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四十三章 得到战剑

    似乎,这次让林焰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考验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而且,考验的艰辛程度仍在增加。

    “砰!”

    剑影发出的银色光幕再次重重击在林焰胸前,使得林焰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倒退着飞了出去!

    “噗嗤!”

    被砸到地上的林焰捂着胸口,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脸色变得煞白,这一击,将他完好的最后四根肋骨全部击断!

    钻心的疼痛让他全身冷汗直冒,整个身体仿佛被撕裂。

    银色剑影依旧在不紧不慢地旋转着,似乎在等待着林焰重新站起来。

    吞噬鲜血对战剑来说不再是当务之急,眼下,拥有灵识的它似乎只想测试一下林焰的毅力到底达到了何种程度。

    石洞仍时不时就会晃动,地底深处的未知凶物活动越来越剧烈,离恢复自由越来越接近。

    林焰不懂为什么本应该死死镇压封印的战剑为什么迫不及待地想破壁而出,事实上,此刻他也没有余力去想这个问题,他全部的心思,都化为了头脑中两个不屈的大字:站起!

    “我一定要站起来!”

    心底一个声音在大声告诉着他!

    林焰双手用力撑在地上,牙关紧咬不发一言,强行将一波波的痛楚压下去,正一寸一寸地将身体拉离地面!

    “我不能就这样认输!战剑分明是在考验我,实力上输给它没有关系,但如果连站起来的勇气都输掉的话,那才是真的输得彻底,不行,我一定要站起来!”

    不屈的斗志支撑着林焰的双臂始终牢牢撑在地面上,身体虽然缓慢但却极其坚定地上移!

    五分钟后,血与汗布满全身的林焰终于再次直视银色剑影,他终于站了起来!

    石洞内,刹那间光华遮天!

    银色剑影正飞洒出一大片柔和的银色光辉,轻轻地将林焰包裹着,一股股强大的生命气息波动着,注入了林焰体内。

    一分钟后,银色光辉褪去,林焰竟然变得全身洁净如新、身上半点伤痕都没有,而那道无所不能的银色剑影就此消失不见!

    伤痕累累的身体突然一下就恢复完全、甚至精气神都强大了不少,尽管知道战剑的不凡,但林焰还是一下愣住了!

    他曾经依靠体内的元气吸收锁阵大量吸收过仇三娘的元气,也曾经因为吸收了地精之气而带给了身体一次全新的变化,可这一次,银色剑影却不知怎么地就能够提供给他大量的生命气息,竟让他瞬间完好如初,这样奇异的变化,显然更让他吃惊!

    然而,林焰也只是惊诧了那么一下而已,下一刻,他就自然而然地抬起了脑袋,看向了石壁。

    战剑为什么要考验他?战剑为什么急切地想出来,要知道,被它镇压的凶物即将要破开封印,它不是应该要提供封印之力,帮助死死封印凶物的么?

    他不相信战剑是什么邪物,因为战剑显然和无名心法秘籍有渊源,而半部无名秘籍,是母亲交给他的,母亲经手的东西,他相信绝对都是好的。可他现在看到的却是,战剑弃了封印,任由地底深处的凶物脱困而出!

    很多的疑问布满了脑海,使得他死死盯着石壁上那个银色剑柄,似乎,想盯出个所以然来。

    然而,他看到的,是剑柄不断颤动,渐渐向外移动,很想破壁而出!

    这时候的林焰很矛盾。

    如果他相信战剑不是邪物,就应该上前帮助将战剑抽出来;如果他不想一场可能的浩劫发生,就应该尽一切可能将战剑没入石壁中、让其继续提供封印之力。

    就在这时,剑柄急剧颤动了几下,抖撒出一片银色光幕。

    石壁一下似乎就变成了布匹,在光幕照耀下晃动着,却出现了让林焰极度震惊的一幕!

    一个个金色大字竟然从银色光幕中闪现而出!

    “小虫儿,关了你这么久确实不好意思,现在就放你出来了,不过,记得出来后给大爷笑一个,别摆着一副臭脸!”

    金色的大字个个有碗口大,出现在银色光幕中,颇显气势。这神奇的一幕,本应该充满神圣的气息。

    然而,林焰却怎么也无法将自己的感受与代表神圣的金光统一到一块。

    事实上,他尝试了一下,发现劝服不了自己。

    因为,这金光大字实在太丑了,歪歪扭扭的活像三岁小孩信手胡画出来的一样,而“小虫儿”、“给大爷笑一个”这样的字眼,又哪里表露出了半点仙风道骨神圣威严的意味?

