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十九章 引鱼上钩

    “林公子,你知不知道白面书生精通易容术?”铁牛靠在门槛上,迎着漫天夕阳古怪地问了一句。

    “易容术?”林焰不觉得有多好奇,“武者行走江湖,有时为了隐藏身份,做些易容是经常的事情。”

    “不是普通的易容,”铁牛将视线从无限好的夕阳晚景中收回来,声音仿佛也因为一下脱离了夕阳最后的温度而变得冰冷了许多。

    “是那种活生生的换人,我也是和工友闲聊时听闻过,就是剥下某个人的人皮,再戴在自己身上,通过一些方法,最后自己就能完全变成被剥皮的那个人的样子。”

    林焰扯了扯自己脸上的肉,自言自语了一句:“剥皮?好像我跟那白小鱼的身材是差不多的。”

    就在铁牛感到不寒而栗之时,林焰伸手拍在他肩上,笑道:“铁牛兄,家中可还有多余的床,想回去有些不便,只好在此叨扰一晚。”

    铁牛大脑袋一愣,旋即明白这是林焰害怕有人再对他们夫妇二人不利而特意选择留下,脸上浮现出既感动又激动的笑容:“有,有有,林兄弟想住多久都没关系!在这里,林兄弟尽管当做自家一样,不用客气。”

    林焰笑笑,和铁牛进了房间。

    夜深了,一轮明月高悬苍穹之上,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棂,将斑驳的光辉洒到床头床尾,在凉席上不停游走着。

    林焰和衣躺着,怎么也睡不着,脑袋中装着很多的事情。

    首先自然是如何让他和铁牛夫妇都躲过白小鱼的再次谋害。

    尽管只匆匆见过一面,但对那个位列潇水城十大青年高手第四位的阴柔青年,他终归是全无半分好印象。

    既然今天的绑架事件被认为可能是白小鱼躲在暗中的策划、掌控,那么,以这条毒蛇的阴狠风格,在得知计划失败后肯定会想出新的办法来对付他。

    一想到这儿,他就有些头疼。

    如果白小鱼的真实目的是想借牛四杀死他,然后再获取他身上的人皮,使白小鱼自己变成他的样子,以期接近梅绛雪,那么,在用竹签让牛四永远地闭嘴后,白小鱼为何不赶在那时就直接杀了他?

    他想了好久,却始终想不通透,猜不明白白小鱼的这份心思。

    不过为了将计就计,明天他还真的就得对青风做点什么,否则,以白小鱼的阴狠,肯定会对他起疑。

    而机会,也就在明天,能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掉问题,明天兴许就知道答案了。

    这只是躺床上的林焰想的其中一件事。此外,他心中还有着另一番打算。

    牛四一死,码头上的小麦生意只怕要停下,他想用典当夜明珠得来的钱,帮助铁牛盘下这生意,以铁牛对码头的熟悉以及现成的工人,搬卸生意马上就可做成。

    这样做,不仅是为了帮铁牛,也为了他自己。

    码头上的麦子生意应该能帮他得到一些钱,他需要钱,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刻苦修炼,提高实力,争取早日能够返回天帝城。

    ……

    第二天早早醒来,林焰没有惊动铁牛夫妇,直接朝潇水城中心走去。

    第一个目标自然就是曹三水。

    这是林焰为了演戏给白小鱼看,林焰虽不知道白小鱼到底想利用他做什么,但却知道,白小鱼一定会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这样,局势才能完全被白小鱼本人掌控。

    行走在去曹家的路上,林焰果然觉得有被盯梢的感觉,仿佛后面有一双隐藏极深的眼睛在时刻注视着自己。

    林焰不动声色一路前行,在曹家大门前停下。

    “我家老爷昨天出去了。”

    见是前些天的那位翩翩公子前来,那两位收了林焰银子又不甘退回的守门人不敢再怠慢,实话实说。

    曹三水早不出去晚不出去,偏偏在昨天就不见了人影,如果林焰真的怀疑是曹三水和青风要对付自己,只怕此刻便会将曹三水的离去视作潜逃。

    难道这都在那白小鱼的计划之中?

    林焰不由得对白小鱼的警惕再上一个层次。

    “出去了?我去里面看看!”演戏演全套,林焰大手一挥,有些霸道地喊道。

    两人碍于林焰的手段,明知道不能放人任意进曹府,也只得作罢,不敢拦着。

    五分钟后,林焰铁青着脸再次站在了门口。

    “曹三水说什么时候回来没有?”林焰神情恼怒,冷声问着。

    两位守门人自然回答不知情,林焰恶狠狠瞪了曹家大门几眼,悻悻离开。

    他相信他做的这些一定都落在了背后的那双眼睛中。

    继续上路,这次是去青武门。

    走到人流有些拥挤的街道,林焰突然感到腰间被一只灵巧的手碰了一下,一摸,前不久从典当行那儿得来的绸缎小袋却不见了!

