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四十章 牛头山异变

    “坐。”

    有些不习惯于梅绛雪突然表现出来的小女儿娇憨情态,林焰讷讷笑道,随即想到近日在潇水城风传的两人之事,不禁也感到一阵尴尬。

    “我去泡茶。”

    梅绛雪刚坐到院落中的小石圆桌旁,林焰就坐不住了,急忙又跑进了屋去泡茶。

    总算当两人对面而坐后,尴尬的气氛才算是消解了许多,林焰又恢复到了平日的模样。

    “绛雪姑娘找我有事?”

    梅绛雪微微点了点螓首,看向林焰说道:“我准备举荐你。”

    看似无头无脑的一句话,却立即让林焰明白过来。

    而正因为听懂了这句话,林焰差点将送往嘴中的热茶一口吞下!

    举荐名额是何等的珍贵,他自然了解,梅绛雪不用这个名额举荐青武门的门人,好在全城比试中多为青武门带回荣誉,却用来举荐自己?

    林焰当然不相信这只是梅绛雪的玩笑话,事实上,联系到前天中午在广场时梅绛雪询问的事情,林焰便明白这是梅绛雪在帮助自己。而要试着劝服青武门的长辈做到将一个宝贵名额给他这个外人,想必梅绛雪一定付出了很多。

    林焰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感动,虽然他同时也明白,从梅绛雪如此慎重的神色分析,恐怕这次专门来找自己不仅仅是为了告知这个消息,还有些其他事情,例如,自己平白得到了这个名额成为了能够进入最终比试的幸运儿,是不是反过来也要为青武门做点儿什么?

    梅绛雪是聪明人,所以也知道林焰是聪明人,当下,也就没绕什么圈子,直接说道:“不过你成为被举荐者的条件便是加入我青武门,拜入青绝师叔的门下,代表我青武门参加全城比试。”

    说这句话时,梅绛雪心中是忐忑不安的,因为害怕林焰会粗暴而蛮横地直接拒绝,但出乎她意料,直到她将这句话说完,林焰依旧端坐在自己对面,甚至于,连捧在手中的茶杯都没放下。

    “林焰,说说你的想法吧。”

    不过,梅绛雪也没天真到认为林焰这是喜不自禁的表现,她了解林焰。

    “谢谢绛雪姑娘的好意。”林焰清清冷冷地说道。

    梅绛雪心中轻叹一声,不管林焰做出或激烈或冷淡的反应,都已经表明:林焰直接拒绝了这个提议。

    “为什么?”

    可梅绛雪依旧想问出原因,似乎自己两天的努力和付出,好不容易达成了这件事,却被对面的这个男人轻而易举地一句话就否定了,让她觉得很委屈,伤心莫名。

    “绛雪姑娘,我知道你为了帮我拿到这个名额,一定付出了很多,我很感激你,但是,你的好意我只能心领并不能接受。如果硬要我说出原因的话,我只能说,我不喜欢被束缚,尤其是在这种类似于交易的环境下的束缚。之前十年,我都生活在夏府、做了整整十年杂役,现在,我想做回我自己。”

    梅绛雪起初听的时候,脸色还算正常,毕竟,林焰总算体谅到了她的良苦用心,但后面当林焰说到交易二字时,她就觉得有些恼怒了。

    “说到底,你就是认为要依靠青武门的帮助才能进入最终的比试,青武门提出的这个条件就是对你的一种施舍,对你来说,以这种方式参赛是一种耻辱,是不是?”

    梅绛雪气恼中,出言逼问。

    “是,我就是这样想的。”林焰大大方方承认道,“我和青武门本身没什么关系,谈不上任何好感,可为了这一次比试,却要我投入门下,我办不到,这不仅关乎我的面子,更涉及到了我的尊严。如果我若依靠这个才能获得比试资格,我拒绝接受,宁愿去参加淘汰赛。”

    梅绛雪听后干脆冷笑一声,道:“估计你自己都知道过不了淘汰赛这一关!常言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迫切想成为新的十大年轻高手好进入天帝城中,可你自己自问一下,如果失去了这次举荐者的资格,你能成功么?我只知道,面子也好,尊严也罢,有时候是虚的,为了某个目的的实现,就必须付出另外的代价!”

