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六十四章 吊起来打

    “林焰!”

    看到林焰盘坐在树洞中,膝盖上放着一颗有三个拳头那么大的透明内丹,正闭着眼睛对着内丹神秘兮兮地不知道干什么,唐杰突然走到树洞外几米处站定,同时大喝一声。

    根本没料到这地方还会出现其他人,林焰心神一震,蓦地睁开眼睛,眼睛中发出两道清冽的光芒,盯着面前的陌生人,手却悄然将搁树洞里的战剑一把握住。

    “你是谁?”林焰问道。

    唐杰揉了一下眼睛,对自己说刚才一定看错了,林焰只不过一个先天境的武者,哪来那般犀利的眼神。

    “林焰,你捧着一颗内丹在干什么?”

    林焰心中一凛,吞噬精气之法显然珍贵,断然不能让他人知道,好在这个陌生人看起来并不了解实情,眼下只要搪塞过去即可。

    “我在吸收内丹蕴含的精华呢。”

    林焰弯腰从树洞中走出,让鳄龙的内丹留在洞内,右手提着表面很普通的长剑,站在了唐杰面前,却说了一句实话。

    当然,林焰敢这样说,是因为知道这个面色不善、应该是找自己茬的年轻人根本不会相信他所说的这句话。

    果然,唐杰叉腰身体朝前倾,看着林焰连声大笑了好几下后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吸收精华,哈哈,笑死我了!手都没接触内丹,内丹根本就没任何变化,你还敢说出这等大话!怪不得仇小曼说你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果真不假。”

    唐杰之前没有发现任何能量波动,自然不相信林焰所说。

    而林焰刚好那时候才回来,将内丹搁在膝盖上后,正闭上眼睛准备释放元气呢。

    见唐杰不再对这件事怀疑,林焰顺势嘀咕了一句:“不相信也就算了,对了,你应该也是来龙岛历练的吧,找我什么事?”

    林焰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心中却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虽然上龙岛之前各大门派都严禁打斗事件的发生,更不允许谋害别人性命,但谁知道这个面色不善的人的真正心思?

    “我叫唐杰,是幽冥门的。”唐杰负手在背后,气定神闲地说着。

    “因为看你不顺眼,所以看到了就来教训你来了。”唐杰继续说道,脸上挂着轻视林焰的笑。

    林焰虽然不知道为何得罪了此人,但素知幽冥门的人心狠手辣,悄然朝后退了一步,靠近了树干。“我不认识你。”

    “只要你认识梅绛雪就行了。没见你之前,我就一直纳闷,为什么梅绛雪关系会和你这么好,按理讲,你不过一个先天境的武者,要实力没实力,要背景没背景,现在见了你,我依旧不明白。我就想不通了,像你这样胆子小的怂货,估计连给梅绛雪提鞋都不配,老天真他妈不公平!”

    唐杰恶语相向,肆意侮辱着林焰。

    “看来又是一个受到了梅绛雪打击的人,要我说,你在女人面前吃瘪了却跑到这儿来找我麻烦,说怂,谁还能比你怂?绛雪姑娘都不屑用正眼瞧的人,只怕连给梅绛雪家的丫环提鞋都不配!”

    林焰毫不示弱还击着。

    “哼,嘴巴倒是尖利!少废话,今天既然落到我手里了,就少不了一顿教训。不过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答应从此不再和梅绛雪产生瓜葛,并且向我表示屈服,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唐杰得意洋洋说着,同时移动双腿,指了指自己的胯下,示意屈服的真实含义。

    “怎么,被马蜂蛰到那个部位了?想挠都不敢挠?赶紧撒泡尿沾点尿水在你的那玩意上,万一时间拖得久了,那玩意肿大了,废了怎么办,那可是你作为男人的资本啊!”

    林焰故意嘲笑着,同时手却悄悄按在了树干上。

    唐杰大概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讥讽,全然没想到仪表堂堂的林焰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有些失神,等他反应过来时,林焰已经将话说完了。

    “臭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训你一顿,打到你屈服为止!”

    唐杰怒气冲冲说着,作势就要动手。

    “慢着。”林焰突然说道。

    唐杰脸上又有了笑容,戏谑道:“怎么,怕了,想向我屈服了?告诉你,门都没有!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准备承受我的雷霆之怒吧。”

    “不是屈服不屈服的事情,”林焰摇摇头,笑着说,“是想提醒你,注意一下你的脚。”

    唐杰不明所以,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脚,还用力看了两眼,没发现问题,当下大怒,就要上前抓人。

    “起。”

    林焰大喊一句,突然扯住树干上一根树藤,猛地往后一拉!