    二两黄金只用去了一小部分,确实是一笔为数不少的钱,怎能让一个贼偷去?

    林焰第一时间追了上去。

    “偷钱,我让你偷钱!”

    等林焰穿过街道到达拐角的一条巷弄时,愕然发现那个倒霉的贼已经被人踹翻在地,而绸缎小袋则被一个拿扇子的人抓在了手上!

    看到林焰出现,白小鱼明显一愣,“这钱是你的?”

    林焰不动声色,只是点点头。

    白小鱼潇洒地将钱袋往林焰身上一丢,笑道:“那日受的伤应该好了吧?”

    见林焰笑着点头,白小鱼继续说道:“青风只说我阴狠,可曾见我胡乱杀过人?哼,倒是他,嫉妒心大发,仗着有点小本事就对你大打出手,这点我很瞧不惯。哦,对了,关于上次的事我得向你道歉一句,你知道我也喜欢绛雪姑娘,知道你和梅绛雪关系密切,难免心中有些不舒服,在松柏林说出的难听话,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林焰很自然地接过了话头。

    “白公子当街抓贼足见心中正义,钱失而复得,林焰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为那过去的事而耿耿于怀。”

    白小鱼笑笑,呵斥了几句被踢翻在地的贼,放贼走后才折扇一收,拱手道:“原来是林兄!林兄样貌谈吐皆不凡,也难怪会和梅绛雪姑娘关系密切,以后白小鱼还请林兄在绛雪姑娘面前多美言几句,也好让鄙人在大美女那儿留下一个印象才是。”

    略显自来熟的一句话,却为白小鱼结识林焰找到了一个看起来还过得去的理由。

    如果去掉先前的判断,白小鱼恐怕真的能成为林焰对付青风的盟友,只可惜此刻明镜似的林焰心中只在冷笑,同时继续和白小鱼周旋着。

    “白兄位列十大高手当中,再加上不凡的出身和外表,一定能让绛雪姑娘青睐有加,哪里用得着我,呵呵。”林焰拱手还礼。

    两人的关系似乎一下突破了青年俊杰与乡野村夫之间那道永远不能逾越的鸿沟,变得熟络多了。

    “对了,林兄面带忿恨之色,且刚才在街上我偶然看见林兄气愤地从曹家出来,莫不是那曹家惹怒了你?”

    走出巷弄时,白小鱼装作好奇,看似漫不经心随口一问。

    “不是曹家,而是青风!”

    林焰没好气回答着,显得一股子愤懑气全找不到发泄的出口,因而对无关人也没什么好脸色一样。

    白小鱼手中扇子一开,惬意地扇了两下,嘴上却依旧不动声色奇道:“上次你和青风的矛盾我也看到了,这其中难道还跟曹家扯上了关系?”

    林焰心中冷笑不止,却也知道此刻断不能撕破脸皮当众拆穿白小鱼,更不能将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随便告诉对方。

    “谢谢白兄关心,只是这事情我不想多说。”

    林焰说完后,就等着白小鱼追问,因为白小鱼安排了闹市怒打偷钱贼这出戏,肯定是对自己有所企图。

    “林兄难道想现在上青武山出气不成?”白小鱼装作大惊的样子,似乎认为林焰的行事太鲁莽了。

    “哼,就算被杀,我也要找回公道!”林焰怒气冲冲。

    于是,白小鱼顺利找到了突破口,坚持要陪同林焰一起上青武山,同时,林焰自然也就有了将昨天下午发生的事告诉给白小鱼的理由。

    当听完林焰所述后,白小鱼大惊失色。

    “没想到青风这般无耻,竟然利用两个不会武功的平常人来胁迫你就范,这个仇确实得报!林兄弟,我白小鱼虽然名声不怎么好,但对朋友却始终肝胆相照、有难同当!你一个人去和青风对质实在危险,我愿意腆陪末座,帮你讨回公道,谅我们两人同上青武山,青风还不敢将你怎么样!”

    “禁不住”白小鱼充满豪爽义气的再三坚持,林焰终于“答应”了此事。

    但林焰却顿时明白白小鱼为什么不在昨天下午就直接杀死自己、夺得人皮的真实原因了。

    如果白小鱼真的和自己同上青武山,见到了青风,肯定会添油加醋地为自己声讨青风的罪行,尽一切可能营造出自己和青风势不两立的局面,但同时又不让青风杀死自己,这样,冲突结束后,白小鱼和自己一起下山,那时他再杀死自己,就能够将自己的死嫁祸给青风,让青风名声扫地……

    “这算计,委实毒辣。”林焰在心底默默说道。

    “不过,我也不是呆头鹅,总不能傻傻被你卖了还帮着你数钱。”

    想到这里,林焰大脑飞快运转起来。

    要赶在白小鱼之前动手,沿途只有一个没人的地点,那就是青武山上的松柏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