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章 捉奸在床

    武界,是人们对所生活的这个世界一个统一的称呼,武界有大大小小不下百座城,其中最南端的一座面积中等,临水,名为潇水城。

    临近傍晚,在距离潇水城中心十公里远的青阳镇内,夕阳正映照着一座大宅,大宅正门上方的黑色牌匾上,“夏府”两个烫金大字分外显眼。

    作为青阳镇上势力最大的家族,夏府占地将近两百亩,而供府上子弟修炼的练武场,面积就超过了两千平方米,此刻天色渐黑,练武场上却依然有一个少年在挥汗如雨。

    少年名叫林焰,十七岁,穿着的粗布衣裳也无法遮盖他身上那股锐意进取的气息。

    他已经炼体一个小时了,在夏府做杂役,闲暇时间少的可怜,分分秒秒都得想办法挤出来,为了在天黑前能有时间炼体,他连午休的时候也在做事,只为更快地将杂事做完。

    将伏虎拳最后一式打完,林焰擦了擦汗水,朝出口走去。

    由于是晚饭后,出口附近有不少夏府子弟在悠闲地散步,林焰快步走着,与他们擦肩而过,自然,他又像以前一样听到了诸如“废物”、“废柴”的刺耳声音,看到了这些人看自己时脸上带着的鄙夷。

    林焰没理会这些,继续走着。

    “喂,站住,说你呢,林焰!”

    一个霸道的声音在背后叫住了他。

    “不知道夏府的规矩么?看到了本少爷,为什么不主动打招呼,眼睛都长天上去了?”

    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焰看着面前穿着华贵衣服、一脸趾高气扬的公子哥,一股厌恶感就油然而生,但厌恶归厌恶,他还不会明着和夏府的大少爷作对。

    “见过夏平少爷。”林焰平静说道。

    夏平哼哼了两声,心中很不爽,因为夏府其他杂役在见到自己时,无不带着敬畏甚至是谄媚的表情,只有这个来夏府十年了的林焰,却一直在自己面前不卑不亢,让作为主子的自己丧失了天生的优越感!

    夏平眯了眯眼睛,眼珠子一转后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林焰,最近府上缺下人,很多事情都忙不过来了,我见你干完一天的活后,还能够在练武场上生龙活虎,体力一定很好,既然你有多余的劲,那就每天多挑几担水多砍几捆柴吧,我听说担水砍柴也能锻炼身体呢。”

    林焰一听,感觉自己的怒火就像被点燃的干草在熊熊燃烧,他悄然握紧了拳头,夏府哪里缺下人了,分明就是夏平在有意针对他!

    但转瞬间,林焰像想到了什么,又将拳头松开,平静无比地对夏平说道:“大少爷,您说的府上缺下人的事情,是今天才发生的吧,我倒是可以暂时多出点力,不过,家主以前就说过了,如果府上少了下人,马上就会再招,我回去后这就告诉管家,让管家禀告家主,相信家主一定会很快将下人补齐的。”

    整个夏府都知道,夏家家主夏天龙,可是唯一能够压制住夏平的,而林焰的这话,则流露出要将府上是否真缺下人的事情捅到夏天龙那的意思。

    夏平脸色一变,夏府缺少下人是他为了故意刁难林焰而找的一个借口而已,如今被林焰反过来“将”了一军,夏平尽管气恼,却发作不得,毕竟,子虚乌有的事情,断然不能传到他那眼里揉不得沙子的父亲那儿。

    林焰看到夏平无言以对,心中大感畅快,但依然不动声色说道:“大少爷慢慢散步,我先走了。”

    夏平重重哼了一声,他神情阴鸷,脸色不善,在林焰背后阴阳怪气地说道:“哼,一个废物而已,苦修十年又怎样,连元气都凝聚不出来,亏得这样的废人脸皮还这么厚,天天往练武场跑这么勤快,又顶个屁用啊!”

