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四十二章 银色剑影

    林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亲眼见到的这一幕!

    石壁上,银色剑柄分明还在颤抖、尚未破壁而出,但半空中,却有一把银色长剑正上下飞舞,而且,那响亮的剑吟正是从长剑上发出的!

    石洞内怎么一下子就多出了一把长剑?

    直到长剑在半空中顿了一下,急速飞舞带起的残影飞快消失后,林焰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长剑,竟是虚幻的,只是一道剑影!

    再看向那银色剑柄时,林焰蓦地明白过来:地底深处那个凶物所言的战剑,应该就是插入石壁中的封印之剑,而这道剑影,也是由这封印之剑所化而成!

    一把战剑,居然能够自主形成剑影,那这战剑强悍到了什么地步?

    而战剑为什么要形成剑影?

    两个问题在林焰脑海中倏地一闪,同时与他思维同样快速动作的,还有身体。

    是的,就在林焰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那停顿了一下的银色剑影突然直接朝他面门刺来!

    林焰以左脚为支点,飞快向左方旋转,同时拿着那把精钢长剑的右手,却猛地斜向上一撩!

    电光火石之间,他的身体避过了刺来的一剑,但握剑的右手却感到长剑一下撩空,似乎穿过去的只是一道空气,林焰于是再次确信那银色长剑只是一道剑影,没有实体。

    然而,即便没有实体的剑影也再次让林焰震撼。

    撩空之后,他感觉右手一轻,随着一道脆响传出,林焰扭头一看,竟发现那银色剑影刚好斜着斩在了自己的精钢长剑上,锋利的剑气竟使得长剑应声断为两截!

    林焰没有犹豫,急速将右手上只剩下一寸来长的断剑猛然朝银色剑影击出,同时左手握拳,向上一撩,一拳也轰了出去!

    可银色剑影就像具有了灵识一般,笔直立起然后朝右方一闪,避过林焰的一拳,却再次斜斩而下,将激射而来的半截精钢长剑轻松斩飞!

    “噗嗤!”

    精钢长剑倒飞着,刚好插进了地面上青鳞巨蟒的尸体中。

    不等林焰再做出任何应对,银色剑影又是从上而下猛刺而来!

    似乎,想要杀死林焰!

    此时硬抗已非明智之举,就连躲闪只怕都会被剑气所伤,眼看银色剑影即将在面门上刺上一个血窟窿!

    林焰却不慌不忙,双脚蹬地,像生了根般屹立在地面上,紧接着身体下沉、朝后弯腰,背部几与地面平行,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银色剑影带出一声响亮剑吟,堪堪从鼻子上方不足一寸的地方飞掠过去,林焰感觉面部出现一阵寒意、被劲风带起的几缕头发也在剑气中轻易就被斩断,但随即却感到脸上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正留下来。

    银色剑影击出的剑气竟然划破了脸上的肌肤,让他流出了鲜血!

    而这些鲜血并没有顺着脸颊掉落到地面上。

    就像石壁上那个血印被看不见的力量牵扯一样,他脸上的鲜血竟然也变成了颗颗血珠,离开了他的肌肤,悬浮在空中,然后排成一束血线,诡异地射向了插入石壁中的那个银色剑柄,眨眼间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战剑在吞噬他的鲜血!

    吸收了活人的一点鲜血后,银色剑柄颤动的频率和幅度再次加快!

    似乎再用不了多久,就将破壁而出!

    林焰顿时明白,原来,银色剑柄之所以幻化出一道没有实体的银色剑影,是因为想获得他的鲜血,加速它自己从石壁中出来!

    这时,林焰再次想到上次和梅绛雪离开石洞前,他感觉插入石壁中的银色长剑出来了,变活了,带给了他一股寒意,现在,他明白了,潜意识那时候就在告诉他,让他一定要远离这把古怪的剑,可他为什么今天在潇水城听闻牛头山异变后,也几乎是潜意识地就认为这把剑和他一定有渊源,屁颠屁颠地就跑了过来想一探究竟?

    不同时间段产生的两个截然相反的潜意识,哪个才是对的?

    此刻的林焰悲哀的发现,第一种潜意识或许是对的。

    因为,这把剑在费尽心思想要吞噬他的鲜血。

    心中有些悲哀的同时,林焰头脑并没有丧失理智,反而在危难时刻更加清醒,撑地的双手朝右侧一翻,整个人像一个轱辘开始向右边滚动了至少两米后,才急速站起,正面迎对在半空打了个转又朝自己刺来的银色剑影!

    这一次,林焰气运丹田,按照无名心法秘籍上所学,直接使出了三层元气攻击!

    出于意料的是,尽管在重重气浪中银色剑影不曾被击退,依旧在林焰面前上下飞舞,显得仍有余力对林焰发动攻击,但是,银色剑影却没有攻击。

    待三层元气攻击使完,银色剑影依旧没有行动,似乎忘记了要吞噬自己鲜血的初衷!

