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十七章 雪焰情(一)

    “青绝师叔,请您准许我的决定。”

    青武门掌门青绝的书房内,依旧穿着一袭素雅紫裙的梅绛雪对坐在书桌后的老者说道。

    梅绛雪已经将上午在广场报名的资料带回,刚交给师叔青绝,眼下,她正忙着另外一件事。

    书桌后面色慈祥两鬓斑白的青绝沉默了一会,终于再次摇摇头,望着脸上带有企盼之色的梅绛雪说道:“绛雪,其他事情师叔都可以依着你,但唯独这件事,不行。”

    青绝说话语气虽柔和,但却透着一股不容人改变的坚定。

    “为什么?”

    梅绛雪只是站在青绝对面,往日孤傲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有了变化,就像一口平静的池塘被投入了一颗小石子,串串涟漪不可避免地形成。

    青绝看着极少被外界影响心绪的梅绛雪此刻心绪却出现了如此大的波动,明白这是何故,心中叹息一声,想到了自己的儿子青风,不禁眼神一黯,只是,这细微的表情却并没有被梅绛雪捕捉到。

    青绝很快恢复到常态,慢条斯理地答道:“我得为青武门考虑,绛雪,事关本门利益,希望你一切以本门为先。”

    青绝原想这句看似套话的话肯定能够让梅绛雪知难而退,但哪知梅绛雪面容变化更大,身体竟稍稍前倾,又朝前踏出半步,似乎无形中就生成了对自己质问的氛围。

    “师叔,可我毕竟有权自己决定怎么做,希望师叔也能够尊重我的想法,为我考虑。”

    梅绛雪不依不饶,坚持着自己的意见没动摇。

    若放在其他门人身上,敢当面和堂堂掌门这样说话,肯定会面临严厉惩罚,但青绝却没有这样做,甚至脸上不见丝毫怒气。梅绛雪的实力以及在门内奇特的地位,让青绝这个师叔根本无法摆出一派之尊的威严来处罚梅绛雪言辞的不敬。

    但,青绝却能够用掌门的权力来否决梅绛雪的建议。

    “绛雪,其他事情都好说,唯独这件事不行,不说你劝服不了我,就包括其他几位师叔师伯,又会有哪个同意你的建议?绛雪,听师叔一句劝,在这件事情上可不能任性,一切必须以本门的切身利益为重。”

    青绝坐直了身子,郑重说道。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梅绛雪沉默了一会,幽幽一叹,怀着满腹心事全无精神地朝青绝告辞,离开书房时,螓首差点都撞到了门框上。

    待梅绛雪离开后,青绝坐直的身子一下卸力,随便靠在太师椅的椅背上,喃喃说了一句:“常言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我那傻儿子,心上人都另有所属了,还傻呵呵每天陪着转,哎!”

    青绝将手往腿上一放,旋即想到了些什么,冲书房外值守的人喊了一句:“让青风到这儿来。”

    不一会儿,青风推开了门,满腹疑惑走到了书桌前。

    “父亲,您找我有事?”

    “青风,你知道绛雪和一个叫林焰的年轻人最近走得比较近么?”

    青风大吃一惊,脸上神色立马黯淡下来,几乎咬牙切齿说道:“当然知道了!这林焰,还曾经两次上咱们青武山来找过绛雪师妹!”

    不过,青风猛然想到了什么,急急忙忙将准备咒骂林焰的话咽了回去,看着青绝诧异地说道:“父亲,您找我该不会和那林焰有关吧?”

    青绝点点头,将刚才梅绛雪找他一事详细说了出来。

    青风听完后,仿佛尾巴被点燃了的兔子,猛一下差点跳了起来:“绛雪师妹莫不是被那林焰迷得失了心窍了,怎么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接着,青风快速说道:“父亲,您一定不能同意绛雪师妹的提议。如果这事当真成了,立马会轰动整个潇水城,这会让其他门派怎么看我们青武门,怎么看绛雪师妹?”

    青绝似乎对自己儿子有失理智的言辞和动作颇不满意,轻哼一声,摆手说道:“这事我自然不会同意,除了为本门考虑外,其实何尝不是替你考虑?父亲知道你喜欢绛雪,之前也为你创造了不少的机会,希望你能和绛雪走得近一些,但你还是让我失望了。”

    青风讷讷地想辩解些什么,但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表情看上去有些别扭。

    “好了,关于你和绛雪之间的事情我不说了,看得出来,绛雪至少对你不讨厌,不讨厌就代表你们的关系还可以再进一步,青风,你努力一些,一旁我和你的几个师叔师伯也帮忙帮忙,等绛雪满了十八,就将你和绛雪的亲事定下。”

    “谢谢父亲!”

