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五十四章 扬眉吐气

    夏府看上去依旧保持原样。

    两尊石狮子盘踞在朱红色大门正前方,颇显气势,似乎夏平败坏家风并没有使得夏府在青阳镇的地位下降多少。

    林焰原本以为自己不再会来这儿,不再会走进里面。

    但既然来了,让那些曾经欺负辱骂过自己的人受一点教训,让自己扬眉吐气一回,就一定要达成,否则,林焰都觉得对不住自己。

    马车停下,夏安之首先下车。

    朱红色大门两侧站着的两个看门人毕恭毕敬地向夏安之问好,同时一人抓住一边黄铜吊环,缓缓将大门拉开。

    “林焰,请。”

    夏安之下车后并没有马上踏上台阶,而是朝马车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林焰?两个看门人心中很是奇怪,心想夏府什么时候来过这么一位尊敬的客人?直到现在,两人还是没有将这位客人与大名鼎鼎的“废物”、“废柴”联系到一块。

    车厢上挂着的黑布被扯开,一双穿着破旧牛皮靴的脚首先露了出来。

    两个看门人不免心中暗自鄙夷一番:都穿着一双如此低级的鞋,怎当得起家主一个“请”字?

    可当一张挂着微笑的脸随后也探出车厢时,两人惊讶得手捂住了嘴巴,人靠在门框上,半响不见动静,显得痴痴呆呆的。

    林焰灵巧落地,也没摆什么架子,自然而然地就上了台阶,走到了两人面前。

    其中一人看了看夏安之,又瞧瞧近在咫尺的林焰,拼命摇摇头,似乎在提醒自己,这一定是幻觉,幻觉!

    而另一人的表情同样夸张,他使劲捂着嘴巴,眼睛却瞪得比铜铃还大,显然不相信自己听见和看见的这一幕。

    “怎么,都哑巴了,不认识林焰了,还不赶紧叫人?”夏安之恰到好处地用这样的方式来烘托林焰如今的身份,帮助林焰扬眉吐气。

    “林焰好。”

    两人再傻也知道从夏府出去了几个月的林焰今非昔比,虽然想不明白林焰到底靠什么发达了,但连家主都对其毕恭毕敬,何况自己一个小小的看门人?

    “是不是觉得我穿着的鞋子很土很没品?”

    林焰才懒得回应,故意这样问道。这两个看门人以前也没少取笑过他,现在让他们受点教训很应该。

    “没,没有。”两人将头摇得像拨浪鼓。

    夏安之适时帮着林焰。

    “以后不要随便看低人,正眼瞧人四个字如果今后学不会,立马辞退。”夏安之毫不客气地说道。

    两人惊出一身冷汗,唯唯诺诺地答应。

    “走,请进去谈,林焰。”夏安之又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人跨进了门,留下两个一脸错愕的看门人。

    林焰进门后,先转过一道拐角,再穿过一条走廊,到了深处的庭院后,才发现庭院中围了一大帮人,其中一边分明是武者的打扮,看样子五个教习老师身后的人又来找麻烦了。

    夏安之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欣喜不已,事情竟然赶得这么巧,有林焰在,麻烦事就不再是麻烦。

    已经有下人接过了夏安之手上的线装新书,并错愕地看着和家主并排而立的林焰,想不通透夏府出了名的杂役怎么能够如此气定神闲地站在这儿。

    最先发现林焰的,却还是那个习惯了狗眼看人低的管家。

    “哟,这不是溺水而不死的林焰么,怎么,有空回夏府了?”管家鄙夷地看了两眼林焰穿着的那双破旧鞋子,阴阳怪气地说道。

    “嗯,回来了。”林焰冷冰冰说道。

    而夏安之有心让林焰扬眉吐气,自然不会去呵斥管家,反而抱着一丝戏谑的心态等着看管家丢丑。

    管家看看一旁的夏安之表情依旧,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他便以为林焰还是那个夏府的杂役,当即有了底气,脸色一沉,用管家惯常的傲慢语气慢条斯理地说道:“怎么,外面的日子难熬又想起了府中吃喝不愁的温暖生活了?家主宅心仁厚,将你带了回来,不过我可得事先提醒你,咱们府不养闲人,你就继续做你的杂役吧?”

    管家大概还没想过夏平一个堂堂武者,是如何死在了他口中所称的杂役的手上的,他只是习惯性地认为林焰还是以前那个身份低微的林焰。

    林焰再次冷冷一笑。

    “喂,你们的事情先别急着谈,还是先说说如何赔偿我们的正事吧。”旁边一堆武者终于按捺不住,一个光头猛汉粗声粗气地嚷道。

    管家一听,立即焉了,将征求的眼神落到了家主夏安之的身上,他可不敢再讽刺林焰,以免惹得那个光头不耐烦,将他揍一顿就亏大了。

    可是,让他感觉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的一幕出现了。

    “一切都麻烦林焰了。”

    夏安之侧身朝林焰一拱手,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

    家主竟然向杂役行礼?管家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眼花了,就肯定是家主今天吃错药了,一个区区的杂役,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堂堂家主如此礼遇?