    接着,便是夏平肆意嘲讽的刺耳笑声。

    林焰不由深深吸了口气,拳头握得更紧了。

    “在夏府十年如一日的炼体,我只是希望获得一个契机而已,只要拥有了这个契机,我也能像你一样修炼元气、成为武者,而且比你夏平只强不弱!”

    “等着瞧,夏平!”

    林焰默默为自己加油打气,走出练武场后,他回到了低矮的平房内。

    一只蜡烛燃烧着,发出来的昏黄火光,勉强照亮了屋内落了漆的木桌,林焰坐在桌前,捧着刚从被褥底下拿出来的一本古书翻看着。

    这本古书封皮没了,纸张发黄,怎么看怎么破烂,然而林焰连翻动书页都小心翼翼,仿佛手中捧着的是一件极其珍贵的宝贝。

    “如果能获得那个契机,也就是这本古书发挥作用的时候了。”林焰喃喃自语道。

    一连串的回忆开始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全身是血的老仆人艰难地斩杀了最后十二名冷血骑兵,倒在了血泊中,死前却带着笑:“小少爷,我们终于从天帝城出来了,只是,老奴不能再陪在少爷身边,少爷,您要好好地,活下去。”

    七岁的小男孩沉默而坚定地点点头,却在老仆人死后嚎啕大哭,将老人埋好,小男孩向着陌生的方向漫无目的的走着,他心中想的,就是好好地,活下去。

    他终究是活下来了,昏倒在路边后,他被一个好心的账房先生救下,带回了夏府。

    一晃十年过去了,账房先生早已离世,尽管他在夏府做的是杂役的活,但至少,他拥有了一个活下去的地方。

    唯一让他气愤的是,他总是被人称作“废物”、“废柴”。

    是的,在外人面前,他全身经脉堵塞,无法修炼出元气,根本成为不了武者,一连十年,他刻苦炼体却毫无所获,成为了不愿面对现实的另类,可是,他依旧坚持着。

    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废物,他的经脉并非先天堵塞,而是被人用高明的手法封困了!

    他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他在夏府甘做一个身份低微的杂役而不愿离开,都是为了捅破这层束缚!

    “母亲,等我解开了被封困的经脉、成为武者后,我就能按照这半部秘籍上记载的元气心法修炼了,到时候修炼有成,我就返回天帝城,在林家那个男人面前,为您、为死去的辛管家、也为我自己,讨回十年前流血夜的公道!”

    林焰捧着半部古书,在心中狠狠说道。

    大概是回忆的伤心事太多,林焰感觉有些疲累,眼睛直打架,不由草草将古书放在了木桌上,然后吹灭了蜡烛,上床睡觉。

    夜,渐渐深了,时间很快来到了凌晨三点。

    就在这时,木门像被风吹开了一样,发出一道低微的“嘎吱”声,但紧接着,一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却突兀地闪了进来,借助月光,蒙面人的视线迅速落在了床上。

    当看到林焰睡得正香时,蒙面人阴阴笑了一下,表情十分阴鸷。

    他快速上前,伸手连点了林焰好几处穴道,又将一粒药丸塞入了林焰口中,然后一把抄起林焰,就要出门前,却无意中发现了旁边木桌上摆着一本古色古香的书籍。

    蒙面人不管这是什么书,顺势将古书放入了怀中,然后扛着林焰,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紧接着,蒙面人在庭院中不断穿梭,最后在夏府核心女眷居住的内院中,一间雅致房间前停了下来。

    房门被轻易打开,蒙面人扛着林焰,偷偷摸摸进了这间夏府某名女眷居住的房间。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五夫人,五夫人,老爷让我来叫您,该吃早餐啦。”

    一个丫鬟站在夏府内院五夫人的房间前,小心敲着门,见房内许久没动静,丫鬟心中好奇,却不敢推门进去查探动静,于是折身跑回。

    很快,丫鬟去而复返,叫来了夏家家主夏天龙。

    “嘎吱”一声,门被夏天龙推开,但紧接着,一句暴喝响起,让整个内院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无耻至极!”

    夏天龙的暴喝,让雪白大床上睡着的年轻男子一激灵,醒了过来。

    男子正是林焰!