    青风大喜过望,激动地说道:“我会努力的。”

    青绝满意地点点头,接着问道:“现在还是说说那个叫林焰的人吧。”

    青风于是将对林焰的了解一股脑全说了出来,末了,还特意提及上午林焰报名参加淘汰赛的事情。

    “这事绛雪已经跟我说了,可让我很纳闷,这林焰只有先天境八重天的实力,就算绛雪决定帮他,他最多也就能够在十个月后举行的全城比试中露一回脸,还容易被人笑话,这无论对林焰本人还是对绛雪自己,都不是脸上有光的事情,可为什么绛雪仍旧下决心要帮他?”

    “哼,肯定是绛雪师妹被这林焰迷了心窍了。”青风恨恨说道。

    “不,”青绝于沉思后否认了这个说法,“绛雪天性高傲,断然不会受到别人蛊惑,而且,能够让绛雪不遗余力想帮助的人,肯定也不简单,这个林焰,只怕有些古怪。”

    青绝说到这儿时,不自觉地就想到了一个月前牛头山爆炸的事情,脑海中自然浮现出了那个为救绛雪而甘愿牺牲生命的陌生青年男子。

    只不过,青绝很快就将这个可能摒弃了,因为,他可是亲眼看到那个男子被无穷无尽的剑气吞噬、直到甬道被完全摧毁也不见出来,所以,那人已经定死无疑。

    只是,不是那人,又会是谁能够在短暂的时间中,就让绛雪改变了这么多?

    “父亲,您是说林焰本人有特殊的地方?”听完父亲所说,青风心中先是一惊,继而莫名嫉妒了一下,说话中不经意还流露出了一股妒意。

    “可能吧,这样,青风你试着去调查一下这个叫林焰的。绛雪应该还会尝试着劝服我,我们应该尽早摸清楚林焰的底,这样,也好在淘汰赛时给他制造一些真正的麻烦。”青绝冷冰冰说道。

    青风点头,随即面有喜色地退出了房间。

    绛雪师妹很快就满十八岁了,一想到门内长辈会在那时促成自己和绛雪师妹的亲事,青风就觉得心中无比的高兴。

    至于林焰,青风已经在松柏林见识过了他的实力,对此,青风颇不以为然,认为林焰即使在修炼一途上有些天赋,也断然无法给自己造成真正的威胁。

    林焰并不知道青绝青风父子俩在书房商量的事情,更不清楚梅绛雪不惜冒犯掌门也要坚持帮助自己,事实上,当梅绛雪进入青绝的书房时,他正在休息。

    随后的下午,他除了修炼,还将小册子上关于五大门派以及现任潇水城十大年轻高手的详细资料阅读了一遍。

    第二天上午,在院落中调息、运转经脉内元气,如此修炼了半天后,林焰开始往潇水城内跑,准备买几件衣服回来。

    路过繁华的大街时,林焰竟然不止一次地听到了这样的议论。

    “喂,你知道吗,听说大名鼎鼎的冰雪美人昨天中午在广场附近和一个陌生青年男子有说有笑呢。”

    “真的吗,那可绝对称得上新闻了!梅绛雪何等的孤傲,有如仙女,难道这次也动了凡心?”

    “哪里!这哪称得上新闻,更劲爆的还在后头!”

    “那你快说说啊,什么劲爆新闻?”

    “那个陌生青年男子竟然是我们在广场上看到的那个叫,叫什么来着,哦,对,叫林焰的人!真不知道这世界怎么了,还是一夜之间梅绛雪突然转了性了,竟然对一个只有区区先天境八重天实力就胆敢报名参加淘汰赛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这样熟络,这样不吝惜笑容!”

    “哇!这真称得上重磅消息了!听说梅绛雪梅大美人向来不展笑容,这次居然对林焰这个毫无名气又无门无派的人展颜!哎,可惜了,那一幕我没看到啊!”

    “嗯,我看即使那林焰在淘汰赛无所作为也没关系了!以他和梅绛雪如今轰动全城的暧昧关系,想不出名都难!”

    “就是就是。不过听闻青武门少主青风可是对梅绛雪一往情深,真不知道他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有怎样的反应?”

    “这消息,几乎已经传遍全城了,青风早晚得知道。”

    林焰听到诸如此类的议论,只有苦笑,没想到昨天中午时候与绛雪姑娘的偶遇,竟然引发了人们如此强烈的反应,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不过,他也只是笑笑,将这当做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可有人不这么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