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章 让你终身后悔

    “兰兰。”

    陈小开看着金色笼子中奄奄一息的异火灵猫,悲愤地呼唤道。

    尽管异火灵猫只是被喂食了某些可以陷入昏迷状态的药物,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陈小开还是忍不住的心痛。

    尤其是看到李直将异火灵猫关在一个小小的笼子中,像当宠物一样豢养着,陈小开更是气愤。

    陈小开虚弱的身体,此时却充满了无尽的火气。

    “李直,你个王八蛋,居然敢这样对待异火灵猫,真是该死!”陈小开怒指着李直,大骂道隐婚上上签。

    围观的众人再次惊呆了。

    “没想到以前天不怕地不怕连走路都爱翘个兰花指的陈小开,火爆性格又回来了。”

    “我看啊,他陈小开身体确实不行了,但那只异火灵猫可是他的命根子,听说谁要动了,他就要找谁拼命,看来这传闻还真不假。”

    “要我说啊,陈小开选择对李直发怒,更多的,还是因为旁边那个神秘年轻人给他胆量了,若不然,凭陈小开如今残废的身体,怎么可能敢对堂堂幽冥门的少主李直无礼?李直可不是什么善茬,当年还是十二岁的时候,走大街上就因为一个乞丐弄脏了他的衣服,他就活活将那乞丐踢死,这样的恶霸,一般人还真不敢得罪。”

    “嘘,你就不能小点声啊?被李直听到了,说不定他连你也一块杀了!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八成是站陈小开旁边的那年轻人出面,才给了陈小开直面对抗李直的资本。”

    “嗯,等着吧,有好戏看了,说不定可以看到李直吃瘪一回。”

    “就是,我也想看到这一幕,都等了好久了呢。”

    饭馆内的众人窃窃私语,声音很小,唯恐被心狠毒辣而又心思狭窄的李直听到,惹祸上身,但他们其实内心都希望李直受到教训,甚至是遭到应有的报应。

    不过,当事人李直可浑然没认为自己处境不利。

    本来就是来欺负别人的他,此刻却被陈小开反过来骂,李直立即陷入了暴走的边缘。

    他指着陈小开的脑袋恶狠狠骂道:“他妈的,你居然敢跟老子这样说话,信不信我立即弄死了这只杂种灵猫?”

    不等陈小开回答,李直似乎是自认为拿住了陈小开的命门,继续威胁道:“陈小开,你如果不想这灵猫马上死掉的话,就乖乖给老子从轮椅上爬下来,跪倒在老子脚下,替老子舔鞋!”

    说罢,李直洋洋得意,伸出了右脚。

    旁边众人又议论开了。

    “李直怎么可以这样啊,居然拿异火灵猫来威胁陈小开,明明知道陈小开会投鼠忌器,还这样做,分明就是故意整人。”

    “哼,你就不要大惊小怪了,全潇水城哪个不知道这人就是这德性?你还指望他会将异火灵猫归还给陈小开?就算是陈小开屈辱地按照他的要求照做了,他也不会将异火灵猫拱手让人,到他手上的东西,还从来没有见他会返还给别人!”

    “就是,我看啊,今天他不但要让陈小开蒙受屈辱,而且还会想方设法弄死陈小开。”

    “那可不一定,陈小开旁边不是还有那位神秘的年轻人么?从他的出手来看,实力分明不弱,就是不知道能否顶住李直背后的势力,对李直下手。”

    “我倒希望如此,解决了李直这个害群之马。”

    “嗯,我也巴不得如此。”

    李直扬了扬伸出的右脚,耻笑道:“陈小开,我数到三,你如果还不乖乖从轮椅上滚下来,爬老子面前舔老子的鞋,就休怪老子无情了!”

    说罢,李直将金色笼子提到了自己的眼前,一双凶狠的眼睛发出凶光,看了一眼笼子里面的异火灵猫,然后饶有兴致等待着陈小开做出选择。

    “三你妈、逼。”陈小开怒不可遏,大骂道。

    这句话,顿时就让围观众人,以及里直,完全傻眼了。

    “太霸气了,陈小开宦妃天下。”

    “没想到,陈小开还真是真爷们!”

    众人纷纷赞叹陈小开。

    而李直则在短暂的傻眼之后,面容立即扭曲起来:“他妈的,给你机会你不珍惜,居然还敢骂老子?好,既然你不心疼这杂种野猫,老子就废了它!”

    “凭你?”一道极其冷漠的声音凭空响起。

    李直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眼前一花,紧接着手上的金色笼子就脱手而去了!

    “是你!”李直两手空空,眼睛死死瞪着林焰,恶狠狠说道。

    “就是我,你能怎样?”林焰冷冷说道。

    “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李直怒极反笑,逼问道。

    他是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这么狼狈过,可是,刚刚他就考虑过了,陈小开绝对不能请到厉害的帮手来帮忙,所以他压根就不必担心自己吃不死陈小开,即使这人实力很强,可又能怎样?

