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五十五章 余波再起

    猎户们对这头猛虎深恶痛绝却又惊惧不已,想杀死它又没有办法,现在见夏家家主如此轻松地就让林焰加入,想来这个佩剑的年轻人一定不简单,是以这七名猎人一路穿行山林,神情平静,显得很有底气。

    猎人们很快就到了猛虎经常活动的区域。

    林焰一愣,因为附近有一个山洞,正是仇三娘变为红粉骷髅的那个,他记得很清楚。

    不过,山洞被密林遮掩,连他都只知道山洞的大概方位,具体位置早就忘了。

    猎人们开始放缓步伐,弓着腰端着弓箭悄然前行,林焰跟在他们身后,心中却并不担心区区一头猛虎还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伤人。

    呈扇形行进了十几分钟后,最左侧一人突然做出一个手势来警醒他人。

    林焰顺着手势看过去,发现前面五十多米的灌木一阵晃动,紧接着,一声震天虎吼轰然响起!

    “射!”

    七名猎人娴熟搭箭在弦,挽弓射出,铁制长箭便“嗖嗖嗖”射入了灌木中。

    晃动的灌木猛然分开,斑斓大虎竟然从斜刺里避过了铁箭,卷起一阵恶风,凶猛地朝最左边的猎人扑去,那高高扬起的利爪,将空气撕扯成一股股让人心悸的气息,眼看就要朝那人的颈脖抓下!

    不虞猛虎这么狡诈凶残,那猎人手还拿着弓箭,身体却像被冰冻了,想动都无法移动分毫,下一刻,他就会被虎爪抓出一个血洞!

    其他猎人大概也没如此近距离和猛虎遭遇过,不免慌里慌张地,端着弓箭却不知道射箭,只是口中一个劲地在惊恐大叫。

    林焰动了。

    林焰弯腰随后拾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在猛虎爪子离那猎人不足半米距离时,用力飞快掷出!

    石头呼呼旋转,急速前进,扬起的风声急促而锐利,眨眼间就到了猛虎前。

    “噗嗤。”

    浑圆的石头竟然一下飞进了猛虎脑袋中,发出沉闷的入肉声。

    一道凄厉的惨叫发出,高高跃起足有两米的猛虎竟被石头巨大的冲击力斜着撞飞,擦着那猎人身体的一侧,颓然坠地,虎爪无力抓着地面,斑斓的虎身抽搐着,而脑袋右侧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正不断流出污浊的鲜血,混合着白的脑浆,看起来分外让人反胃。

    这副样子,肯定活不了。

    猎人们才从刚才的惊惧中缓过神,眼见猛虎如此轻易就完蛋了,不禁喜形于色地向林焰道谢。

    林焰谦虚一番,猎人们仍对林焰夸赞佩服不已,同时抬起了已经断气的猛虎,准备返回。

    “快,鹿就在那儿。”

    一道如百灵鸟清脆的声音响起,林焰身后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走动声,一个火红色的身影在几名家丁的簇拥下,正指挥着打猎。

    “我们先走吧。”

    林焰看了那个身影一眼,随即朝旁边的猎人说道。

    无所事事的仇大小姐仇小曼居然跑到这地儿来打猎,还全副武装地带着弓箭和开山刀,林焰真怕她的箭术和骑术一样惨不忍睹,没射中鹿却射中了猎人那可就惨了,所以赶紧催促猎人们扛着猛虎离开。

    “发现它了,快追!”

    仇小曼眼明手也快,说话的当口已经射出一箭,长箭稳稳飞行且很有气势,准头也足,看样子至少箭术还不赖,不过那头梅花鹿仓皇间朝左侧一偏移,竟躲过了这支箭,下一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姐,鹿大概躲进山洞中了。”

    旁边一名大汉恭敬说道,从他的打扮以及拿弓姿势看,分明是一个技术精湛的猎手,不过这次却是陪着仇小曼来打猎,自然得让大小姐尽兴,他不能随便出手。

    “追。”

    最前面的家丁为了在仇小曼面前表现自己的勇敢,一马当先循着踪迹进了那山洞中。

    林焰知道这群从潇水城来青阳镇的人一会儿后肯定会发现山洞内的秘密,不过林焰并不担心事情会和自己扯上联系。

    跟着七名猎人,林焰从一侧走去,就要绕过仇小曼。

    但仇小曼却一眼认出了抬猛虎的猎人中算得上另类的林焰。

    “林焰,给本小姐站住!”

    想到上次在街上被林焰取笑,仇小曼就恨得牙痒痒,自然不可能让林焰就这样潇洒离开。

    “我们走,不要管她。”

    林焰瞧都没瞧仇小曼,继续赶路。

    “你个自以为是的家伙,给我站住!”

    仇小曼叉着腰像一头愤怒的小母虎。

    “啊!”

    就在此时,一声惨叫从山洞内传出!