    这难道就是设置这个封印、以镇压被称为“小虫儿”的凶物的那个神秘高手?

    可这,哪有半点高手的风范和风采?

    “连字都写得这么丑。”林焰低头嘀咕了一句。

    再次抬头时,银色光幕渐渐黯淡,鬼画符一样的金光大字也随即消失,石壁恢复如初,而直到此时,林焰才想到出现的这句话代表的意思。

    不是凶物要脱困而出,而是神秘高手在放它出来?

    难道封印不是被凶物撼动的,而是自主在解封?

    战剑竟是在按照那个神秘高手的指示,想尽一切办法在解除封印?包括吞噬精血来加快这个过程?

    这一瞬间,林焰发现自己最初所做的,都好像是在帮倒忙。按照这句话的理解,被封印的很可能并非什么绝世凶物,设置封印的那个高手显然早就计划好了,时间一到,封印就会解除,而现在刚好就是这个时间到来了,所以说,战剑就开始自动解除封印,放被困之物出来。

    本来过程很顺利,不想自己横插上一脚,想要阻止战剑破壁而出,所以,战剑干脆想吞噬自己的鲜血来加快封印的解除,只不过,由于无名心法秘籍的缘故,战剑才改变了主意。

    想通了这些,林焰才基本将之前的疑问释去了,不过,仍然还有一个问题未明:战剑为什么要考验自己?

    估计这问题一时半会是想不通了,林焰只有将它暂时放下,思绪重新回到了现实中。

    “狗屁战剑,一下封困了我万年,今天我终于要出来了!哈哈!”

    偏偏这时候从地底深处又传出了这句话,林焰顿时更明白为什么战剑要如此急切地破壁而出,敢情是被封困之物脾气应该不怎么好,否则涂鸦的那位高手也不会提醒其别摆出一副臭脸,战剑与它不对路,根本就不愿去招惹它,以免麻烦上身。

    既然确信了封印松动一事是那位高手制造的,且“小虫儿”脱困后不会造成生灵涂炭,林焰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走上前,右手握住石壁上的银色剑柄,开始朝外拔剑。

    他是无名秘籍的拥有者,很可能和这把战剑有渊源,应该帮一把。

    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小的原因,更直接的原因就是他喜欢这把战剑,想尝试得到它。

    出乎意料的是,他没动用元气只是试探性地用力一拔,竟然拔动了。

    战剑与石壁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刮擦声,一寸一寸被抽出。

    随着最后一点摩擦之力消失,林焰感觉手上一松,战剑被完全抽出来了。

    这是一把长一米二宽一寸半的利剑,通体银色,散发出锋利的寒光,拿在手上,林焰竟然觉得非常地趁手,仿佛以前已经把玩了多次一样。

    战剑?

    林焰心情很是激动和开心,看着战剑静悄悄躺在自己手上,情不自禁地抚摸了剑身几下,感受着战剑的坚硬与锋利,随即手握住剑柄在空中比划起来。

    不过,林焰发现战剑之前表现出来的奇特之处自己无法使出来,他除了能感知到战剑很锋利之外,再没办法感觉出更多的东西。

    但林焰知道战剑定然不凡,之所以无法发挥出它的神奇效用,只怕还跟自己目前的实力有关。

    捧着战剑,林焰非常开心,想不到一趟牛头山之行,竟然意外得到了这么一件宝物。

    “狗屁战剑,以后终于不用再受你的气,再被你镇压了。”

    可当林焰听到这句话后,才从之前的惊喜和激动中缓过神来,明白“小虫儿”即将脱困而出,他此刻依旧站在石洞内,其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天知道什么时候封印就会被彻底解除!

    虽然写字像鬼画符的那个高手可以轻轻松松地称其为“小虫儿”,但被封困了万年之久依旧没死,“小虫儿”的恐怖可想而知,万一“小虫儿”脱困后真的摆出了一副臭脸,只消随便动动怒,恐怕就足够自己灰飞烟灭的了!

    林焰头大如斗,恨不得背生双翼快点飞出此地才好。

    拿好战剑,林焰急忙弯腰出了口子,来到了甬道中,仔细倾听了一会,感受了一番动静,确认周围没有危险后,才借着幽蓝的光芒,踩着被他扔出的石头堆成的凹凸不平的道路,走到了甬道的出口。

    扒在边沿位置,林焰向外一跃,落到了山洞的地面上,随即朝外踏出一步,装作不经意间低头瞄了一眼,便发现他精心摆好的路障,其中有几颗石头移动了位置。

    很显然,在自己进入甬道后,有人曾经来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