甘心移到了女子的脸上。

    看过这一眼后,林焰的心猛地一紧,异常坚定地控制身体转过去的同时,心中却警惕大作,暂时将余下的火热放下,做好了随时可以战斗的准备。

    起先,女子的脸上有水珠流动,加上发型也改变了,他没能够在第一时间认出来,而刚才短暂的一瞥,却认出了女子的身份。

    正是那日穿黄色衣衫的幽冥门女子。

    所以林焰不仅将欲-火压下,也对自己邂逅的这场艳遇感到一丝不可思议。

    如果说这女子是事先算到自己会出现在这儿,所以才特意用湖中洗澡之事来挑逗自己,这未免太过玄乎,但如果不是这样,那世间真的就有如此巧合的事情,还被自己碰上了?

    “唉哟,我的腿,抽筋了!”

    身后突然传出女子惊恐的叫声,同时还有胡乱拍打湖水发出的响动声。

    林焰没动,等着女子自导自演的一幕自动结束。

    “救,救命!”

    女子拍打湖水更加急促和慌乱,求救声就跟普通落水者发出的一样,充满了强烈的惊恐。

    林焰已经知道这女子心机深沉、处事细密,导演的这一幕应该就是为了引自己上钩,一旦自己贸然入水施救,肯定会着了她的道。

    所以,他应该对女子的呼救充耳不闻,甚至干脆拔出陷在泥中的双脚,直接上岸走人才对。

    但林焰却突然转过身,表现出一副护花心切的模样来,急呼道:“姑娘,你怎么了?”边说,还边往湖中央走去。

    林焰想的是,被动退避还不如主动试探,如果这女子真的想利用此事要挟自己,自己装作茫然不知,定能骗过对方,反而能够抓住主动权。

    可看到女子的身体在湖水中忽升忽降、浑然不是能够演出来的落水模样,林焰又讶然了:难道对方真的腿抽筋且不会水性?

    心中想着,林焰急忙朝前移动。

    即使对方仍在演戏,可自己不也是在演戏么?真要谈虚伪、论玩心眼儿,自己也不比对方差,还怕什么?

    女子胡乱挣扎着,却向着湖水深处而去,所以到现在湖水已经淹没了她的嘴巴,她一只玉臂仓促晃动,螓首浮浮沉沉,说不出半句话,只是像本能一般往林焰的方向挥手求救。

    林焰终于接近了女子,游动起来后从侧面一把环住女子的柳腰,就往岸边带。

    女子浑然忘了自己正光着身子,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容她避嫌,她伸出两只手,一只手抱住林焰的背,一只手抓住林焰的肩膀,不肯放松一丝一毫。

    女子的身体在颤抖,即使得救了也仍显得恐惧,没有说话,嘴唇乌紫,脸色苍白。

    林焰看着女子的这副表情,知道自己判断错了,女子确实是落水了。

    即使女子是蜕凡境的武者,但武者当中也有不会游泳的人。突然遭遇腿抽筋,又刚好是在深水处,慌张之下确实会手忙脚乱,越挣扎就越往水深处移动。

    女子呛水后产生的种种现象,光靠装是装不出来的,换言之,至少目前,女子还不是在演戏。

    可双手搂着女子的细腰往岸边才走了两步,林焰就发现这女子开始设计对付自己了。

    因为林焰突然发现女子眼神中闪现出了一丝狡黠的光芒。

    女子像是呛水后受到了很大的惊惧,所以显得身心俱乏,嘤咛一声,竟然将娇柔的身子全倚在了林焰怀中!

    林焰感觉两团丰满的柔软挤着薄薄的衣衫紧紧贴在了自己的胸膛上。要命的是,随着走动,高耸的双峰不断被挤压,不断变形,带给他一股又一股别样的刺激和感受。

    小腹处,才熄灭的火焰像是遇到了大风,蹿一下突然熊熊燃烧,而男根也很快昂扬起来,一柱擎天,颇有急于冲破衣物阻隔的冲动。

    “该死,她竟然跟我玩火!”

    林焰神智并未丧失,身体生理上的反应他无法控制,但他却能控制自己的意志。

    最初仇三娘不也是这样挑逗自己的么?