    梅绛雪针锋相对说道,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这样激动,或许是恼怒于林焰的一口拒绝,带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林焰愣了愣,显然没料到梅绛雪反应会如此激烈,良久,才打破沉默。

    “绛雪姑娘,我承认你的话有道理,但无论事关我的自由、面子还是尊严,反正我不可以接受这样的条件,我不可能拜入青武门。实话和你说了吧,一旦拜入青武门,我成为了青武门的弟子后,以后就只能将潇水城作为生活的重点,但,如果有机会,我会离开潇水城,这儿,不是我应该长期呆的地方。”

    林焰终于说出了拒绝拜入青武门的最重要原因。他要返回天帝城,要向林家讨回公道,只能单独行动,如果背后站着青武门,一旦面临危险,恐怕青武门都会受到牵连,这也是林焰担心的地方,只不过,他没有当着梅绛雪的面说出来而已。

    听到林焰说潇水城不是他长住之地,梅绛雪心中涌起了淡淡的失落,随后才思考林焰说的话,不得不承认林焰说得有道理。

    如果真的成为了青武门的弟子,尤其是青绝的徒弟,就等于以后的很多方面都得按照师门的要求来做,林焰站在他的立场考虑,确实没错。

    “可是,难道你就白白浪费这次机会?”

    林焰一笑,反问道:“那还能怎样?”

    梅绛雪一愣,知道林焰如果拒绝了这个提议,青绝师叔和天玄师叔祖那儿肯定不会再放松条件,也就只好将此事作罢。

    想到这儿,梅绛雪叹了口气,说道:“那你还是取消这次报名吧,一个月的时间,你很难强大到跟他人竞争胜出的地步。”

    林焰摇摇头,坚持自己的想法。“都已经报名了,我一定会参加淘汰赛,即使失败,毕竟也曾努力过。绛雪姑娘,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为了举荐的事情帮助了我这么多。”

    梅绛雪心不在焉地笑笑,站起身准备告辞:“我会将你的决定告诉掌门。还是那句话,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上青武山找我,这次没帮成你,你的救命之恩只能留以后慢慢找机会报答了。”

    林焰将梅绛雪送出院落。

    然后,梅绛雪继续飞奔,窈窕身影跳跃在乡间田野上,有如一只灵动的蝴蝶。

    林焰看了一会,直到梅绛雪转过了一道弯,身影再看不见才收回了注视的视线。

    走回小石圆桌旁,看了对面一碗喝了一半的茶,坐在石凳上,有些儿怀念那张绝美容颜,随即却苦笑一声,眼下,还是修炼最重要,情感方面,他确实只能暂时不考虑。

    林焰没有去想青绝对自己会有怎样的反应,一连三天,他都呆在乡下小院中苦修。

    修炼的重点,自然还是元气。至于武技,除了那几招在夏府学习过的剑招外,林焰没再接触其他,一来是没有介绍武技招式的书籍,二来则是现在主要要提升元气等级,争取早一些达到蜕凡境。

    一个月后淘汰赛就将开始,虽然知道胜算不大,但他依旧想搏一搏,只要能够闯过这一关,那么剩余的九个月时间他完全可以再进步许多,成为新的潇水城十大年轻高手也并非没有可能。

    经过这三天的苦修,他自感在先天境八重天上又进步了一些,虽然仍没触碰到八重天顶峰的那层壁垒,但想来再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完成突破了。

    三天修炼完毕后,刚好家中的米和油都用完了,林焰便想着去集市买一些回来,顺便去一趟铁牛家,聊聊天。

    走到码头附近的街道上时,却突然听到旁边有人正议论,说牛头山好像又动了起来,就跟爆发了地震一样,潇水城好几个门派都已经赶赴牛头山一探究竟去了。

    林焰立即止住脚步,听了一会又询问了一下,终于确定这消息并非空穴来风。

    林焰于是匆匆返回,先跑回院落将长剑佩戴在身上,然后便向着牛头山的方向走去。

    隐隐地,林焰觉得牛头山再次出现的不寻常,应该和石洞中那把只露出了一个银色剑柄的长剑有关。

    梅绛雪曾说过,甬道是一个封印之地,而石洞则是这个封印中的另外一处独立封印之地,而且封印等级更高,兴许上次莫名的剑阵爆发后,引起了插石壁中的那柄剑的变化,导致那个封印松动,从而,被封印的不知名物事开始蠢蠢欲动……

    想到有这种可能,林焰自然想起了那天和梅绛雪离开石洞前凝视那个银色剑柄时发生的情景来。

    那时,他看了一眼银色剑柄,却恍惚觉得那把剑从石壁中出来了,活了,并带给了他一股心理上的寒意。

    林焰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去石洞瞧瞧。

    背负着那把普通的精钢长剑,林焰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直接从潇水城上牛头山,而是选择先到青阳镇,然后沿着大河到达瀑布口,再钻入树林,朝记忆中那个帮自己摆脱夏府追杀、周围有几棵松树掩映的山洞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