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五十三章 指导夏安之

    “林焰,竟真的是你!”

    出了郊区,走到街道上时,林焰突然听见旁边书局有人叫他。

    这人白面无须,气质儒雅,穿着一件青衫,怀里还抱着两本线装新书,活脱脱一个读书人的模样,不是夏四爷夏安之,又是谁?

    对于夏安之,林焰素有好感,夏安之是他在夏府做杂役时为数很少对他真正关心的人,对此他一直心存感激,而夏安之读书人耿直的心性,也让他放心将为五夫人洗刷冤屈一事交给了对方。

    “四爷好。”林焰客气和夏安之打着招呼,同时两人走到了墙角位置。

    夏安之显然为在这儿碰到了林焰而觉得意外,一直微笑着,不过笑容中带有一丝不自然,林焰还是轻易瞧了出来。

    林焰知道这肯定与夏天龙、夏平的死有关,毕竟,这两人都是夏安之的亲人。

    “林焰,我还以为你早离开潇水城了呢,没想到在这儿能碰上。”

    不待林焰回答,夏安之又马上说道:“夏府的事情我都处理好了,你和五夫人的冤屈已经洗刷了,现在夏府上下都知道是夏平做了那等龌龊事,幸亏你安全脱身并协助家主还原了事情的真相,而家主因为受到蒙蔽从做出了错误判断并导致五夫人溺水身亡,事后一直自责不已,并在前不久的一天午后,服毒自杀。”

    林焰已经从夏安之的这段话中听出了门道,虽然自己和五夫人的冤屈已经洗刷,但很明显夏安之还是不想家丑闹大,因此在夏天龙的问题上作了很大的改变,竟一下将原本也是凶手的夏天龙塑造成了一个正直、重感情的好人,借“服毒自杀”而竖立了夏天龙无辜的形象,肯定博取了夏府上下的一片同情。

    林焰因此觉得心中有些不爽,不冷不热说出了几个字:“然后呢?”

    夏安之也知道事情并没有按照林焰最初的意愿来处理,脸色变得更加不自然,却也只有硬着头皮往下说。

    “然后我们为五夫人做了一场法事,让她在阴间过得平安,同时真相也传到了五夫人的家中,现在五夫人已经入了家族族谱,也能够在家族坟地入土为安。”

    林焰这才觉得心中好受了些,最起码五夫人不用再蒙受不白之冤。

    “那夏石虎和其他五个教习老师怎么处理的,你肯定也没有说出真相吧?”既然夏天龙都已经是受害者了,那受夏天龙指派追杀自己的那六个人自然不能和夏天龙扯上任何关系。

    林焰倒也好奇,想看看夏安之是如何处理的。以前,他以为夏安之一根筋,现在看来,为了保全夏家的形象,夏安之还是一改读书人的心性,选择做些手脚来掩盖部分真相。

    知道林焰会有如此一问,夏安之也就实话实说。

    “我知道大哥派出三哥和五个教习老师追杀你一事是秘密进行的,其他人并不清楚,因此我利用了这点。我只是说他们六人突然消失,全府上下并不知情,现在还在派人找他们。反正我三哥作为武者平日也结下了一些仇家,说他们不知去向也说得过去,况且,前阵子潇水城码头一个老板以及二十个武者不也是莫名其妙死了吗,人们很容易认为最近世道不太平,不会将他们的死与你联系到一起。”

    “夏四爷做事倒也会转弯,这样一来,不但我和五夫人的冤屈没有了,夏府的颜面也尽可能保存了下来,想来夏平的死你也归结到我头上了吧?”

    站在夏安之的立场,林焰觉得夏安之这样处理其实是最正确的,但作为林焰本人,对这个结果并不是很满意,因此说话还是不冷不热。

    夏安之尴尬地一笑,说道:“夏平做出那等罪大恶极的事情,实在该死,林焰你杀了他,是除害。”

    “林焰,我知道你心中肯定很不满意我这样做,而凭你手上那张一模一样的证据,也足够重新将所有真相都揭露出来,让夏家身败名裂。但我请你不要这么做。”

    夏安之恭敬说着,若不是因为在街道上,只怕此刻已经朝林焰跪下了。

    “夏府对你确实不好,你有一万个理由让我大哥蒙羞,而且这样做你也丝毫没错,因为确实是夏府、是夏天龙对不住你!可我还是选择了将这部分真相掩盖起来,因为我不想百年夏府毁于一旦。林焰,请你原谅我玩弄了一些手段,我,我也很无奈。”