    就见地面上的树叶“蹭蹭”飞起,这根树藤突然从树叶底下蹿出并绷直,直接带动唐杰脚下两个用树藤编织的活结,一下就牢牢捆住了唐杰各自一只脚。

    怪就怪唐杰太会选站的地方了,不偏不倚,刚好一只脚站在了一个活结里面。

    唐杰发觉不妙,就想震断树藤,可突然又发现脚一阵剧痛,竟是被两个竹子做成的大号捕兽夹给夹住了。

    这还不算,一旁的林焰再次用力,拽起树藤将唐杰拉了个趔趄,一屁股摔倒在地并向前滑行了三四米,这时林焰又不慌不忙拉动了树干上另外一根树藤。

    就见唐杰屁股底下的地面突然塌陷,唐杰整个人猛然悬空,被树藤困住双脚倒挂在事先挖好的洞中。

    林焰将树藤在树干上打了个死结,然后走到了唐杰面前,先不说话,就是一脚踢在唐杰的腰眼上。

    唐杰发出像杀猪一样的惨叫,身体荡来荡去,却不敢随便震断脚踝上的活结,因为洞中插满了尖端朝上的锋利竹签,正笔直对准了他!

    “不要想着逃脱,就算你能避开底下的大堆竹签,也避不过我手上的剑!别怪我没提醒你,最好老实一点,否则一个失手杀了你,你可就冤死了。”

    林焰将长剑顶在唐杰屁股上,让其不再晃动。

    “林焰,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快放我下来,要不然我让你好看!”

    头朝下脚朝上被吊起来的唐杰又羞又怒,浑然没想到今天会栽在让他瞧不上眼的林焰手上。

    “还让我好看,先管好你自己吧。”

    林焰又是一脚踢中唐杰,让其晃动起来,在洞中前后摆动,时不时脑袋还会撞上洞壁,沾上一脸的泥土,等晃动减小了,唐杰原本一张小白脸已经变成了灰一块黑一块,鼻子中、耳朵中都是泥土。

    偏偏唐杰还不能张口怒骂,刚才就因为想痛骂来着,脑袋却撞在了洞壁上,掉了一嘴的泥巴在嘴中。

    “林焰,你敢这样待我,他日落我手里,我必定十倍羞辱于你!”

    等晃动减小后,唐杰立马破口大骂。

    “我说你最好安静一点,不要太激动,这树藤可不怎么结实,万一断了你可就麻烦了。”林焰笑呵呵说道,语气说不出的轻松,却透着浓浓的嘲讽。

    “林焰,你,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我脱险后,一定杀了你!”

    唐杰作为幽冥门掌门最小的徒弟,备受掌门喜爱,同时也受着师兄师姐的宠爱,几时受到过这样的羞辱?悲愤交加的唐杰于是大声嚷道。

    “哟,看不出还士可杀不可辱呢!不错,挺有骨气。”林焰围着唐杰走动,边啧啧赞叹着。

    “不过,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一条汉子。之前你不是说如果我求饶你就放我一马么?我的心肠没你那么坏,只要你口中屈服了,我就不难为你,怎么样,想好怎么选择了么?是屈服,还是选择死亡?”

    林焰现在掌握了完全的主动,干脆也学着唐杰的方法,将唐杰说的那一套用在了对方身上。

    “混蛋,我幽冥门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唐杰几乎要被气晕,咬牙切齿骂道。

    “很好,看样子是准备像个汉子一样去死了,我成全你,至于幽冥门事后的报复,你自己都死了,想必也看不到了。”

    说罢,林焰“唰”一下抽出战剑,对准了树藤挥去!

    “不要!”一声惶恐的大叫很快响起。

    “不要什么?”林焰冷冷笑着,对唐杰说道。

    从“活捉”对方起,他就只是想教训对方一顿,没想过要取对方性命,即使刚才挥出去的一剑,也是剑背朝外,碰到了树藤也斩不断。

    “我,我选择屈服。”

    冷汗从额头冒出,然后掉进竹签遍布的洞底,唐杰脸色苍白,再无之前的嚣张跋扈,小声说道。

    “屈服屈服,我只看到你屈了,可没见你服,这样,你先认个错吧。”

    唐杰内心中恨恨骂着,却只能艰难地吞了口吐沫,讷讷说道:“我不应该来找你麻烦,是我无理取闹。”

    “嗯,这样还行。不过还有个小小的问题,你也知道我打不过你,万一以后你再碰到了我,想对我不利怎么办?”

    林焰突然问道。

    唐杰差点没崩溃,他没想到林焰卑鄙阴狠也就罢了,还这么无赖!当下也只能哭丧着脸发了一大通誓。

    “好了,我相信唐公子的为人,今天这事到此为止吧,我不会再为难你。”

    林焰说完,将树洞中的东西收拾一番,就准备离开。

    “诶,那我怎么办?”唐杰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只说过不为难你,可没答应放你下来。你就好好呆一阵吧,这里基本没有猛兽,相信你的同伴会很快找到你的。”

    “林焰你耍无赖,你好无耻!”

    林焰特意蹲下身子,看着唐杰的双眼说道:“恭喜你真正了解了我。记住,不要乱晃动,树藤可不坚固,底下的竹签可是锋利得很。”

    说罢,林焰就消失在唐杰视线中。

    既然得罪了唐杰,树洞这地方就算再好也不能再呆,他得另找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