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十三章 上青武门

    十年来,林焰非常想返回天帝城,就算不能够弄清楚真相、向林家讨回公道,但至少可以在天帝城找寻母亲的下落。

    林焰相信自己的母亲没有死。

    然而,天帝城并非人想进就能进的。

    作为地位超然的存在,天帝城在人员进出上,控制极其严格。

    刚才他看到林之澜衣服上挂着的那枚枣红色令牌,就是林家子弟进出天帝城的凭证。十年前,若不是母亲依靠绝顶实力杀退城门守卫,他和辛管家也不可能活着逃出。

    外人如非受到城内势力邀请,或者本身名气非凡,断然不可能轻轻松松就进入天帝城内,以前他半点实力都没有,根本就入不了城,所以十年来,他一直选择在夏府做一个杂役,只为每天能够跟随教习老师在练武场习武,以期提高实力。

    但即使现在他达到了先天境八重天,实力却依旧不强,甚至打不过林家一个普通的护院!

    如此实力,自然也无法进入天帝城内!

    “可林之澜这次却万里迢迢赶到潇水城,是为了什么事,难道天帝城生了变化?”从回忆中回过神,林焰又将注意力放到了刚才所见的这事上。

    “想来是天帝城动荡得十分厉害,已经到了需要借助其他城力量的地步。”良久林焰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喃喃说道。

    林焰根本不相信母亲会是十年前天帝城高手神秘死亡的元凶,以母亲温和谦让的性格以及强大的实力,根本没有理由也不屑于去杀那些等级比她低的高手。

    换言之,母亲被人陷害了,不管林家那个男人在这事中究竟扮演了怎样不光彩的角色,但那些想要天帝城动荡以此谋取自己利益的人,看来却真的使天帝城陷入了动荡中,只不过天帝城现在的情况看样子是超出了这些人的能力控制范围,要不然,林之澜也不会来潇水城找第一大派青武门商量事情。

    而既然林之澜都出现在万里远的潇水城了,想来不仅林家,就连其他几大世家,应该都开始派人和外界联系了。

    林焰想到这,决定明天就去青武门,找梅绛雪询问相关事情。

    梅绛雪在青武门中的地位非凡,林之澜来青武门,她理应能够了解到一些信息。

    匆匆翻过了流溪山,林焰到了村中,找到了老村长,将曹三水做的决定告知后,便在村中睡了一晚。

    一夜平安。

    第二天村民为了感谢林焰帮助他们斗倒了奸商曹三水,硬要留着林焰吃午饭。盛情难却,林焰尽管急着上青武门,也只好留下来,这样,待午饭吃过离开流溪村匆匆来到潇水城集市上时,时间已接近下午一点。

    在一家武器店,林焰用仅剩的两锭碎银将一把精钢长剑买下,随即就朝威名赫赫的青武门走去。

    青武门坐落在巍峨青武山的主峰上,从山脚起便有千阶石阶需要拾阶而上,才能上到主峰,而在山脚下,自然有青武门第一道关卡守卫。

    “我要见梅绛雪梅姑娘。”

    林焰在两个青武门弟子前站定,平静说道。

    “请问公子是何人,可有请柬或凭证?”

    守卫见林焰执剑且气度不凡,还当面说要见自己门内出了名的冰雪美人,不敢太过怠慢,询问的语气上还算客气。

    “我叫林焰,和梅姑娘认识,麻烦兄弟代为通报一声。”

    虽然没有任何请柬,但听林焰说得肯定,守卫也不敢自作主张就赶人,沉吟了一会后,其中一名守卫说道:“请公子稍等,我这就上去通报。”

    林焰含笑拱手致谢。

    约莫个多小时后,守卫回来,作了一个“请”的手势,并详细将梅绛雪居住的地方告知了林焰。

    林焰沿着石阶一路向上,路上行走的人并不多,因此也没惹来什么探询的目光,就顺利到了梅绛雪独居的院落中。

    梅绛雪穿着一袭素雅白裙,秀发如瀑般披在身后,脸上虽没施粉黛,但却更显自然之色,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美得不可方物。

    见林焰到来,梅绛雪轻启朱唇,“林焰,你怎么来了。”

    声音比平日和其他师兄弟说话时竟多了一丝柔情,显然,梅绛雪没料到林焰这么快就会上青武门找自己,虽然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激动和一股喜悦,但语气上还是自然流露出了高兴,艳冠群芳的容颜也有了如沐春风的笑容,展现了她独特的美丽,动人心魄。

    林焰倒没什么,他觉得一个漂亮女孩子就应该这样多笑笑,但隐身于门外的一个白衣青年则脸色古怪,看梅绛雪时是惊奇和感叹,看林焰时眼神却充满了恨意。

    “这小子倒是会在师妹面前演戏,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甜言蜜语,竟哄得师妹喜笑颜开!真是气死我了!”

