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十二章 梅绛雪心中的失落

    “林焰,大雨天怎么来了?”

    一个仆人打扮的大妈狐疑地拉开院子的前门,看到被雨水浇透的林焰,神情一愣,脸上浮现出真诚的关切之色。

    “吴妈,我来找绛雪姑娘。”

    林焰笑着打招呼,侧身进了门,尽量不让雨水沾到吴妈身上。

    “小姐在哩。”

    吴妈撑伞和林焰向内院走去,面容和蔼可亲,对林焰比对一般的客人要亲近许多。

    作为这院落现在唯一的下人,虽然梅绛雪根本没将她当仆人看,但吴妈始终被青武门繁多的规矩束缚着,特别是见到青风公子心中就惶恐不已,只有当仅见过一次的林焰出现时,她才会像长辈和晚辈谈话一样,没有什么拘束,这自然与林焰对她的尊敬分不开。

    “小姐,林焰公子来了。”

    进了院落深处的厢房后,吴妈轻声对梅绛雪说道。说完后,吴妈便重新撑开伞,一个人回了前院。

    门“吱呀”一声开了,梅绛雪穿着一身偶有小白花点缀的青色素雅长裙走了出来,没有刻意的打扮,却透着自然的美。

    而且,平常习惯了冷冰冰的冰山美人表情随和,脸庞线条一点都不生硬。

    林焰很惊异和欣赏梅绛雪的美丽,梅绛雪就像雪山深处的白莲,高贵,纤尘不染,似仙界仙子一般,出尘脱俗。

    恐怕每一个男人都会有和林焰一样的感觉,但很少有人会像林焰一样,该欣赏时是纯粹地欣赏,绝不掺杂其他意味,这也是梅绛雪不愿以冰冷脸色对待林焰的原因之一。

    “找我有事?”

    两人在院落中很少用来接客的小厅中坐下,梅绛雪看似随口问道。

    “白小鱼刚被我杀了,就在青武门的松柏林中。”

    林焰语气平淡,却说出了一个足够在潇水城武者中引发轩然大波的消息。

    梅绛雪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林焰,足足盯了林焰一张脸好几十秒钟。

    最后,反而是林焰沉不住气,笑问道:“我脸上生花了?”

    梅绛雪懒得理会这句玩笑话,再次看了一眼林焰,仿佛努力要瞧出一些什么东西来,不过最终还是放弃,感叹道:“有时候我还真看不透你,例如此刻。”

    梅绛雪不是不相信潇水城十大年轻高手中排名第四的白小鱼死在了林焰手上,相反,梅绛雪很确信这是事实,因为消息是从林焰口中说出的。

    可也正因为相信,梅绛雪才震惊,才惊讶,才觉得不可思议。

    白小鱼的实力她很清楚,正面对战,林焰绝不是白小鱼一合之敌,即使林焰采用的是其他方法击杀了白小鱼,以白小鱼的阴狠狡诈,林焰也不会轻易成功,可白小鱼确实死了!

    死在坐她对面的这个男子手上。

    当初两人共同被困在甬道的石洞中时,林焰不过才区区先天境二重天的实力,然而,那时候林焰就开始在其他方面影响着她,让她不知不觉中就承认了林焰在两人间的主导地位,随后,林焰又在修炼上展现非凡进阶速度,让她刮目相看。

    至于以后的种种,梅绛雪都见怪不怪了,即使是见到林焰痛殴曹三水、发觉林焰已经拥有了先天境八重天的情况。

    然而,击杀堂堂白小鱼,却让她止不住的震惊,所以,她才会像看怪物一般看林焰,才会感叹。

    “没什么看透看不透的,事在人为。”

    林焰淡笑一声,仿佛杀的不是青年高手,而只是无名小卒一般,末了,林焰还微笑着补充道:“白小鱼想杀我,我不想死,所以,白小鱼就必须死。”

    梅绛雪是第二次听到林焰说起这样的一句话了,不知怎么的,她在看着林焰那张微笑的脸庞时,心却莫名地感到了一丝寒意。如果有一天,她和林焰成了死敌,最终她是能活下,还是会像今天的白小鱼一样死掉?

    梅绛雪很快摒弃了脑中的胡思乱想,却愈发觉得看不透林焰了。而此刻,梅绛雪又想到了林焰神秘的身世,即使林焰坐在面前,那种偏偏隔着千里远的感觉却更盛了。

    梅绛雪觉得甬道一别之后,两人间的距离不仅没拉近,然而隔得更远了。

    这让梅绛雪心中无来由地一阵失落。

    不过,即使林焰的影子已经牢不可破地印在了这个孤傲女孩的心上,梅绛雪还是不愿当着林焰的面,流露出更多的、别的感情,或许,这是梅绛雪的天性使然,又或者,这是每一个女孩都有的娇羞。

    偏偏林焰没有心思去猜测对面女孩的玲珑心思,此刻他关心的,是如何处理好白小鱼的事情,不让麻烦找上自己。

    “下大雨血迹都被冲刷干净了,打斗的痕迹也被我清理好了,不会有什么破绽留下,尸体被掩埋在松柏林中,那儿人少,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梅绛雪点点头,说道:“不碍事,只要没留痕迹就好,山脚守卫那儿,因为昨晚连续值守,估计现在已经换人了,所以没人会去留意这件事。”

    这句话无疑让林焰放心不少。

    梅绛雪也将内心的那股失落感暂时抛下,开始询问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林焰将白小鱼如何嫁祸自己一事简短说了一下,至于松柏林发生的事情,也无半分遗漏。

    林焰相信梅绛雪,所以根本没想过要刻意去隐瞒些什么。

    “这么说来,白小鱼确实死得窝囊。”听完林焰所述后,梅绛雪微笑道。

    林焰马上明白过来,问道:“绛雪姑娘知道白小鱼的附体软骨散对我没用的原因?”

