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十八章 连杀十九人

    牢笼中壮汉临死前发出的大声惨叫让其他人心惊胆战,几个人匆忙朝牢笼走去,欲制住铁牛夫妇来要挟林焰,而余下的人,则挥舞着手上刀剑,加快脚步朝全身被缚的林焰扑去。

    而林焰显然不会灵光乍现般只使出吐石子的一招,更强劲的后手在他吐出口中小石子时,就已经一同动作了!

    三层元气攻击!

    达到先天境八重天后,林焰再次在对敌时使出了目前他最强悍的攻击!

    一波如潮水般的攻势发出,十米处的众人身形被一股无名大力束缚而显得凝滞,众人脸色齐齐一变,眼中凶狠之色更甚,咬着牙前进,就想尽快解决对方,但第二波元气攻击不间断攻来,竟比之前的力量大了不止一倍,已经有几个实力较弱的人兵器坠地,胸口如遭千斤巨石压迫,惨白着脸无力倒退。

    “快杀!”

    为首之人见林焰依旧被牛筋绳所缚,但那股威猛攻势却让他担心会有变故发生,因此下了全力攻击的命令。

    但,林焰的三层元气攻击还没完。

    第三波攻击自林焰被捆在腰间的双手间发出,虽然姿势别扭,但威力却让房间内所有人色变!怪叫声很快此起彼伏传出,众人被一股威猛绝伦的力量生生推开,横移了数尺,脚像踩在了光滑的冰面上,竟寸步难行!

    “砰!”

    如此同时,束缚林焰的那根牛筋绳再无法承受三层元气攻击的冲击,瞬间崩断,碎裂成了好几十截飞射而出,击中墙壁还发出了响亮的砰砰声!

    手脚已经能够活动,有如蛟龙入海,林焰再感觉不到束手束脚,顺势将坐下椅子砸向众人的同时,手抓住了被扔在地上的精钢长剑,然后几个飞跃,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就已经到达了那几个欲控制住铁牛夫妇的人的身后,手上长剑急速一抖,卷出一团剑花,先将正中一人的后背穿了个透明窟窿。

    两侧两人亡魂欲裂,急忙想躲,但林焰早动了杀机,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想杀死自己的人尽数杀死,岂会再给机会?

    长剑从先前那人的后背抽出,顺势横着一划,在右侧那人的颈脖位置留下了一道血线,林焰不看这人死活,猛地旋身朝左跨了一大步,长剑飞起,斜斩入肩,将这人生生劈成了两半!

    而直到这时,颈脖被划开的那人才发出一声惊恐大叫,锋利的剑气竟然割断了他半个脑袋,颈腔中飙射出一大股血箭,他瞬间毙命!

    几招之间,林焰连杀了三人,这时候,身后的十几人才算清醒过来,急忙挥舞着利剑朝林焰劈去。

    林焰面对他们站定,再次使出了三层元气攻击!

    就像奔腾中的浪花一浪高过一浪,接连而至的三层元气攻击,以排山倒海之势直接将豪华的客厅轰飞,而最正面的四个精壮汉子则被轰成了肉泥。

    下一刻,林焰高高跃起,朝侧边扑去,长剑带起一阵凌厉的劲风,卷起重重银光,扫向了最左边五人。

    这是一招普通的“横扫千军”,不过经过林焰夜以继日地练习后,变得更加迅疾和狠辣,再加上长剑很锋利,剑光刚挨上五人的衣角,就听到惨嚎声发出,这些人的身体被剑气搅得粉碎,肢体遍地,血雨纷飞!

    余者胆裂,面对如同野兽一般嗜杀的林焰,再也生不出对抗之心。

    随后的眨眼间,又有两人被杀,一人被削掉了拿剑的右手,仓皇外逃。

    面对林焰的,只剩下了四个人。

    没有什么言语,林焰冷眼继续执剑杀向这四人。

    “横扫千军”和“力劈华山”交替使用,中间还不断使出一些横劈竖斩的不成形招式,甚至将敌人兵器削断,场上形势几乎一边倒。

    其实这近二十人都有差不多先天境六重天的实力,即使正面对战一个先天境八重天的武者,也有一战之力,但当这个武者是林焰时,情况则完全一边倒。

    一来林焰是暴起攻击,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二来林焰依靠充沛元气和三层元气攻击,真实实力已经超过了八重天,碰上先天境九重天的武者都能一战。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即使他们齐上也弥补不了。

    不到半分钟,余下的四人尽数被杀,林焰顾不上留什么活口,奔到门外飞身向前,将断臂的汉子最后杀死,便急忙去搜寻牛四的下落。

    刚走到走廊的拐角,林焰就看到了一个肥硕的身影慌不择路地经过假山向着院外奔去。

    “哼。”

    林焰冷冷哼了一声,脚下发力,身形飞跃几下后便追上了牛四。

    “说,曹老板是不是就是曹三水?”林焰伸出长剑抵在牛四粗脖子上,冷喝道。

    “林焰,饶,饶命,我,我什么都告……”

    牛四跪着蜷缩成一团,头上冷汗直冒,嘴巴一个劲地抽搐,不断哆嗦着。

    然而,在牛四就要说出真相时,从院子外突然射进一根锋利的竹签,直直没入了牛四的粗短脖子中!