    “林焰?”

    一堆武者中传出一道疑惑的声音,随即一个中年长脸男人走了出来,仔细看了林焰两眼,然后惊讶地“咦”了一声,瞬间脸色大变,急忙恭敬说道:“阁下莫非就是受到天玄老前辈邀请往玄天居做客的林焰林大侠?”

    “这位兄台客气了,正是在下。”林焰微笑着答道。

    “真是该死,兄弟们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林大侠原谅。”

    长脸男人之前并没有注意林焰,因为他相信以林焰的身份,怎么可能会让区区一个管家如此讥讽,但看清楚认出了林焰的身份后,就马上拱手赔罪。

    长脸男人身后的所有武者也几乎同时朝林焰拱手,个个表情无比恭敬,神态谦恭,跟之前来夏府讹诈时的凶样简直判若云泥!

    管家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世界开始在他眼中颠倒,一颗扑腾扑腾乱跳的心就要跳出来,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完了,竟然如此有眼不识泰山,将一个连那群武者都要以礼相待的人给得罪得如此之惨!

    “林焰,林哥,我瞎了狗眼了,我这就给您赔罪!”管家飞快跑到林焰身边,哭丧着脸开始赔罪。

    林焰轻轻哼了一声。

    听到管家耳中,却觉得悚然一惊,顿时全身肥肉一抖,竟是直接跪倒在地,脑袋都贴地面了,连连求饶着:“林哥,都怪小的有眼无珠,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小的一般见识。”

    见管家变脸如此之快,连夏安之都看不下去了。

    夏安之眉头紧皱,高声冷冷说道:“夏府素来家风公正,不能容忍管家如此猖狂作风。管家,你可以离开夏府了,好自为之吧。账房先生,你去将这个月的工钱结给管家。”

    管家顿时面如土色,跪在地上点头如捣蒜,拼命请求宽恕。

    “你还是快些收拾东西的好,如果由他人帮着收拾,恐怕管家房间里面很多的东西都不能够带出夏府。”夏安之冷脸不轻不重地说道。

    这话意思很清楚,你管家可不是什么好人,在夏府这么多年,欺压下人谄媚主人,一定没少吞冤枉钱,叫你快点滚蛋,是给你留面子。

    “妈的,竟敢对林大侠不敬,还不收拾东西赶紧滚。再不滚蛋,我让你好看,真是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光头武者大概是为了讨好林焰,或者是真心佩服林焰,也在这时候怒骂起来。

    管家吓得瑟瑟发抖,脸色难看至极地连滚带爬慌忙离开了庭院,连大气都不敢出。

    “林焰,这样做还满意吧?”

    夏安之特意一问。

    林焰怎么回答已经牵扯了很多人的心,围在旁边的夏府众人脸色个个精彩,眼神怪异,似乎还全都屏住了呼吸,似乎十分害怕什么事情会发生。

    到这时候了,林焰的身份他们自然知道自己惹不起,心中惶恐以前对林焰所做过的种种事情,他们非常担心林焰一怒之下大手一挥,说句:“全辞退了。”

    之前的管家不就是这样灰溜溜离开了么,更何况他们这帮人?

    “就这样吧。”林焰也没打算为了泄愤而将所有人都赶出夏府,轻轻说道。

    众人才松了口气,对林焰是既感激又敬畏。

    这时候,那个长脸男人朝林焰一抱拳,然后说道:“今日得见林大侠实属幸事,林大侠忙,我们先走了。”

    夏安之乐呵一笑,随口说道:“补偿一事呢?”

    那帮武者已经走远,声音遥遥传了过来:“那是误会,误会!”

    “谢谢你,林焰。”

    见事情竟然如此轻易就解决了,夏安之马上道谢。

    刚好这时,庭院外又闯进几个猎户打扮的人,看到夏安之忙说道:“夏家主,不知夏府的捕猎队伍准备好了么?”

    夏安之挥挥手,夏府几个拿着弓箭的男子便走了上来,夏安之随即发现一旁还有林焰在,赶紧笑道:“青阳镇最近出现了一头猛虎,咬死了好几个猎人,使得猎户们再不敢单独进山狩猎,为此他们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够派人去捕杀,既然林焰你恰好在,不知肯否帮乡亲们这个忙?”

    “好。”

    林焰二话没说,直接答应下来。

    老虎不是一般的猛兽,即使猎户们发现了也很难杀死,如果能够帮他们解决了此事,也可以避免再出现虎伤人的惨剧。

    很快,林焰便和七人组成的捕猎队伍出了夏府,朝河岸的大山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