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六十五章 杀齐大邦

    眼见自家齐长老居然被压制,连武器流星锤都被林焰砸飞,远处观看的十几个蜕凡境武者都大惊失色,不可置信般看着眼前这一幕。

    “什么,齐,齐长老竟然败了。”

    “不,这不可能,齐长老不可能败的。”

    “一定是错觉,对,一定是错觉,齐长老怎么可能被对方打败,对方不过才二十來岁,比我还小啊!”

    一道道充满惊奇的声音响起。

    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所看到的事实。

    一时之间,他们再看向林焰时,完全沒有了之前的轻蔑、不屑一顾,反而充满了震惊和敬畏。

    “杀。”林焰控制银色光剑,杀向了齐大邦。

    齐大邦还在惊恐中。

    “不,这绝对不可能,他也是御空境九重天的实力,和我一样,我对战经验和招式都要比他丰富,而且刚刚我可是将鎏金流星锤施展到了第二形态。”

    齐大邦以流星锤作武器,攻击惊人,共分为三大战斗形态,但碍于实力原因,第三层次的流星锤攻击至今都无法施展出來,可是,刚才他已经将第二形态完美施展出來了。

    “第二形态一经施展,长生境以下的任何强者,不说被我的流星锤砸死,但绝对无法反过來压制我。”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却做到了。”

    齐大邦内心翻江倒海,他发现自己错了,错得离谱,林焰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可偏偏,他连自己失败的原因都不清楚。

    反而,处在惊恐和慌乱中的他,战意跌落到了谷底。

    “咻。”

    银色光剑破空而來。

    齐大邦看到眼前闪烁的银色光亮,这才从极度惊恐中清醒过來,可是晚了。

    他发现自己无法躲避过这道剑光。

    齐大邦的眼睛瞪得更大,几乎要撑破眼球鼓胀出來。

    眼睛中的银色光剑越变越大,瞬间,他惊恐地察觉自己喉咙火辣辣地疼。

    “砰。”

    齐大邦的颈脖喷出了大量的鲜血,一颗脑袋高高飞起,然后重重砸到了地上异界逍遥狂少。

    无头躯体不甘地倒在了地上,还在“噗嗤噗嗤”狂喷着鲜血。

    林焰手一招,银色光剑迅速飞了回來。

    林焰手腕一抖,银色光剑恢复到正常形态,两把战剑拿在了他的手上,剑的边缘兀自还有鲜血在滴落。

    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非常短,在林焰霸气地一声“杀”后,紧接着便是齐大邦的人头落地。

    齐大邦的手下,那十几个蜕凡境武者,顿时面如死灰。

    尤其是看到拿着两把滴血战剑、宛如凶神一般的林焰,他们的心就“突突突”地狂跳起來,有几个胆子小的,甚至两腿打颤,连小便都被吓了出來。

    不知道谁最先反应过來,一声大喊“跑”后,十几人极力迈动沉重的双腿往前跑。

    他们可不敢再逗留,连长老都完蛋了,他们又算哪根葱,只怕那凶神只需要眼睛一瞪,就能够让他们死掉。

    “还想跑。”林焰眼睛中闪现出一抹杀机。

    这些人在之前还叫嚣着要活活将自己打死,林焰绝对不会让他们跑掉。

    “咻。”

    “咻。”

    “咻。”

    “咻。”

    两把战剑呼呼旋转,像镰刀一般,疯狂收割着这群人的性命。

    眨眼间,这些人一个不剩,全都栽倒在地。

    林焰径直将战剑上的血迹擦拭干净,收回空间储物容器中,并不介意这些人的死,脑海中仍然在思索着刚刚和齐大邦交战时闪现出來的一丝明悟。

    “流星锤,一个圆球当武器砸來砸去,我总觉得自己也可以用上一样。”

    林焰思索着,明悟变得飞快清楚起來。

    “是了,就是这样子。”

    林焰兴奋起來,他终于知道自己看齐大邦挥舞流星锤时生出的感触是什么了。

    “我控制星芒阵图进行攻击,必须要将对手困在星芒阵图内,才能利用光幕内的星芒进行切割、绞杀,但我实在太套路化了,所有的星芒,包括三把战剑化成的三颗最亮眼星星,完全就在星芒阵图内,可是如果有办法让星芒直接飞出去,就像流星锤一样可以随意运动,凭借我在一旁控制,星芒完全可以指哪打哪。”

    想到这儿,林焰忍不住就想在原地试验。

    “即使那些星芒不能够离开星芒阵图,但三颗最亮眼的星星肯定可以脱离星芒阵图,以我现在的发挥,这三颗最亮眼的星星体积达到了脸盆大小,一旦飞出,就好比一根透明的丝线在牵扯着,我只需要用砸的方式,狠狠将三颗脸盆大的星星当做锤子來砸,不但速度快,而且运行轨迹可以飘忽不定。”

    边走,林焰还边这样想着。

    他当然不会在原地就试验,毕竟,黑岩门的其他人很可能赶过來,他可不想改变目前“自己在暗,敌人在明”的形势,变为敌人的活靶子。

    但当林焰走到这座山的边缘、准备沿着土路下山时,瞳孔收缩了起來。

    “來得倒是挺快的,而且是他们的大长老。”