    “绛雪姑娘,你可否知道昨天傍晚青武门来了一位骑迅龙的年轻人?”林焰开门见山说道。

    “嗯,是有这么回事。”虽然林焰一开始就说起了其他的事情让她觉得有些失落,但既然林焰专程为这事来找她,想来对这事挺在意。

    “那绛雪姑娘你见过此人没有?”林焰又问道。

    梅绛雪略微好奇地看着林焰,似乎疑惑于为什么林焰会和那狂人扯上联系,但梅绛雪冰雪聪明,知道不该问的事情还是不问的好,当下就只是摇摇头,表示自己未见过此人。

    林焰听后,不由露出了失望之色。既然梅绛雪这种青武门地位非凡的人都没见过林之澜,那就说明林之澜来潇水城拜访青武门肯定不是观光旅游,一定是有重要事情需要和青武门掌门青绝单独商议,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他昨天傍晚在流溪山山脚下的那个想法。

    “不过,我虽没见过此人,也不知道他来青武门为了何事,但这人闹出的动静却不小。”梅绛雪随即冷冷说道,神态冰冷。

    “这人大概是和青绝掌门将事谈完后,提议与我门年轻一辈弟子切磋武技,听说语气狂妄,十分强势。”

    “那切磋的结果呢?”林焰也想知道林之澜的实力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说到底,林之澜毕竟是自己的堂兄,且年龄相仿,林焰总是下意识地就想拿自己和他比较一番。

    “结果很难堪,这狂人确实有狂妄的资本,青风师兄和他斗了五十招即落败,而其他弟子,在他手下都撑不过十招,甚至有的还不是他一合之敌。”

    梅绛雪说起林之澜的实力,也不禁动容,补充道:“这人实力太强,想来潇水城年轻一辈中,无人是其对手。”梅绛雪大概是觉得在外人面前说自己门派遭遇的尴尬,觉得不妥,因此在说话时特意离林焰近了一些,声音也小了不少。

    只不过这贴近说话的情景在不远处的白衣青年看来,却是不折不扣的亲昵举动。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绛雪对他比对我还好?”

    白衣青年手上青筋毕露,眼中的敌意丝毫不加掩饰,就这样赤-裸-裸散发出来。

    两人都不知道青风就躲在不远处嫉妒地看着,林焰在听完梅绛雪所说后,心中惊讶的程度尤胜对方。“无人是其对手”的评价,让他心生一种惶然的沉闷。是的,林之澜比他大不了多少,然而现在两个人的实力却相距悬殊,这个事实,让他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

    “林焰,你怎么了?”梅绛雪发觉林焰不对劲,关切问道。

    不远处的白衣青年很是讶然,多少年了,师妹何曾向他表示过关切之情?但如今,却居然对一个落魄的乡野村夫如此关心!

    “姓林的,你居然敢打我师妹的主意,我非废了你两条腿,看你还怎么往师妹这儿跑!”

    “没什么,”林焰笑了一下,旋即恢复了正常,虽然现在他远不是林之澜的对手,但林焰并没有绝望,他相信只要努力苦修,终有一天会赶超林之澜。“绛雪姑娘,这人走了么?”

    梅绛雪点点头,说道:“走了,中午时走的。”

    林焰没再说其他,梅绛雪也只得放下心中的疑惑,不过,她却愈发感觉看不透林焰了,似乎,林焰除了武道上超绝的天赋之外,身世也非同一般。

    “绛雪姑娘,今天多谢你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既然关于林之澜一事连梅绛雪都不清楚,林焰决定不再深究,且事情办完了,他也不想再在青武门逗留。

    “哦,好。”梅绛雪不像上次那样失落,很平静地回应着,“有什么事尽管来青武门找我,你的救命之恩,总得让我有机会还清。”

    林焰拱手告别。

    后方,白衣青年铁青着脸,悄无声息地退走了。

    林焰出了梅绛雪所在的院落,沿原路朝山下走去。

    约莫走了五百米,到了一处松柏林时,林焰停住了脚步。

    身穿白衣的青风面色不善,挡在了前面。

    “哼,我倒是小瞧了你小子,一个乡野村夫,居然脸皮这么厚,还敢跑着上青武门来找绛雪师妹,真把自己当根葱,还幻想着自己能够俘获美人的心啊!”

    青风气势汹汹说着,对林焰一脸的不屑。

    林焰心中一凛,没想到会在此地遇上了青风。

    对于青风,他可以说是全无半分好感。青风的傲慢、刻薄以及出言不逊,让他觉得很不爽,但他还是压下了心中的不喜,明白在青武门和青风较劲,大没必要。

    当下,林焰默不作声,直接朝前走去,就要绕过青风继续下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