    说罢,夏安之一手搂住线装新书,一手用宽大的衣袖遮了一下脸,叹息一声,似乎为自己这样做感到羞耻。

    林焰顿时明白,原来夏安之毕竟读的还是圣贤书,接受的还是圣人的教诲。

    说到底,为了护住夏府的颜面,让夏安之这个纯粹的读书人想破脑袋才想出了这一系列很不合本性的想法,做出了一系列违心的举动,对夏安之本人来说,确实也是一种无奈。

    “难为你了。”林焰看着夏安之,缓缓说道。

    “你不怪我?”夏安之用连他自己都不敢置信的语气说道。

    “你也有你的难处。”林焰说道。

    夏安之神情却更显落寞:“可我还是做出了一个读书人绝不应该做的事情,我这样做,其实有愧于平日所受的教诲,我已经不配再做一个读书人了。”

    “事实上夏四爷你已经不再是读书人了。”已经原谅了夏安之,林焰索性决定再提醒对方几句,“夏四爷现在应该是夏家新的家主了吧?”

    夏安之点点头。

    “这就对了,站在一个家主的角度看,你这样做并没有错。而且以后很多事情,你都不可能再按照读书人的心性处理了,因为有些事情很复杂,必须得用些灵活的办法来处理,就像你处理我和五夫人的事一样。”

    夏安之不可思议看着林焰,似乎很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夏府的杂役,居然能够说出如此一针见血掷地有声的话来。

    “别这样看着我,我也是被逼着学会了这个道理。夏四爷,我敬重你,所以才会这样说。不过,正义还是应该拥有,该坚持的正直也该坚持下去,否则,变成了像夏天龙那样的人,也就跟恶人没分别了。”

    “林焰你放心,我会当一个正直的好家主。”夏安之郑重说道。

    林焰没有再说什么。今天他原谅了夏安之,还对夏安之说出了一些心里话,只是他以前敬重夏安之,觉得应该提醒对方不能再用读书人的圣人标准来处理事情而已。

    至于夏安之信誓旦旦说会做一个好家主,林焰无所谓相信与否。环境能够轻易改变一个人,夏安之最终会变成什么样,谁也说不清楚,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和他也完全无关了。

    但夏安之却还想麻烦他。

    “林焰,我也是才知道你现在闻名潇水城,实力很强,再也不是以前……所以,我想请你帮我解决一件事情。”

    “夏四爷客气了,以前我在夏府被人骂作‘废物、废柴’,你每次听了都会呵斥那些人,我还记得,有一年除夕因为我手被冻伤而没有劈完柴,连晚饭的唯一一碗面条都被管家和夏石虎泼到了雪地上,最后还是你替我从厨房端来了一碗米饭一碗肉,让我过完了那个寒冷的除夕,这事,我一直记在心上。现在能够为你做些事,我很乐意。”

    林焰说得有些动情。

    在夏府十年,除了老账房先生,也就只有夏安之是在真正关心他,让他觉得十年的杂役生活,其实也有些温暖的回忆。

    夏安之却是全然不同的感受。

    夏安之觉得自己很幸运。

    若不是因为先前公平对待林焰,若不是因为林焰会感恩、记得自己曾经做过的那几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那么,一旦林焰揭穿了夏天龙的真实面目,夏家肯定会颜面尽失,再无可能存在下去,而眼下,也无法请得林焰去为自己解决一件麻烦事。

    当下,夏安之就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和夏石虎一起消失的五个教习老师,身后都有一定的关系,本来我们已经按照官府的规定对他们做出了补偿,可他们却仗着有些本事,五家人联合起来讹上了我们,我退让了好几次,只想花钱消灾拿钱买平安,哪知道他们变本加厉,最近又来闹事,嚷着还要我们出钱。我都请官府出面了,可官府畏于他们武者的身份,不愿多管,我是实在没办法了。”

    “所以你便想到要用一些灵巧的小手段,让我出面了?”林焰笑道。

    “我觉得林焰你说得很对,指导了我夏安之,让我很受益。”夏安之也跟着乐呵。

    “你这现学现卖倒是挺快。”林焰打趣道。

    “是林焰你指导得好。”夏安之一本正经说道。

    “走,去看看。”

    夏安之雇了一辆马车,两人乘坐着,一路朝青阳镇而去。

    车夫认识夏安之,此刻见堂堂夏府家主竟然对一个年轻后生如此客气,好像将这人奉为座上宾一样,不由对林焰刮目相看。

    倘若车夫知道半年前林焰还是夏府的杂役,现如今却享受如此待遇,只怕眼珠子都会惊讶得掉下来。

    林焰其实也想看看夏府那些人会怎样看自己,尤其是那个狗仗人势的管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