    “有凶兽,大家小心。”拿着弓箭的大汉急忙出言示警。

    仇小曼暂时放弃了纠缠林焰的打算,对家丁说道:“你们几个都不会武功,只会打猎,就在洞口守着,我去瞧瞧究竟。”

    边说仇小曼已经边朝山洞快步跑去,显然不想自己的家丁出事。

    “喂,是个男人就陪我去看看。”

    接近洞口时,仇小曼无头无脑地说出了这句话。

    林焰苦笑一声,知道自己若再要离开而让一个女孩子去冒险,就说不过去了,尽管,这个女孩子可不一般。况且,林焰自己也想一探究竟,如果真是凶兽袭击了那个进洞的家丁,就必须杀死凶兽,否则附近的猎人以后再打猎,安全首先就没了保证。

    “唰”一声抽出战剑,林焰和仇小曼并肩入了光线昏暗的山洞中。

    仇小曼瞥了一眼战剑,嘀咕了一句:“剑倒是好剑,可惜人不怎么样。”

    直到这时候,仇小曼还不忘出言讥讽林焰几句。

    林焰懒得搭理,先于仇小曼半个身位踏上了崎岖不平的路。

    即使是第二次进这个山洞,林焰还是感觉得到阴冷的气息,以及一股腐尸的味道。

    “咦,什么气味?”仇小曼厌恶地捂住了嘴鼻,跟在林焰身后,将缠于腰间的长鞭拿在了手上。

    才走了十多米,两人就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

    正是之前进洞的那个家丁。

    家丁脖子上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鲜血流了一地,已经断气,而血痕很显然是被利器例如长剑急速划过产生的。

    尸体的前面不远,则躺着那头梅花鹿,腹部被切开了一个两尺长的大口子,内脏和肠子混着鲜血流了一地,让人作呕。

    “什么人鬼鬼祟祟躲着在这儿害人命,给我滚出来!”

    仇小曼自然也看出了一人一鹿的怪异死法,提着手上长鞭,冷声喝道。

    “嘎嘎。”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洞前阴暗处响起。

    “小心,屏气。”仇小曼突然开口,然后长鞭蓦地挥动,急速舞出一团黑色光幕,挡在了自己和林焰身前。

    一阵红色烟雾从阴暗处飞快弥散开来,但被仇小曼发出的黑色光幕阻挡得严严实实,很快就倒转而回。

    没等隐身之人再下毒,仇小曼用力一抖长鞭,长鞭突然笔直射出,尖端部分冒出一团黑光,数不清的黑色鞭影激射而出,化为一条条柔软的绳索,封困了一方天地,欲将天地内所有物事都束缚然后捆住。

    “束神缚魔?”

    阴暗处那道刺耳声音带着一丝疑惑,紧接着却又嘎嘎大笑起来:“能使出这种神通的,大概也只有仇老魔的宝贝女儿了。”

    说话间,一束亮到刺眼的白光蓦地从阴暗处出现,带着极其锋利的气势,竟一下斩在了万千绳索上,光影顿时消失,仇小曼使出的神通“束神缚魔”竟被对方一剑击散!

    一个挂着邪恶笑容的中年长身男子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近一米五的宝剑。

    “是你杀了我的人?”

    仇小曼尽管震惊于对方的实力,但气势上却不愿落了下风,冷冷逼问道。

    “是又怎样?不管我妻子是不是你们天煞门所杀,既然闯进了这山洞,也就不必再出去了!仇小曼是吧,长得倒是一副美人胚子,就是不知道合不合我的胃口,呆会制住了你,我倒很有兴趣试试。”

    男子脸上的邪恶笑容更盛,不怀好意地盯着仇小曼,眼光在仇小曼曼妙身材上打转。

    “呸!”仇小曼狠狠啐了一口,怒骂道:“口还真臭,等本小姐擒住了你,一定将你的舌头割下!”

    男子哈哈一笑,说道:“小娘们脾气还真火爆,跟你的身材一样,哈哈!”

    不过这男子随即瞥了一眼林焰,眼睛马上一亮,盯着林焰手上的战剑,摸着下巴又笑道:“今天也是巧,发现了失踪的妻子早死在了这山洞中,正憋着一肚子气呢,你们就送上门来了,很好,小妞我要了,这把剑我也要了。”

    “去死!”

    仇小曼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长鞭蹿入了空气中,激起空间一阵扭曲,传出的狂暴能量迅速朝男子身上卷去。

    林焰猜到这人就是死于山洞中那个不知姓名的女人的丈夫,心中恼怒于这人的阴狠和无耻,也一抖战剑,三层元气攻击顺势发出,拦腰朝男子轰去。

    “今天我倒要看看天煞门有何厉害之处。”

    男子侧身劈出一剑,形成一面巨大的气浪,将仇小曼的攻击化解掉的同时,身体再猛地一转,对着林焰的三层元气攻击又劈出一剑!

    耀眼的亮光升腾而起,一束长达十米的恐怖剑刃轻而易举地就将三层元气攻击击溃,并仍以恐怖的速度朝前激射。

    林焰心中大骇,急忙侧身一旋,虽然躲过了剑刃的攻击,却仍被剑刃发出的罡风扫中,竟然离地而起,一下撞在了壁上!

    “啊!”

    剑刃由于没受到阻拦,依旧笔直前进,击中洞口后,肆虐的剑气瞬间就将站在洞口的几个家丁分割成了片片血块!那些家丁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眨眼就魂飞魄散!

    林焰脸色苍白站了起来,手紧紧抓着战剑,眼睛中要喷出火来。

    而仇小曼回头看了一眼洞口,双目欲裂,怒骂道:“你实在该死!”

    “杀了他们,这样就不再会有人打扰我的好事了,哈哈。”男子得意笑着,对家丁的死浑然不在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