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九章 甬道袭杀

    甬道内,幽蓝有如鬼火的暗光摇曳着,装饰着冷冰冰的石壁,在这无分黑夜还是白天的世界,甬道成了一条曲折卧着的骨龙,浑身冰冷无比,又诡异阴森无比。

    夏家家主派出的六人心中直犯嘀咕,抱怨着这像鬼蜮一般的环境,抱怨着出去的洞口居然被封印了,抱怨着那个该死的林焰到底跑到了甬道的哪个位置,自己是否还能追得上。

    六个人唯独没有相互抱怨对方,因为做出进洞决定,六人都同意了。

    实力最强的两人持剑走在了最前方,殿后的两人实力最弱,这样的安排,却让队伍最后面的两人心中在不断抱怨的同时,还是多出了一丝得意。

    甬道的确阴森恐怖,但危险如果来临,也只会从前方未知的区域突然蹦出来,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最前方的人,而他们,则能够在见势不妙之后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他们可从没想过要帮其他人,即使现在六人都陷入了危局之中。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小子怎么想的,想拿我做挡箭牌,自己躲在后面,门都没有!如果真有危险,老子大不了躲开就是,吃亏的总还是你们。”最前面的一人心中这样忿忿想着。

    而危险真的很快来临了,不过却是从后方。

    前方五人都隐入了甬道一个拐角的阴影中,最后一人也即将向右转弯前进,突然,幽蓝的暗光中出现了一束极细的亮光,不过,亮光一闪即逝,除了两个影子猛地重合在一起,什么变化都没再发生。

    林焰松开紧捂在对方嘴巴上的手,将尸体轻轻放倒在地,细剑拿在背后继续跟了上去,于是,甬道内依旧有六个人的影子在活动,只不过,最后一个影子却散发出强烈的杀意,那双隐藏在阴影中的眼睛,异常的冰冷,看前方的五人,有如在看五个死人。

    林焰成功地杀死了第一个人,现在,那人的尸体正逐渐冰冷,而喉咙上那道深可见骨的恐怖口子不断喷出鲜血,就像沼泽里冒出的浑浊泡泡,单调而无声。

    鲜血流淌在坚硬的地面上,凝固成一朵血红的悲伤之花,似乎在为即将走向死亡的同伴祭奠。

    默默盘算着距离,当那个即将达到他心中计划的位置来到时,林焰毫不犹豫地再次下手,只不过,这次的袭杀走的是凌厉异常的路子!

    “唰。”

    属于梅绛雪的细剑劈开了阴冷的空气,发出一道锐利的声响,在空中留下一道犀利的向下轨迹,最终斜着到达了终点。

    一股血箭飙出,溅了林焰一脸,细剑斜斩入肩,硬生生将第五人的半个颈脖斩断,那人惨嚎一声,身体倒地时已经变成了尸体。

    紧接着,林焰去势未停,在第四人还只来得及回转过半颗脑袋时,细剑潇洒从第五人肩中拔出,横着劈向了这人的腰部。

    血光崩现,这人的身体一分为二。

    第二道惨嚎遥相呼应般传出,黄泉路上,两人一前一后总算可以结伴同行。

    “是你,上!”

    最前方的三人终于从上一个曲折的拐角中赶了回来,然而,林焰根本就没想过要继续出击,他只是细剑一收,便朝着后方急速跑开。

    “吼!”

    就在此时,附近甬道内地动山摇,一声凶残的兽吼震得人耳膜欲裂。

    “不好,是凶兽!”

    光从兽吼中就可判断出朝自己奔来的怪物实力是何等的可怕,而这怪物,无疑就是林焰引出来的,最后方也是实力最强的那人边猛跑边发出怒吼:“林焰,我要杀了你!”

    林焰懒得答话,只是死命往前跑着,反正只要跑过了身后的三人,碧睛血猿就不会抓到自己。

    而且,林焰一直贴着左边的石壁跑,这让追赶他同时也在被身后碧睛血猿追赶的三人有些不解。

    可很快,他们就明白了。

    跑了近五百米后,林焰好端端向着左方冲的身体突然转向了右方,且迅速弓着身子,下一刻,又变成了跪倒的姿势,在右边石壁处停了下来。

    石壁的底部,此刻很诡异地伸出了一只纤纤素手,这是一只好看的手,手臂包裹在洁白的丝绸长袖中,而露出的五根如青葱般白嫩像春笋般纤细的手指,却准确抓住了石壁外一只沾着点点鲜血的大手。

    似泥鳅一样,林焰几乎是滑着进入了那个很窄的口子中,紧接着,还是那把剑尖仍滴着血珠的细剑,开始在这个口子周围急速且胡乱地来回摆动,阵阵凌厉的剑气以及锋利的剑锋,成功阻止了三人想冲进去的打算。

    “该死!”