    看着夏天龙气得发绿的脸,林焰正想询问原因,却陡然发现自己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上,而且,自己正紧紧抱着一个几乎什么都没穿的女子,触手处,甚至能清晰感觉到一团柔软!

    那是夏天龙娶进门不到半年的五夫人!

    “轰”地一下,林焰脑袋炸开,他很快明白过来,有人在用此事对付他!

    “家主,事情不是您看到的……”林焰急忙开口解释。

    五夫人则像受惊了一般,一下从林焰身旁弹开,扯住被子裹住了寸缕不着的身体,双目喷火般望着林焰,厉声喝道:“无耻!”

    “嚷嚷什么!你们,好你们一对狗男女,偷情被抓了现场,事实都摆在眼前,还有什么好说的!管家,将他们带到公正堂!”夏天龙撂下话,拂袖而去。

    公正堂内。

    夏天龙端坐太师椅上,怒视着堂下被捆的两人。

    “被捉奸在床,证据都摆在了眼前,岂容你们狡辩!你们这对狗男女,伤风败俗,真是可恶至极,来人,将两人绑在木排上,推入水中,溺死!”

    溺死?

    五夫人听到这两个字,顿时瘫如软泥,昏倒在了地上。

    林焰直视着太师椅上那个身影,倔强地挺直了身子,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好一个依家法处置!”

    “我林焰虽然地位低微,但绝不会做出这样的无耻之事,更不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孬种!不错,你可以拿捉奸在床的证据来杀死我和五夫人,但你想过这事的蹊跷没有!我一个下人的身份,怎么和堂堂五夫人勾搭到一块?或许你想到了这个疑点,但就是因为我给你戴了绿帽子另你蒙羞,为了保全颜面,你不问青红皂白地就要杀死我们!夏天龙,你不过就是一个虚伪的小人!”

    “放肆!”这时候,夏平从围观众人中跳了出来,指着林焰鼻子恶狠狠骂道:“你做了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还有脸反过来辱骂我父亲?我夏府十年前收留了你,让你一条贱命得以活下来,这十年,你穿的、你吃的,哪样不是我夏府给的?可你不但不懂得知恩图报,反而让夏府蒙羞,你这样的货色,就活该死!”

    夏府其他人也义愤填膺起来,甚至都叫嚷着溺死未免太便宜了林焰,乱棍打死或者火刑烧死才更合适。

    “带下去,溺死!”

    夏天龙恼怒地挥手,表情阴沉,似乎被林焰戳中了心事。

    林焰被死死绑在了木排上,带到了夏府附近的大河旁。

    “推!”

    夏天龙黑着脸,冷冷发布了命令。

    林焰感到有人放开了手,木排顺着河水开始加速向下漂移,水花溅起,淋湿了整个身体。

    林焰紧紧攥着拳头,英俊的面容扭曲着,恨不得将那个陷害自己的蒙面人碎尸万段,但此刻,他非但不能找出凶手、洗涮冤屈,反而自身难保!

    这一刻,他多么希望自己是一名武者,哪怕是一名最低实力的先天境一重天的武者也好,那他也能够挣断绳索,摆脱眼前的死局!

    他已经听得到轰隆隆的沉闷响声,下游不远处就是瀑布,落差近三十米,人从上面落下,断无幸免的可能!

    木排上下起伏,河水灌进了鼻中、耳中,林焰视线一片模糊,根本无法呼吸,仿佛被困在了一个没有颜色、没有空气的死寂空间中,生机正快速流失着!

    五十米!

    三十米!

    林焰拼命挣扎着,想要挣脱手脚上的麻绳,却发现一切都只是徒劳,木排激烈颠簸着,离瀑布口越来越近!

    十米!

    木排已经翻卷了过来,被扣在水下的林焰不甘地在心中发出了一声怒吼!

    “轰!”

    滔天河水从瀑布口倾泻而下,木排仿佛受到了大力撞击而瞬间散架,十几根木头只来得及在水面上浮出一点黑色,就被白色巨浪吞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