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十章 打的就是你

    “小畜生你找死!”

    伴随着一句怒骂,中短身材体型肥胖的曹三水狰狞着脸,一个灵活跨步到了林焰身前,抬手就是一拳凶狠地砸落。

    仿佛早料到曹三水会这么做,林焰不慌不忙,双脚用力往地上一蹭,椅子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嘎吱”声,人却急速朝后退去。

    “青武金刚拳!”

    曹三水大喝一声,身上衣衫鼓鼓作响,贴着林焰上去,又是一拳挥出,极大寸劲带来的能量波动,甚至吹得林焰头上的黑发都在乱舞。

    光从这一拳看,曹三水分明达到了先天境五重天,若是被这拳砸中,饶是铜皮铁骨之人只怕也得当场趴下。

    但被逼到墙角的林焰面对这一拳,竟然不躲不闪,好像准备任由这拳砸到脑袋上!

    “砰”的一声闷响!

    一团耀眼白光从两人中间冒出,亮度盖过了房间内一切事物,晃得曹三水眼睛一阵刺痛。

    但这不是曹三水此刻关心的,让他胆寒的是,对方竟然拥有了元气外放形成护体战衣的本领,这一般是先天境九重天的武者才能做到的!

    发出的能量如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同时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袭来,逼得他“蹬蹬蹬”连退了三大步,这让曹三水感到了莫名的恐惧!

    林焰要的就是用最强烈的攻击来威慑对方,所以之前就动用了并不熟悉的元气外放形成护体战衣的本事。

    这还是他从森林中醒来,得到了地精之气莫大的好处从而达到了先天境八重天后,在今天上午验证实力时从无名心法上学到的,并不娴熟,但用来防下曹三水的攻击却是足够了。

    “该我了!”

    林焰不平不淡说了一句,身体却如同捕食的猎豹,迅猛扑了过去!

    曹三水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就感觉腹部传来绞痛,林焰的重拳已经结结实实砸中了他!

    林焰随即大步重重一踏,客厅因此都摇晃了几下,一股威猛爆裂的气势陡然从身上发出。

    “村民们怕了你,但我不怕你,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也学习着该怎么收敛该如何做人!”

    光是打曹三水几下,林焰觉得远远不够,要让这种无良奸商今后不再那么嚣张放肆,仗着金钱和权势就任意欺压弱小,就非得让他从骨子深处生出对自己的畏惧感。

    说教已经没用,拳头才是王道。只要有自己在,曹三水就会害怕,就不敢再为非作歹!

    身体弯成弓形的曹三水不住地后退,同时歇斯底里地怒吼:“你敢打青武门的人,小子,你今天休想活着走出这里!”

    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以及嘈杂的呵斥声,曹家护卫发觉情况不对劲,已经一窝蜂地涌了进来。

    “青武门的又如何?打的就是你!”

    林焰眼神一冷,一个箭步飞奔上去,大手用力扯住前襟,将曹三水猛地往前一带,在涌进来的护卫众目睽睽之下,曹三水油光满面的大脑袋“咕咚”一声闷响,狠狠撞在了茶杯上!

    “嗷!”

    趴在桌子上的曹三水捂着脸猛弹了起来,负痛大喊大叫,滚热的茶水沾了他一脸,而茶杯更是被直接砸碎,几块碎屑扎进了肉中,鲜血模糊了他整张脸。

    “给我上,打死打残这人我赏黄金百两!”

    处于极度愤怒和羞辱中的曹三水浑然忘了自己的处境,勉强睁开细眼发现家中的护卫围了上来后,就急忙大叫道。

    “砰!”曹三水的前额又重重撞在了桌上!

    林焰继续扯着曹三水的前襟不放,身子面对着跃跃欲试的护卫,眼睛中射出一道寒光,冷冷喝道:“我看谁敢上!”

    众护卫显然被林焰的雷霆手段吓懵了,家主可是一名先天境六重天的高手,但依旧被眼前的俊朗青年像拎小鸡一样提着,毫无还手之力,自己再凑上去岂不是找打?因此众人只是谨慎地围着林焰打转,举棋不定,谁都不愿第一个出手。

    “让你的人退下,我来是和你谈事做生意不是来打打杀杀的,但如果你真想让这些人对付我,我不介意多结果一条命,反正以前没少给畜生开膛破肚,不信的话,曹老板你尽管试试。”林焰已经看出曹三水表面架势大实则很怕死,因此又冷冷补充了一句。

    “还望着我干嘛,赶紧撤走啊!”