    “哼,想让我丧失本性,恐怕让你失望了。不过,我就装出意乱情迷的样子来,看你到底准备怎么办?”

    林焰心中冷哼着,很自然地低头看了一眼女子。

    林焰认为此刻映入自己眼帘的,肯定是一张妩媚而带情意的脸,但他发现自己错了。

    女子脸上表情僵硬,嘴唇紧咬,一双眼睛也闭着,分明就是一副豁出去了的神态!

    林焰飞快将视线移开,心中却明白了一件事:女子虽然心机深沉,但绝非水性杨花之辈,连做出要挑逗自己的决定都下了很大的决心,而且挑逗手法也不高明,从开始到现在,都只是将身体依偎在自己怀中,脸上不见妩媚娇羞,有的只是视死如归的决然,看样子,女子只是临时想出的这招。

    林焰遂生出了一个想法:既然你挑逗我,那我就装出一个无耻男人的样来,看谁能撑到最后!

    于是,林焰像所有抵挡不住美色-诱惑、全然依靠一颗色胆来指挥行动的男人一样,一手将女子的柳腰抱得更紧,另一只手则抱住了女子浑圆充满弹性的大腿,“艰难”向前移动,并不时以女子身体光滑抱不紧为由头,双手松动游离一下,偶尔指尖还会在女子挺翘的双臀上触碰。

    每到这时,女子的身体总会痉挛一下。

    林焰故意放慢脚步,用这种揩油的手段来一再试探女子的最终心理防线。

    林焰此刻虽然身体也有正常的生理变化,但理智仍占据着主动,在心中,林焰偷偷乐着,甚至不用眼睛看就可以知道女子此刻肯定十分恼怒。

    女子确实很恼怒。

    今天天气格外炎热,她便背着同门几个师兄弟偷偷溜出来,寻了这个小湖泊准备洗澡解热。褪去衣衫走入湖中洗澡还没尽兴呢,就突然看见一头血角马冲入了湖中,她当即吓得惊叫一声。

    随后,血角马跑开,一个男子却傻傻望着她,她才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没穿,处子之身竟然被别人看光了,情不自禁又惊叫了一声。

    直到此刻,她还是没认出看到自己身体的臭男人是林焰。

    她十分娇羞又很气恼,往水深处移动了一些,以便春光不再泄露,并呵斥臭男人背转过去,没想到腿却突然抽筋了,她慌乱了,加上不会游泳,即使拥有蜕凡境的实力也跟一个落水者没任何分别,下意识就开始张口求救。

    她是当身体被臭男人抱住时才认出是林焰的,于是,她计上心来,决定使一出自己从来就不会的勾引计,迷惑林焰,借机达到自己的目的。

    然而,她没想到林焰果真卑鄙无耻,自己仅仅挑逗了一下,林焰就开始对自己放肆了。她想过反击,却发现呛水后身体真的很无力,只能够忍受着林焰一双不老实的大手在自己肌肤上游走,心中很是恼怒。

    她开始害怕自己的勾引之计,会给自己带来伤害。

    从依偎到林焰的怀中起,她就压根没想过要出卖自己的身体来达到目的,一切的亲昵举动,都只是为了迷惑对方。

    但现在,她发现情况真的很不妙。

    她觉得自己是在玩火,且是在零距离面对一个年轻男子的情况下。

    她为自己感到羞耻。

    因为她感觉那双大手不断游离时,自己会呼吸急促吐气如兰,会身体痉挛,会皮肤酥麻,会骨头酥软,恨不得被对方抱得更紧,恨不得两人能够融为一体。

    她咬牙,坚持不出声,害怕自己一个坚持不住,就会像一只羊羔被林焰这头饿狼生吞了。

    可越是牙关紧咬,她越是发现敏感的身体生出更多的变化,终于,她觉得再无法苦苦压抑火热身体带来的本能和冲动了,忍不住张开樱桃小嘴,呻吟了一声!

    声音绵延悠长而又无力,却偏偏充满了无与伦比的诱惑力,散发着最原始的挑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