    他以自己的背景和身份来压制,照样能够让这人乖乖屈服!

    而且,这人愈是刚才对自己不敬,他愈发要狠狠折磨这人。

    “等着吧,该死的小子,再你得知我的身份后,就是你被我肆意折磨的时候了!”李直双目喷火,等待着林焰惊讶之下,向自己询问自己到底是谁的问题。

    可是,他久久没有等到林焰开口。

    再看之下,他气得吐血。

    只见林焰正拿着金色笼子左看右看,像是在寻找从哪一个地方下手,能够将金色笼子打开,将异火灵猫拯救出来。

    自始至终,他都觉得这人没有听见自己刚才说的话。

    被极度忽视的愤怒,让他禁不住怒吼一声。

    旁边围观的众人都惊呆了。

    “那年轻人到底是谁啊,居然真的敢一点面子都不给李直,要知道李直可是堂堂幽冥门门主吴艳的儿子,一般人非但惹不起,连见着了面都要远远躲着走,可那年轻人居然直接无视了李直,这才真的霸气啊。”

    “实在是太难见到的一幕了!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就在今天会遇到一个敢和李直对着干的人!”

    “是啊,看来好戏真的要上演了,说不定靠着这个来历神秘的年轻人,我们今天还真能看到李直吃瘪呢。”

    旁人的议论尽管声音再小,但李直还是感觉到这些看热闹的人全都倒向了陈小开和那个让他愤怒的人那一边,不免内心更加觉得怒不可遏。

    “小子,你耳朵聋了吗?”李直大叫道。

    林焰终于是没有发现能够讨巧打开金色笼子的方法,只能采用蛮力,于是毫不客气抓住笼子的两根金色金属条,狠狠往外拉扯,以御空境九重天的强大力量,生生将两根金属条拉到一边,直接让金色笼子报废。

    然后,林焰小心翼翼抱出了异火灵猫,这才抬起头,似笑非笑看着李直。

    “我在听呢,我这不是一直在等着你说你是谁么?你瞎嚷嚷什么啊?精力多啊?”林焰嗤笑道。

    “呀,可恶!”

    李直几乎要凌乱了重生之恶凤驭夫。

    “听着,”李直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心情,手指着林焰说道:“我叫李直,我母亲是幽冥门的门主,所以,我就是幽冥门的少主,现在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我想你很清楚,在这潇水城,你得罪了我,等于是得罪了整个幽冥门!”

    “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得罪了我幽冥门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我现在给你机会,你交出异火灵猫,然后也乖乖跪下舔我的鞋,最后从我胯下钻过去,我就当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说完,李直洋洋得意。

    “哼,我的身份一说出来,吓都能吓死你,还怕你不屈服?”心中,李直更是得意无比。

    围观众人个个屏住了呼吸,他们都知道,大战能否爆发,李直会不会受到教训,就看现在这个年轻人的了。

    林焰的脸色冰冷起来,寒霜遍布。

    “陈小开,异火灵猫你先抱着,它没事,只要不继续被服用药物,很快就会恢复。”

    将异火灵猫交给了陈小开后,林焰终于露出了杀气。

    “李直是吧?”林焰冷冷说道。

    “就是老子,你想怎样?”尽管察觉到林焰不好惹,但骑虎难下,李直仍然在耍强横。

    “想你死!”

    三个字话音还没落,林焰如同一只苍鹰,身体腾空而起,张开的双手快速闪动,李直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躲避的动作,就感觉自己的衣服前襟被林焰抓在了手上。

    然后,李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衣领死死束缚着脖子,让李直呼吸困难,他拼命蹬着双腿,嘴上还在叫嚣:“混蛋,快放开我!”

    “行,就放开你!”林焰冷笑一声,突然将李直狠狠往旁边的桌子摔!

    “砰!”

    李直脑袋将木桌撞得粉碎,整个人如同一堆烂泥瘫软在地上,桌子上的饭菜酒水溅了他一身,尤其恐怖的是,他大概从出生就没有破过皮的脑袋,此刻鲜血直流,一张脸上更是布满了血水。

    围观众人都石化了!

    当李直真的被痛揍了,他们才发现这一幕带给自己的震惊,究竟有多大!

    但他们都一致在内心叫好,恨不得鼓掌,因为李直这恶人,活该如此,哪怕是被活活打死,他们也保管只看热闹、不插手!

    “嘶。”

    李直倒抽着凉气,终于艰难地站了起来。

    “小子,你给我等着,幽冥门不会放过你的!你会后悔的!”李直放着狠话,却是想逃命了。

    “后悔?”林焰嗤笑一声,“我现在就让你后悔,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一束银光闪过!

    林焰冷冷将战剑入鞘。

    “你……你……”

    李直捂着喉咙,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要死了,抬起来指着林焰的手终究无力地垂落下来。

    李直,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