    曹三水看着大眼瞪小眼手足无措的护卫,气就不打一处来,急忙挥退他们,同时哭丧着脸,等着林焰放过自己,来谈那自己一万个不愿意谈的所谓“生意”。

    见到众人如蒙大敕般退下后,林焰手一松,曹三水顿时觉得呼吸通畅许多,仿佛重新活了过来,但此刻却不敢再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和戾气。

    林焰相信刚才自己的强势,已经让曹三水害怕了,因此并不怕恢复自由的曹三水还会突然动手。相反,他还要趁着曹三水心神俱裂时,继续给他施加压力。

    “死者入土为安比谁都大,想要流溪村的村民将坟迁走绝不可能,废话不多说,你停止在那建砖窑厂,让村民们把土地开垦成果园,每年果子熟了都给你送一些,就当做补偿你买地的损失。”

    林焰重新在桌子旁坐好,满脸轻松地提议道,仿佛自己提出的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建议。

    这也叫做生意,这分明就是光天化日下的抢劫!曹三水心中忿忿想着,嘴上却不敢说半个不字,只是哭丧着脸跟林焰哭穷。

    “林公子,你为村民们着想是没错,可我也有我的难处啊!为了买下那座山头我可没少往那些贪婪官员的腰包中塞黄金,现在你突然就说要把地拿回,我不但损失巨大而且事情传出去还会落下笑柄,我倒是无所谓,可我是青武门的外门弟子,这对咱潇水城第一门派的影响不好啊。”

    青武门在潇水城中的地位,就相当于包括林家在内的几大世家在天帝城的影响力。可以说,如今的青武门,俨然是潇水城正派当中的执牛耳者,搬出这尊大佛出来,曹三水也是被逼急了,如果换作平日,他只需抬出自己的名号,就足可以将那些敌人吓得屁滚尿流。

    但碰上了如此凶悍的年轻人,曹三水也只能这么做。不过,曹三水心中却想着,既然我已经挑明了和青武门的匪浅关系,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可以不给我曹某人面子,但却不能不给青武门面子!

    “哼,少拿青武门来压我,就算你是青武门掌门的宝贝儿子,我也是这般打算。你现在就跟我走,去流溪村,当着众人的面做好承诺。你心里不服没关系,事后报复我也没关系,反正我独身一人,想要摸进你家中取你人头应该还不算难事。”

    林焰却丝毫懒得理会曹三水借势压人,只是继续着自己的强势。

    曹三水一听脸色顿时更差了。

    之前他就见识了林焰恐怖霸道的实力,现在见林焰语气强硬底气充足,他不由自主心慌了,一咬牙就准备先跟着这人去流溪村做好表面文章,回来后再去找青武门的人商量。

    “哟,难道是我听错了吗,是谁不将我青武门放在眼里啊?”

    就在这时,一个充满倨傲的声音陡然在厅外响起。

    一直哭丧着脸的曹三水听到后,立马神情就无比激动起来,就差没哭着喊着跑过去抱住来人的大腿求爷爷告奶奶。

    “少主,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有人对青武门不敬,还威胁说要杀死我。”

    旋即,曹三水精神焕发,回过头狠狠瞪了林焰一眼,“小子,我的大靠山来了!还想逼我拿出那块地呢,没门!砖厂我照开,坟你不迁我照掘!”

    “狗仗人势的家伙!”

    林焰没看来人,而是突然暴起,如同飞腾而起的苍鹰抓小鸡一般,将容光焕发的曹三水抓个正着,左手顺势一挥,“啪啪”两下甩了曹三水两记大耳光。

    “你再说挖坟试试?”

    林焰红着眼死死盯着一张脸肿得老高的曹三水,冷厉的声音不带一丝一毫感情,整个大厅温度都因他的冰冷而下降了几度。

    听到因救星出现而重新变得嚣张的曹三水还敢当着自己的面说挖坟的事情,林焰是彻底愤怒了,身上寒意大盛,心中想着如果事情最终没有谈拢,大不了杀了曹三水,反正不可能让曹三水将老账房先生、将流溪村村民的坟地破坏了!

    “放开曹三水,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进来的人走到厅中央,在林焰面前站定,背负着双手满脸的自傲。自始至终他都只看了林焰一眼,眼神中马上充满了浓浓的不屑。

    “如果你自信可以在我扭断这人脖子之前拿下我,那你尽管一试,否则收敛起你的不可一世,那样我还可以考虑放曹三水一命!”

    林焰对这个穿青色长衫的青年表现出来的傲慢很不喜欢,但抓住曹三水的右手没有丝毫松动,左手也顺势捏住了曹三水的喉管。

    青年眼睛眯了眯,鼻孔中不屑地哼了一下,然后眼睛蓦地张开,望向林焰时却充满了怜悯之色,仿佛看到的已经是一个死人。

    “跟我叫板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青年背负在后面的右手突然朝前一伸,化掌为爪,就见厅中能量急剧波动,一只足有磨盘大的莹白手爪快如闪电抓向了不足十米处的林焰!

    “师兄,请手下留情。”

    就在林焰抓着曹三水往侧边急退欲躲开从天而降的巨大手爪时,一个婉转清脆的声音从厅门外传了进来。

    林焰明显一愣,他一下就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

    竟然是梅绛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