    看到林焰和里面明显是个女人的人近乎无赖地挥舞着细剑,一人无奈地怒喝。

    “兄弟们,我们齐下心来,先灭了那怪物,再杀了林焰!”又一人在危急时刻提出了最合理的建议。

    余下的两人一听,很快应承下来,三人于是干脆也不再跑了,回过身子,呈一字形排开,三柄发出寒光的长剑齐齐指向了前方,气机牢牢锁定了愈来愈近的碧睛血猿。

    喊杀声,长剑劈中碧睛血猿后发出的如金属般的撞击声,以及巨大的兽吼声,开始回荡在甬道内,为一场由林焰导演的厮杀奏着一曲狂放而喧闹的哀鸣曲。

    “林焰,你认为他们三个能杀死碧睛血猿么?”

    石洞内,梅绛雪将手上的血迹在小溪中洗干净后,走到了正拿着细剑阻止别人进入的林焰身边,带着有些钦佩的表情说道。

    林焰背对着她,自然没发现此刻的梅绛雪雪白的长颈上还有着一抹绯红,刚才他抓着的柔弱无骨的小手,是第一次被一个年龄相仿的异性男子抓着,这让梅绛雪有种手心发麻心跳加快的感觉。

    “不管他们怎么闹,反正最后总轮到我捡便宜。”

    林焰丝毫没因为自己使出的是袭杀手段,而有任何的歉疚,在他看来,碧睛血猿只有死了,他和梅绛雪才能接近甬道另一头的出口;而只有那三人死了,他才能感到心安,否则,被这些人时时追杀,他总感觉心中的石头无法落地。

    该冷酷无情的时候,林焰绝对会无情到可怕,会视敌人的生命如草芥,因为敌人会杀他,而他不想死,所以,只有敌人死了,他才能活下来。

    不该冷酷无情的时候,林焰绝对不是一个嗜血恶魔,反而内心充满了道义,充满了正气,充满了侠道热肠,例如,他一直期盼着五夫人的尸体能够被好心人发现,能够入土为安。

    梅绛雪没再在石洞外打斗的双方谁会赢谁会死的问题上纠缠,而是对林焰说道:“你去洗洗吧,洞口我来挡着。”

    “谢谢。”

    林焰感激地说道,鲜血沾脸上、手上黏糊糊的感觉的确很让人不舒服,而且,血腥味也不好闻。

    待林焰洗净血迹回来时,梅绛雪皱着眉头转过头看着他,道:“结束了,外面的那人叫得很凄惨,你出去快些让他解脱吧。”

    林焰点点头,接过细剑手脚并用爬出了石洞,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正大声惨叫的那人。

    “夏三爷,别来无恙啊。”林焰抱着细剑走到跟前,似笑非笑地说道。

    “林焰,你不得好死!”

    夏家家主的三弟因为武力甚高,也被派出追杀林焰,是六人的头头,不料却被碧睛血猿将双腿击成了肉酱,即使存了口气也是活不成。此刻,他恶狠狠瞪着林焰,咬牙切齿地骂着。

    “不得好死的是你大哥,也包括你。”

    林焰愤懑的情绪像火山一样爆发开来,“你们明明知道我林焰是怎样的人,绝不会做出与五夫人通-奸的丑陋事情,却不肯站出来哪怕为我说一句公道话!更甚者,在夏府的十年,你夏三爷从没将我当人看待过!”

    “还记得两年前的大年三十晚上么?我因为双手被冻伤而没有将那天的木柴劈完,你和管家便硬是将我的晚饭丢到了外面的雪地里,那只是一碗你们视之为糟粕的光头面,却是我在除夕夜能吃到的唯一一碗热饭!夏石虎,不止这一件事,你辱骂为难折磨我的次数太多,这些,我都记着,我懂得感恩,可更记仇!”

    “哼,那只是你做杂役的命!”

    夏石虎瞪着林焰,呸了一口。

    林焰笑笑,没有再让夏石虎受痛的打算,细剑朝前一刺,洞穿了对方的喉咙,结束了对方的一条命。

    如果不是因为夏石虎要追杀自己,林焰可以不去追究当年的仇恨,但很明显,夏石虎要杀他。

    想杀他的人,他都会想办法反过来杀死,包括现在还躲在夏府坐在太师椅上的那个道貌岸然的夏家家主。

    夏石虎已死,而另外两人也被碧睛血猿杀死了,林焰拿了其中一把剑,走到了也死掉的碧睛血猿的尸体旁,先是一愣,继而吃惊地睁大了眼睛,随后马上朝甬道前方望了望,确认没危险后,便用那把长剑将碧睛血猿的内丹挖了出来。

    回到石洞后,林焰将细剑还给梅绛雪,自己拿着那把长剑,却说道:“外面死的这头碧睛血猿不是我之前遇上的那头,我遇到的那只个头要小上五分之一。”

    梅绛雪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了担忧之色:“这证实了我心中那个最坏的判断,甬道似乎非常长,而且生存着恐怕为数不少的凶兽,我们想到达甬道的另一端,只怕要杀死许多的凶兽才行。”

    “杀就杀,我们慢慢来,食物我们有,就今天杀一只,明天杀一双,总会杀出一条通道,而且还能不断提高实力。”林焰大大咧咧说道。

    梅绛雪微笑地点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