    随着最后一声惨嚎发出,牛四脖子上喷出一大股血箭,嘴巴极力想发出点什么,但“咳咳”了好几次,却只从嘴巴中冒出了更多的血沫,最终一命呜呼!

    趁乱,有人杀死了最后一个知情者。

    竹签是从外面射入的。

    围墙外面空空如也,并没有行凶者的任何踪迹。

    但对方这样做,好像就是为了欲盖弥彰一般。和自己结仇的人本就屈指可数,中间姓曹的,除了曹三水,还能有谁?

    当然,以曹三水的本事,或许能轻松设计出这个简单但却实用的计策,但要调动近二十个有着先天境六重天实力的武者,凭曹三水本身先天境六重天的本领,根本不足以做到。

    “青风,这次你没杀死我,下次我必定十倍奉还!”林焰紧握着青筋毕露的拳头,冷声喝道。

    院墙外青松中,一个人影满意地笑了笑,随即转瞬即逝。

    由于这里是才建造的新房,家人还没搬过来,也就没有家丁仆人,牛四只是为了今天对付林焰才选了这里,不过没想到最后死的却是他自己。

    虽然新房周围没其他建筑,但刚才闹出的动静不小,为了确保铁牛夫妇以后的正常生活,必须趁早离开。

    所以,林焰便和惊魂未定的铁牛夫妇快速从后门退出,一路上并没有引起他人的怀疑,平安回到了铁牛家中。

    刚才的血腥场面铁牛没有让媳妇看到,但这几日的劳累以及惊吓,让这位热情的妇人早已困顿不堪,所以到家后便早早睡下了。

    林焰和铁牛交谈起来。

    他还有一些疑问需要弄清楚。

    之前在牛四的院子中爆喝的那句话,其实是对外面的偷袭者说的。

    他知道既然这人能够用一根竹签,从外面干净利落地杀死牛四,那么想要隐匿身形继续观察他的动静也不是难事。

    为了让对方确信他已经将这次事件的主使者定为了青风,让对方相信他和青风一定结下了死仇,他需要愤怒地喝出那句话。

    只是,凭着他对曹三水和青风的了解,林焰知道这次借绑架别人来要胁迫自己就范的龌龊事情,应该与这两人无关。

    曹三水说到底只是一个纯粹逐利的商人,和他起冲突是因为他阻碍了曹三水挣钱,以曹三水的性格,只怕早就对他敬畏不已了,断然不会想到杀死他。

    而青风骨子里流露出的,本就是天生高人一等的高贵感,对于喜欢的师妹梅绛雪,青风会自认为除了自己再没人能够配得上,所以,对于他,青风是嫉妒是恨,要对付他,青风只会采取正面的进攻,因为这样青风才能够最大程度地解恨,青武山松柏林中,青风扬言要断他双腿就是最好的明证。

    这样一个心高气傲的家伙,是非常不屑于用这种卑劣的方式去杀死他,去“捍卫爱情”的。

    所以,在竹签插进牛四脖子后,他的心中就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名字。

    “铁牛兄,我记得你曾经在码头好意提醒过我,要我提防牛四,说牛四有个有些交情的高手,还是潇水城青年十大高手中的一位?”

    “对,对对,就是那个外号叫什么书生的。”

    铁牛大手抓着脑袋,因为一时想不起那人的全名而急促难耐。

    “白面书生?”

    林焰微笑道,眼神却化为了两束闪着寒光的利刃。

    铁牛一拍大腿,脱口而出:“就是叫白面书生!”

    “林兄弟,你说这次对付你的人,就是那白面书生?”铁牛问道。

    林焰没有说话,脑海中却浮现出那日在松柏林中,青风怒骂“白面书生”白小鱼是阴险小人的场景。

    也幸亏那时青风对白小鱼的怒骂,让他记住了这个名如其人的外号。

    只是,他有些弄不懂白小鱼的想法了。

    仅仅因为他受青风嫉妒,而从侧面反映出他和梅绛雪关系不错的缘故,白小鱼就要杀死他么?

    这理由,未免太荒唐,也经不起推敲太站不稳。

    那日天鹅和两只癞蛤蟆的见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