    “白小鱼大概到死都想不通,他无所不利的附体软骨散为何用在你身上就失效了,若不是因为我知道你曾经中过烈焰情毒,也发现不了原因。”

    说到烈焰情毒时,梅绛雪不禁联想到了那日石洞中林焰陷入迷失和淫-乱的疯狂中的一幕来,俊脸自然一红,只好急忙伸出白皙皓腕装作整理秀发的模样,借以掩饰一二。

    林焰目光虽锐利,发现了梅绛雪脸上的绯红,却猜不出原因,当下也就不去细想,反而带着惊讶的语气说道:“绛雪姑娘是说,我体内残留的烈焰情毒是附体软骨散的克星?”

    梅绛雪微笑点头。

    “可烈焰情毒不是早被清除干净了么?”林焰马上追问道。

    “烈焰情毒曾经侵入过你的经脉,留下的气息因为你经常催动元气的缘故,所以就在元气中心也就是丹田位置集中起来,恰好烈焰情毒的一味主药就是附体软骨散的解药,你中的附体软骨散毒性一爆发,到达丹田位置时,烈焰情毒残存的气息便自动发挥作用,助你解毒。”梅绛雪详细解释。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我运气的确很好,连老天都在帮我。”林焰感叹着。

    “也是白小鱼该死。”

    梅绛雪又变回了清冷模样,冷冷说道,“原本,我只是厌恶他,可哪知他变本加厉,为了得我欢心而设下这无耻毒辣的计谋,确实该死,杀了就杀了,既然处理得没有遗漏之处,就当他从没有上过青武山,想必没有证据,白家还不敢怀疑我青武门。”

    林焰笑笑,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想着如果让你看到了白小鱼身上所藏的东西,只怕会对白小鱼的死拍手称快。

    一件暴露出来后足以在潇水城武者特别是年轻一辈中引发地震的大事,就这样在一个大雨天过后的上午,由两人轻描淡写般处理干净了事。

    两人又聊了一下,林焰推开小厅的门,外面瓢泼大雨已经停下,一道绚丽彩虹横贯天际,蔚为壮观。

    梅绛雪起身相送,两人并肩出了内院。

    外面,一个穿华丽蓝衫的英俊青年正揉搓着双手,围着院门焦躁地走来走去,时不时侧过头瞧一下院门,一副想进却不敢进的模样。

    见到梅绛雪出来,青风焦急的表情立马消失,恨不得将他最好看的笑容展现在师妹面前,只是,视线落到林焰身上时,青风柔和的眼神立马化作了两把小刀,欲将林焰剜个透心凉。

    其实和青风之间也算不上仇深似海,但面对青风的怨毒以及那日在松柏林的狠手,林焰此刻更不会给青风好脸色看,直接就准备告别。

    “师妹,之前的赏荷会泡汤了,师兄我一直想着再去。听说荷花在雨过天晴会开得更鲜艳,昨天刚好曹三水将醉然居的门票送来了,不如我们再去吧。”

    见林焰要走,青风急忙说道,生怕林焰听不到这话,弄不清楚他和梅绛雪之间的亲密关系。不过,青风随即又想到上次的赏荷会就是被林焰搞砸的,不由得更痛恨起林焰来,偏偏面对绛雪师妹说话,不能够表现出咬牙切齿的表情,因此只能咬牙忍气吞声。

    林焰看出了青风的不爽,笑笑,便转身离开,仿佛没有听到任何话语。

    “林焰,如果有事尽管来找我。”梅绛雪在背后说道。

    美丽彩虹的映衬下,林焰挺拔的背影悠然离去。

    青风捏了捏紧握的拳头。若不是因为那日和白小鱼打过一架后,师妹郑重警告他不得再对林焰报复,他肯定已经冲了上去。

    “师兄,上次我们青武门全败于从天帝城出来的林之澜,这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想我青武门也是潇水城第一大派,却输给了上门来的林之澜,我心中很不是滋味,下定决心要抓紧时间修炼,赏荷会有的是机会再看,这次就算了吧。”梅绛雪婉言拒绝道。

    “可是……”

    梅绛雪提及此事,自然让青风心中不舒坦,因为上次他即使苦战也输给了林之澜,在崇尚强者的青武门,这事并不光彩,可青风也不甘心赏荷一事就此白白作废,准备继续劝说让师妹改变主意。

    可梅绛雪已经转过身子,只留下一道背影给青风。

    “师妹,我会让你明白,我才是最值得你托付终身的男人。”望着院门,青风在心底狠狠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