    难道是因为无名秘籍的原因?

    林焰想到,似乎只有这一种解释才能说得通。

    是的,尽管他刚才动用了最强的攻击,可明显依旧不是银色剑影的对手,银色剑影之所以放弃之前对自己的刺杀,就是因为他按照无名心法秘籍的记载使出了三层元气攻击。

    难道缺失了下半部分的无名秘籍与同样来历神秘的战剑存在着某种关系,所以,战剑才放弃了对他的击杀?

    那岂不是说战剑具有了灵识和记忆力?

    这时候,银色剑影一改只在原地飞舞的常态,开始围绕在他周围上蹿下跳,似乎挺欣喜的样子,林焰一阵目瞪口呆,心想难道拥有无名心法秘籍的人已经被银色剑影当成了朋友而不再是必杀的敌人?

    可是,这转变未免也太突然了吧,刚才还对自己穷追不舍、招招致命地想吞噬自己的鲜血,现在却因为半部无名秘籍,而一下将态度完全倒转过来,竟然表现出了欣喜的模样?

    不过不管怎样,一把足够杀死自己千百次的战剑突然展现出了友好的一面,这对自己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所以林焰试着向前伸出了手,想抓住这道银色剑影,但剑影再一次一反常态,离他时远时近,看样子就是在挑衅,似乎在说:有本事你抓住我啊。

    林焰并没因此而抓狂,但想到封印即将破开,地底深处的绝世凶物即将脱困而出,如果他能够控制银色剑影,就相当于控制了石壁上的封印之剑,兴许,那时还可以发挥出封印之剑的力量,尝试着再次将凶物封印。

    想到这儿,林焰便伸出右手朝空中旋转的银色剑影抓去。

    “呼呼!”

    剑影突然急速旋转,发出一大片银色光幕,阻挡着他。

    “蹬蹬蹬!”

    林焰手刚接触这片银色光幕,立即感到上面传出了一股极大的斥力,硬生生将他逼退了五米!

    随后,银色剑影竟然飞了回来,继续在离林焰不到一米的上空旋转着,似乎有意在戏弄他。

    “我就不信抓不住你!”

    林焰反而被激起了好胜心,心中想着一定要将其抓住,同时身体猛地向前冲,大手紧握成鹰爪状,带起一片风从侧面狠狠抓出。

    “砰!”

    剑影发出了一片更大的银色光幕,直接将他逼着飞退,直到撞在石壁上发出一声闷响后才将银色光幕收掉,然后继续在他头上挑衅似的旋转。

    “难道这战剑在考验我?”

    银色剑影不再攻杀自己,而只是一味的挑逗戏弄,再想到当自己使出三层元气攻击后银色剑影表现出的欣喜模样,林焰确定拥有灵识和记忆力的战剑并非有意戏弄,应该是以这种考较毅力和恒心的方式来考验自己。

    至于目的,林焰想到了来牛头山之前,潜意识曾经使得自己认为和战剑有渊源。

    渊源到底是什么,林焰没有多想,此刻他只想着如何让这道银色剑影屈服。

    “你这把可恶的剑,我今天一定要将你收服。”林焰抖抖衣服上的尘土,继续冲了上去。

    “啪!”

    这次剑影干脆将银色光幕罩住了林焰,然后飞到洞顶朝下一砸,诡异的是,林焰竟然施展不出半分元气,就跟一个普通人一样,背部着地,重重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此后,类似“砰”、“啪”的沉闷响声接连响起,每当林焰蓄劲后冲上去,下一刻准被银色剑影轰退,在银色剑影面前,处于先天境八重天的林焰竟然跟一个婴孩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咔嚓!”

    又一次冲上去后,银色剑影毫不留情地裹住林焰,随后狠狠将他抛到了石壁上!一块突起的青石顿时被林焰飞退的巨大冲力给撞得出现了几条醒目的裂缝,发出了裂开声。

    身体传来的剧痛倒是其次,林焰并没有太关注,他震惊的是,以他先天境八重天的实力,在这把剑面前,就像一个才学会走路的娃娃!

    偏偏他是一个不肯服输的人,尤其面对的对手还是一把剑。

    林焰踉踉跄跄地离开了石壁,随手抹去嘴角溢出的血迹,自顾自笑了两下,露出了一口沾有血丝的洁白牙齿。

    “越是这样,反而越能激发出我的好胜心,我倒要看看一把剑能否将一个大活人逼死!”

    心中这样想着,林焰涌出一股豪情,再次凝聚起最后的元气,冲了上去。

    可结果还跟之前一样,甚至林焰砸到地上后受的伤还更重,而银色剑影仍停在他上方不足一米处乐此不疲地旋转着,继续向他传递出挑衅的信息:来吧,继续朝我冲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