    林焰远远看到山脚下一道高大的人影在上山,俯视下,他能够看到这人身高约两米,宛如喝醉了的红脸。

    这两处显眼特征,和之前那名御空境八重天实力的黑岩门高手口中所说的大长老十分符合。

    “黑岩门的大长老孟雄,长生境二重天,实力仅次于掌门凌啸天。”一连串的信息迅速在林焰脑海中出现。

    “幸亏來的只是孟雄一个人,那凌啸天并沒有來,真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我也可以使用一颗火源神晶直接炸死孟雄。”

    “不过那是最后手段。”

    林焰很平静地在思考着对付孟雄的办法。

    直接下山肯定不行,往周围山林中躲,只怕孟雄会循着足迹一路跟踪过來,所以,林焰决定袭杀。

    更何况,他的本意也不是逃走,而是想在这儿将孟雄也杀死。

    只要孟雄被干掉,整个黑岩门就剩下一个长生境一重天的二长老以及凌啸天对自己有威胁,到时候自己完全可以将猎物身份转化为猎人身份,反过來去对付黑岩门。

    主意打定,林焰迅速在血泊中打了一个滚,让衣服沾了一些血,顺带往脖子上划了一道红线,伪装出被一剑割喉的假象,然后在离齐大邦尸体比较近的地方躺了起來。

    这个地方离齐大邦大概一百米的样子,林焰身体蜷缩侧躺着,偷偷将一把战剑压在身下,放于胸前的手抓着剑柄,做好了伪装。

    而且,林焰的一前一后都紧紧挨着两个蜕凡境武者的尸体,这也是林焰选择这儿的原因之一。

    在齐大邦被杀之后,这十几个蜕凡境武者亡命狂奔,虽然最后全都倒在了地上,但并不是集中到一块,在他的周围,还横七竖八陈列着尸体。

    “等,我伪装成死人就等着机会來临,齐大邦好歹是长老,本着同门之谊,齐大邦死了,你应该会处理他的尸体才是,到时候我就可以从背后袭击了。”

    由于跟随齐大邦來的手下,穿着各异,所以林焰也并不担心即将上來的孟雄会看出异样,毕竟,黑岩门是一个大派,堂堂大长老应该不会记住每一个蜕凡境门人的身材、容貌等。

    “嗒嗒嗒。”

    沉闷的脚步声很快响起。

    红脸巨人孟雄提着一把血色大斧到了这里。

    一看到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孟雄立即警觉起來,往前走动时脚步声几乎沒有了。

    “他们明显才死,血都在冒热气,那林焰肯定还在附近。”

    “等我抓住了他,他身上所有的宝物就都是我的了。”

    孟雄不动声色前进着,暗道自己的机会來了。

    他瞥了地上的尸体几眼,目光中沒有任何的悲伤,仿佛这些被杀的蜕凡境门人压根和他一点关系都沒有。

    他的凶残和六亲不认,可是在黑岩门很有名的,在他眼中死几个人本來就是极小的事情,他关注的是林焰的下落。

    孟雄快速而平稳地前进,终于看到了草地上最里面的齐大邦的尸体。

    “连齐大邦都死了。”孟雄有些惊讶。

    “不过齐大邦也是御空境九重天的实力,和凌霸差不多,凌霸都死在林焰手上了,齐大邦被杀也不奇怪,反而更加说明林焰手上有着宝物,或者修炼方法神秘,这才能杀死齐大邦。”

    孟雄低声嘀咕着,只是瞥了一眼齐大邦的尸体,便迅速朝山林内探查去了。

    林焰一动都沒动,气息也完全掩盖起來了。

    “原本以为孟雄见到了这么多人被杀,心中一定十分哀伤才是,可沒想到孟雄连在尸体旁停留片刻都沒有,一心想要杀死我,得到我的宝物,哼。”

    孟雄很快走进了山林中,可林焰依旧沒动,他知道孟雄会无功而返,还会回到这里,所以他还有机会。

    “毕竟山林是四通八达的,不止有一个方向,我可以从任何地方逃走,关键的是,我只在山林中留有來时的脚印,并沒有离开的脚印,孟雄根本找不到我准确离开的方向,肯定以为我是御空飞离了。”

    林焰边想,边静静等待。

    约莫五分钟后,山林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灌木被分开,孟雄庞大的身躯走了出來。

    “妈的,这小子一定是御空离开了,四周居然只找到了他來这里时的脚印,却沒有离开这里的脚印,这一次我算是來迟了。”

    骂骂咧咧着,孟雄又走到了齐大邦的尸体旁。

    林焰听见他说道:“齐大邦啊齐大邦,你怎么这么沒用了,你运气这么好,碰上了林焰,只需要杀死林焰,转眼就可以得到林焰身上所有的东西,可你这个笨蛋反而被林焰杀死了。”

    “如果是我遇到了林焰,嘿嘿,绝对不会像你这样窝窝囊囊地被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